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一章 后续

捏仙 冷皓东 3177 2019.08.19 18:00

  “怎么会是你?”

  来人,一袭淡黄色罗裙,正是丹岐宗内门弟子左菁菁。

  只是,原本身材纤瘦的左菁菁,此刻黄干黑瘦,面容憔悴。

  左菁菁神色复杂地看了李墨一眼,她的眼里,没有恨意,只有疲惫和茫然。她不知道该怪谁,也不知道今后该怎么办。

  该怪李墨么?左菁菁苦笑,明明是爷爷追杀他的啊。

  怪宗门么?可是爷爷率先叛宗啊。

  想到族人的惨状,两行清泪,缓缓流淌。

  李墨走上前去,这才看清楚左菁菁,看着她面容枯槁的模样,李墨心中一叹。

  “左家呢?”李墨心中,已有猜测。

  左菁菁摇头道:“已经没有左家了!”

  已经没有左家了!

  李墨心神一震。一个修仙家族,就这样没有了?

  左菁菁泪眼朦胧:“爷爷逃得匆忙,事发之前,我们全然不知。整个左家,除了我以外,所有人……所有人都……呜呜。”

  说着,这个原本恬静温柔的女子,终于是忍不住哭了起来。

  “你们先进去吧!”李墨对着钱福贵和孙金说道。

  说罢,也不管二人诡异的眼神,李墨站在原地,等候着左菁菁。

  终于,左菁菁哭完,看着在自己面前的李墨,脸色刷地一下通红。

  从小到大,她还从未在别人面前如此失态。

  “徐……李墨长老,菁菁失礼了,还请恕罪。”左菁菁连忙擦掉眼角的泪珠,对着李墨说道。

  李墨沉默片刻,问道:“汪家呢?左汪两家向来交好,左家的际遇,汪家难道没有开口求情?”

  “汪家?”左菁菁凄婉一笑,“汪家也是自身难保,左家灭门,汪家也自身难保。据说,爷爷曾经算计过汪家之人,说起来,也是我左家连累了汪家,若不是汪家不曾叛宗,汪家也会倒霉。

  只是汪家的势力,也凭空缩小了许多。

  说起来,我若不是有现在的修为,恐怕也是和其他左家人一样的结局。李……李墨长老,爷爷他真的是叛宗了么?”

  说着,左菁菁一脸希冀的看着李墨。

  她还在期待,左丘鹤并非真实叛宗,只是中间有着误会,丹岐宗会还左家清白。

  李墨默然。

  左家的遭遇,也有自己一部分原因。

  他摇了摇头,说道:“左丘鹤,与其说叛宗,不如说是知情不报。在幕后,有结丹修士在暗中操控,中间有许多曲折,我知晓的也不是很多。”

  “这说明,爷爷还有回来的机会了?”左菁菁美目中满是血丝,紧紧地盯着李墨。

  李墨神色复杂,他有些不忍。

  无论是不是误会,左丘鹤只要不傻,都不可能回来了。回来,必死无疑。

  丹岐宗狠辣出手,灭了左家,就代表此事没有回转余地,

  李墨勉强笑道:“或许吧,除此之外,宗内可还有其他事情发生么?”

  李墨不动声色的转过话题。

  没能从李墨这里得到明确答复,左菁菁有些失望。不过十多天的时间,她早就明白自己此刻的身份。

  戴罪之身!

  如今,她已是此人侍女。

  左菁菁低声道:“除了左家灭门之外,那天几个追杀您的筑基长老,有关的家族、弟子,也全部都遭到了清算。

  除此之外,石崇虎师叔、孙钰师叔相近的人,也都有不同程度的影响。

  像冯天啸,他以往很被孙钰师叔看重,但现在也一直在内门弟子洞府,没办法出来。

  汪家受到牵连,逸风也被禁足,无法外出。”

  “那你,怎么会成为我的侍女?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可以让你回去。”李墨皱眉看向左菁菁,说道。

  “千万不要!”

  左菁菁惊恐说道:“李墨长老,还请您不要赶我走,宗门说了,如果我不能将您照顾好,我也会没命的。”

  丹岐宗!

  好霸道的手段!

  灭左家满门,只留下一个女子,还让她来侍奉自己这个仇人。

  李墨目光一冷,他知道丹岐宗将此女安排过来的用意。

  一是明摆的监视,放一双让自己不便动手的眼睛。

  二就是震慑,哪怕决定用自己,也要告诉自己:一个筑基修士,对丹岐宗来说,并没有那么重要。

  像左家,栖霞山势力范围内,左家掌管了好几座凡人城池,左家许多人,在世俗中也算是权倾一时。

  可是,这样的左家,说灭门就灭门了!

  李墨可以想象,当时的场景,血流成河、尸积如山,恐怕都难以形容。

  血海深仇!

  李墨看了一眼柔弱的左菁菁,目光复杂。

  猛然,左菁菁双眼一白,瞬间晕了过去。

  李墨眉头一皱,将左菁菁扶到一旁。亲爷爷叛宗,家族被灭,长时间的担惊受怕,心神煎熬,到如今与李墨交流,心神激荡起伏下,左菁菁终于是支撑不住了。

  心力交瘁。

  李墨看着左菁菁,心中一叹。

  旋即,将她带入自己的灵府内。

  随着阵盘一转,灵府笼罩在一团迷雾之中。

  李墨将左菁菁放入一间房屋,旋即看向钱福贵和孙金,眉头微皱。

  “你们的禁制,可有办法解除?”

