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三十四章 各怀心思

捏仙 冷皓东 3850 2019.08.30 18:00

  仙云坊市外。

  接引青年寻了个空旷地方,他左右看了看,甚至用他的鼻子嗅了嗅。

  他神色略有缓和,伸手一招,一艘巨大的青色楼船,出现在场中。

  “诸位前辈,请上船。”

  众人闻言,一一上船。

  不管有什么诡谲心思,先离开南乾才是要紧事。

  接引青年走到船舱之中,这里是整个楼船的阵法控制枢纽。他一拍储物袋,一颗晶莹剔透的上品灵石,被他放在中心凹槽之中。

  他双手掐诀,顿时,这青色楼船无风自动。

  船身之上,灵光闪烁,青色楼船缓缓升空,一道道灵力闪动,渐渐地,青色楼船通体透明,竟再也看不到了。

  在接引青年的操控之下,青色楼船缓缓向着云苍山而去。

  终于,定好了航线之后,接引青年松了口气。

  他走了出来,对着甲板上的众修说道:“距离武国有半月时间,诸位的房间早已准备妥当,任选一个即可。接下来,诸位前辈可便宜行事,不过,青元舟上禁制打斗,还请前辈们体谅。”

  众人目光凝重,纷纷点头。

  大家都是结丹修士,到了这一步,不会跟自己的灵石还有小命过不去。

  接引青年看到这里,脸上也有了笑容。

  他再次拱手,回到了船舱之中。

  浓眉大眼修士围着青元舟转了一圈,脸上啧啧称奇。

  “啧啧,这青元舟真是好东西啊。单我看出来的,防护阵法就有一百三十道,悬空阵法也有六十三道,隐匿阵法更是多达两百三十二道。

  恐怕,元婴前辈的神识,都难以察觉。

  除此之外,竟然还有十道暴灵阵法和三十二道攻击阵法。不错不错!再加上这云苍山脉中的龙骨铁木和浩苍鹏骨,也不知这接引人背后,是何等势力,着实厉害啊。”

  李墨深深地看了此人一眼。方才之时,就他一直没有出声。但从这一句话,就显露出了对方在阵法和器道上的造诣。

  李墨暗自思量刚才的一战,心头有些沉重。

  刚才一战中,看似李墨霸道,结丹修士都在他手上吃瘪。

  但事实上呢?

  除了岐黄丹和斩罗一剑外,李墨已然手段齐出,但那巫蛊婆婆和红素,恐怕连真实实力都没暴露。

  巫蛊婆婆就一个阴蜈天毒蛊么?

  那红衣女孩身上一闪而逝的血腥气息。

  不止他们,这里的人,没有一个人是简单的。

  李墨手中,古雀寸步不离。

  一切思量,不过电光火石之间。

  听了浓眉大眼修士的话,空虚公子笑道:“仙云坊市,左右不过灵妖会的鹿老、许家、灵元坊这几个势力了。不可能是墨螭宗,墨螭宗最近遇到大事儿了,所有产业都在收缩,不可能还敢做这勾当的。”

  “哦?不知墨螭宗遇到了什么大事?”浓眉大眼修士好奇问道。

  空虚公子背负双手,不屑一顾地笑了笑:“此地又没美女,我为何要告诉你?”

  浓眉修士也不气恼,他拱了拱手,没再说话。

  李墨目光闪动,走到一旁,看着青元舟外的场景。

  白云漂浮,地上郁郁葱葱,青山秀水,不一而足。时不时,还有一些奔跑的小兽和寥寥人烟。

  这些小兽之中,已有一些神异。

  修士耳聪目明,李墨可以轻易看到,例如某个溪边咆哮的两丈巨鳄,还有山林中胸口金毛的暴躁猴子……这些,已经算是在向着妖兽异化的普通野兽了。

  青元舟的速度,不算太快,一天恐怕也只能前进千里。

  在和煦的微风之下,李墨目光淡然。

  另一边,眼见没人问自己了,甚至巫蛊婆婆和光头大汉都要走进房间,空虚公子自己,倒是忍耐不住了。

  “喂喂!等等啊,你们好歹问问我啊!难道你们不想知道,墨螭宗到底发生了何事么?红素?还有那边的小友?”

