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六章 结丹大典(二):发难

捏仙 冷皓东 4166 2019.08.21 18:00

  翌日,风和日丽。

  感受着苍炎峰温暖的阳光,李墨深深地呼出一口浊气。

  他瞥了一眼左菁菁,说道:“左师姐就在灵府内等我即可,若是我回来了,自会为你求情,让你正常修炼。如果我没回来,你可去寻找劳横,他虽然不太聪明,但也没什么坏心思。”

  “李墨长老,我等你回来!”左菁菁脸上,满是感激之色。

  这些时日,劳横指点了她数次。

  自从左家被灭,左菁菁的世界里,便只剩灰色。

  朝不保夕,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会死,如今,终于是有了出路。而这一切,都是眼前这个青年的功劳。

  虽只是短短数日,但左菁菁蕙质兰心。

  她明白,李墨只是看似冰冷淡漠,对一切都不在意似的,但为人却很重感情。

  若真是恶贯满盈,他就算对自己有不轨之心……左菁菁大胆地看了李墨一眼,满脸羞红。此刻,若是左丘鹤回来,左菁菁恐怕也敢问一句,为何要对李墨下此毒手?

  李墨不知左菁菁女儿家心思,他看向钱福贵。

  李墨目光平静,说道:“钱道友,你修为低下,原本,我不该带你过去。但你造化之力惊人,或许便会是我们的转机。我想到一个办法,灵兽袋既然可装活物,那你自然也可以进入灵兽袋。”

  “什么?你让我到灵兽袋里面去?”钱福贵难以置信。

  “有什么问题么?”李墨疑惑,他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钱福贵怒道:“当然有问题了,你知不知道,灵兽袋是装妖兽的。”

  “妖兽怎么了?”一旁,孙金冰冷说道。

  钱福贵据理力争:“哼,反正我是绝对不会进入灵兽袋的!”

  “既然这样,那我们就走吧。想必,已经有许多人在等着了。”说着,李墨便带着孙金与钱福贵离开。

  李墨神识看过。

  整个丹岐宗,往来弟子皆是兴高采烈,黄门殿、内门弟子洞府,三三两两的修士,翘首以盼。

  栖霞山五十年,不曾有过结丹修士。

  如今,竟然出现在丹岐宗,这让丹岐宗的每个人,都与有荣焉。

  丹岐宗山道之上,红毯铺地,一路延伸到议事大殿,半空中,赤红明珠光芒四射,仙鹤呦鸣,彩带齐飞,溪涧划出道道彩虹,地下火脉萦绕,气雾缭绕,如同仙境。

  只是,看着这美景,李墨心中一凛。

  在这美景之下,演武台被连成一片,成为一块足有千丈方圆的悬空陆地。丹岐宗护宗大阵,已然全面开启,这不像是迎宾,更像是迎敌。

  除此之外,所有筑基以下修士,都安排在黄门殿前,被阵法严密保护着。

  丹岐宗,做足了准备。

  李墨深吸口气,缓缓向着议事大殿的位置走去,那里,就是今日结丹大典的所在。

  一路上,道道灵光飞过,赫然是一个个的筑基修士,有人已然是面色凝重。

  决定三宗命运的时刻,即将来临!

  到了议事大殿前,此地已有多个筑基长老到场,李墨到来,自然也引得众人瞩目。

  昨日在议事大殿内的举动,也让他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而且,李墨是丹岐宗少有的,筑基后期长老,更不要说,他掌控了钱福贵,有可战结丹的灵宠。

  若没有意外,以后栖霞山,定然有此人一席之地。一些长老,已经对着李墨点头微笑。

  三年苦修无人识,一朝筑基天下知。

  李墨粗略一看,场中竟有四十多位筑基长老,这着实有些骇人。要知道,这可已经是损失了九位筑基长老之后,丹岐宗剩余长老。

  丹岐宗虽说没元婴修士,但这实力,可见一斑。

  此刻,议事大殿高台耸立,红毯着地,表面的鲜花着锦,掩盖不了暗地里的峥嵘。

  李墨闭目凝神,身旁,钱福贵咽了口唾沫,这场景,着实有些骇人。

  铛!铛!铛!

  三声钟响,丹岐宗筑基长老,面色肃穆。

  一阵轻咳,一个驼背老妪落在高台之上,在她身后,面白无须的赵元胡,神色凝重。

  顾秋柔、赵元胡!

  一开始,就直接出来了么。

  赵元胡看了顾秋柔一眼,走到台前,他扫视四周,见到筑基长老都已经到了。

  他神色略有和缓,说道:“想必大家都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我就不多说了。现在,请丹阳长老入场!”

