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五十七章 幽冥仙路

捏仙 冷皓东 3423 2019.09.11 10:00

  魂意空间,黄泉之边。

  李墨看着五道魂意,渐渐飘远。

  徐照冥的神魂,也再没有灵动。

  发觉自己一生都受到魂骨祭坛控制,就算死后,神魂也在欺骗着自己,直到被李墨一语道破,徐照冥便已经有了选择。

  绝望中,徐照冥,自崩神魂而亡。

  李墨神识微转,眨眼间便看到了最后一具,也就是属于他面容的那一点残念。

  虽然惊悚,但这一切,并不难理解。

  所谓魂意,不过是修士口中常说的魂念罢了。

  魂骨祭坛不知是如何铸成,竟然能将所有徐家修士的魂意聚集,这太过耸人听闻。

  自己仅仅与魂骨祭坛,短暂地接触了几次,便有了自己的魂意虚影。

  久而久之,这魂骨祭坛,岂还了得?

  李墨冷冷一笑。

  他沿着黄泉之路,逆行而上。

  在发觉黄泉流转规则后,他便明悟了生路所在。

  既然这魂意空间,一切的一切,都像是一个轮回。那么,自己只要找到连接的那个点,便可以出去。

  连接点,便在黄泉上游。

  随着李墨往上走,他的身影,也缓缓变淡。

  微风吹过,彼岸花海微微荡漾,李墨消失无踪。

  彼岸花开,黄泉道引。

  归途,即是彼岸。

  伴随着阴冷气息,李墨知道,自己重新回到了徐家地宫。

  他嘴角微冷,在他面前,魂骨祭坛,再也没有遮挡。

  李墨冷冽道:“现在,我找到你了!”

  “是啊,谢谢你找到我。”魂骨祭坛阴冷怨毒的声音响起。

  李墨顿觉不妙。

  蓦然,在他身后,一个脸上带着诡笑的女子,她周身笼罩着无数魂意波动。

  在李墨看过来时,那女子周身魂意,骤然高涨。

  “神通,灵柩!”

  瞬间,李墨感受到周身如同被禁锢住了一般,只是,对方也不过筑基后期,如何能长久禁锢李墨?

  李墨周身灵力涌动,摆脱束缚!

  他眼中杀意一闪,手持古雀,口中轻吐:

  “镇狱!”

  生死之间,便见修为,李墨将自己的反应发挥到了极致。

  镇狱一出,对面筑基后期修士,身形瞬间停滞。而后,李墨一剑斩出,赤红剑意,瞬息弥漫全场。

  看着赤红剑意中,女修姣好面容,李墨面无表情。

  徐青蝶,再见了!

  哪知,徐青蝶诡笑一声,她檀口微启。

  “神通,鬼枭!”

  瞬息,徐青蝶的身影,化作无数鬼枭恶鸟,向着李墨冲来,李墨剑意无功而返,她竟然毫无损伤。

  李墨目光一厉,黝黑魂火蔓延到古雀之上,

  顿时,古雀残剑的赤红剑意之上,也多了一抹黝黑。

  魂意空间,千年轮转,李墨可不只是看到了他们的记忆那般简单。

  “嘎!”

  阵阵不祥叫声中,鬼枭再次化为徐青蝶的身影,她姣好面容上,苍白地让人怜惜。

  可惜,李墨并非怜香惜玉之人。

  一剑破万法!

  古雀剑意弥漫,一道巨大剑光,瞬息向着徐青蝶疾驰而去。

  徐青蝶娇躯微颤,这是死亡的感觉。

  她想要后退,只是眨眼间,她周身魂意高涨,瞬息,徐青蝶竟然不受控制地往前。

  她的身上,魂意如潮。

  李墨耳边,仿佛有无数恶鬼在疯狂咆哮。

  这些,都是徐家修士魂意所化。

  三万年的积累,竟然被魂骨祭坛全部用于此处。

  这一刻,天地齐暗,幽魂呼啸。

  徐家魂意,正在疯狂燃烧。每一点燃烧,都让李墨目光更冷。

  镇狱!

