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四十六章 徐家,也是你的家

捏仙 冷皓东 3088 2019.09.05 18:00

  徐盛远轻轻一叹,继续说道:“第三位祸门,出现在四千年前。

  这时,我徐家也没落了下来,仅剩一位化神老祖。

  各诸侯国之间,乱象渐起,我徐家审时度势,隐于幕后,倒也还算自在。

  当时,正逢临武山脉妖兽作乱,第三代祸门被派到临武山脉与妖兽战斗。

  他死于灵兽之手,可是他却夺舍了这只灵兽。

  几乎瞬间,便被出窍期灵兽发现,这之后,临武山脉内的妖兽陷入疯狂之中。

  出窍期灵兽一声令下,所有妖兽进入诸侯国,一场屠杀,黑暗血腥的杀戮,妖兽见人就吃,逢人便杀,差一点点,这个地方的人类就死绝了。

  诸侯国妖兽肆虐,这也是这里的一段黑暗历史。

  这场屠杀持续三年之久,诸侯国修仙界差点就荡然无存,但是没有人想到的是,这个祸门还没有死。

  他通过夺舍一个凡人活了下来,而之后,他不断修炼下,再次有了筑基期修为。这个时候,众人并不知晓妖兽肆虐的原因,而我徐家也算底蕴犹在,虽然化神先祖逝去,但也无人敢于冒犯。

  可是这个祸门,这个该死的祸门,他居然得罪了一个化神修士的后裔,还让对方查出来了祸门乃徐家之人。

  自此,徐家魂道玉简遗失,族人十不存一。

  那个祸门在化神修士的手上,就那样死了,真是便宜他了!”

  徐盛远说着,眼中满是怒色,显然对此人痛恨至极。

  李墨眉头微皱,问道:“家主,这祸门出现难道没有什么规律么?”

  徐盛远摇头叹息,继续说道:“你听了第四代祸门的事情便知道了。在第三代祸门之后,徐家,算是彻底没落了,当时的徐家,一个元婴修士都没有,不过好在还有十数位结丹修士。大约在五百年前,第四位祸门出现了,这个祸门与前几人不同,为了家族,他主动交代了出来。

  在这个祸门的口中,我们才知晓:祸门无常。

  没有谁知道,祸门会在何时出现,会怎么出现,会在何人身上出现。只要是徐家子嗣,都有机会成为祸门之后。而祸门之所以神魂异于常人,可以不断夺舍,是因为他们神魂异于常人。

  其一,比同阶更为强大,他们似乎在成为祸门之后,天生便有神魂之力。

  其二,可以看破虚妄,祸门的诡异神识,能看破虚妄。

  其三,祸门神魂诡异,常人难以察觉。

  他们的神魂,似乎已经蜕变成另外的形态,与常人并不相同。”

  “原来如此。”李墨目光中露出思索之色。徐家的祸门之后,竟然还有如此渊源。

  只是……李墨目中精光一闪,如果不是当年的第四代祸门说谎了,那就是徐盛远还有没说出来的话。

  至少,在徐家住着,李墨发觉了祸门之后的第四种诡异之处。

  其四,梦中的低语。

  在徐家的地方,他总能感觉到有什么在召唤着自己。

  徐盛远没有注意李墨的神色,他轻轻叹道:“当时,先祖们宽厚仁慈,没有杀第四代祸门的子嗣。自此之后,我徐家便有了祸门之后。这之后,想必李长老也有猜测,徐盛歌,便是祸门之后!你说,祸门掀起了如此大的风浪,从九幽真人至今,我徐家每况愈下,怎么可能还让祸门之后担任家主之位呢?哈

  哈,说了这么多,确实有些匪夷所思,李长老若是不信,权当故事听听便可。”

  “家主严重了。李某只是好奇,为何家主会愿意将这些,告知在下?毕竟……我才刚加入徐家而已。”李墨目光凝重。

  徐盛远笑意盎然:“李墨长老多虑了,你既然成为我徐家客卿长老,那就是我徐家的人。徐家,也是你的家。”

  徐家,也是你的家?

  听到这句话,不知为何,李墨竟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至今,祸门之后算是完全了解了,可是徐家神魂功法,却依旧未见踪影,不是在魂阁之中,便是在祖祠之中。

  祖祠,有更大可能!

