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六章 孙钰的恐慌

捏仙 冷皓东 3892 2019.08.02 10:00

  禁制!

  说到底,就是强大修士对弱小修士的压制!

  就好像成年人用手按住稚童的脑袋一样,就是仗着我力气大,欺负你。

  直接!

  霸道!

  有修士更是化禁制为神通,对修为比他弱的人,呈现碾压之势。

  李墨三番五次,神识妙用,也算是欺负那些神识不如他的人。

  神识遮蔽自身行踪、让王秀下意识地忽视自己……

  这也算禁制的雏形。

  据说,南乾巫山郡中,有修士借此修炼的巫术和祝尤神术,才是恐怖。

  项丹阳的禁制:

  糅合了神识、灵力的禁制,更有丹岐宗术法的痕迹。

  丹岐宗短短百年,便站稳脚跟,不是没有道理的。

  藏经楼内,古怪法术实在太多。李墨便曾经看过导引术,能让神识低弱的人,不由自主地说出自己的秘密。

  十分恐怖!

  这种压制灵力修为的术法,不算稀奇。

  此刻,李墨气海内,一道银白色灵力组成的诡异符文,压住李墨气海内的九座黝黑古鼎。

  这诡异符文的存在,压制了李墨体内一切的灵力流动。

  无法修炼!

  无法运用!

  全身虚弱!

  习惯了全身灵力充盈的感觉,突兀失去所有,让李墨也有些不适应。

  一个伪丹境界的修士!

  对一个凝气修士的禁制。

  不可能会有问题!

  项丹阳是这样想的。

  于是他将李墨交给孙钰后,放心的闭关了!

  孙钰,也是这般想法。

  “知道么?灵鬼宗、玄阳宗、羽仙阁和煞魔宗的修士已经到了。”

  这天,李墨盘膝而坐时,孙钰又一次的找了过来。

  李墨闭目凝神,没有理会!

  这段时日,孙钰时不时就会试探一下李墨。

  孙钰道:“这些天我思来想去,如此沉默,委实不像你的风格。这让我有些不安,你说我该怎么办呢?徐师侄。”

  李墨淡然道:“我修为被项丹阳压制,形同废人,师叔还有何不放心的。”

  “徐师侄不要以为我对你不了解哦。

  无灵根,靠丹药提升修为。三年时间,成为宗内天骄……

  三年!

  说实话,如果你这修炼速度,放在任何一个天灵根的修士身上,我都相信。可你偏偏是无灵根!少了丹药,都感应不到灵力的无灵根。三年凝气十层,并且,真的只是凝气十层么?”

  孙钰意味深长地看着李墨。

  李墨无言,孙钰来回踱步,继续说着。

  “先是在项丹阳灵府闭关半年,然后现身黄门殿。出手果决,手段狠辣地击败一个内门弟子,确实震慑了不少人。

  此后,嗅到了危机,又开始闭关。

  不得不说,你的小心谨慎,简直不像是二十岁的凝气修士。都让我忍不住怀疑,是否有千年老怪夺舍了你。”

  没有大能修士夺舍,但有大能修士随身指点!

  不过,孙钰的话,也让李墨忌惮。

  此人,有些可怕!

  孙钰啧啧两声,忍不住赞叹之意。继续道:“闭关两年,一出关就弄出个大动静。内门弟子翻了天,你徐青空,也开始扬名了。

  再之后,你失踪了。

  并且,当时还有监视你的人,日夜不休。他们都没有发现,你如何失踪的。

  半个月!

  徐师侄,你知道这半个月,你师尊有多么着急么?”

  孙钰温和地笑了笑,神识却全部集中在李墨身上。

  他没有参与李墨的监视,但当时有所耳闻。

  自从这件事出来后,他便对这个项丹阳口中的废物弟子,上了心。

  暗中,越是调查,越是发现项丹阳这个弟子,多么恐怖。

  孙钰眼中露出一丝感慨。

  “呵呵,或许徐师侄不知,从你失踪半月之后,我也有关注你。二十年了,项丹阳从未让我们集体出动,目标太大,风险太高。可是,为了你,这样的事情不仅发生了,还差点是两次!

  孙某着实好奇,到底是什么,让项丹阳如此在意你!”

