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丹岐宗的天骄们

捏仙 冷皓东 4492 2019.07.15 18:11

  “徐青空?

  就是丹阳长老那个无灵根的废物弟子么?”

  核心弟子的灵府中,一个面色愁苦的老者不屑道。

  想了想……

  这老者还是驾驭飞剑,向着血炼堂而去。

  而在他之后。

  又有数道青衫身影。

  脚踏飞剑,向着血炼堂而去。

  丹岐宗后山的交流聚集地。

  多个修士脸色一变,收起摊位,立刻往外走去。

  岐黄丹府。

  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打开一个丹炉,三粒晶莹剔透的丹药静静的躺在里面。

  少年擦了擦额头的汗水,露出高兴的笑容。

  突然,上百道传音符飞到他灵府外,少年随手拿着一个,放在眉心。

  清秀少年眉头一皱。

  他收起丹药,缓缓走出了灵府。而他的身上,穿着和舒华一样的蓝袍。

  炼丹长老的蓝袍!

  苍炎峰一条不知名的小溪处。

  一个脸上有道疤痕的黑袍青年,随手抓住天空中的传音符。

  旋即冷笑道:“徐青空,一个废物罢了,不过不知项明的鬼影天诀如何了。

  也罢,就去看看吧。”

  呼啸声中,一道声影电闪而过,此地一片寂静。

  除此之外,遥远的丹霞坊市,也有数道传音符飞了过来。

  今天的血炼堂。

  似乎注定了不平静。

  嗖!

  还没等众人的震惊结束,一声尖锐的剑啸声传来。

  随着剑啸声,一个身穿锦袍的壮硕男修大步走了进来。

  此刻,李墨四人正在血炼堂最显眼之处。

  壮硕男修瞬间便找到自己的目标,他的眼神直直的落在风铃身上,目中露出强烈的光芒。

  随着这壮硕男修向着风铃走来,围观中的诸多修士眼中满是无法掩饰的震惊。

  “这……这是曹灵远,看来项明师兄就快要来了呀!”

  “曹灵远,天呐,又是一个核心弟子。”

  “曹家双骄向来跟着项明师兄!”

  修仙者耳聪目明。

  李墨看了这壮硕男修一眼,若有所思。

  只见曹灵远直接走到风铃身前,他的眼中没有了旁人。

  曹灵远一拍储物袋,手中就多了一件华丽、轻柔的五彩纱裙。

  李墨注意到,曹灵远将这件纱裙一拿出来。

  顿时。

  血炼堂中,女修们的眼睛都直了。

  哪怕是风铃,也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风铃师妹,这是我请炼器师,用百只彩云雀的羽毛编织而成。

  听说你在血炼堂,我便立刻赶了过来。

  就是特意为你准备的!”

  曹灵远双手捧着五彩纱裙,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风铃的双腿,目中满是痴迷之色。

  “曹灵远,这东西你收回去吧!

  我早已经是燕重山的道侣,有什么事,你和重山说便是。”

  风铃挽着燕重山的手臂,冷冷的看着曹灵远。

  脸色发黑的燕重山将风铃拉到身后,怒道:“怎么,项明那小白脸没来,派你过来找茬么?”

  眼见自己想看的佳人被燕重山魁梧的身躯挡住,曹灵远怒声道:“燕重山,你根本配不上风铃师妹。

  识相的就给我让开,否则休怪我不客气!”

  “噢?我倒要看看,你对燕兄是怎么个不客气法。”

  一旁的方尘远脸上的温和消失。

  站在燕重山的身旁,冷冷的看着曹灵远。

  李墨一言不发,也走到燕重山身旁。

  燕重山看到李墨的动作,眼中露出一丝柔和。

  他双手捏着手指,狞笑道:“曹灵远,我劝你还是快点给老子滚蛋,别让我们兄弟出手。”

  曹灵远一看这架势。

  脸色一变!

  他虽然后台强大,但是自身修为不过是凝气期十一层。

  不说方尘远出手,单单是燕重山,就够他受得。

  想到这里,曹灵远的目光阴沉不定。

  他突然看到,在燕重山身旁还有一个黄衫青年。

  黄衫!

  内门弟子?

  区区一个内门弟子,算得了什么东西。

  “喂,你是哪里来的垃圾,居然敢挡在我的面前。”曹灵远指着李墨,怒声道。

  “是在说我么?”李墨上前一步,淡然说道。

  方尘远和燕重山对视一眼,并未阻拦。相比别人,他们对李墨了解更多。

  一招击败汪逸风,

  这是不可能造假的。

  凝气九层的汪逸风!

  哪怕核心弟子,许多也做不到。

  青空师弟的修为,难道已经到了凝气十一层么?

  方尘远忍不住思忖着。

  哪知,在李墨站出来后,曹灵远却楞了一下,他有些不确定道:“你……你是徐青空!”