  孙金左右看了看,目光中都是探寻。

  李墨淡然道:“无妨,有阵法遮掩,若是有谁探查,我会察觉到。”

  孙金这才放心,恭敬道:“主人不必担心,我古妖血脉传承中,有办法解决禁制。只是,咱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那就好!”李墨松了口气。

  钱福贵眼巴巴地看着李墨。

  可是,却发现李墨已经陷入思索,没有丝毫询问自己的意思。

  “咳咳……”猛然,钱福贵一阵咳嗽。

  这里还有个人啊,你都不问问?死猴子还是个妖兽呢,我钱福贵不是人么?

  李墨诧异地看着钱福贵,说道:“你有宝贝,肯定不会有危险的,最后肯定可以逢凶化吉,放心吧。”

  我……你就这么自信的么?万一宝贝不灵了呢?这可是结丹修士的禁制啊。

  这一瞬,钱福贵真想把李墨脑袋打开,看看里面到底装了多少水。

  只是,考虑到自己只是小小的凝气修士,钱福贵脸上,洋溢着谄媚的笑容。

  “哈哈,当然当然,谁说不是呢。啊哈哈哈……不过,咱们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等!”

  李墨目光凝重:“如今,我们已经度过了最危险的时刻,但是,三宗局势不明。

  丹岐宗顾秋柔明明知道,锋月谷有元婴修士,但却丝毫不惧,说明丹岐宗肯定有后手。

  项丹阳行事诡谲,身后可能还有结丹修士,此事超出了我的预料。不过,这也说明,项丹阳所求,也不简单。二十年布局,不可能是为了我。

  更何况,丹岐宗对我,也没有什么信任。

  接下来,我们无需有太多动作,等便是了。

  锋月谷的元婴修士,虎视眈眈。三宗大局,若要变化,或许就在结丹大典。”

  顿了顿,李墨看向钱福贵,说道:“至于钱道友,你的修为有些低了。南乾的修仙之路,被人动过手脚,此事你也知晓。结丹大典危险至极,若你愿意,我可以帮你突破到筑基。”

  李墨并非空口白话。

  秘境试炼中,单是鬼云手中,就有不少筑基丹。以他现在的身家,还有他筑基后期的修为,帮助钱福贵突破,真的不难。

  钱福贵神色变化,不知道还好,知道了,谁又甘心陷入别人的布局中呢?就算这布局对自己可能并没有坏处,钱福贵都觉得头皮发麻。

  他舔着脸讪笑道:“我还是再等等看吧!嘿嘿。”

  孙金冷哼一声,一脸不屑。

  李墨则点了点头。

  自己要挟钱福贵,主要是想用他的造化之力,钱福贵本人的修为,无关紧要。

  哪怕现在钱福贵突破筑基,也不过多个筑基修士而已,对战局影响不大。

  不过,他阴尸之毒明明已经解了,竟然还没有直接逃离?是因为丹岐宗禁制么?还是其他……

  李墨心中一动,没想太多。

  他说道:“既然这样,我们就闭关调息几天吧,结丹大典,也快了!”

  说着,李墨的目光,仿佛透过灵府,看到了整个丹岐宗。

  丹岐宗内,张灯结彩,处处鲜花着锦,红毯铺地。

  溪涧之上,七彩丝带萦绕,仙鹤悠然,伴随着云雾飞翔。

  结丹大典,整个丹岐宗都与有荣焉。

  ……

  这股喧闹下,核心弟子所在灵府中。

  “我们开始吧!”方尘远看着燕重山,眼中,满是坚定。

  在他们身旁,风铃鼓气道:“呆子,方师兄,加油啊,一定要突破筑基。”

  “嗯!”燕重山与方尘远对视一眼,重重点头。

  说话间,风铃与薛辰退出修炼密室,在密室外,为他们守关起来。密室外的一个躺椅上,费仲年正打着瞌睡。

  秘境试炼结束,凝气天骄都嗅到了,风雨欲来的味道。

  三宗天骄修士,但凡有所收获,皆是选择闭关,期望突破境界。

  方尘远与燕重山,不是唯一。

  岐黄丹府,王秀目光凝重地看着眼前的一炉丹药。

  兽灵宗内,一处红绒草遍地的山谷之中,赵非灵开启了洞府禁制,她深深地吐出一口浊气,美眸缓缓闭上。

  孟凌志都死了,他们在即将到来的大势之下,又该如何自处?

  ……

  “我儿凌志……死了?”

  在一个幽暗的密室中,孟云昌形容枯槁,满脸胡渣,披头散发。

  蓦然,他身影消失在密室之中。

  栖月峰顶,鹰钩鼻老者王越,双目一睁,心下暗叹。

  ……

  时间,就这样缓缓流逝,栖霞山,自宗内选拔赛至今,终于迎来了久违的平静。

  宛如,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