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五章 四宗来人

捏仙 冷皓东 4432 2019.08.01 18:00

  天际渺渺。

  栖霞山边,距离丹霞坊市不过半里路程。

  路边,多了一处占地百丈的灵府。

  灵府之中,蜿蜒的小桥流水将灵府分为四个区域。仔细看去,流水之中还有灵鱼游走。假山之上,更有一些几十年份的灵草装饰。

  灵府内,亭台楼阁雕梁画栋,美轮美奂。

  每个楼阁中,更有灵石、丹药、灵果,不一而足。

  一旁,赵元胡、孟云昌、吕颂三人面色肃然。

  按照约定。

  今日,就是四宗到来的日子。

  尽管端云城的消息还没有传到这里,栖霞山三宗,依旧表现出自己对于这次联合的重视。

  在他们身后,方尘远、孟凌志、竺厚这些凝气天骄,赫然在列。

  再之后,则是三宗的筑基修士。

  既是欢迎,也是显示实力。

  ……

  方尘远微不可查地瞥了一旁的孟凌志一眼。

  三宗大比上,自己算是大败。

  虽说自己没有使用小岐黄丹,但对方的剑魄玉符,也明显是威力惊人。

  不过,方尘远早有预期,被打败也不如何气馁。

  比起这个……

  项明今天的情绪似乎有些不对。

  而且,青空怎么未曾到来?难道出了什么事情么?

  方尘远脸上不掩担忧。

  他仔细想了想,自从三宗大比后,就再也未曾见过对方,这到底是为什么。

  在筑基修士队列中,劳横也是目露精光。

  凝气修士不知。

  他可是知晓,这几天的时间里,丹岐宗可不太平静。

  项明被徐青空击败,看来现在都还没有回过神来。

  筑基长老石崇虎陨落,连尸体都找不到,连是谁杀得都不知道。

  自己给李墨下套,让他欠下宝气楼二十万灵石,项丹阳竟然一言不发的就给了。

  除此之外,宗内的许多筑基长老,也颇为诡谲。

  一如孙钰、一如汪家老祖……

  细细想来,这一切,都是从徐青空下山开始……

  劳横掏出自己的宝贝酒葫,给自己灌了口酒。

  项丹阳没来,那小子也没来,孙钰竟然也没来。

  劳横这一次不觉得有意思了,他觉得这个局面,他有些看不懂了。

  他远远地看过项丹阳的灵府,云雾遮绕,说明项丹阳正在闭关,莫非李墨和孙钰在项丹阳灵府?

  劳横哑然失笑,怎么可能。

  徐青空想必还在宗外撒欢呢,至于孙钰,谁不知道项丹阳性格古怪,二十年不曾交好三宗筑基修士,人缘极差。

  不过,宝气楼的试探,也是看到了成效。

  项丹阳果然对李墨宝贝至极,这种宝贝,甚至超越了师傅对待徒弟的程度。

  “徐青空的存在,关系到项丹阳的结丹!”

  丹岐宗后山山坳中,那个神秘人的话语,一直在劳横耳边盘旋。

  这么多日,对徐青空的关注,帮徐青空离宗,宝气楼试探……

  不就是为了知道,项丹阳是什么想法么?

  劳横眼中冷意闪动,他可不会忘记,二十多年前,项丹阳盖压三宗的画面。

  别看项丹阳这二十年蛰伏,一副阴沉怪戾的模样。

  以赵元胡为首的丹岐宗修士,可从未掉以轻心。

  时间,就在众人这样的思索中,缓缓过去。

  四宗修士并没有让栖霞山三宗久等。

  一艘乌黑楼船,通体长达五丈。楼船之上,漆黑船帆迎风招展,显得阴气十足。

  而在楼船甲板上,竟不只六道人影。

  栖霞山三宗修士看去,人影绰绰,阴气森森。

  阳光都似乎带了些阴影。

  一些胆小的,已经脸色发白。

  玄阴鬼船!

  孟云昌冷哼一声,一道剑意勃发,天地为之一清。

  他朗声喝到:“不知是玄鬼宗的哪位道友?莫不是九婴道友?”

  九婴童子,灵鬼宗宗主,结丹修士。

  “宗主另有要事处理,此次是我前来。”

  一个枯瘦有如干尸的人影现身。

  在他身后,五个灵鬼宗修士,有老有少。

  孟云昌笑道:“原来是灵骷道友,实在是有失远迎,不如下船一叙如何,我等早已备好灵果。”

  灵骷一张僵尸脸,木然说道:“不必,我还是等其他宗门的道友来了再说吧。”

  说着,灵骷操控鬼船落地。

  灵鬼宗的六人,就在法宝内也不下来。

  这时对我们有提防之意啊,魔道修士,果然警惕性十足。

  方尘远心中暗想,突然听到一个温和的声音。

  “玄阴鬼船,下品灵器,乃是灵鬼宗的镇宗法宝,没想到九婴童子竟然舍得。不过,灵鬼宗竟然派结丹修士带队,更将宗内灵器带来,尘远不妨思考一下,这是为何?”

