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三十九章 有个仙长叫李墨

捏仙 冷皓东 3896 2019.09.02 10:00

  李墨走到鲁家沟东头时,正看到鲁康和一个胖脸修士交头接耳。

  他朗声一笑,说道:“康伯,这位就是铁柳城的……?”

  李墨在来时,早已经想好了各种对策。他毕竟对武国不太熟悉,一定不可以让对方主动发问。

  自己要先发制人!

  他刻意话说一半,便是担忧武国修士间的称谓,怕与南乾有所不同。

  李墨的声音,顿时惊动了那胖修士。

  他凝重地看了李墨一眼,说道:“在下正是铁柳城卢铁指,若不是道友,恐怕鲁家沟可就危险了。我今年的气运,可也要克扣不少。如此大恩,请受在下一拜。”

  说着,卢铁指当头便要拜向李墨,李墨灵力鼓动,瞬息,卢铁指下拜的身子,便感觉到一股阻力,他便拜不下去了。

  李墨笑道:“道友何必如此客气,说起来,我在云苍山苦修多年,一路辗转,之前还从未来过铁柳城这边,道友可要跟我好好介绍一番啊。”

  “噢?李道友从未来过这里么?”卢铁指眉头一皱。

  这个叫李墨的修士,是真的没来过,还是在伪装什么呢?

  李墨苦笑道:“之前,我一直在云苍山中修炼。最近不知为何,妖兽少了许多。所以,才不得不离开云苍山,等我出来时,发现已经到了鲁家沟这边了。”

  李墨此言,让卢铁指脸色更为凝重。作为云苍山附近的驻守修士,他是知晓的,云苍山灵妖会与武国达成协议,已经暂时与武国罢战。

  此人要么说的都是真话,要么就是准备充足。

  他看了眼李墨衣着,眉头一皱。他又瞥了眼李墨的储物袋,眉头皱得更紧了。

  卢铁指感觉到了棘手。

  想了想,卢铁指试探问道:“道友的衣服……”

  “山野之中,自然是多有损伤,然后又面对这刺骨狼,实在是毁坏得不成样子,所以便找康伯要了一套。”说着,李墨含笑看着鲁康。

  鲁康也是笑着点头。

  李墨原本的衣服早就破烂不堪,这是他亲眼所见的。

  卢铁指闻言,笑道:“是啊,山中苦修的日子实在是不好受,不知道道友手中可有什么云苍山的妖兽材料?我们铁柳镇,可是十分需要这些东西啊。”

  李墨脸上满是歉意,说道:“这个自然是有的,只是我接下来还有别的打算,可能不太方便交给卢道友。”

  李墨储物袋内,虽然没有云苍山的妖兽材料,但秘境试炼时,却保留了许多。

  但毕竟不是云苍山中的东西,也担心被卢铁指看出破绽。

  若是对方实在是紧咬不放,那便将那些东西拿出来便是。

  卢铁指闻言,双手收于袖中,脸上挂笑:“哦?道友不防再考虑考虑?我铁柳城也不是出不起价钱,我保证,不会让道友吃亏!”

  李墨闻言,苦笑道:“不是我舍不得,而是这些东西,我打算拿来投靠徐家的,所以,还请道友见谅。”

  “徐家?”卢铁指目中精光大放,“哪个徐家?是幽柏徐家、氐土徐家还是斗木徐家?”

  说着,卢铁指死死地盯着李墨。

  不怕李墨不交易,不怕李墨有准备,多说说话,假的终究会露馅。

  “幽柏徐家,我家族还在时,与幽柏徐家的徐盛远前辈有旧。”李墨笑着说道。

  有着徐青空残魂记忆的他,不至于连家族的名字都给忘掉。

  听了李墨的言语,卢铁指眉头稍缓。

  他抱拳道:“既然如此,那我便不强求了,不知道道友是哪里人?”