  一声剑鸣之声,项丹阳背负双手,浑身清爽。在他身旁,鹤发童颜的齐景周,笑呵呵地看着这一切。

  上万修士,目光凝于一处。

  筑基小辈,分立左右。

  结丹出面,为项丹阳贺。

  三宗齐聚,栖霞山共喜。

  这一切,只因为项丹阳,突破结丹。

  而项丹阳,是他的弟子。

  一门双结丹,项丹阳的荣耀,也是属于他齐景周的荣耀。

  不过,在这样的盛世之下,齐景周心里也有些疙瘩。

  他瞥了一眼筑基长老中,那个牵着金鳞妖猴的青年。丹阳的徒弟?就是此人,污蔑丹阳么?齐景周目光冰冷。一个筑基修士,哪怕筑基后期,又能怎样?

  至于锋月谷会在结丹大典上动手一事……

  齐景周知道,但他并未惊慌。

  他对顾秋柔有充足信心,外人不知,齐景周知道顾秋柔有多强。当然,这是齐景周不知道锋月谷王越已经突破元婴,否则,他定然不会有这样的信心。

  享受完众人瞩目的眼神,项丹阳与齐景周二人,缓缓落在驼背老妪身旁。

  接下来,可还有正事要做。

  “拜见大长老。”项丹阳拱手道。

  顾秋柔哪怕心中怀疑,面上依旧不动声色。

  她和蔼笑了笑,说道:“好,好,过了今日,丹阳便是我丹岐宗长老,以后,就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

  顿了顿,顾秋柔看向齐景周:“景周,待会儿你照看着丹阳,不要让丹阳出了意外,明白么?”

  “景周明白,不过,曹化玄那厮呢?不会是见我有个好徒弟,不敢过来了吧?”齐景周躬身应是,只是四处打量,却似乎有些疑惑。

  顾秋柔面色不改,说道:“化玄被我派遣去做其他事了。”

  暗中,顾秋柔传音赵元胡,道:“待会儿,你注意一下项丹阳。我看,齐景周对项丹阳完全没有防备之心,我们的话,恐怕都未曾听进去。”

  赵元胡目光闪动,也传音道:“元胡明白,只是,齐景周似乎并不知晓曹化玄失踪一事,难道他并不是项丹阳幕后之人么?此外,祖奶奶你一人对抗锋月谷结丹修士,真的可以么?”

  “李墨、项丹阳、齐景周、曹化玄,不管谁是老鼠,今天,也都会跳出来了。此外,锋月谷王越突破后,只剩下孟云昌一个结丹修士,哪怕加上兽灵宗,也不过三个结丹,我顾秋柔又有何惧。

  今日,不是锋月谷攻伐我丹岐宗之日,而是我丹岐宗,肃清栖霞山之时。”一道神魂波动传到赵元胡耳中,在场无人察觉。

  若是被人知晓,顾秋柔竟然想以一敌三,定会骇然。

  只是赵元胡目光闪动,并不意外。

  三百年前,王越也是顾秋柔手下败将!

  猛然,顾秋柔拐杖一顿,她看着前方渺渺虚空,猛然喝道。

  “锋月谷道友,既然来了,便请下来一叙吧!”

  说着,整个护宗大阵,猛然一颤。

  一道滔天的金色光芒,宛如天空中多了一道彩带一般,从遥远天际,向着苍炎峰延伸而来。

  嗖!

  强劲风压,哪怕隔着护宗大阵,也让众人感觉到寒风刺骨。丹岐宗后山,连绵树海,仿佛被飓风吹过一般,无数树叶簌簌落下。

  随着风压消散,众人望去。

  一个鹰钩鼻老者,一袭黑袍,眉目阴鸷,他脚下悬空,目光森然地俯视着丹岐宗。

  丹岐宗护宗大阵,道道鱼鳞般的光芒,蓦然升起。整个丹岐宗如同一个倒扣的碗一般,无懈可击。

  老者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一切,面无表情。

  老者身后,有一剑一蛇。

  剑是月白长剑,剑意清冷孤寂。它身化剑域,长约数丈。长剑之上,孟云昌剑眉含煞,冷冷地看着丹岐宗众人。

  在他身后,二十多位筑基修士,皆在月白长剑之上。

  锋月谷镇宗之宝,玄月,上品灵器。

  蛇是黑鳞蛮蛇,水桶粗细的腰身,在空中扭动翻滚,赤红蛇信吞吐,琥珀色的竖瞳中,满是凶光,似要择人而噬。

  蛇身之上,兽灵宗吕颂和一个高瘦老者,联袂而立。

  在他们身后,十多个筑基修士,目光森然,带着浓重蛮荒煞气。

  场中一片寂静,气息压抑,唯有煞气涌动。

  鹰钩鼻老者背负双手,气息森然。

  “今日来此,覆灭丹岐宗,一统栖霞山!”