  方尘远心神一震。

  抬头看去,赫然是赵元胡的声音。

  赵元胡只是简单解释一句,但落在有心人的眼里,则各有不同。

  孟凌志眼神淡漠,但心底,已经是杀意弥漫。

  竺厚眼中不可避免的,有一丝羡慕。

  而丹岐宗众人,凡是亲近方尘远的,如费仲年、燕重山等人,神色振奋。

  而曾经因为方尘远出身,对方尘远有所看低的家族修士,则眉头微皱。

  赵元胡的话语,释放出一个信号。

  方尘远,将会是下一任宗主的候选人!

  方尘远心思机敏,也是瞬间明悟,恭敬地拱手。

  “多谢宗主!”

  赵元胡淡淡的点了点头,没再说话。

  劳横告知他的事情,他表面不动声色,但却一直放在心里。

  无论是项丹阳师徒的诡谲表现,还是宗内筑基修士的异常,都让赵元胡嗅到了风雨欲来之势。

  这些年,忙于宗内事物,始终没机会突破结丹,看来等三宗试炼结束后,还是要想办法突破结丹才是。

  那小辈,徐青空!

  听说方尘远与其交好,不妨一探。

  随着灵鬼宗的到来,过没多久。

  一道黑沉的弯月飞轮,散发着浓浓煞气,似要斩破虚空一般。

  咻咻声响中,迅速来到了赵元胡等人前方。

  来人,煞魔宗!

  飞轮缓缓下降,六个身材魁梧的人,走下飞轮。

  在栖霞山众人眼中,只见飞轮迅速缩小。

  旋转中,落到当前一个浓眉大眼修士储物袋中。

  煞魔宗最前方,是一浓眉大眼修士,下身黑色玄裤,上身只穿了一个大褂,露出手臂上结实的肌肉。

  他浑身带着浓浓的煞气,走到栖霞山众人面前。

  在他身后,五个看起来更年轻的修士身上,也满是煞气。

  是他!

  赵元胡目光一闪,此人名叫邵雄,煞魔宗的魔煞锻体诀,据说被他练到极为高深的境界。

  肉身之力,可扛结丹攻击。

  而那乌黑转轮,就是他的成名法宝,不知收割了多少修士的性命。

  赵元胡走上前去,拱手道:“原来是邵雄道友,有失远迎!”

  邵雄脸色稍缓,拱了拱手。

  赵元胡没在意,煞魔宗就是这性子,他说道:“我们已经备好灵府,邵道友可以前去休憩一番。”

  邵雄看了一旁灵鬼宗的玄阴鬼船,摇了摇头,走到一旁。

  赵元胡没再劝说。

  就在场中气氛有些沉闷之际,远远地,一阵奔跑的声音响起。

  哐哧、哐哧!

  栖霞山三宗,眼尖的已经看到了。

  在大地的尽头,四个巨大的人影抬着一个小阁楼,疯狂的奔跑着。

  只见这些巨人身高五丈,通体木石铸成,身上刻满阵纹,双目没有灵动之色,赫然只是傀儡。他们身材魁梧,双腿健步如飞,一步就跨越数丈远。

  而肩上的阁楼,却没有任何震动。

  搬山甲士!

  乃是端云城炼器宗师制作的傀儡,看这样子,每个都有筑基后期修为。

  搬山甲士之上,在靠近栖霞山众人时,只听得空中传来一阵空灵悠远的笛声,竟然压制住了搬山甲士奔跑的声音。

  一个悦耳动听的曼妙女声传来:“羽仙阁柳妙萱前来拜访,稍有耽搁,还请栖霞山的道友见谅。”

  单听声音,便给人一种魅惑之感。

  等搬山甲士停步,羽仙阁众人走出时。

  栖霞山三宗修士,更是振奋。

  当先结丹女修身穿云锦宫装,体态慵懒,身姿丰腴。

  而她身后,羽仙阁的女修,个个都靓丽无比。

  一双双好奇地眼神,看向栖霞山三宗修士。

  凝气天骄弟子,已经是振奋无比,一些筑基期修士,都面带微笑地回应。

  羽仙阁!

  皆是女修,身姿姣好。

  特别是羽仙阁的结丹修士,栖霞山不少凝气天骄,面红耳赤,也忍不住偷偷看对方一眼。

  竟然是她!

  来人竟然是羽仙阁的阁主,着实让三宗吃惊。

  赵元胡眉头一皱。

  至今来的三宗,不是结丹修士,就是拥有结丹修士战力。

  虽然这代表重视!

  但,对于秘境试炼的凝气天骄来说,不是好消息。

  柳妙萱笑道:“好多人呢,难为栖霞山的道友们久等了。”

  赵元胡说道:“阁主亲来,等多久都值得。”

  柳妙萱捂嘴轻笑:“还是赵宗主会说话,若不是羽仙阁少不了人照料,知画都想过来玩一玩呢。”

  赵元胡虽是筑基,但柳妙萱却没有丝毫轻视。

  有结丹战力和击杀结丹,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岐黄丹!

