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钱福贵的因果

捏仙 冷皓东 6376 2019.07.04 10:00

  在整个丹霞坊市中,这里只是一处缩影罢了。

  虽然丹霞坊市明面上不允许争斗,但是除了三宗弟子,任何散修在离开之时,都有危险。因为修仙界本就信奉实力至上的道理,黑吃黑的事情,时有发生。

  据说,数百年前,丹霞坊市还出现过一个大能修士都心动的宝物,就有一个大能打劫此物。当时的丹岐宗宗主当机立断,将此物买下后赠与这个大能。

  传言正是如此,现在栖霞山三宗中,丹岐宗势力最大,因为他们背后有大能修士的支持。传言之所以是传言,自然是因为未曾被证实。

  除了这些传言,丹霞坊市的人们最关注的,就是栖霞山三宗又有什么变化。

  例如三宗大比中,方尘远和孟凌志谁会是栖霞山第一天骄,宝气楼又有什么新进的法宝,虽然宝气楼的东西贵的吓人,但不妨碍众人想象。

  当然了,散修区域中,捡漏永远是一个让人津津乐道的话题。

  “来呀,来呀,出过筑基前辈的家族祖传之物,还有云苍山妖兽的半块兽皮,大家都来看看啊。”一个骨瘦如柴的修士搓着双手道,他的脸上堆满了笑。

  而随着他的吆喝,许多人好奇的围了过来,只见他的摊位有许多杂乱的东西,有一段通体火红的枝丫,一块晶莹剔透却布满小孔的石头,一撮不知道从什么妖兽身上获得的灰色毛发……

  而他说的两样,一个是一支散发着浓烈血气的毛笔,一个是巴掌大小的兽皮,竟然还散发着一些威压。

  周围一些虎纹兔之类的妖兽,在这张兽皮出来后,都只敢低声呜呜叫着。

  “喂,你这摊位上都是些什么东西?”看着摊位上的东西,有一些修士明显知道这些物品的功用,但颇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闻听此言,摊主笑得更灿烂了,他略一拱手,说道:“不敢隐瞒道友,我这摊位上的东西,可都是一些宝贝啊。

  这个血狐笔和筑基妖兽兽皮就不说了,像这个晶莹剔透的石头,大家别看这个石头上面都是孔洞,但这个石头极为坚硬,我凝气七层的修为,全力一击居然都没有任何作用,而且这上面的孔洞,据我判断都是筑基期妖兽所为,这石头绝对是音律类修士的宝贝啊。”

  说着,摊主展露修为击中石头,石头果然毫无反应,而随着摊主凝气七层修为展露,人群中一些眼神不善的修士,眼神明显缓和了许多。

  见此,摊主接着说道:“大家再看这个枝丫,这是地底熔岩旁生长的铁齿树,众所周知,铁齿树非火脉不生,而且炼制的飞剑天生带有火灵之力……”

  后面的话已经没人再去听了,单是这些就足以让人心动,这个摊主介绍的两样东西已经很让人动容,然而血狐笔和那个筑基妖兽兽皮也同样珍贵。

  血狐笔等同于中品法器,更能帮助制作符箓,筑基妖兽兽皮无论是制作符箓、阵法都是绝佳材料。

  “这些东西怎么卖?”

  “道友,这个铁齿树枝丫,十块下品灵石可否卖出?”

  “我想要那块石头。”

  ……

  “各位,各位道友,这上面的东西,其他物品都只是半成品,因此我只卖二十块下品灵石,不过这个血狐笔,最少需要一百块下品灵石才可出手。”眼见众多修士问询,这摊主摊了摊手,大声说道。

