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二章 碧水清潭

捏仙 冷皓东 5565 2019.08.05 10:00

  这是一片溪涧。

  溪涧下,是一个碧水清潭。

  清潭幽深,一眼看不到底,水面不时浮起气泡,氤氲的灵气,化作水雾在清潭上漂浮。

  水流较浅的地方,数十块拳头大小的碧绿石头,在水中散发着幽光。

  而离清潭不远,一株不过三寸高的青绿藤蔓,扎根在碧绿石头上。

  溪涧旁的一处茂盛水草旁。

  李墨背着装满灵植的包裹,目光灼灼。

  青仙藤,制作灵器的重要材料。方尘远的飞剑青玄剑,便掺杂了一些青仙藤,就成为极品法器。

  碧吻石,深潭寒石,也是制作灵器的材料。

  还有在清潭中游曳的尺长幽影,那不是游鱼,而是碧血蛇。

  这蛇全身上下,蛇血、蛇骨……无一不是宝贝。

  起码价值上千下品灵石。

  李墨心中默念。

  在宝气楼走了一遭后,李墨深刻认识到自己的穷困。

  原本,李墨想先寻找宗门修士。

  可是进了密林,李墨才发觉:这里面太大了。

  神识还未恢复的李墨,不敢贸然试探。

  有灵物的宝地,就有修士!

  于是,李墨改变主意,寻找秘境中的宝地。

  探寻至今,他已经采摘了紫叶茯苓、千年丹参、火铃铛三味草药,这都是炼丹的好材料。除此之外,也收获了一张灵虎皮和血熊牙。

  这些,只是一些寻常灵物罢了。

  不过小半天时间,就已经采摘了这么多东西。

  还是让李墨有些激动。

  但眼前的碧水清潭,不是如此。

  李墨心中暗喜。

  他神识扫了扫密林百丈,除了一些走动的凝气妖兽外,没有威胁。

  李墨嘴角一扬。

  他走到清潭旁。

  赤狐剑一凿,数个碧绿色石头,就被赤狐剑带入手中。

  入手,触感冰凉,寒意浓厚。

  仔细看去,碧吻石色泽明亮,通体碧绿,仿佛宝玉一般。

  之前只是在藏经楼玉简中看到,眼下看到实物,果然不愧是锻造灵器的材料。

  李墨端详着掌心的碧吻石,目露满意之色。

  “丝!”“丝!”

  李墨此举,自然也引起了这里主人的不满。

  清潭之中,三道碧绿色身影,吐着蛇信,细长的身躯直立,水面上的身子,比李墨都要高。

  它们碧绿色毒牙外露,腥气弥漫。

  琥珀色竖瞳,恶狠狠地盯着李墨。

  凝气十层左右!

  李墨微微一笑,可不能吓跑了这三个小家伙。

  真正的宝贝,在这三个小家伙身上。

  可惜,自己没有灵兽袋。

  否则,这样的妖兽,活物更值钱。

  镇狱!

  李墨心神一动,水面波澜不惊,三条碧血蛇仿佛僵硬的木偶一样,动都不能动分毫。

  赤狐剑如一道赤色流光。

  流光划过。

  清潭之上,碧绿色血液蔓延。

  在这炎炎夏日,水面上血液流动的地方,竟出现碎冰。

  三条碧血蛇,连反应的余地都没有,就倒在了李墨的飞剑之下。

  堪比结丹期的神识。

  镇狱神通下,凝气十层的碧血蛇,能作何反应?