  李墨识海震荡,不止如此,半空之中的游离剑意,也骤然化为剑网。

  瞬息,徐青蝶周身一滞。

  这一刻,她似乎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剑意袭来。

  然而,在糅合了徐家所有人修为,成为最后的赢家,更获得魂骨祭坛魂意加身,徐青蝶岂是那般简单。

  神通,灵柩!

  一道神通,让袭来的剑意一滞。

  神通,鬼枭!

  一道神通,让徐青蝶身影,骤然向前。

  剑意将一切都为之消融,但依旧有一两只鬼枭恶鸟,向着李墨疾驰而来。

  嘭!

  在李墨来不及反应之时,他的身影,被撞飞到魂骨祭坛之上。

  顿时,魂骨祭坛之上,黑雾如潮涌动。就连徐青蝶身上的魂意,都瞬息融入魂骨祭坛。

  徐青蝶脚步踉跄地落在地上,她的眼中,生机渐薄。

  李墨神色渐冷,在魂骨祭坛散发光芒之际,他竟然无法动弹分毫。

  他看了眼地上的徐青蝶,心念一动,剑意化为绳索,瞬息将徐青蝶拉了过来。

  他眸中满是冷意。

  随着二人渐渐靠近,李墨方才看清徐青蝶的状态。徐青蝶双目之中,满是赤红之色,只剩下一丝意念,正在不断挣扎。

  略一思索,李墨便明白为何如此。

  徐家众多修士,驳杂意念交织,岂是这般好吸收糅合的。

  眼见李墨被困在魂骨祭坛之上,魂骨祭坛的诡异意识疯狂咆哮。

  “桀桀,三万年了,今天,我魂骨终于等来了这一切。幽冥天啊,幽冥天,数万年的守候,无尽岁月的徘徊,如今,我终于完成了我的使命了啊。

  幽冥仙路,开!”

  随着魂骨祭坛的咆哮,徐家上空,无数黑云笼罩,亿万电蛇闪动,如同苍茫天地有感,不允许魂骨祭坛开启幽冥仙路一般。

  李墨悚然一惊。

  这个三万年都未曾开启,被徐家修士讳莫如深的幽冥天,竟然就这样开启了么?

  轰隆!

  雷声震天,就要劈下来之际。

  李墨储物袋中,造化古玉疯狂闪动,而后,雷霆方才消散,一切,如同并未发生。

  瞬息,一阵神魂抽离的疼痛袭来,李墨与徐青蝶的身影,瞬息消失在徐家地宫。

  ……

  识海阵阵嗡鸣,感受着地上的冰凉,李墨缓缓睁开了双目。

  他的目光所及,天色昏暗。

  天空之上,一紫一红,双阳曜日。

  李墨转头看向另一处,瞳孔微缩。

  等等,自己是不是忘了什么,他猛然回头看去。

  天空之中,一紫一红,两个巨大的星辰,静静地散发着诡异光芒,似乎在嘲笑李墨的徒劳。

  李墨看向左右,此刻,他处在一个巨大的祭坛之上,徐青蝶身影黯淡,躺倒在地。

  一阵阴风穿胸而过,阴森恐怖的呜咽声中。

  远在渺渺天际,幽冥大河奔流而下,河水泛黄,无数白骨、灰色幽影在河水中游动,时不时还有一些怪头骷髅鱼,从河中一跃而起。

  李墨瞳孔微缩,他忍不住后退两步,站在祭坛之上,都能感觉到那怪头骷髅鱼的威势。仅是那燃烧着幽蓝魂火的眼眶看了他一眼,隔着如此远的距离,他都有些承受不住。

  这个祭坛,方圆百丈,通体乌青色,竟与魂骨祭坛有些相似,只是,却大了无数倍。

  祭坛之下,一群身穿白色长袍,头戴兜帽的修士,他们脸上带着终年未见阳光的苍白,正目瞪口呆地看着祭坛中的自己。

  李墨没有轻举妄动,来到此地之后,他便头皮发麻!