  闻听此言,众多修士讨论声弱了下来,他们心知这个价格才是物品实际价格,刚刚也只是想趁着别人不注意来买这些罢了。

  眼见这些修士不说话,摊主也不着急,这些凝气四层左右的修士,原本就不可能买得起,借着这些修士打响知名度的目的已经足够了,后面会有更多凝气七层左右的修士过来的。

  果然,没过多久,就有一个凝气六层的修士前来,然而他问了问价格,最终却还是离去了。

  过了一两个时辰,这个摊主居然没卖出任何一样东西。

  就在有些修士想要上前讨价还价一番时。

  “这里所有东西,我出三块中品灵石。”一个高傲的声音响起。

  众人转头看去,只见来人背负双手,眼角余光看向摊位上的那块晶莹剔透的石头。

  此人一来,众人便不再说话了,原因不只是他凝气九层的修为,还有他身上属于宝气楼执事的标志。

  “好好好,好的,我这就给道友装上。”摊主大喜过望道。立刻收下宝气楼执事递过来的两块灵石,便将东西给了对方。

  呼……

  随着交易完成,摊主和宝气楼执事不约而同的呼出一口气,宝气楼执事疑惑的看了摊主一眼。

  “在下钱福贵,这些东西在下许久都未曾卖出,没想到宝气楼的道友居然感兴趣。”摊主钱福贵心头一跳,急忙拱手道。

  “哈哈,道友这就有所不知了,不管如何,此次多谢道友提供的铁豪兽针了。”宝气楼执事哈哈大笑道。

  “铁豪兽针,难道是……”钱福贵一脸震惊。

  “不错,就是被你忽略的这些妖兽毛发。别看它与白牙妖兽的毛发一样,却是制作飞针法器的绝佳材料,哈哈哈哈。”宝气楼执事拿起一撮妖兽毛发,大笑起来。

  钱福贵一脸怅然若失的样子,而围观众人更是惊叹,这摊主如此识货,宝气楼竟然还能占到便宜。

  在一旁目睹了整个交易过程的李墨,脸色突然古怪了起来。

  在李墨眼里,这所谓的铁豪兽针,居然只是一层气息浮于表面,内里气息微弱。而那适合制作音律法宝的晶莹石头,中心处颇有些脆弱,恐怕用不了几次就会破碎。

  李墨不知它制成的法宝威力如何,但这石头肯定坚持不到制成法宝的那刻。

  李墨扫了一眼整个摊位,又看了摊主一眼,摊主凝气七层修为之下,气海内赫然只有四道灵力气旋。

  李墨摇了摇头离去。

  这修仙界,水很深啊。

  ……

  和清溪坊市不同,此次丹霞坊市之行,李墨虽然未曾购买物品,但收获巨大。

  无论是项丹阳的各色消息,丹歧宗和锋月谷的不合,还是那个摊主钱福贵的奇巧手段,都让李墨大有所获。同样的,丹霞坊市各色琳琅满目的物品,也让李墨大开眼界。

  从开始修仙至今,李墨总算是略微窥见了这个世界的一角。

  此次丹霞坊市之行,也让李墨的心颇为安定。接下来,准备一下,李墨便可以前往丹歧宗了。

  还得仔细想想,是否有什么纰漏才是。

  这样想着,李墨急忙走向自己临时开辟的一个茅屋。

  在翻过了几个山头后,李墨的茅屋已经近在眼前。然而,走到茅屋前,李墨却突然止步,眼中露出古怪之色。

  茅屋内有人,还是李墨认识的人。

  “咳咳,小友终于回来了,在下可是已经恭候多时了。”茅屋内,钱福贵挺直身子,缓缓走了出来。

  “原来是钱道友,不知道友何事拜访?”李墨脸上古怪之色更浓,然而心底却谨慎不已。

  自身目前只有凝气二层,这钱福贵来找自己做什么?

  与李墨相比,钱福贵却更加疑惑。

  明明宝贝指点,这小子身怀重宝,可是溯源来此,居然一无所获,难道这小子还有储物袋不成。

  钱福贵感知了一下李墨修为,想了想,还是微笑道:“看来小友在坊市内,也看到我了,这么说吧,在下是想送小友一场机缘。”

  “不知是何机缘?”