  李墨捂着眉心,没有说话。

  他灵力控制着,从清潭中捞出碧血蛇残躯。

  蛇血略微有些损耗,不过还好,损耗不多。

  此物可是炼制灵器时,十分优质的淬炼之物。

  李墨从储物袋中拿出一个白玉瓶。

  也不触碰碧血蛇,用灵力控物,将碧血蛇的蛇血挤压进玉瓶中。

  不一会儿,碧血蛇身躯变得干瘪。

  白玉瓶中,已经有了小半瓶碧绿色妖血。

  碧绿蛇血散发着浓郁寒气,玉瓶外都蒙上了一层水雾,十分神奇。

  李墨晃荡了一下玉瓶,大为满意。

  不愧是仙界小碎片啊。

  李墨看着手上的蛇尸,眼中露出遗憾。

  除了蛇血,蛇毒和蛇鳞也都是宝贝。

  可惜,李墨并不懂如何收集。

  储物袋也没有多余的空间,也只能浪费掉了。

  李墨将碧血蛇放在一旁,转头看向了青仙藤。

  控制着飞剑,李墨斩了数次,才终于斩断。

  将青仙藤放入身后包裹中。

  李墨心满意足的点了点头。

  他正要离去时,突然……

  咕咚!

  清潭中,冒出一个巨大的气泡。

  李墨目光一凝。

  不知何时,清潭之上,一条纯金色的蛇,用它碧绿色的竖瞳,阴冷地盯着李墨。

  金鳞碧水蛇!

  李墨震惊于这条蛇散发的气息。

  筑基初期!

  这里竟然有筑基期的妖兽。

  李墨心神一震,不敢有丝毫放松。

  妖兽种类不同,实力便是千差万别。

  别看李墨斩杀碧血蛇如此轻松,但碧血蛇既没有天赋神通,又只是凝气十层。

  镇狱之下,筑基修士都生生镇压的力量,他们如何反抗。

  但这金鳞碧水蛇,有天赋神通,而且还是筑基期的妖兽。

  这些,由不得李墨不谨慎。

  这金鳞碧水蛇没给李墨更多的思考时间,它无声地嘶吼一声。

  蓦然,一阵诡异的波动。

  李墨的目光,瞬间变得呆滞。

  金鳞碧水蛇看着地上的三道蛇尸,目光人性化地掠过一抹悲伤。

  这是它最后的血脉了。

  它在水中缓缓游动,靠近李墨。

  很早之前,它遇到过数次危机,都靠着它的天赋神通反杀敌人,这次看来也不例外。

  哪怕,这个家伙身上,有一股它都畏惧的气息。

  金蛇蜿蜒而行,离开了清潭。

  猩红蛇信吞吐,缓缓缠绕向李墨。

  手臂粗细的身躯,竟足有三丈长。一身金鳞,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没想到,这里竟然有筑基期的妖兽。”

  一道淡漠地声音响起。

  金蛇,距离李墨不足三丈。

  金鳞碧水蛇还来不及思考这句话的意义。

  蓦然!

  一道赤色流光斩在它七寸位置,火星闪烁。

  叮!叮!

  “丝”

  金蛇身躯扭动,吃痛之下,猛然嘶吼起来。

  李墨看着金蛇七寸处,那一道不过半个指节深的剑痕,眉头微皱。

  他本以为,可以一剑定乾坤。

  金鳞碧水蛇,对自己的天赋神通太自信了。

  可惜,它遇上的是李墨。

  以李墨的神魂强度,轻而易举地抵挡了。

  为了避免对方潜入清潭,李墨便假装中招,将它引出来了。

  袭击之下,一招击伤。

  金蛇碧绿色竖瞳怨毒地看了李墨一眼,它身形如一道金光,竟不是攻击李墨,而是向着清潭游去。

  筑基期妖兽,本能就懂趋利避害。

  李墨目光冰冷。

  心神一动,九道漆黑圆珠便向着金蛇袭去。

  九曲毒丹虽只是下品法器,但九颗,几乎封锁了金蛇的退路。

  李墨往后退了数寸。

  与此同时,赤狐剑从旁斩向金鳞碧水蛇,金鳞防护下,击起道道火星。

  “丝!”“丝!”

  金蛇人立而起,猩红蛇信吞吐。

  飞剑虽未刺入,但它感觉到了威胁。

  金蛇身形一突。

  速度快了数倍。

  但李墨早已经提前撤退,神识之下,金蛇无所遁形。

  赤狐剑,依旧不断消磨。

  哪怕金鳞坚硬,也抵不住这样的消磨。金蛇狂吼,它抓不到李墨,也无法逃离。

  滋啦!