  五千年前,徐家既然被化神修士破坏,魂道玉简缺失,那么想必魂阁收获不会很大。

  既然这样,那么就要想办法进入祖祠。

  此事,似乎有些难办,也不好直接问谁。

  时间,就在二人的闲谈中度过。

  后山广袤无垠,饶是一路徐盛远说了这么多,周围依旧是漆黑如墨的竹林,如同进入一片水墨画作之中。

  不一会儿……

  “到了!”徐盛远轻轻笑道。

  李墨精神一震,他抬眼看去,只见前方,赫然正是徐家魂阁。李墨抬眼看去,眼前是一座漆黑如墨的竹楼,竹楼之中,神魂完全看不清虚实,只是莫名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危机。

  能让此刻的李墨都感觉到危机,除了修为强大的修士,定然是有什么强大的杀手锏。

  徐盛远笑道:“这里,便是我徐家魂阁,里面有许多针对神魂的陷阱。可惜啊,万年之前,我徐家魂阁,据说是建在上古蜃妖身上,更有大幽国的化神妖兽恐雀,凡修士有不轨之心,都能够一眼出来。可惜,几经辗转,五百年前,我们徐家也只能来到了幽柏大泽了。”

  顿了顿,徐盛远说道:“对了,李长老直接进去便可,我已经打好招呼了。在徐家,无需客套,就把这里当做你的家一样看待,知道么。”

  李墨眼中,恰到好处地露出感动之色。

  他抱拳道:“多谢家主照顾!”

  “哪里的话,李长老还是快进入魂阁吧,虽说许多典籍损毁,但想必筑基期的话,还是有所收获的。徐家,也是你的家。”徐盛远眼中,满是和蔼。

  李墨再次拱手后,便向着魂阁走去。

  徐盛远看着李墨的背影,喃喃自语:“徐家,就是你的家。”

  他脸上还挂着笑容,只是眼中,看着李墨的身躯,却满是贪婪之色。

  等到李墨走进魂阁之后,徐盛远看了眼后,也没再停留,他向着徐家后山行去。

  又走了数里路后,周围依旧是漆黑如墨的竹林,但草盛木稀,人迹罕至。

  石板路两旁,苍松翠柏,漆黑如墨的鹅卵石铺地,路的尽头,有一黑土铸成的房屋,正是徐家祖祠,祖祠之前,一个被熏黑的铜炉之上,三根手指粗细的巨大燃香,渺渺青烟笔直而上,让人神魂也随之安宁。

  一旁,苍松之下,悬挂一个黝黑魂钟,随着徐盛远到来,发出阵阵“铛”、“铛”声音。

  骤然,燃香青烟向着徐家祖祠内飘去。

  一个苍老地声音响了起来。

  “咳咳,没想到,堂堂的徐家家主,竟然也会来看望我们这两个半只脚踏进坟墓的糟老头子。”

  说着,一个眼神浑浊、头发稀疏的鸡皮鹤发老者,从祖祠内走了出来。

  在他身旁,还有一个黑袍老者虚影飘了出来,细看过去,竟有些模糊不清。

  徐盛远轻轻一笑,说道:“三叔公何必如此说话,三叔公为我徐家镇守祖祠,盛远可也不曾懈怠,为了家族之事,奔波劳累。”

  “我们自然体谅家主辛劳,只是,时日无多,这份体谅,恐怕也没什么用了。”黑袍老者神魂虚影蓦然开口,声音沙哑。

  徐盛远笑道:“大族老严重了,无论是您为徐家做得贡献,还是二十年前的付出,我徐盛远都铭记在心。如今,青轩这孩子生活惬意,而且,我已经为您找到了一副躯壳。”

  “哦?你已经找到了?”

  “是谁?修为如何?”

  徐盛远此言一出,一人一魂,两个老头子都是精神大振。

  那黑袍老者虚影,眼中更有浓浓地渴望。

  徐盛远笑道:“此事,我已经安排下去了,来人魂龄二十有二,筑基后期,等大族老准备好后,我们便可以准备返生秘术。到时,相信大族老定能快速恢复本来修为。”

  黑袍老者的神魂虚影一阵颤抖,可见他心绪之波动。

  他拱了拱手说道:“多谢家主还记挂着老朽,自二十年前,狙击徐盛歌那个小杂种后,老朽只能借助祖祠之力,人不人鬼不鬼地活着。如今,我徐照安,终于有重见天日的机会了。”

  老者声音,如同夜枭,能令小儿止哭。

  徐盛远与另外的老者,脸上却满是笑容。

  人老成精,鸡皮鹤发老者谨慎问道:“此人是何来历?是否有什么靠山?盛远你可有调查清楚?”

  徐盛远道:“三叔公有所不知,如今武国与南乾征战,破落家族繁多,此人应该也是一个破落家族子弟,家族衰败,只剩下他一人。除了修为差点,可以说刚刚好。”

  “筑基后期可以的,可以的!”黑魂老者喜不自禁地说道。

  三叔公也眉头稍缓,说道:“返魂香倒还有许多,到时候只需要让他来到祖祠便可。不过,该如何让他来祖祠呢?我们还要好好谋划一番,可不要把他给吓跑了,一旦有了打草惊蛇,神魂反抗下,伤了照安神魂,可就不美了。”

  徐盛远自得一笑:“桀桀,他有所求,又怎么会跑。这些天,我们先给他点甜头,送一些神识运用之法给他。白给的东西,一个修士,怎能抵挡这种诱惑。而且……

  我已经安排好了一切,他定会求着来祖祠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