  顾秋柔目光一冷,她的身上,蓦然多出了两股气息。

  “王越,多年未见,你的口气,还是这么大。”

  说着,顾秋柔一步一步,踏空而行,她步履缓慢,但众人见了,却满是震惊。

  她杵着拐杖,仿佛走在阶梯之上,脚下空无一物,竟然生生地走到了王越正对面。

  脚下空无一物?

  唯有元婴,可踏空而行。

  不论如何,气势不能输。顾秋柔手上,拐杖光芒一闪。

  顾秋柔看向兽灵宗所属,笑道:“看来,兽灵宗做了一个愚蠢的选择。”

  吕颂左眼蜈蚣状的疤痕,微微一抖,他拱手道:“顾前辈勿怪,锋月谷与丹岐宗我们都惹不起,既然这样,兽灵宗不如做一个收益更高的选择。毕竟,栖霞山三宗,丹岐宗是出了名的富裕。”

  顾秋柔不置可否,王越则是一脸漠然。

  他左右看了看,漠然道:“不用做口舌之争了,让长孙道友出来吧!如果他不在,今天丹岐宗,必灭。”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他在,锋月谷与兽灵宗,该如何自处呢?”顾秋柔手中的拐杖,瞬息化作昏黄之色,一道黄龙之灵,蓦然出现。

  王越看着顾秋柔,缓缓摇了摇头,说道:“顾秋柔,你知道为何我敢笃定你不可能突破到元婴么?因为你的心,一直都只在小小的栖霞山,你自困栖霞山,格局太小。”

  顾秋柔身上,蓦然现出一道亭亭玉立的俏丽女子虚影,她目光含煞,一道清脆之声蓦然响起。

  “突不突破不要紧,最重要的是,今日我丹岐宗,会让栖霞山归一。”

  “归一?哪怕你再强,也不可能的。”王越冷笑道,“让长孙道友出来吧,靠你?不够!”

  顾秋柔轻咳一声,笑道:“何须劳烦长孙前辈,你若有能耐,先破了这阵法再说吧。也让我开开眼,看看元婴修士,究竟有何威能。”

  说话间,整个丹岐宗,护宗大阵之上,蓦然生出变化,原本无形的灵力护罩,骤然多了四道虚影。

  丹岐宗后山,一条青龙虚影,在阵法之上游走。

  岐黄丹府,随着地下火脉气势升腾,朱雀虚影带着焚天热浪,骤然出现。

  而在丹岐宗靠近溪涧的云海之上,玄武虚影,双目微瞌。

  驼背老妪顾秋柔所在之地,一道白虎虚影,对着丹岐宗外的锋月谷、兽灵宗修士,就是一吼。

  一股滔天煞气,让众人心神难安。

  锋月谷王越眼见此阵,目光,却没有丝毫变化。

  他破不了,但,有人能破。

  锋月谷孟云昌冷笑一声,说道:“破此阵,何须劳烦师叔,郝长老,麻烦了。”

  在他身旁,一个身穿黑衫,头戴兜帽的修士,蓦然掀开兜帽。一个气质儒雅的中年男子,蓦然出现。

  “锋月谷客卿长老郝九里,见过大长老。”

  “是你!”顾秋柔眉头微皱,“我自问待你不薄,丹岐宗阵法,上上下下,均是你一手设立。这护山大阵四象守天阵,你更是耗尽心力,为何如此?”

  郝九里笑道:“丹岐宗的恩惠,九里铭记在心,不过,我一直是锋月谷的客卿长老。”

  “既然这样,那就去死吧!”顾秋柔不再说话,身上煞气,更是浓厚。

  她目光中,杀意一闪。她有心斩杀对方,只是在王越面前,恐怕没有机会。

  兽灵宗的选择,还在她预料之中,毕竟相比锋月谷的王越,丹岐宗的后手,也丝毫不差。

  但是郝九里的出现,让顾秋柔心中有了不安。丹岐宗大大小小的阵法,演武台、护宗大阵、灵府大阵……不是郝九里布置,就是他在前人的基础上,不断维护。

  此人,竟是锋月谷的客卿长老?

  顾秋柔看着锋月谷中另外几个头戴兜帽的修士,眼含杀意。

  既然这样,那就杀光锋月谷和兽灵宗的结丹修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