  碧血飞溅,落在地上,瞬息冰冻。

  李墨精神一震。

  赤狐剑,终于斩破了金鳞。

  如此,在数次尝试逃回清潭无果后,金蛇眼中的光芒越发暗淡。

  噗通!

  终于,身躯一软,这金鳞碧水蛇倒地不起。

  它浑身碧血流淌,夹杂着破碎的鳞片,看起来凄惨至极。

  李墨面无表情。

  赤狐剑周身灵威更甚,反而以更快的速度向着金蛇冲去。

  若是金蛇不退,将会被直接钉在地上。

  “丝!”

  金蛇身躯蜿蜒,躲过了这道攻击。

  它,方才竟是在装死。

  猛然,金蛇蛇头转向李墨。

  张嘴一喷。

  两道碧绿水箭,便向着李墨激射而来。

  李墨面无表情,一块厚重砚台却出现在身前。

  滋啦声响中,砚台上冒出一阵烟雾。

  若是落在李墨身上,李墨躯体恐怕直接就被腐蚀。

  借着这个时机,赤狐剑带着巨大的灵压,从天而降,彻底撕裂了金蛇的七寸。

  一道无声地嘶吼,金鳞碧水蛇的身躯都差点一分为二。

  金鳞碧水蛇,气息微弱,目光黯淡。

  这一次,它真的不行了。

  李墨目光凛然,不动声色间,反而又退了数寸。

  筑基期妖兽,不可大意。

  要防止临死反扑。

  金蛇双目赤红,满是怨毒。

  它不管不顾,周身带着浓重腥气,快速向李墨冲来。

  它,只想杀了李墨这个始作俑者。

  李墨目光一凛。

  身形再次后撤。

  神识微动,九曲毒丹和赤狐剑,也不断袭向金蛇。

  一路,金蛇走过的地方,树木草木尽数枯萎。碧血流淌,落地化作一个个的冰块。

  李墨面无表情。

  金蛇眼中,光芒越来越弱,身躯也愈加缓慢。

  筑基期妖兽的生命力再怎么强横,也到此为止了。

  终于,在一声不甘的嘶吟中,金鳞碧水蛇倒在了地上。

  李墨松了口气。

  神识感应下,金蛇气息全无。

  闻着阵阵腥香,李墨再次退后数步,拿出一粒避毒丹放入口中。

  李墨掠过金蛇的身躯,在地上的碧绿冰块上,略有停顿。

  他将目光投向清潭。

  绕过毒气弥漫的金鳞碧水蛇,李墨走到清潭边。

  清潭,深不见底。

  “扑通!”

  声响中,李墨跳入清潭。

  冷!

  彻骨的寒冷,袭向李墨的心神。

  怪不得,金鳞碧血蛇,寒气如此浓郁。

  李墨深吸口气,向着潭底游去。

  他不擅游泳,但修士内息,闭气时间很长。

  百丈,冰寒入骨,李墨身躯微微僵硬。

  李墨有些难以置信。

  修士寒暑不侵。

  这清潭,定有不凡之处。

  李墨继续下潜。

  两百丈,依旧深不见底。

  李墨看向下方,目光凝重。到这里,光芒已经极为黯淡了。

  幽静、阴暗……李墨不敢轻举妄动。

  他目露果断,神识猛然向下探去。

  进入这仙界小碎片后,这是李墨第一次全力催动神识。

  堪比结丹神识,方圆千丈,无所遁形。

  冰冷,仿佛浸入骨髓。

  李墨的神识,都有种被冻住的感觉。

  但是,他看到了。

  在他下方三百丈位置,赫然便是潭底。

  这个看起来不大的清潭,竟然有五百丈深。

  李墨目光一闪,潭底,已经被坚冰笼罩,李墨神识仿佛进入一片冰天雪地中。

  坚冰之中,一个犹如玉质的骷髅,盘膝而坐。

  他颈骨断裂,骷髅头后仰,空洞的眼窝,仿佛在看着半空中的李墨。

  李墨身躯一震!

