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四章 你终于来了

捏仙 冷皓东 3900 2019.07.27 10:00

  天色渐晚。

  落日的余晖洒下……

  丹岐宗后山,也蒙上了一层灰暗。

  李墨左右看了看,在此地,定住了身形。

  他抿了抿嘴唇,就站在原地不动。

  过了小半个时辰,藏身暗处的人终于按耐不住了。

  项明大踏步间,走出了隐匿的地方。

  “你说,我在这里杀了你,会不会有人知道。”

  项明目光带着怨恨,死死地盯着李墨。

  但是李墨的反应,让他奇怪。

  李墨没有畏惧,看到他的到来,也没有丝毫惊奇。

  “你终于来了!”

  李墨看着对面俊俏白皙的项明,目光奇异。

  这一刻,李墨与项明的争斗,唯有劳横一个人的见证。

  一切的布局,就是为了今天。

  两个月前,后山聚会上,程云的打探,让李墨意识到,自己离宗的机会来了。

  程云、劳横、自己!

  一个没有项丹阳势力参与的局面。

  完美的巧妙!

  长时间的布局!

  促成了项明与自己,今日的碰面。

  对项明而言,他不过是临时起意,想要给那个人的弟子一些“教训”。

  但对李墨而言,他已经等项明两个月了。

  从最开始,后山聚会上的弥天大谎,让劳横和程云产生误会。

  项丹阳很重视自己!

  再到与方尘远的接触、血炼堂的挑衅,宗内选拔赛……

  李墨一直在高调行事。

  一直在刻意营造自己二世祖的身份,一个深受师尊溺爱,本身却毫无实力的二世祖。

  项明终究会来!

  只要他还怨恨自己!

  他便不会放过自己落单的机会。

  草蛇灰线,伏延千里!

  数月的布局,饶是以李墨堪比结丹期的恐怖神识,都感到心力交瘁。

  这一切,说来简单,却十分不易。

  劳横和程云为什么觉得,项丹阳是真的重视自己?

  因为项丹阳所有的表现,都像是真的重视。

  修炼丹药、不许离宗,都是源于一个师傅对徒儿无私的呵护啊。

  不管别人信不信,劳横和项明,信了。

  巧妙的是,他们都觉得这是他们自己发现的。

  项明,发现项丹阳真的“看重”李墨,更加嫉恨自己。

  劳横,发现项丹阳对李墨的“看重”,藏有秘密,李墨的修为,并不像表现的那么简单

  更巧妙的是,他们都不会向项丹阳求证。

  哪怕真的求证,项丹阳也不会告知。

  难道要说他受幽冥鬼契束缚,必须让自己予取予求,自己是他结丹的希望?

  将李墨至于险境,就是将他结丹的希望,置于险境。

  一个三次结丹、为了结丹不顾亲人的修士,怎么会亲手断送自己结丹的希望。

  当然,哪怕如此,李墨也有后手。

  好在,一切都按计划进行。

  与项明的争斗,就是计划的第一步!

  项明不疑有他,一门心思想击败李墨。

  如果可以在这里废掉他……

  想到脑海中的画面,项明森然一笑,寒声道:“我一直很好奇,你一个无灵根的垃圾,一个靠丹药突破凝气十层的废物,凭什么这么嚣张。”

  “凭实力啊。”

  李墨摸了摸鼻尖,无所谓的说道。

  李墨继续挑衅,神识也全面释放。

  虽然除了劳横外,并未发现他人。

  但李墨神识依旧覆盖方圆千丈,确保不出现差错。

  李墨的轻描淡写激怒了项明。

  他脸色阴沉道:“是么,那就让师兄来称量一下,师弟的实力吧。”

  李墨冷笑着摇了摇头:“凭你也配!

  若不是师尊说,不许轻易与他人动手,你以为,你还能站在这里么。”

  李墨满眼鄙夷,讥诮不屑已经写在了脸上。

  收官在即!

  李墨依旧表演着。

  身在局中的项明和劳横,没有发觉异常。

  啧啧,项丹阳的关门弟子,真是锋芒毕露啊。

  一旁,古木树梢的劳横,灌了一口酒,心中连连赞叹。

  这一刻,他就是恨自己为什么没准备烧鸡。

  否则这场面,岂不快哉。

  就是这个眼神!