  “公子,我们想知道,您就给我们说说吧!”眼见没人回应,空虚公子身旁青衣女修,情意绵绵地看着空虚公子。

  顿时,空虚公子获得了极大的满足感。

  他捏了捏青衣女修的脸蛋,笑道:“还是我家青儿会疼人,也罢,我就告诉你们吧。墨螭宗,他们的元婴,死了!”

  “不可能!”空虚公子此言一出,红素断然开口。

  她不屑的看了眼空虚公子,说道:“我怀疑你都不知道墨螭宗的元婴修士是谁,就在这里胡言乱语。”

  空虚公子摇了摇折扇,得意道:“不就是妖兽墨螭成精么?你这小丫头在这里嘚瑟。呵呵,是,这妖兽虽说寿元悠长,可谁叫他脑袋不正常,竟然敢惹端云城。大家说说,这不是嫌命长么?

  结果怎么着,元婴修士,拒不前往魔帝岭。

  两个红衣使者,就把墨螭扒皮抽筋,拔骨炼魂,连妖丹,都没逃掉。”

  光头大汉闻言,似乎想到什么不开心的事,冷哼一声道:“端云城这样搞,南乾,迟早要自己先垮掉。”

  一个元婴修士,就这样就死了?

  一时间,气氛微微有些沉闷。

  浓眉大眼修士笑道:“呵呵,诸位道友,南乾之战,与我们有什么关系,我辈修士,本就该逍遥自在。元婴不出,谁能阻挡我们。如今,我等就要前往武国,不如,在这里互通有无如何?”

  “哦?你想怎么互通有无?”黑袍老妪问道。

  浓眉大眼修士笑得更开心了,说道:“好说好说,在下宁白鹜,愿意促成此次交易会。我等可以将自己知道的武国消息,以及所需的东西说出来,大家互通有无。可以以物易物,也可以用灵石购买。

  等到了武国,我们也有更多机会生存下来。”

  宁白鹜此言一出,众人纷纷眉头挑动。

  黑袍老妪一笑:“倒也有些意思。”

  “哈哈,不错,这节奏,本公子喜欢。”空虚公子也朗声笑道。

  光头大汉摸了摸头,脸上也有了笑容。

  红衣女孩则更是直接,依靠在栏杆之上,手中掏出一团生魂,喂给了肩头的白头翁。

  只是,别看众人说得极好,但却没有一个人率先开口。

  就连发起人宁白鹜,也没有开口的意思。

  眼见局面陷入僵持,宁白鹜的目光看向李墨,说道:“这位筑基小友,不如,从你这边开始如何?”

  “不必,我对武国一点都不熟悉,此次聚会,我不参与!”说着,李墨寻了一个房间,径直离去。

  他不愿参与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信不过这些人!

  魔修,性格向来乖张怪厉,就连幽山给的武国玉简,都能掺假,这些人说的,为何不能作假?

  武国消息?到时候自己为了筛选话语中,几分真、几分假,恐怕都要花费大量力气。

  所需之物?哼,这个提议更是阴险,大家同在青元舟上,知道你缺了什么,若是针对性的下手……

  在场的结丹修士,没看到大家都没说话么?

  结丹修士几百年的寿元,连眼睫毛都是空的,这宁白鹜,真的有这么好心么?

  李墨宁愿自己是小人之心,也不想在去往武国的路上,成为死人之身。

  李墨如此不给面子,也让宁白鹜眼中冷意闪动。

  他冷哼一声:“现在的后辈,已经这么不懂礼貌了么?”

  红衣女孩闻言,眼珠转动,不知在想些什么。

  暮色渐浓,秋月如镜。

  青元舟上,月光洒落,如银霜泻地。

  李墨盘膝坐在房间中,他已经开启了房间中的所有阵法。

  陡然,他眉头一皱。

  他伸手一挥,房门处顿时清明。

  一声轻笑,一个红衣女孩走进了李墨居所,不是红素,又是何人。

  “小哥哥这么晚还不睡,是在等红素么?”红素眼珠滴溜溜转动,狡黠一笑。

  李墨面无表情:“你年龄应该比我大上不少,不如直接说明来意吧。”

  这红素看似只是小女孩模样,但说话老气横秋,真实年龄,恐怕早已不知多少岁了。

  红素不再装嫩,她眼中满是冷意:“你果然很不懂礼貌。哼,直说吧,我是来找你合作的!”