  让丹岐宗的筑基修士,以筑基之力,击杀结丹修士。

  这并不是炫耀,而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

  方圆万里的修士宗门,早有耳闻。

  赵元胡心底舒服,笑道:“哪里的话,今日我们七宗联合,自然是同气连枝,阁主想何时来栖霞山,都可以过来。”

  只是,赵元胡眼底,一片清明。

  羽仙阁,音律之术和幻术,颇为玄妙,修士更是全是女子。

  但让赵元胡忌惮的是,羽仙阁对魅术也多有了解。

  不少宗门天骄,乃至筑基长老,为羽仙阁弟子,争风吃醋。

  随着羽仙阁女修到来,几宗气氛也变得活跃。

  蓦然,柳妙萱说道:“哎呀,你瞧我这记性。

  你们还不去和栖霞山的师兄师姐们好好熟络一下,进了秘境,可就全靠他们了。”

  “是!”

  一阵吐气如兰的声音,羽仙阁女修轻笑间,向着三宗凝气天骄走去。

  三宗宗主和筑基修士,也都没有阻挠。

  柳妙萱笑道:“诸位道友不会怪妙萱喧宾夺主吧。”

  “怎么会呢,大家都是年轻人,本就该好好交流一下。”

  赵元胡呵呵一笑。

  这何尝不是对三宗天骄的磨练呢。

  羽仙阁修士,长袖善舞,果然名不虚传。

  玄阳宗没让众人等久,羽仙阁到场不过盏茶功夫。

  一团缥缈云朵之上,玄阳宗修士也来到了这里。

  自然,凝气弟子中,领头那个清冷中带着柔弱的女修,再次让人侧目。

  “明玉拜见诸位前辈!”

  明玉手持拂尘,心底震动。

  到底怎么回事,来得都是各宗的结丹战力!

  明玉歉然道:“原本该明苍师兄前来,只是宗内事情繁多,故而,掌门师兄和明苍师兄,都没办法前来。”

  “无妨无妨,明玉道友到来,也是一样。”

  赵元胡呵呵笑道。

  明心、明苍、明玉。

  乃是玄阳宗仅存的三个明字辈修士,明玉虽然修为不够,但玄阳宗最注重辈分,明玉在宗内的话语权,至少排名前五。

  这还是算上玄阳宗隐藏战力的情况。

  所以,众人哪会怠慢。

  赵元胡更是笑道:“尘远,我们有要事要谈,你带玄阳宗的小友去丹霞坊市逛逛。”

  相比其他三宗,玄阳宗可说是名门正宗了。

  被羽仙阁的女修弄得头大的方尘远,闻言大喜。

  明玉想了想,笑道:“那便多谢赵宗主的好意了。”

  方尘远走到前方,看到来人,饶是见多识广的方尘远,也不由得暗赞一声。

  真是一个佳人。

  此人白衣胜雪,明眸皓齿,肌肤白皙。

  气质中,清冷中更带着柔弱。

  “在下陈清雪,见过栖霞山的道友。”

  陈清雪看着面前的俊朗公子哥,心底震惊。

  她感知敏锐,眼前之人身上,带着浓郁的生命力,让她感到无力。

  这种无力感,在凝气修士中,她之前只在同宗的莫知然身上感应到。

  但在栖霞山,有两个让她感受到这种压力,还有两人,让她感到危险。

  一个是眼前之人!

  一个是面容冷峻的剑眉青年,此人身上锋锐的剑意,让陈清雪不敢多看。

  而另外一边,一个面容憨厚的魁梧大汉和一个紫衫绝美女子。

  他们的危险来源都不是本身修为,兽灵宗么?

  陈清雪若有所思。

  一切说来繁复,不过转念。

  方尘远拱手道:“在下丹岐宗方尘远,玄阳宗的诸位,不如跟我一起去坊市转转如何?”

  方尘远面容俊朗,温和的模样更让人心生好感。

  “哇,我好久没去坊市了。”

  “听说丹霞坊市是方圆万里最大的坊市了。”

  “彩云衣,我想买这件衣服好久了。”

  “师姐……”

  ……

  感受到身后的目光,陈清雪无奈一笑。

  也罢,今天先让他们放松一下吧。

  方尘远看了陈清雪身后修士一眼,两男两女,除了一个女子凝气十层外,另外几人都是凝气十一层,只是看起来心思单纯,没有什么手段。

  心思单纯!

  方尘远脸上的笑容更加和煦了。

  “方师兄,今天前来的,就是栖霞山参与秘境试炼的道友么?”

  陈清雪状若无意的问着。

  方尘远想起一个表情淡漠的青年。

  “不瞒陈师妹,我丹岐宗还有一位天骄,名叫徐青空……”

  方尘远边走边说着,而被他们谈论的徐青空……

  或者说李墨。

  孙钰灵府内,他双眸紧闭。

  识海内,项丹阳限制修为的禁制。

  咔嚓!

  一声轻响,崩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