  不等李墨回答,曹灵远狞笑一声,说道:“嘿嘿,原来是你小子,你放心,我对你没兴趣,有人来对付你。”

  “灵远,你可不要小瞧这位师弟,他可是丹阳长老的亲传弟子呢。”

  突然,一个略有些尖锐的声音传来。

  不知何时。

  曹灵远身旁。

  一个细眉薄唇,俊俏白皙的青年,阴冷地看着李墨。

  李墨的目光瞬间便落在此人身上。

  虽是第一次见到,李墨却瞬间确认了对方的身份。

  项明!

  和方尘远等人一样,项明身穿核心弟子特有的青衫。他面容俊俏,却没有一丝血色,看起来有些柔弱。

  只是……

  方尘远和燕重山凝重的神色,以及围观弟子眼中的敬畏。

  都纷纷表明,这项明绝对没有看上去那么柔弱。

  “项明哥哥,你也不等等我。”

  就在场中一片寂静的时候,从项明身后跑来一个身穿淡青色罗裙的女子。

  此女微微嘟着小嘴,明显极速飞行过来,脸色红润,灿若桃李。

  微胖的脸庞,散发着莹莹白光。

  她看起来天真无暇,只是目不转睛的看着项明,眼中再也容不下其他人。

  又一个!

  又一个核心弟子!

  围观修士有些麻木。

  今天是怎么了?核心弟子扎堆的出来。

  “你就是徐青空!”

  项明并没有看向身后,只是微笑着看着李墨。

  “若是丹岐宗没有其他人叫徐青空,那你说的便是我了。”

  李墨眼中精光一闪,直视项明道。

  “哇!”

  围观修士纷纷震惊。

  暗暗佩服徐青空的不知死活。

  在丹岐宗弟子中,只有少数几人敢和项明这样说话。

  他们,都是凭借着自己能与项明抗衡的修为。

  这徐青空可真大胆,他有什么资格,一个无灵根的凝气九层修士,想必那修为都是丹药垒起来的吧,众人鄙夷的想到。

  “丹阳伯父的亲传弟子,果然是有种。”

  项明目光更是冰寒,冷冷的看着李墨。

  “我一直都很有种,你,要不要试试。”

  李墨淡淡回道,只是听到项明对项丹阳的称谓,心中一动。

  “轰!”

  李墨此言,惹得场中升起更大的风暴。

  项明,曹化玄的亲传弟子,丹岐宗天骄之一。

  曹化玄何许人也?

  丹岐宗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那是丹岐宗内结丹大能之一。

  而项明孩童时候,就被对方收为弟子。

  可见项明是何等资质,何等天赋!

  而且还有传闻,项丹阳与项明之间也有某种关系。

  怎敢!

  怎敢!

  怎敢与项明师兄如此说话!

  李墨的话,就差直接将巴掌,往项明的脸上拍了。

  这种耻辱,谁人能忍。

  血炼堂的气氛瞬间凝重起来。

  不约而同。

  围观众人集体后退,目光更是集中在项明身上。

  可是,所有人想象中,项明含怒出手的一幕并没有出现。

  他虽然脸色阴沉,却对着李墨道:

  “徐师弟既然这么有种,不在血炼堂接一个任务么?”

  项明此言一出,李墨眼中杀意暴涨。

  围观的内门弟子中,有的还迷茫着,也有许多人反应过来。

  看向场中的目光,顿时变得凝重起来。

  项明根本没有教训“徐青空”的念头!

  他想的……是直接杀了这徐青空!

  想明白的人均是倒吸口凉气。

  让“徐青空”接任务离宗,没有了宗规的保护,这不就成了砧板上的鱼肉么。

  肆无忌惮!

  毫不顾忌!

  项明的杀意,没有掩饰!

  “我接任务又如何?不接任务又如何?”

  李墨冷笑一声,对着项明说道。

  只是在他心中,对项明的表现,十分满意。

  “也没什么,只是师弟今天不接一个任务,只怕……出不了这血炼堂的门。”

  威胁,明目张胆的威胁。

  “呵,那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让我离不开这血炼堂。”

  挑衅,明目张胆的挑衅。

  围观内门弟子眼中露出兴奋之色,血炼堂中传音符漫天飞舞。

  纷纷让自己的好友来血炼堂看热闹。

  项明眼中的杀意毫不掩饰,冷声道:“你可以试试。”

  方尘远踏前一步,掷地有声的说道:“项师弟,你是忘记我们了吧!

  今天,之所以带青空师弟来,就是要告诉诸位……

  青空师弟是我的师弟,从今往后,丹岐宗内,谁敢拦他。

  今天我要带他走,谁敢拦!”

  燕重山和风铃不约而同的踏前一步。

  这一刻,方尘远目光锐利!

  他环视一周,愁苦老者、眉清目秀的少年、疤痕青年皆是瞳孔微缩。

  左高峰、王秀、徐飞……该来的都来了。

  轰!