  “简单,小友将手中的宝贝给我,我们便有了因果,而这,就是小友的机缘。”

  “你……你是想打劫我?”李墨神色更加古怪了。

  “小友若是这样说,也无不可。不如快点将身上的宝贝交出来如何。”钱福贵也不再虚与委蛇,凶恶笑道。

  他管不了那许多,既然宝贝说这小子身上有重宝,那当然是不能放过的。

  李墨紧紧的盯着钱福贵,眼中没有恐惧,这算是他修仙以来,第一次与修士对战。而对面这个凝气四层的修士,就是最好的对手。

  凝气期只要没有突破凝气七层,在没有法宝和符箓这些修仙手段的情况下,事实上和凡俗武功高手并无太多差别。

  想到此处,李墨疾如闪电,瞬间冲向钱福贵。

  钱福贵脸色不变,得意中带着讥讽,他既然来了,这小子自然不能活。

  “呵呵,看来小友不服气啊,那就让钱某教教小友吧,面对前辈,该怎么做!”说着,钱福贵随手一招。

  嗡!

  李墨狠狠的撞在一个金钟之上,只是李墨早有预料,他毫不停留。

  一转身,手中抖动间,幽明竹剑不知何时已经转向了钱福贵的背后。细看之下,原来幽明竹剑上缠着一道细线。

  甩手剑。

  李墨在此时,竟用上了斥候时常用的手法。

  而李墨本人,也没有后退,他狠狠的一拳击打在金钟之上。

  咔擦!

  嗡!

  咔擦声和嗡鸣声几乎同时响起,李墨手臂直接骨折,金钟内,钱福贵笑道:“天真。”

  说着,钱福贵手中出现三道符箓,嗖的一声便飞向李墨。

  爆裂符!

  不只有火焰灼烧,还可爆裂,退。

  李墨早在钱福贵拿出符箓的同时,就迅速的向后退去。然而饶是如此,依旧未能完全避过这三道灵符的效果。

  在李墨刚刚退出到九步开外时,其中两道灵符上的灵力已经衰退,但是有一道直接爆炸,冲击力直接将李墨重重的摔在地上。

  然而李墨一刻不敢停歇,他再次后退,与钱福贵拉开距离。而幽明竹剑也随着李墨后退,被细线牵引到李墨手上。

  果然,钱福贵上前,捡起了地上,因为灵力控制不足落地的两道爆裂符。

  然后,他随手从储物袋中,取出了十多道爆裂符,得意笑道:“哈哈哈,怎么样,这爆裂符的滋味不好受吧。我钱福贵别的不多,就是这爆裂符多。小友还是不要负隅顽抗了,免得受这些皮肉之苦。哈哈哈。”

  李墨一言不发,他看了一眼钱福贵身上的金钟,突然一拍储物袋,竟然拿出了一个手弩。

  嗖。

  李墨一言不发,弩箭直射钱福贵心脏。

  叮的一声,弩箭在碰到金钟时,就直接落地。然而,李墨不为所动,而是再次射出弩箭。

  金钟内,钱福贵哈哈大笑:“来来来,你钱爷爷在这里给你射,你射的动么?哈哈哈。”

  钱福贵嘴上得意,手上动作可没停,他将手中的爆裂符再次扔出两张。

  “轰”、“轰”

  两道震耳欲聋的声音响起,爆裂符火光四射,李墨的茅屋直接被炸毁。火光中,钱福贵嘿然一笑,这小子虽然难办,不还是在钱大爷手心儿的菜么。

  想着钱福贵正要撤掉金钟,突然,眼角余光撇向一个熟悉的身影。

  叮

  烟尘中,李墨再次射出一道弩箭,被钱福贵身上若隐若现的金钟挡住。

  “你没死?”钱福贵脱口而出,他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还没死,这怎么可能,一个凝气二层修士怎么可能抗住爆裂符,莫非他也有法器,但是没见他用过啊。

  钱福贵心中多了些谨慎,看了看手中的爆裂符,一发狠,直接扔出去了五张,然后死死地盯着面容冷漠的李墨。

  眼见五张爆裂符袭来,李墨没有丝毫慌乱,他再往后退了五步,反手弩箭射出,再次在钱福贵的金钟上,打出叮的一声脆响。

  而钱福贵的爆裂符,在距离李墨五米开外,上面灵光闪烁中落地。

  轰、轰、轰、轰、轰!

  又是五声巨响,钱福贵懵了。

  还能这么玩的么?