  他全身鼓动灵力,下坠的速度更快。

  嘭!

  三百丈距离,不过盏茶功夫,李墨踩在坚冰之上。

  感受着冰冷的水压,李墨身躯外,厚重的灵力完全包裹。

  这坚冰诡异,李墨落在实地,身躯竟然冷到颤抖。

  借着周身灵力的昏暗光芒,李墨看向那副骸骨。

  幽蓝坚冰中,一个古朴储物袋,静静地躺在骷髅身旁。

  李墨心神一动,赤狐剑向着坚冰击去。

  叮!

  一声轻响,赤狐剑竟然只凿下来一小块碎冰。

  李墨眼中露出一丝讶异。

  他有些犯难。

  为了对抗水底的冰寒和水压,李墨不得不全身笼罩灵力。

  他毕竟只是凝气圆满,灵力不是无止境的。

  该怎么拿到储物袋呢?

  李墨沉吟少许。

  他看了看骷髅所在的坚冰,心中一动。

  这坚冰,似乎与水底自然形成的坚冰,有些不同。

  骷髅周围,丈许坚冰呈幽蓝色。而潭底其他地方,却都是白色冰块。

  李墨心神一动,赤狐剑向着白色冰块击去。

  轰然间,冰块碎裂,李墨一击就凿出一个坑洞。

  李墨嘴角一扬,赤狐剑沿着幽蓝坚冰周围的白色冰块滑动。

  嘭!

  随着一声闷响,幽蓝坚冰整个被李墨切了下来。

  李墨紧咬牙关,感受着气海内所剩无几的灵力,他不再犹豫。

  灵力,化作一道绳索,紧紧捆住幽蓝坚冰。

  李墨心神一动。

  在灵力绳索的牵引下,幽蓝坚冰微微一颤。

  有戏!

  李墨目光凝重,全身灵力动用,属于凝气大圆满的修为,轰然爆发。

  轰隆隆!

  阵阵水浪波动,巨大的轰隆声中,李墨提着幽蓝冰块,飞速向上。

  感受着渐渐缓和的水压,李墨心底微松。

  他低头看了看幽蓝坚冰,主要是,坚冰中的储物袋。

  古修士么?

  盏茶功夫,碧水清潭。

  水面上波浪涌动,浑浊的潭水向着四方回荡,击起阵阵哗啦之声。

  哧溜!

  湿漉漉的李墨,破水而出。

  幽蓝坚冰紧随其后,阳光的照射下,散发着七彩光芒。

  李墨回到潭边,略有些喘息。

  他伸手往嘴中投入一粒丹药。

  赤狐剑围着坚冰舞动。

  唰唰唰声响中。

  足足盏茶功夫,这丈许坚冰,终于被李墨削成不足一人高的冰块了。

  这时,坚冰中的骷髅身影,更加清晰。

  骷髅身旁的储物袋,也更加明显。

  李墨精神一震,赤狐剑的速度更快了。

  叮!

  一声脆响,储物袋被李墨撬了下来。

  李墨连忙拾起储物袋。

  眼中,满是期待之色。

  迫不及待,李墨神识探入储物袋中。

  大!

  真大!

  储物袋空间,空空荡荡,足有一个小山般大小。

  李墨眼中震撼。

  这是他见过的,最大的储物袋。

  然而,李墨没有振奋。

  他看着储物袋角落,一个黑色的窟窿,沉默不语。

  “这……该死的空间裂缝!”