  方尘远周身灵力暴涨,凝气期大圆满的强势,在此刻体现的淋漓尽致。

  项明面色阴沉,轰然一声,也散发出强大的气势。

  同样的凝气大圆满!

  站在两人中间。

  李墨表情没有丝毫变化,目光淡淡地看着项明。

  这一刻,除了部分核心弟子外,丹岐宗的天骄,几乎悉数到场。

  整个血炼堂内,以李墨为中心,方尘远一方和项明一方泾渭分明。

  而在血炼堂其他位置,一些青衫核心弟子的目光在两拨人中来回穿梭。

  血炼堂内。

  以李墨为中心。

  在丹岐宗天骄之间,掀起了惊天的风暴。

  围观修士的目光在两方人中来回梭巡,下意识的再次后退。

  项明深深的看了方尘远一眼,语气阴寒道:“方师兄,就这么卖力的,要保这么个无灵根的废物么?”

  李墨依旧淡然,仿佛浑不在意一般。

  方尘远看了李墨一眼,眼中罕见的露出一丝犹豫之色。

  最终,他想到了小岐黄丹!

  想到了这些时日在丹岐宗的交流!

  轻笑一声,眼中露出决断之色。

  “青空与我一见如故,今天他是我带来的,我便要带他离去。”

  方尘远这一番话语说出,围观弟子身躯一震,看向方尘远的目光更是崇敬。

  偶尔撇过李墨,则满是不忿。

  这小子何德何能,能被方师兄这样照顾。

  李墨背对着方尘远,沉默不语,眼中却闪过一丝柔和之色。

  项明深深的看了一眼李墨,旋即转身离去。

  而他在转身间,阴冷的话语在整个血炼堂回荡。

  “也罢,既然方师兄要保你这个废物一命,我就给一个面子。

  只是,马上宗内选拔赛就要开启了!

  三宗大比!

  栖霞山试炼!

  哼,时间长得很,我们慢慢玩。”

  随着项明离去,曹灵远看了一眼风铃。

  对着最后进来的淡青色罗裙少女叫道:“曹灵蔓,还不跟我走。”

  曹灵蔓对着曹灵远做了个鬼脸,鼓着腮帮子瞪了李墨一眼后,转身追着项明的脚步。

  “项明哥哥,你等等我嘛。”

  方尘远左右看了看,愁苦老者拱了拱手,道:“大师兄果然是霸气外漏,我伯父托我向费师伯问好。”

  “左高峰,你再敢多嘴一句,我要你再老二十岁。”

  听到方尘远的话语,李墨正不解,耳边传来燕重山揶揄的声音。

  “这家伙是左家的家伙,为人最是无耻。

  别看他是个小老头,实际上不过十八岁而已……先天早衰。

  他修炼功法奇异,据说每次灵力耗尽,气血亏空就会变老。”

  燕重山嘴唇微动,但其他人都没有听到声音。

  传音入密。

  十八岁?

  李墨讶异地看了那愁苦老者来着一眼。

  那愁苦老者闻言脸色一变,冷哼一声,直接离去。

  方尘远的目光又看向眉清目秀的少年,少年耸了耸肩,笑嘻嘻道:“方师兄……不对,方师侄!

  嘻嘻,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最爱凑热闹。”

  方尘远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这人是丹府那边的天骄,单一木灵根的变态。不止修为达到了凝气十一层,而且炼丹很有一手。”

  燕重山再次传音入密。

  “不要看我,我只为项明而来。

  另外……小子,你很不错。”

  方尘远还没开口,那疤痕黑袍青年直接说道。

  只是下半句,目光却转向李墨。

  李墨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徐飞,说起来和徐兄弟你还是同宗呢,这家伙轻易不要惹他,睚眦必报。

  他得到过古修遗宝,攻击力吓人。

  不过,据说他脸上那道疤是项明砍得,所以,你懂的。”

  在燕重山的介绍下,方尘远散去了全身的气势。

  场中,顿时陷入一片寂静!

  敬畏!

  仰慕!

  各色眼神,在方尘远身上流转。

  方尘远舒了口气,脸上笑容温和。

  对着李墨道:“青空师弟,听说后山的野兔有些多,今天心情不错,咱们去弄些野味尝尝吧。”

  李墨眼中露出柔和之色,道:“好!”

  虽然核心弟子一个接一个离去,围观的众人却还沉浸在刚才的争锋之中。

  “天呐,刚刚来了多少核心弟子,这恐怕创造了血炼堂的历史吧。”

  “徐飞师兄竟然也来了,还有王秀师……叔。”

  “嘿嘿,比起这个,宗内选拔赛就要开始了,这次我一定要拿个好名次。”

  “我听说这次宗内选拔赛的前百,可是要参与三宗大比的。”

  在众人的议论声中。

  李墨和方尘远等人也离开了血炼堂。

  只是今日,双方在血炼堂的冲突,却传遍了整个丹岐宗。

  甚至,徐青空这个名字。

  开始真正被锋月谷和兽灵宗中的部分人,记在心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