  忍不住在内心吐槽,钱福贵知道为什么炸不死对方了。

  别人不知道,他自己知道,他只有凝气四层,爆裂符远了就没办法控制,所以之前的七张爆裂符,根本没有碰到对方。

  想到这里,钱福贵气得有些肝疼,七张爆裂符啊,这就是十多块灵石啊。

  就这样浪费了。

  钱福贵想着的时候,又是叮的一声,一道弩箭无力的射向金钟。

  钱福贵脸都绿了,这还怎么打,对面的还是修士么?半天不动用灵力就算了,一直拿着凡人的弩箭射来射去的干嘛。

  比起这个,自己该怎么击中对方呢?

  钱福贵看了一眼李墨的身形,虽然烟尘较大,但修仙者耳清目明,他自然轻易发现了李墨。钱福贵拿起手中剩下的爆裂符,一把全部扔了出去,旋即咬了咬牙,一拍储物袋又拿出了一道金箭模样的灵符。

  金箭符。

  这小子若是东西不够好,我可就亏大发了啊。

  此时的钱福贵已经有些后悔了,自己的宝贝也不是每次都准,这次怎么就来打劫这个家伙呢,现在已经亏了几十块灵石了。

  这射出去的,可都是灵石啊。

  想着,钱福贵的眼神死死地盯着李墨,这道金箭符,看你怎么躲。

  李墨没想躲。

  他看到这金箭符的速度,就知道自己肯定躲不过。于是他连忙运用灵力,只见他身上,浮现出一道青色的光盾。

  眨眼间,这金箭就撞到了李墨的青甲盾上,然而和李墨的弩箭撞到金钟上不同,这金箭竟然和青甲盾僵持住了。

  仿佛过了许久,又仿佛只是瞬间。

  咔擦

  随着一声咔擦声,青甲光盾破碎,金箭余势不减,射在李墨心口的造化古玉上,才消散了灵力。

  “不可能!”钱福贵看到这一幕,惊呆了。

  李墨没有呆滞,他运转全身灵力,全部投入幽明竹剑中。

  嗖的一声,幽明竹剑宛如离弦之箭,射向钱富贵,金钟眨眼间射穿,穿胸而过。

  李墨没有顾忌灵力消耗过度引起的大脑眩晕,他立刻跑到毫无防备,脸色苍白的钱福贵身边。

  砰!

  一记重拳,直接打在钱福贵鼻子上,钱福贵反应都来不及,无数拳头像雨点般落在钱福贵身上。

  此刻,若是有人在旁边,就会发现很诡异的一幕,一个青年模样身下躺着一个骨瘦如柴的修士,这个人胸口还插着一柄乌黑匕首,而他的脸,早已经不成人样。

  他仿佛想要说什么,但是每一次想说话时,青年的拳头就落在了他身上,然后整个山头就满是他的哀嚎。

  “啊,你居然敢打我,道友,我不敢了。”

  “都是散修,道友放过我吧!”

  “道友,祖宗,别打了,我错了。”

  ……

  难以想象,一个骨瘦如柴的人,他的脸如果肿起来,竟然可以肿得比猪头还大,现在哪怕是钱福贵的熟人,都未必能认出钱福贵了。

  终于,钱福贵被李墨打得奄奄一息,只剩下呻吟时,李墨没有再打他。

  李墨随手将钱福贵的储物袋拿在手中,灵力略一探查,竟然有种被惊到的感觉。

  这储物袋中,竟然有三十多块灵石,其中一块晶莹剔透,乳白色占了大部分,竟然是中品灵石,除此之外,符箓居然还有五六张。

  好富裕的散修啊!

