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五章 修士下山

捏仙 冷皓东 4275 2019.07.27 18:00

  “从来没想过,苍炎峰四季如春,外界风雨交加。有护宗大阵,竟然会形成如此奇妙的景象……”

  一线之隔。

  苍炎峰外,风雨交加,雷电轰鸣。

  苍炎峰内,温暖如春,树木葱茏。

  李墨看着护宗大阵外绵延的雨幕,目露奇异之色。

  “至今,一切都在我的计划之内!项丹阳闭关,项明一战后,劳横将会成为我出宗的助力。

  有之前的高调行事,我在丹岐宗内,也不算无名之人。

  他们就算要对付我,行事也会有所忌惮。

  如今,我就要离宗了。

  孟前辈……你还不苏醒么?”

  苍炎峰山道上,一袭杏黄色衣衫的李墨,喃喃自语。

  李墨轻叹,眼中露出担忧之色。

  孟道至今未曾回应,这让李墨有些忐忑。

  为今之计,只有尽快离宗了。

  李墨继续往山门走着。

  突然,他顿住脚步。

  迎面而来的,是两个青衫弟子。

  左侧的青衫弟子略一拱手,说道:“徐师弟,前些日子看到你与方师兄一战,感觉你颇为不凡。我等三人,坐而论道一番如何?”

  “不必了……镇狱。”

  右侧青衫弟子本有些不耐烦,在李墨说“不必”时,他正要发火。

  瞬息,一股强大的威压,便降临在他身上。

  砰!砰!

  镇狱之下,两个青衫弟子,连话都不能说,就被李墨镇压,瘫倒在地。

  怎么可能!

  这么强!!!

  感应着李墨的修为,两个青衫弟子眼中,均露出惊骇之色。

  “胡闹!”

  就在李墨镇压二人时,突然,一个怒气冲冲的声音响了起来。

  来人,一个矮胖修士。

  蓝杉!

  丹岐宗筑基长老。

  终于忍不住跳出来了么?

  李墨心中了然,二话不说。

  一拍储物袋,一道传音符宛如游鱼,向着黄门殿方向而去。

  “小辈,你给谁发了传音符?”

  矮胖修士惊怒交加,大吼出声。

  看到师尊这般反应,地上两个核心弟子疑惑不解,不是说让我们互相切磋一下么?

  师父怎么在一旁?

  一道传音符而已,为什么这么害怕?

  李墨淡淡道:“劳横师叔!”

  矮胖修士猛一跺脚,狠话都不说,提着两个核心弟子,转瞬间离去。

  “胆小如鼠!”

  李墨继续走着,不一会儿,一道传音符回到手中。

  他自然不可以主动寻劳横,否则一切就穿帮了。

  但他在山道上走得如此缓慢,消息定然传到劳横耳中。

  同时,李墨心底振奋。

  他猜得没错,项丹阳的手下,果然都不敢露面。

  不得不说,项丹阳隐藏的十分巧妙。

  性情古怪的筑基长老,自然是独来独往。

  任谁都不会想到,项丹阳竟然有手下,而且早已是网罗密布。

  李墨在一个很偶然的时机,发现了这些监视着他的筑基长老。

  三年来,洞府外的窥探,从未瞒过李墨的神识。

  只是,在没有自保能力之前,李墨一直隐忍不发。

  直到此时,终于是正面交锋。

  项丹阳韬光养晦,隐藏二十年。

  若是让赵元胡、劳横等人知晓这些筑基长老的存在,他们还有活路么?

  故而,在听闻李墨给劳横传音时,就像老鼠见了猫一般,矮胖修士哪里还敢停留。

  很流氓的方法。

  但项丹阳手下的筑基长老,一时间竟然没能想到解决方法。

  李墨仿佛是欣赏风景一般,在山道上缓缓行走着。

  不一会儿,丹岐宗山门便遥遥在望。

  “拜见徐师兄。”

  异口同声,两个守山弟子同时抱拳。

  他们看向李墨的眼神,满是敬畏。

  谁人不知,徐青空是丹岐宗新的天骄弟子!

  前有可与方尘远一战的凝气十层修为。

  后有丹阳长老,这个老牌筑基长老。

  更不要说,他还与方尘远大师兄交好。

  这一切的一切,都表明“徐青空”,已然成为丹岐宗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

  李墨一时间有些恍惚。

  三年前,他无权无势,来到丹岐宗山门,是为上山。

  三年后,他成为天骄,来到丹岐宗山门,只为离宗。

  李墨点了点头,淡漠道:“打开山门!”

  “是!”

  守山弟子躬身应道。

  他们退到两边,随着二人退后,笼罩丹岐宗的大阵,缓缓打开。

  李墨心底有些激动。

  三年了!

  今日,终于可以下山了么?

  李墨紧抿嘴唇,向着丹岐宗外行去。

  他就要,逃出丹岐宗了。

  “等一等!”

  正在这时,一个身穿蓝衫的中年修士,飞速地向着丹岐宗山门而来。

  他人还在半空中,喝令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李墨眉头一皱,不管不顾,索性当做没有听到,就想直接下山。

  “我叫你,你没听到么?”

  一道蓝光闪过,一个儒雅中年修士,正好拦住李墨去路。

  “拜见孙长老!”