  李墨心中凛然。

  无论孙钰此言,是否为了让李墨心境出现漏洞,找到破绽。

  都说明,此人极其可怕。

  “师叔既然这么好奇,不如去问问项丹阳,一问便知。”

  李墨不动声色地说道。

  孙钰脸色一僵,阴笑道:“徐师侄,咱们都是聪明人,不妨打开天窗说亮话!

  你的目标……在秘境试炼吧!”

  轰!

  李墨差点心神失守。

  他靠着强大的神识,才勉强让自己稳住心神。

  “孙师叔,被你猜对了。”

  看着李墨脸上的淡笑。

  孙钰眉头一皱,继续说着他对李墨的调查,声音明显尖锐了些许。

  “再之后,你自己又回来了。不得不说,这真是神来之笔啊!”

  孙钰恢复了儒雅,笑道:“我至今都不知晓,你失踪的这段时间去了哪里。项丹阳也不知道,可他竟然没有追问。是没有?还是不能?孙某不懂。”

  这一刻,孙钰,已经上了李墨的必杀名单。

  “再之后,帮方尘远拿小岐黄丹,宗内选拔赛高调胜出,三宗大比继续高调,三宗扬名!

  你徐青空,彻底起势了!

  老实说,我很佩服你。

  无灵根,被天骄妒恨,师尊恶意满满……你却完成了许多,有灵根的天之骄子,可能一辈子都无法完成的事情。”

  不知何时,李墨的目光,已经死死地盯住了孙钰。

  孙钰脸上的笑更加浓郁。

  “徐师侄,你出手果决狠辣,为人小心谨慎,行事却又高调异常。后面项丹阳闭关,你出宗,更是让我佩服你的胆识。

  我仔细思索了你离宗的画面,想了一遍又一遍。

  你仿佛已经算好了一切,仿佛知道劳横会来,仿佛知道会被阻挠。若不是石崇虎魂灯熄灭,恐怕你已经逃离了栖霞山,在沧海郡逍遥了。”

  李墨语气淡漠:“不过是天赐良机罢了,我还没抓住。”

  “呵呵,是天赐良机,还是徐师侄自己制造的机会呢?”

  孙钰的脸色发寒。

  “孙师叔抬举我了,我不过一个阶下囚罢了。说起来,孙师叔这些天一直在灵府内守着我,真的不担心惹人生疑么。”

  李墨神色淡然,转过了话题。

  再说下去,他不敢保证,心思深沉的孙钰,会做出什么来。

  孙钰的神识,一直放在李墨身上。

  果然有秘密!

  孙钰心中一动!

  如果说一开始,孙钰只是担心李墨泄漏自己身份,想探究项丹阳对李墨这般态度的原因。

  但随着他调查李墨来丹岐宗的一举一动。

  心底,突然多了对李墨的好奇。

  他想知道,李墨隐藏了什么。

  那连项丹阳都不知道的秘密!

  这对师徒,都心机深沉,藏着不少的秘密。

  孙钰心里有种预感:这个叫徐青空的小辈,比他的师尊,项丹阳隐藏的东西更多。

  甚至,项丹阳的秘密,不也是在徐青空身上么!

  孙钰觉得,若是自己可以逼问出这个小辈的秘密,自己定然能够突飞猛进。

  或许,自己还可以甩开项丹阳!

  至于丹岐宗会不会怀疑?

  孙钰森然一笑。

  自己已经被怀疑了,再多些怀疑,又能如何。

  他可不是寻常杂鱼!

  丹岐宗会为了怀疑,擒拿他?

  孙钰不信!

  这是他,一个筑基中期修士,丹岐宗蓝袍长老的底气。

  而且,自己可不是孤身一人。

  不说别人,项丹阳也不会让自己暴露。

  孙钰舔了舔嘴唇,不屑回答李墨这个问题。

  “我想了许久,如果你想要做什么。秘境试炼,就是你唯一的生机。”

  此人,恐怖!

  第一次,李墨对一个人这么忌惮。

  项丹阳,哪怕痛恨自己,却从未发现任何不妥。因为在项丹阳心里,自己始终是一个凝气修士罢了。

  但孙钰此人,却让李墨感受到从心底深处冒出的寒气。

  李墨神识掠过!

  筑基中期!

  真的是筑基中期!

  李墨心中舒了口气。

  孙钰的一番推演,让李墨都产生了错觉。

  猛然,李墨醒悟过来:自己不过凝气大圆满,筑基中期也很厉害的。

  李墨暗自反思。

  实在是孙钰给的压力,太大!