  李墨有些后怕,若是这钱福贵一开始就将所有符箓拿出覆盖整个山头,那么李墨再能躲,再有青甲盾,恐怕也都是被炸死的命了。

  想到这里,李墨看向躺在地上的钱福贵,眉头微微皱起。

  “我问,你答,不回答,死!答错了,死!”李墨手持幽明竹剑,顶住钱福贵眉心说道。

  “道友,不,前辈想问什么,尽管问,尽管问。”钱福贵惊恐的看着李墨,他一个凝气四层的修士,哪里被这样暴打过。

  现在李墨在他眼里,已经成为一个施虐的魔头。

  “储物袋里的东西,怎么来的?”李墨问道。

  “都是我自己辛苦赚……赚来的,啊。”钱福贵可怜巴巴的说道。

  只是立刻,就被李墨一拳打在脸上,本就肿大的脸又添了一道淤青。

  “答错了!”李墨冷声说道,幽明竹剑在李墨的操控下,也缓缓向着钱福贵的眉心飞去。

  看着幽明竹剑的锋芒,钱福贵眼中满是惊恐,尖声道:“我说,我说,都是我骗来的,用一些手段,骗来的灵石,然后买了这些东西防身。”

  “你是怎么做假的?”李墨再次问道。

  “你怎么知道我做假?”钱福贵一脸震惊,他是真的被震惊了,筑基修士都没办法发现,区区凝气二层,这个家伙怎么发现的?

  难不成,这人是个老怪,故意来坑我的?还是我被人盯上了,宝气楼还是栖霞山三宗?

  钱福贵越想越怕!

  就在钱福贵胡思乱想的时候,李墨眼中精光一闪。

  有秘密!

  想着,李墨也不动神色,他催动灵力,幽明竹剑上立刻覆盖一层灵光。

  感受到眉心传来的压迫力,钱福贵没有丝毫犹豫,急忙道:“我有一个无所不能的宝贝,道友饶命啊,饶命啊。”

  “宝物在哪?”李墨凝声道。

  “宝物在……在,不知道在哪里。”钱福贵哭丧着脸道。

  眼见李墨眼色不善,钱福贵急忙说出了缘由。

  原来,钱福贵以前是凡俗中的商贾,有一次收到一块四方铁盘,虽然不知道这东西做什么的,但是凭借着商人的嗅觉,觉得这个东西肯定不凡,或许还和神秘的修仙者有关系呢。然后就日夜研究,吃饭睡觉也抱着它。

  结果没研究出来是什么,反而这个铁盘消失了。

  若事情这样过去了也就算了,可是钱福贵却神奇的发现,他老是可以遇到很多宝贝。

  例如在某个书生的典当物中,发现了修仙法诀。在一个村里做买卖时,居然得到了一整瓶放了有些年头的丹药,还能用……诸如此类,钱福贵也渐渐踏上了修仙之路。

  除此之外,钱福贵也发现他身体日渐消瘦,吃的再好都没用。

  但修仙带来的好处,已经让钱福贵幻想着长生和富贵。于是在不断的试探下,他终于发现。

  这宝贝不止能让他运气变好,还能伪造一切,只是要不了多久,这种伪造就又会回归原样。只要他心里想着,这宝贝就可以伪装出来。

  例如他想着自己修为到凝气七层,在坊市内就展示了凝气七层修为,他想着普通材料化为筑基妖兽材料,短暂时间内,这材料就真的可以化为筑基妖兽材料。

  于是,就有了造假的修为和造假的材料。

  可是,带给他这些变化的宝贝,那四方铁盘,他却怎么都找不到了。

  钱福贵哭丧着脸,都疼得流下了眼泪。

  李墨眼中杀机闪过,无论对方说的是真是假,他没能发现对方所说的宝贝,今日结下这样的仇怨……

  想着,李墨幽明竹剑灵气凝聚,瞬间,就向着身下的钱福贵刺了过去。

  “宝贝救我!”钱福贵面色惊恐,大喊道。

  李墨不为所动,幽明竹剑继续刺向钱福贵。

  钱福贵惊恐的面容出现在李墨脑海中,这一晃神,幽明竹剑便齐根没入土壤中。李墨摇了摇头,看向脚下,继而瞳孔紧缩,面色剧变。

  身下空无一人!

  在李墨的感知中,方圆十丈,除了他外,再无一人。

  一个已经算是残废的凝气修士,突然消失,他怎么躲过这致命一击的,又是如何消失的。

  钱福贵么?

  李墨站起了身子,左右看了看,转身离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