  李墨闻言,心底微沉。

  若是对方不依不饶,那可就怪不得我了。

  李墨心中,杀意弥漫,但并未显露。

  李墨眼中,带着一丝恰到好处的悲伤:“天涯之人,卢道友何须追问。”

  李墨也是无奈,身份玉牌虽然融入了自己气息,但也仅是知道,这个李家只剩自己一个人,其他的可是半点都不知道。

  “哦?那不知道道友家族中还有何人?说不定,与我铁柳城中人,也有些联系呢?”卢铁指不依不饶地问着。

  大部分修士撤离云苍山,附近历练的修士,铁柳城都有记录。

  突然出来个来历不明的家伙,还有鲁康的言语,卢铁指不敢大意。

  李墨苦笑,缓缓拿出那块灰扑扑的玉牌,说道:“道友现在知道,我为何不愿说了吧。”

  他灵力鼓动,顿时这个玉牌便产生共鸣。

  卢铁指看到玉牌后,脸色便为之一缓。在李墨灵力鼓动后,玉牌上只有一道光影后,卢铁指脸色更是歉然。

  只剩一道光影,说明眼前修士,就是家族中的唯一修士了。

  他抱了抱拳,歉然道:“原来如此,还请道友海涵,卢某实在是太唐突了。”

  “无妨。”李墨苦笑摇头,心底却松了口气。

  李墨知晓,这一关就算是过了。

  果然,卢铁指闲聊了一些,有着之前的了解,李墨自然对答如流。

  陡然,卢铁指问道:“不知道李道友打算何时启程,不如,先和我一同前往铁柳城如何?”

  “那是自然,实不相瞒,我之所以在这里呆这么久,一个是康伯说了打妖樁一事,一个便是想等卢道友一同到来,毕竟,这里我可并不熟悉啊。”李墨含笑说道,这才是他想要的。

  “哈哈哈,好,待会鲁家事完结后,我们便一同离去。正好,铁柳城中有一些典籍,李道友若要去幽柏徐家,恐怕还是有些距离的。”

  “这样么?我实在对此地不熟,既然这样,那一切都麻烦卢道友了。”李墨抱拳说道。

  他原以为,自己要找到徐青空所在的徐家,还需要许久。

  如今看来,或许很快便可到达!

  “哈哈,好说好说,李道友稍待,我先去准备镇兽石台。”卢铁指含笑说道。

  “理当如此!”李墨点了点头。

  卢铁指拱了拱手,便开始与鲁康交流打妖樁的事情。

  眼见卢铁指离开后,原本因为卢铁指过来,大气都不敢喘的鲁家沟村民又围了过来。

  这段时日,李墨为了打探消息,可是和他们混的很熟。

  一些胆大的孩子,跑到李墨身旁,伸出脏兮兮的手,说道:“李墨大哥哥,要白果。”

  李墨笑着一拍储物袋,拿出了四五十个白果,递给了这个孩子。

  在孩子惊喜欲狂的目光下,李墨淡笑道:“我所有的白果了,拿去分吧。”

  和鲁康谈论事宜的卢铁指看到这一幕,对李墨更没有什么怀疑了。

  这么没架子的修士,怎么可能是南乾修士,肯定是我武国的儿郎。

  卢铁指暗自摇头,还想试探李墨的心思,瞬间消退。

  他眼中露出一丝歉意,觉得自己太多疑了。

  过没多久,卢铁指与鲁康商量完毕,鲁康眉头舒展。

  他走到场中,对着鲁家沟的人说道:“乡亲们,我身边这位,就是来自铁柳城的卢仙长。卢仙长会主持打妖樁的事宜,还有,我们一定要感谢李仙长,如果不是李仙长,这么大个妖兽怎么轮得到我们鲁家村啊。

  卢仙长说啦,这个大怪物,可以让我们鲁家村安详十年。”

  鲁康此言,顿时惹得鲁家沟人兴高采烈。

  “打妖樁!”

  “李仙长!”

  “十年没怪物。”

  ……

  各种呼喊声,不一而足,最终,都汇聚成了一句话。

  “打妖樁,李仙长!”

  “打妖樁,李仙长!”

  “打妖樁,李仙长!”

  ……

  在这样的声响中,陡然,李墨身旁,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

  “李墨哥哥,卢仙长来了,你是不是也要跟他去铁柳城了啊?”小翠不知何时到了李墨身旁,她摆弄着衣摆,迟疑地说道。

  李墨看了她一眼,淡笑道:“是的,对了,这个是你的食盒,还给你!”

  说着,李墨伸手一拍,手中,多了一个藤条编织的食盒,食盒中,食物纹丝未动。

  由于在储物袋的关系,和小翠给李墨时,一般无二。

  小翠见此,眼眶瞬间便红了,她抽噎道:“你,你没喝啊?”

