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我们都是为谁而战?

捏仙 冷皓东 4133 2019.07.20 09:59

  翌日。

  阳光明媚。

  丹岐宗山道上,皆是兴高采烈的宗内弟子。

  而他们的方向。

  就是丹岐宗演武场了。

  此刻的演武场,只剩下四块圆台悬浮在空中。

  万众瞩目!

  其他多余的圆台,则被赵长老安排到两侧。

  围绕着正中的演武场,形成一个看台一样的圆环。

  这里拥有和议事大殿一样的视野。

  有些来得早的宗门弟子,早已占据了绝佳的位置。

  就等比赛开始了!

  眼看着三宗弟子均已到场,赵长老脚踏飞剑,轻飘飘的落到演武场上。

  “诸位!”

  赵长老声音不大。

  这一刻,却让在场所有修士都清晰可闻。

  在他的目光下,原本略有些喧闹的弟子,缓缓安静了下来。

  赵长老这才说到:“仙法无情,法器无眼!

  今日各位一旦走上演武场,那么,就是生死各安天命了。

  在下虽不愿有人惨死当场,但若真的上了台,便没有回头路了。

  再问你们一遍。

  你们,真的不退么?”

  说着,赵长老的目光,看向了三宗天骄。

  而随着他的目光,数万个丹岐宗弟子,也目光炯炯的看了过来。

  在这么多人的目光下,兽灵宗一个凝气九层的修士,喏喏的就想要站出来。

  “嗯?”

  坐在席位上的吕颂淡淡的看了那弟子一眼。

  那人顿时如遭雷击,脸色羞红地低下了头。

  赵长老仿若未觉,他点了点头,说道:“既然这样,那,栖霞山三宗大比,正式开始!”

  说着,赵长老就退了下来,将演武场留给了即将比试的弟子。

  一时间。

  气氛更加热烈。

  有急不可耐的弟子,更是早早的开好了盘口。

  “来来来,看看孙越阳与燕重山,谁能晋级下一轮。”

  “左寒峰与徐飞,又是谁能走到最后。”

  第一轮,三宗知名的天骄,只有这几人碰到了一起。

  其他人的对手。

  虽也是天骄。

  但与之相比,则少了些名头和实力。

  由于只有四个圆台,李墨的比赛靠后,还可看完两场比赛。

  孙越阳与燕重山,都是序列十二。

  左寒峰与徐飞,则是序列一。

  故而,第一轮首先上场的。

  就有左寒峰与孙越阳!

  尽管有四个圆台。

  但众人的焦点,却全部集中在左寒峰与徐飞身上。

  一个是锋月谷弟子,素以攻击力强横著称。

  一个则是丹歧宗内,拥有强悍古修遗宝之人。

  这场矛对矛的争锋,无疑吸引了许多人的瞩目。

  一样的冷酷,两人驾着飞剑,几乎同一时间上台。

  徐飞语气嘲弄,说道:“没想到是你带队,我还以为孟凌志怕了呢。”

  “希望你的剑,和你的口舌一样锋利。”

  左寒峰冷冷的回应,旋即看向了裁判。

  裁判看了看双方,喝到:比武开始!

  叮!

  裁判话一出口,左寒峰飞剑快如闪电,迅速向着徐飞疾驰而去。

  一声脆响。

  飞剑无功而返!

  再看徐飞,身上多出了一套青铜古恺。

  对于许多丹歧宗弟子来说,这也是第一次看到徐飞的法宝。

  “怎么回事,徐飞师兄不是攻击力强横么,怎么……”

  “是啊?难道徐飞师兄有了新的法宝么?”

  “别急,你们看下去就知道了。”

  有知道的人笑着说道。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之际,场中又出现了新的变化。

  金铁交戈声中,徐飞的青铜古铠背后,竟然生出了一对青色翅膀。

  这翅膀锋锐无比,分明是一片片青色刀刃组成。

  青铜古恺内,徐飞冷冷一笑。

  翅膀将他整个身体包裹,在外面的都是翅膀上锋锐的刀刃。

  若是不小心挨上一刀,哪怕是凝气期大圆满,也都不是好受的。

  砰!

  徐飞右脚在地上一跺!

  整个人宛如离弦之箭,向着楚寒锋疾驰而去。

  这一刻,饶是楚寒锋,也不得不避其锋芒。

  然而,并没有那么简单。

  在楚寒锋向右躲闪时,徐飞背后的翅膀突然产生变化。

  砰的一声。

  就看到楚寒锋已经软倒在三丈开外。

  发生了什么?