  危险!

  极致的危险!

  他能感觉到,哪怕是那河水中的骷髅怪鱼,都有秒杀他的能力。

  这就是幽冥天么。

  猛然,异变突生!

  在他身旁,突兀出现一个黑袍老者,鹤发,白须。

  这老者一脸激动,他周身气息勃发。

  李墨只是看了他一眼。

  嘭!

  骤然,李墨整个神魂瞬间分离。

  自己,就这样死了?

  李墨脑海中,最后一个意识冒出。

  他都觉得难以置信,自己击败了徐盛远,走出了魂意虚空,知道了徐家隐秘,更是与徐青蝶不分胜负。

  结果,刚到这幽冥天,就被一个修士用眼神杀死?

  可是,李墨并没有陨落。

  那老者面色惶恐,双手掐诀。

  瞬息,原本已经涣散的李墨神魂,重新凝聚。眨眼功夫,李墨重新出现在祭坛之上。

  他后退几步,眼中露出凝重:“前辈是何人?”

  只是简单的询问,老者却浑身颤抖,甚至老泪纵横。

  “幽冥天有眼啊,让我太叔仪迎来了主人。”

  感受着老者身上升腾的气势,李墨头皮发麻。他再次向后退去,好在,这祭坛足够大。

  李墨的反应,也让老者恢复过来。

  他脸上惭愧之色一闪而逝,身上气息骤然平复,他连忙躬身道:“老朽太叔仪,在此,恭迎主人从幽冥仙路归来。”

  沉默,无尽的沉默过后。

  李墨道:“我不是你的主人!”

  太叔仪脸上带笑:“您既然获得幽冥幡的认可,当然是我幽冥鬼国的主人。”

  “不知前辈可否告知,为何,有幽冥幡,便是你的主人?”李墨一拍储物袋,幽冥幡落在手中。

  太叔仪看到幽冥幡,身躯颤抖,他想要伸手触摸。

  只是,看了眼李墨后,他生生地忍住了。

  他笑道:“不急,既然主人归来,那我们以后,便有无尽岁月,可以慢慢告知。”

  “我要回去!”李墨闻言,眉头微皱,坚定说道。

  太叔仪一愣:“回去?主人为何不愿留下?我幽冥鬼国,有无数魂道之力和众生香火愿力,只要您点燃魂火,便可踏破生死玄关,悟道合流。

  除此之外,开幽冥仙路,凶险莫测,苍天意志察觉,定然会对主人不利的啊!”

  太叔仪说的苦口婆心,李墨却没有丝毫波动。

  任谁,一个陌生修士跑到面前,说是认自己为主,最先有的反应,也都是忌惮。而且这老者的强大,让他都感到绝望。

  谁会将自己的性命,寄托在别人的善念下呢?

  李墨拱手道:“既如此,前辈不防告诉我,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如何?”

  李墨话语中,满是坚定之意。

  太叔仪原本的劝告,生生地被憋回口中。

  他只能心中暗叹。

  身为幽冥国仆,他怎能干涉主人的选择?

  太叔仪轻叹一声:“既然这样,我便为小主人讲述一下,我幽冥鬼国的过往。”

  太叔仪语气苍茫,他手指轻弹。

  李墨身旁,徐青蝶神魂之中,那些诡异驳杂的意念,骤然平息,如同从来都没有过一般。

  “唔!”徐青蝶美目转动,原本濒死的她,竟然在这一指之下,生生地活了过来。

  李墨心神震动。

  一指之下,竟然有如此变化。

  李墨感受了一下自身,他浑身伤势,不知何时,早已复原。

  李墨看向太叔仪。

  太叔仪善意的笑了笑,缓缓开口。

  随着他苍老的声音响起,一个幽冥大世,缓缓地在李墨面前,拉开帷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