  李墨似若未觉,说道:“我辈修仙之人,这些凡俗食物本就不用再吃的。小翠,你以后给别人吧。”

  不是,不是这样的。

  难道李墨哥哥不知道我的心思么?

  难道李墨哥哥没打开看看,盒底我留下来的红叶锦囊么。

  饶是小翠再如何大胆,这一刻,脸上依旧火辣辣的。

  周围人群的嘈杂声,仿佛都变成了对她的嘲笑声。

  她看着李墨,眼眶赤红。

  李墨微微别过头去,他暗叹一声,以他结丹期的神识,怎么会发觉不了小翠对自己的心思。

  只是,自己如今志在修仙,如何能说这些儿女情长。

  哪怕是故人相见,陈清雪似要怀旧,都被他生生斩断,就怕影响自己修道之心。

  如今在武国,自然更不会去想这些事情。

  小翠紧抿嘴唇,她看出李墨在想别的事情了,她紧紧捏着食盒,神情低落地走了。

  另一边,和卢铁指商量完毕的鲁康,微微一叹。

  他对着卢铁指躬身道:“一切就麻烦卢仙长了!”

  卢铁指点了点头,他走到刺骨狼身前。

  双手陡然张开,围绕着刺骨狼,跳起了玄妙的步伐。

  李墨也在一旁,饶有趣味地看着这一切。

  随着卢铁指的步伐,他感觉到,空气中似乎多了一股玄妙的气势,这气势不断升腾,最终,在李墨眼中,整个鲁家沟的气势陡然一变,竟然化作了刺骨狼的威压气息。

  李墨眼中,满是震惊。

  这种化腐朽为神奇的术法,着实是李墨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哈!”

  陡然,卢铁指一声大喝,他一拍储物袋,七根桃木桩分别钉住刺骨狼四肢、脑袋、心脏和丹田所在。

  顿时,阵势一缩,鲁家沟的气息稳固。

  “开镇兽石台!”

  蓦然,卢铁指又是一声大喝。

  他双手捏诀,周边土石如同泥沙,向着刺骨狼所在汇聚而去。

  不过片刻,一个土石而成的两丈石台,便汇聚而成。石台正中,一个土褐色的石柱傲然耸立,仿佛天人感应一般,石柱之上,凭空出现“鲁家沟”三个大字。

  一股玄妙的气息,骤然降临,在这玄妙气息下,七根桃木桩都生出了绿芽。

  这股气息,李墨说不清,道不明。

  浩荡、巍峨、霸道……

  武国皇朝的气息么?

  李墨若有所思。

  而在台上,卢铁指脸色微松,吐了口气。

  “成了,以后,鲁家沟就有妖兽镇守,十年之内,妖兽不敢来犯!”

  顿时,卢铁指的话,惹得鲁家沟人欢呼雀跃。

  卢铁指看着这一幕,脸色也有缓和。

  此间事了。

  他走到李墨身旁,笑道:“李道友,我们就走吧,实在是抱歉,让你等了这么久。”

  还有一句话,卢铁指没说,他也在为自己的怀疑表示歉意。

  李墨并不知道,打妖樁后,修士一般会留下来休息片刻。

  谨言慎行下,李墨点头道:“一切依卢道友所言。”

  卢铁指点了点头,他神念传音给鲁康后,一拍飞剑,便直接离去。

  李墨目光闪动,脚下玄月长剑露出,紧随其后。

  筑基后期拥有上品灵器,虽然有些招摇,但也还算好。

  果然,卢铁指讶异地看了玄月一眼,不过,眼中只有羡慕,却无疑惑。

  他叹息道:“怪不得李道友一个筑基修士敢在云苍山苦修多年,想必,这柄灵器助力颇多吧。”

  说着,二人一同向着铁柳城而去。

  而在另一边,接到卢铁指的传音后。

  鲁家沟人皆是躬身齐呼:“恭送仙长!”

  角落处,一个豆蔻少女,泪眼婆娑,她看着半空中那个青年,紧抿嘴唇,沉默不语。

  或许在很多年后,她在跟后辈谈起时,也会说道:

  曾经,有个仙长救了鲁家沟,这个仙长叫李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