  刚刚那一瞬间,也只有少数几人可以看清。

  徐飞背后的翅膀,竟然随着楚寒锋躲闪的防线变化,突兀变长。

  一下子就要拍到楚寒锋身上。

  楚寒锋确实被打得有些措手不及。

  他下意识的反应救了他一命。

  他横剑于胸,避免了被翅膀贯穿前胸的后果。

  可是徐飞得势不饶人,他狰狞一笑,翅膀上就有两道刀刃脱落。

  如飞剑般,直接射向楚寒锋。

  随着楚寒锋退避,徐飞翅膀上的刀刃不断激射,让楚寒锋没有踹息之机。

  场中青刃乱舞。

  楚寒锋,危矣!

  徐飞这一手,让围观的丹岐宗弟子热血沸腾。

  “好,徐师兄好样的!”

  “徐师兄干翻这锋月谷的小崽子。”

  “哈哈哈,以后谁说我丹岐宗修士攻击力不强。”

  听到围观弟子的呼喊,议事大殿前,孟云昌淡淡一笑。

  “想不到,丹岐宗内,竟然还有小辈有这样的机缘,能够得到一具完整的兵铠。”

  赵元胡哈哈笑道:“这也是我丹岐宗百花齐放啊。”

  “呵呵,那就看哪边的花,开得更绚烂吧。”

  孟云昌呵呵笑道。

  然而场中,楚寒锋仿佛已经被打得毫无反手之力了。

  无视场外众人的呼喊,自从开始比斗后,徐飞就一直没有掉以轻心。

  楚寒锋的退避,让徐飞背后的刀刃所剩无几。

  这是一个不妙的信号。

  终于,楚寒锋退避到了一个死角,徐飞眼中瞬间精光大放。

  “青叶莲华!”

  徐飞一声大吼!

  这一刻楚寒锋亡魂大冒,在他的眼角余光里,一道青色刀刃正向着他小腿刺去,而这并不是唯一。

  他后心处,两枚同样的青色刀刃激射而来。

  放眼看去。

  整个演武场,漂浮着无尽的青铜刀刃,而他,正是这些刀刃的目标。

  青铜刀刃,宛如莲华花瓣。

  但每一朵青色花瓣,都锋锐无比。

  死亡莲华!

  盛开之时,便是杀戮!

  然而!

  楚寒锋冰冷的神情,没有丝毫变化!

  他一拍储物袋,一柄散发着森然寒气的冰锥模样法器。

  飞速向着徐飞射去。

  徐飞面不改色,这冰锥法器虽是中品法器,但他可以挡下。

  徐飞灵力运转,青铜古恺表面散发着一阵莹莹青光。

  叮!

  徐飞嘴角一甜,气血上涌间,吐出了一口鲜血。

  这时,他才有时间看向对面。

  然而这一看,他面色剧变。

  上百道青铜刀刃将楚寒锋完完全全的包裹在内。

  远远看去,像一只刀刃向内的刺猬一般。

  有的青铜刀刃,甚至刺穿了楚寒锋的手臂。前胸,开出了一朵朵血花。

  然而,楚寒锋却终究没有死。

  这一切,都是因为楚寒锋身体外面,足足有三尺厚,将他完全包裹在内的深蓝冰晶。

  徐飞的青铜刀刃,甚至将冰晶打得四散。

  但终究,没能击杀楚寒锋。

  谁能想到:

  以攻击力著称的锋月谷,防守之力,如此骇人!

  站在一旁的兰溪子冷冷笑道:“世人都以为,我锋月谷人只是攻击力强横。却没想到,楚寒锋修炼的冰璃剑罩,乃是一等一的防御功法。

  哪怕宗内的筑基长老,若不全力出手,也难以打破。

  你们宗内这家伙,虽说招式不错,但也仅限于此罢了。”

  方尘远淡淡的看了兰溪子一眼,继续看向演武台。

  徐飞没有心思听别人的介绍,他抽出背上最后两道青铜刀刃。

  他放在双手上,看着脸色发白的楚寒锋。

  突然道:“我很好奇,施展了这一招的你,还有多少灵力。”

  楚寒锋并未回答,他身前的冰晶缓缓融化,他从被射成刺猬般的冰晶罩子中走了出来。

  一拍储物袋。

  一柄散发着晕晕寒气的雪白飞剑。

  再次出现在他手中。

  这时,他才看向徐飞,说道:“那你怎么还不过来?”

  这一刻,身穿白衣的楚寒锋,身上处处血花。

  一身青铜古恺的徐飞,神色冷漠。

  几乎同一时间。

  两人一人持刀,一人持剑,向着对方疾驰而去。

  一旁围观的众人有些不解。

  风铃有些疑惑的问道:“方师兄,徐飞是怎么了啊,这个时候他更应该保持远处攻击的优势才对啊。”

  “不是徐飞不想,而是徐飞不能啊。”

  方尘远叹道:“徐飞这一招,以往切磋时,我曾见过。

  这一招厉害是厉害,但是却有一个弊端,盛极而衰,这是至强一招……”

  “也是最后一招。”

  一旁的项明,白皙的脸上也满是阴沉之色。

  风铃瞥了项明一眼,向着燕重山靠近了一分。

  凑到他耳边问道:“呆子,你说这一场谁会赢?”