  对方仿佛智珠在握,自己所有的谋划,仿佛都在对方眼皮子底下一般。

  无所遁形!

  这也让李墨心底警醒。

  这修仙界,聪明人很多。再好的算计,也是以实力为根基的。

  就如此时。

  孙钰的猜测,已经接近事实。

  但他的猜测,却缺少最重要的一点

  那就是自己的实力!

  没人会相信,一个无灵根的垃圾,靠着丹药提升起来的废物,被关了三年的修士。

  他能击杀筑基修士。

  他的神识,堪比结丹期修士。

  没人会相信,丹岐宗术法,对李墨的威胁,并没有那么大。

  这违背常识!

  这让人无法相信!

  正因为没人会相信,奇迹才会更加耀眼。

  飞蛾扑火不自量,却怎知不是浴火重生。

  看李墨没有回应,孙钰又有些苦恼:“看来徐师侄是不愿告诉我了,徐师侄想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么?”

  “孙师叔若是愿意,早就告诉我了不是么。”

  李墨轻笑,眼底深处一片平静。

  孙钰笑了笑,笑容中满是恶意。

  “所以我就说,像徐师侄这样的天才,就是应该早死才好。可惜,师侄的秘密,一辈子都不会有人知道了。说实话,孙某还是很好奇的。”

  孙钰无奈。

  看到李墨在丹岐宗的生平之后,他便不可能给李墨提供任何消息。

  他怕了!

  孙钰真的怕李墨能离开。

  哪怕对方无灵根。

  哪怕对方不过凝气期。

  ……

  孙钰心里,莫名有些心悸。

  推己及人,孙钰觉得,这样聪明的人,如果是敌人,那就必须要死。

  否则,死得可能是自己。

  看着盘膝而坐的李墨,孙钰有心想立刻杀了这小辈,但项丹阳的话犹如悬顶之剑,让他不敢轻举妄动。

  愤怒、压抑、惧怕……噬咬着孙钰的心神。

  “你在害怕么,师叔!”

  蓦然,李墨说道。

  我在害怕么?

  他脸上的笑容敛去,冰冷地看了李墨一眼,离开了这个修炼密室。

  以前,孙钰的修炼密室。

  现在,李墨的囚笼!

  远远地,孙钰的声音响起:“徐师侄,太聪明会早死的。最后的二十天,你好好享受吧!不过,如果你愿意将你的秘密告知的话,说不定,我会考虑放过你。”

  孙钰走后,密室再次被阵法遮掩。

  凉风卷过,李墨后背一片冰凉。

  李墨盘膝而坐,将心神沉入气海,双手抱元。

  在他气海内。

  九座黝黑古鼎之上,灵力缓缓流动。银白色诡异符文,散发着筑基期的威压,正与李墨的气海较劲。

  咔嚓!

  突然,凭空一声轻响般。

  银白色灵力化成的诡秘符文,突兀地碎了一小块。

  李墨周身,灵力缓缓流动。

  项丹阳的气海禁制。

  破了!

  经脉中重新充盈的灵力,让李墨感受到久违的力量感。

  凝气大圆满的境界。

  回来了!

  以自身堪比结丹的神识,破除神识禁制,引动气海。

  李墨,做到了!

  李墨缓缓吐出一口浊气。

  现在的他,才算有了自保之力。

  若是孙钰刚才出手,他连反抗余地都没有。

  李墨神色未变。

  却已经在默默调息自身。

  孙钰瞥了眼李墨的位置。

  神情阴郁,哪里还有温和儒雅。

  他语气阴冷:“我亲自看守,我倒要看看,你还想怎么逃。哼!”

  嘭!

  孙钰书房大门轰然关闭。

  然而,他的神识始终笼罩着李墨,若李墨有任何异动,他自信瞒不过自己。

  然而,孙钰不知道的是:在孙钰进入书房时,一缕缠绕着他的神识,悄然离开。

  李墨神识流转,到了孙钰灵府外。

  筑基长老的灵府,已经十分靠近苍炎峰顶了。

  李墨的神识犹如触角,小心翼翼地下沉。

  议事大殿、内门弟子洞府、丹岐宗后山、血炼堂……

  他看到了燕重山、看到了风铃……

  整个丹岐宗,无所遁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