  李墨忍不住暗骂。

  数万年时光,哪怕是有阵法加持的储物袋,也敌不过岁月的侵蚀。

  这个储物袋,早已破损。

  许多东西,都随之流入空间裂缝。

  李墨甚至怀疑,若不是储物袋都有空间之力。恐怕,这储物袋一拿出来,就会化为齑粉了。

  李墨轻叹。

  别人发现古修遗府,总是收获满满。

  怎么自己费大力气捞上来的东西,却不尽人意呢。

  好在,还是有个安慰的。

  李墨心神一动,手中多了三样东西。

  一柄残剑,一块玉简和一个银白色刀刃。

  残剑,不同于现今的飞剑,乃是一柄样式古朴的巨剑,长不过两尺,锈迹斑斑。

  李墨拿在手中,一股穿透心灵的感觉,蓦然冒出。

  猝然,异变突生。

  李墨右手持剑,竟然压抑不住体内灵力的暴动。

  结丹期的神识,也不行!

  “啊!”

  李墨一声大吼,一道灵力长虹,顺着右手的残剑,蓦然激射而出。

  剑光纵横!

  沿着剑光数丈方圆,树木轰隆间,化为碎末。

  一道漆黑发丝,蓦然出现。

  发丝周围,一切都化作虚无。

  李墨脸色一白,眼神大变。

  他猛然后退。

  一边后退,从孙钰处拿到的法器砚台,灵光一闪,便被李墨抛在身后。

  砚台突兀变大,将李墨与身后的一切隔开。

  仿佛一瞬,又仿佛永久。

  哧啦!

  砚台灵光消散,无声间,化作两半。

  李墨头也不回,飞奔到十丈之外。

  直到那漆黑发丝缓缓消散,李墨才顿住身形。

  惋惜地看了一眼砚台,李墨咽了咽唾沫。

  这时,李墨才看向手中的残剑。

  古雀!

  在刚刚发出那一击的时候,李墨脑海中,自然而然地出现了这样一个称呼。

  残剑无灵!

  刚才却似乎是本能般,激发出如此强大的威力。

  李墨眉头微皱。

  此物威力巨大,绝非法器。

  可是,没有灵性,便不是灵器或者灵宝。

  古修遗宝,实在是有些诡异。

  李墨稍稍收敛心神,小心地将神识渗透进玉简中。

  隔着无尽岁月,带着古老的气息,一道讯息出现在李墨脑海中。

  “原来如此!”

  李墨看了一眼地上的骷髅。

  这玉简,乃是一道兵符调令,让这个叫云霖的古修,护送一个叫春兰的女子,到上古仙界的青蚨城之中。

  李墨曾经是斥候,自然是对这类调令,知之甚详。

  令行禁止!

  这个修炼寒性功法的骷髅,想必就是古修云霖。

  他既然埋在深潭,便说明护送任务失败。

  只是李墨有些不解,这云霖定然是上古灵空国的将士,他护送这个叫春兰的侍女,还好理解,可为何一定要到上古仙界的青蚨城呢?

  灵空国,上古仙界,互相敌对。

  让一个灵空国的将士,护送一名女修到上古仙界的地盘……

  是谁发出的调令?

  他的目的是什么?

  李墨摇了摇头。

  真相,早已经淹没在岁月的尘埃中。或许,一辈子都不会有人知晓。

  李墨缓缓看向手中最后一件东西。

  那个银白色刀刃!

  又是一件古修遗宝!

  李墨看着看着,蓦然一怔,这东西,好眼熟。

  到底在哪里见过呢?

  李墨眉头微皱。

  等等,若是换成青色!

  李墨心底狂跳。

  这是……徐飞青铜古恺中的青铜刀刃。

  眼前的银白刀刃,若是换成青色,与徐飞青铜古恺中的青铜刀刃,一般无二!

  李墨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一件上古铠甲,与他失之交臂。

  徐飞之所以输给楚寒锋,不是上古铠甲不强,而是徐飞不够强。若是这银白色铠甲还在,谁知道能迸发多强的威力呢。

  有多少宝物流失了啊。

  李墨捂住心口,有点痛。

  李墨苦笑之际。

  突兀,一道傲然中带着愤怒的声音响起。

  “放下我的东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