  燕重山也脸色凝重,摇头道:“现在还不好说,楚寒锋同样灵力消耗巨大,而且失血过多。

  徐飞只是灵力消耗巨大,这个时候双方比拼的就是意志力了。”

  风铃兴奋道:“那这么说,徐飞岂不是赢面很大?”

  “哪有这么简单,徐飞身上的古修遗宝,足有两百斤重。

  平常时候,有灵力护佑,不会有丝毫影响。

  但现在,徐飞哪还有多余的灵力,去背负这青铜古恺。”

  方尘远摇了摇头,温和的解释着。

  这一刻,徐飞和楚寒锋宛如凡俗的武者一般,一刀一剑的拼杀着。

  徐飞一刀砍向楚寒锋,然而往往刀未到,刀落下的位置就出现一块冰晶。

  而楚寒锋的每一剑,虽然同样刺不到徐飞,但却震得徐飞气血翻涌。

  而且剑上面附着的冰寒之力,让徐飞手脚冰冷。

  两人都没有说话。

  也没有任何多余的力气,使用其他的手段了。

  为了节省灵力,徐飞头上的甲胄已经脱落。

  这一刻大家才看到徐飞的模样。

  他鼻孔和嘴角满是鲜血,脸色和楚寒锋一样,白的吓人。

  渐渐地……

  楚寒锋凝聚的冰晶越来越薄弱。

  而徐飞身上的甲胄已经全部脱落,他的脚从半个时辰前,就没再移动一分。

  两人谁都没有认输的意思!

  他们没有停歇!

  一场无声的厮杀,残酷上演!

  血液,已经将他们身躯染红,在地上流淌。

  刀剑,无意识的挥动!

  血液,正肆意的挥洒!

  围观的弟子,皆是脸色动容,却不敢发出丝毫的声音。

  楚寒锋身上,早已经不是血花了,他整件白衣已经全部染成了血衣。

  而徐飞,身上密密麻麻的剑伤也是一点不少,伤痕处有的深可见骨,冒着氤氲寒气。

  二人的眼中,早已没有了丝毫神志。

  他们的脸色,已经不是苍白了,都宛如金纸般惨然。

  如果不是到后面,二人早已经没了力气,他们早就将对方砍死了。

  楚寒锋没想到,自己第一场竟然就打的如此艰难。

  然而他也没有心思想了,甚至他都没有心神,没有意识去想这件事情。

  他只是麻木的挥剑,麻木的格挡。

  扑通!

  突然,一声“扑通”声将他拉回了现实,旋即他听到了一阵山呼海啸般的惊呼。

  发生了什么?

  楚寒锋的眼神有了一分神采。

  他看到对面那个黑袍青年倒地了,原来是伤势过重,失去意识了。

  楚寒锋想笑,那个黑袍青年哪怕倒地了,手还在无意识地挥动。

  楚寒锋心中敬佩,然而……

  “意志力如此强大,此子绝对不可以留。”

  这样想着,楚寒锋感觉自己身上仿佛多了分力气。

  他提剑向着徐飞走去,此刻他没看到,随着他这个动作,丹岐宗的裁判老者眼神发冷。

  他已经暗下决定,哪怕出手毙掉锋月谷的小辈,也要为丹岐宗保下这个种子。

  这无关私利,乃是为了丹岐宗的未来!

  而在席位之上,孟云昌紧紧捏着椅子扶手,一旁赵元胡,体内灵力蓄势待发。

  扑通!

  又一声扑通,楚寒锋也倒下了。

  压力散去,裁判老者也微微松了口气,他看向楚寒锋的身躯,眼神不善。

  然而感受到背后那一道冰冷的目光,裁判老者大声道:“由于徐飞先行倒地,此战,锋月谷楚寒锋胜!”

  随着裁判老者的声音。

  场中,爆发了巨大的轰鸣之声。

  无关立场!

  此战,两人的意志力,让众人敬佩。

  徐飞输的光荣!

  楚寒锋赢的坚韧!

  这就是三宗天骄,这就是他们的风采!

  拼死搏杀!

  不畏一切的意志!

  李墨看着倒在地上的楚寒锋和徐飞,突然有些失落,他低声道:“楚寒锋胜了。”

  惨烈!

  演武台上,青铜兵刃散落一地,淡蓝色冰块散发着森然寒气。

  血水,在这寒气中冰冻。

  满目疮痍!

  他们是为谁而战?宗门?

  我呢?又是为什么而战?

  对丹岐宗没有丝毫归属的他,神色复杂。

  李墨的神色变幻,而他的识海内,神魂激荡!

  我,只为活着而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