  “合作?”李墨反问了一句。

  “不错!”红素道,“我们都知道,等船一到武国,定然就要面对武国皇道之兵的围剿,一般也只是结丹层次,你修为不错,虽只是筑基,但我能感觉到,你还藏有杀招。我们二人联手,武国皇道之兵的攻势,将不成问题。”

  眼见李墨似要拒绝,红素继续说道:“当然,这个合作只限于这十多天,你不知道吧,空虚公子和宁白鹜已经合作了,而且,那光头大个子暴露了他想要爆体法诀……相信,你懂我什么意思。”

  “这件事我想想吧!”李墨沉吟少许,摇头说道。

  红素闻言,顿时说道:“小家伙,除了我你还能跟谁合作?老妖婆擅长巫蛊之术,和她合作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那个宁白鹜,看似爽朗,但心机深沉,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还有那光头大汉,脑袋不聪明,身上的煞气隔着两条街我都能闻到。

  另外,那空虚公子,此人阴险狡猾,精通神魂惑心手段,这样的家伙,你敢合作么?”

  “那你为何找我合作?”李墨反问道。

  红素眼珠转动,妩媚一笑:“还不是因为小哥哥,是个好人么?”

  红素的转变,来得突然,让李墨没有反应过来。

  陡然,一阵笑声传来:“小丫头,背后说人坏话,可是要烂舌头的。”

  一条幽蓝色的小蛇,蜿蜒爬到李墨屋内,它人立而起,就在李墨和红素的目光下,化作黑袍老妪的模样。

  黑袍老妪,也来到了李墨屋内。

  李墨没有震惊,他身上冒出火焰,对着老妪拱手道:“见过前辈。”

  “后生仔果然厉害啊,老婆子的蛊虫,一文不值了。”老妪说着,伸手一招,李墨周围,阵阵窸窣之声响起,让人头皮发麻。

  一旁,红素紧咬牙关,口中,竟然流出了黑色污血。

  “老妖婆,你对我干了什么?”红素目光含煞。在她肩头,白头翁猛然开口,声音尖锐。

  黑袍老妪淡笑道:“老婆子不是说了么?在背后说人坏话,要烂舌头的。”

  红素眼中满是杀意,这伤势不算什么,但这样栽了跟头,却让她接受不来。

  李墨看了二人一眼,淡然道:“二位,夜深了,大家不如早些休息吧。”

  说着,一道剑鸣之声,顿时,李墨用古雀摆出了斩罗的剑势。

  仅是剑势,黑袍老妪和红素就眉头一变。

  黑袍老妪笑道:“既然这样,我等你的答案。”

  说着,老妪先行离去。

  老妪离去之后,红素冷哼一声,也径直离去。

  嘭!

  李墨灵力一动,顿时,房门紧闭,阵法全面开启。

  李墨没有放松,他浑身灵力转动。

  顿时,炙热烈火化作道道火墙,这火焰,哪怕金铁也能瞬息融化,在李墨操控下,将整个房间彻底灼烧。然而,这么猛烈炙热的火焰,竟没有伤到房间中的一桌一椅。

  若有人见了,也要骇然。

  终于,在李墨不死心的灼烧之下。

  角落处,一只指甲盖大小的黝黑小蝉,现出身形。

  李墨目光渐冷。

  直到看着这黑蝉化作飞灰,他才松了口气。

  另一边,老妪脚步一顿,咳嗽声中,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内。

  红素也回了房屋,闭门不出。

  一片寂静中,骤然,她肩头的白头翁叫道:“那小辈不上当,该怎么办?”

  “不用着急,我们慢慢来。这小家伙,身家可真是让人眼红啊。”红素嬉笑着,不知何时,长出了一条血红长舌。

  乌云将月色遮盖,这个夜,更黑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