  就是这个眼神!

  就是这个该死的眼神!

  被项丹阳拒绝的画面,一幕幕在项明脑海里浮现。这一刻,那个让他痛恨怨毒至今的身影,已经与对面那个青年重合。

  他是徐青空?

  不,项明眼里,只有一个身份:项丹阳的弟子!

  项明怒极反笑:“你找死!”

  “凭你?就怕死的是你!”

  李墨面色傲然,心中暗暗点头。

  不错,这就是我要的反应。

  看着对面桀骜的李墨,项明心中一动。

  这里荒郊野岭,人迹罕至,哪怕我在这里杀了这废物,也没人发现吧。

  在李墨不断刺激下,项明心中猛然冒出一个念头。

  这个念头一冒出,就像是野草一般,在项明心中滋生。

  项明目光怨毒,迸发出凛然杀意。

  掌心,一道幽焱转瞬成形。

  陡然,原地的项明声影消散,竟然是个假身。

  真正的项明,早已化作一道幽影,袭向李墨。

  鬼影步!

  项明冷冷一笑,既然要杀,就无需废话。

  这种突然袭击,也曾对付其他修士,可谓屡试不爽。

  脑海中,已经浮现了对方因为承受不住幽焱的灼烧,跪地求饶的画面。

  这让项明激动地脸色发红。

  然而下一刻,项明眉头一皱。

  在他前方,恰好有一道飞剑。

  若是不改方向,自己会直接撞到剑尖。

  李墨撇了撇嘴,杀意那么浓厚,瞒得过自己么?

  项明不疑有他,他身形一转,已经从李墨的正中转到了左侧。

  他身形快如疾风。

  可他前方,恰好那飞剑也转到了这边。

  怪不得这么有底气。

  连续两次,以项明的见识,自然意识到不是碰巧。

  不过……

  项明冷笑,他身形一定,手中幽焱化作两道黝黑长刺,向着李墨激射而来。

  幽魂刺!

  三宗大比中,项明用过这招!

  李墨可不想用身体来尝试,他不慌不忙,身前就出现了金钟护罩。

  噼里啪啦!

  幽魂刺与金钟护罩撞在一起,没有剧烈的轰鸣,在一阵火焰灼烧的响声中,幽魂刺化为幽焱,落在金钟上缓慢灼烧着。

  果然诡异!

  李墨感觉,自己操控金钟的灵力,开始快速消耗。

  项明看着这一幕,森然一笑。

  他身形一转,身影瞬间化为三个。

  霎时,项明的三道身影,封锁了李墨所有退路,同时袭来。

  这一击,项明杀意已决。

  右边!

  李墨神识早就发觉了谁是真的,不过劳横在此……

  也罢,那就让劳横师叔,看看我的“真实”修为吧!

  神通,镇狱!

  轰!

  项明以比来时更快的速度,倒飞出去。

  其中两道在半空中便消散了,只剩下右侧那道,直直的撞在一颗古木之上。

  一道剧烈的响声,项明撞倒了数株古木,倒在烟尘之中。

  “这不可能!”

  项明站起身来,惊骇大叫。

  他浑身酸痛,却丝毫不顾及自己的伤势。

  他眼中,难以置信!

  只见,李墨周身灵力鼓动。

  凝气期大圆满的修为,显露无疑。

  李墨目光闪动,说道:“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李墨神色淡漠,仿佛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仿佛,没有听到暗处劳横震惊莫名的轻咳。

  暗处,劳横脸色涨红,无声的咳着。

  刚刚李墨那一击,让正在喝酒的他,差点呛到自己。

  凝气期大圆满?

  神通?

  在劳横心中,饶是已经拔高了李墨的修为,但当李墨真正显露时,他依旧震惊了。

  劳横缓缓地吐出一口浊气,他脸色凝重,他必须要考虑一个事实:

  如果项丹阳的弟子,要击杀项明,他,救不救?

  救,自己暴露了。

  不救,结丹长老曹化玄那边,不好交代。

  一招败北!

  身陷险境!

  项明也发现了这个问题,他感觉到不妙。

  “幽焱……啊!”

  项明双手掐诀,口中喊着幽焱,身形却一分为三,向着三个不同方向飞去。

  拥有神通、凝气期大圆满,他无法匹敌。

  然而,他也无法逃!

  “镇狱!”

  一道淡漠的声音,封住了项明所有的退路。

  “哇!”

  在镇狱之下,项明感觉周围的空气都变得凝固。一股巨大的压力,从四面八方,向着他的身躯挤压过去。

  这不只针对外在,他的骨骼、他的内腑,都感受到了这种镇压!

  项明再也忍受不住,在喷出大口鲜血后,落到地上。

  一招!

  仅仅一招,项明落败!

  项明白皙的面孔,满是灰尘,他惨然一笑。

  一炷香前的豪言,历历在目。

  结局,却与自己想的完全不一样。

  项明感觉仿佛有无数耳光,落在他脸上,眼前金光直冒,几乎就要晕过去了。

  “知道吗?我一直很不服!

  凭什么,像你这样的废物,能够站在核心弟子之列,能够享受宗内弟子的追捧!

  而我,却只能隐藏修为,无法出宗!”

  李墨的语气,带着对项明的不屑和愤怒。

  暗中,劳横眼中精光一闪。

  来了!

  劳横有种揭露真相的兴奋。

  项明用力地拽紧拳头,咬的嘴唇都出血了,才沙哑着道:“你既然这么强,为什么要费尽心思,隐藏修为。

  就是为了羞辱我么?”

  “羞辱你?”

  李墨故作不屑的嗤笑道:“若不是师尊说,我出宗定然会被别人注意到,平日里一定要谨言慎行,不可以暴露修为,我需要隐藏么?

  我需要一直待在丹岐宗么?”

  “所以,你才参加宗内选拔赛!

  所以,你才不暴露修为,用这种方式,来引人注目!”

  项明目光有些呆滞。

  是啊,一切都解释得通了。

  终究是少年心性,在丹岐宗呆了三年,有些腻歪了。想借助这样的方式,洗刷自己“废物”的污名,在三宗面前扬名。好一对深情厚谊的师徒啊,不过,项老头你又在防着谁呢?

  可恶,三年前我竟然看走眼了!

  暗中,劳横冷笑,眼中更有被耍弄的恼怒。

  幸好自己跟了过来,否则,怎么能发现这么有意思的内幕呢。

  劳横心中,已经完善了整个事情的始末。

  三年前,徐青空来投项丹阳,项丹阳发现他天赋异禀,担心遇到不测,于是限制出宗,自污名声,隐瞒天赋与修为,提供修炼所需的所有资源。

  但长时间不出宗,也让徐青空心中有了逆反心理。

  所以行事高调,所以参加宗内选拔赛,所以用那种方式,去赢下比赛。

  至于结丹期都没发现,先不说有太多隐藏修为的法宝,结丹期未必仔细去查探……

  关键是结丹期是否发觉这小子隐藏修为。

  我也没问过结丹长老,谁又知道呢?

  真是一出好戏啊!

  所有人都被项丹阳蒙在鼓里。

  劳横冷冷地给自己灌了口酒。

  至于项丹阳要隐瞒谁,劳横冷笑一声,不言而喻。

  人往往只愿意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

  不得不说,劳横脑补的画面,极为精彩。

  但这一切的前提是,李墨所言的,项丹阳限制离宗是真,提供修炼资源是真,更有他人佐证。

  甚至这一切,不是旁人散播谣言,而是劳横自己借助筑基期的神识,发现了这样惊人的内幕。

  七分真、三分假的谎言,才更让人防不胜防。

  所以,劳横师叔,对于这样的故事,你满意了么。

  暗中,劳横已经失去了踪影,至于项明的生死,让项丹阳去头疼吧。

  项丹阳既然要隐藏,那就看看你还隐藏了什么。徐青空既然想离宗,那就离宗罢了。

  不为宗门所用的天骄,也只是麻烦而已。

  劳横冷笑连连。

  也许,早就该对项丹阳下手了。

  感应到劳横离开,不再理会失魂落魄的项明,李墨也径直离开。

  项明瘫软在地,心底有些发寒。

  一炷香前,他内心满是复仇的快意。

  一炷香后,剧情急转直下。

  他意识到:

  哪怕同样是凝气期大圆满的修为,他竟然不是一合之敌。

  项明自嘲地笑了笑,踉踉跄跄的离开。

  这一刻,项明的修为,不再圆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