  两旁,守山弟子恭敬的声音响起。

  李墨站在高处,毫无诚意的拱了拱手,说道:“在下奉劳横师叔之命,下山有紧急事情,故而未曾听到师叔的声音,还请海涵。”

  “噢?劳横有命令给你?我记得,徐师侄的师尊,不是丹阳师兄么?”

  中年修士讶异地声音传来,他揶揄道:“劳横给的是什么任务,不如师侄和我说一下,我另派他人前往。

  当然,任务所得,还是归徐师侄如何?”

  李墨心中一沉,看向了中年修士。

  项丹阳的势力,竟如此可怖么。

  来人,孙钰,丹岐宗藏经楼长老,筑基中期修士。

  此人之前从未监视过李墨,但这一刻前来阻挠自己离宗。

  除了他早就投靠项丹阳之外,李墨想不出其他原因。

  在丹岐宗,筑基中期修士,已经是宗内的中流砥柱了,总共也没有多少,项丹阳竟然可以影响筑基中期修士?

  这背后的含义,让人不寒而栗。

  “不必了!”

  李墨淡漠说道:“劳横师叔指明让我去执行,这也是师尊的意思。”

  “噢,这样子啊。”中年修士恍然大悟,顿了顿,语气却有些森然,“可是,丹阳师兄正在闭关呀!”

  “闭关之前!不信……孙钰师叔可以去问劳横师叔。”

  “师侄是在开玩笑么?”

  孙钰脸色如常,笑着说道。

  这一刻,李墨也笑了起来,说道:“师叔,我从不开玩笑。”

  然而在李墨心中松了口气:眼前这孙钰,只知他被项丹阳限制行动,并不知道其他内幕。否则,他就是直接传音给项丹阳了。

  “这样么,可是丹阳师兄闭关前,曾告知我,让我守着你,不让你离宗啊。”

  孙钰点了点头,颇为认真地看着李墨。

  对方就这样明目张胆的说出来……

  李墨脸色大变,目光猛然看向两旁的守山弟子。

  一道流光宛如闪电般闪过,袭向两旁已经感觉到不安的守山弟子,李墨的幽明竹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着那道流光击去。

  叮!

  一声金铁交击的碰撞声响起,幽明竹剑回到李墨身边。

  然而,两边守山弟子已经倒在血泊中,眼睛都来不及闭上,眼中满是难以置信。

  “你杀了他们!”

  李墨的声音有一丝愤怒。

  饶是已经做了所有准备,但依旧出乎李墨预料。

  劳横还没到来,项丹阳手下,竟然如此之强。

  这孙钰笑里藏刀,视人命如草芥,心思毒辣至极。

  孙钰冷冷地看了李墨一眼,对自己的震慑感到满意。

  他摇了摇头,微笑道:“徐师侄说错了,是你杀了他们。”

  李墨冷冷的看着孙钰,在他心中,警惕已经提高到最大限度。

  咬人的狗,通常是不会叫的。

  “要不是师侄执意离宗,怎么会让我口不择言,说出丹阳师兄交代的事情呢?

  不过……

  没想到贤侄竟然能抵御我的飞剑,我总算明白,丹阳师兄为何如此青睐你了,不错,不错。”

  孙钰微笑的看着李墨,只是两旁倒在血泊中的尸体,让这番话充满了森冷气息。

  “劳横就要到了,杀了他们,你怎么跟丹岐宗交差?”李墨神色不变,以他的心智,自然不会被这三言两语蛊惑。

  “两个杂役而已,以下犯上,杀了便杀了,需要与谁交差么?”

  孙钰瞥了李墨一眼,随手一挥,两朵火花便落在两具尸体上。

  嘭!

  瞬间,宛如烈火遇上了焦油一般。

  两个守山弟子瞬间便被大火包裹。

  不过数息,原地便只剩下两堆残灰,微风吹过,两个守山弟子再也没有丝毫存在的痕迹。

  烈焰诀。

  李墨也有修炼过,只是却没有达到这种程度,无法在数息内将两个人烧成灰烬。

  不过李墨现在显然没有想这些,他看着面前依旧温和的孙钰,遍体生寒。

  一言不合便杀人灭口,毁尸灭迹。

  李墨一拍储物袋,数道传音符便向着丹岐宗山上飞去。

  而他身旁,幽明竹剑疯狂的转动,发出“啾”“啾”的剑鸣声。

  “何必呢?”

  孙钰摇了摇头,随手一招,李墨的传音符就在空中,无风自燃,化为灰烬。

  筑基中期修士,果然与筑基初期,不可同日而语。

  孙钰看向李墨,笑道:“这段时日,贤侄就多休息如何,若想离宗,等你师尊闭关出来,再说吧。”

  李墨自然不会被吓住,他淡漠道:“若我执意出宗呢?”

  敬酒不吃吃罚酒!

  孙钰脸上怒气一闪而逝,说道:“师侄还是不要有下山的念头为好。

  不然,孙某可不能保证,阻拦时,会不会一个不小心,将师侄的手呀、脚呀不小心打断。

  这段时间,师侄可以欣赏一下苍炎峰的美景,说不定也对修炼有所裨益。”

  孙钰的面孔,显得阴寒至极。

  宛如一条毒蛇隐藏在李墨背后,肆无忌惮的张开自己的毒牙。

  不知内情,对李墨下手也就会肆无忌惮!

  正面对上筑基中期修士?

  李墨目光中闪过疯狂。

  今天,他是一定要离宗的。

  谁都不可以拦他!

  突然,李墨心中一动,说道:“我很好奇,孙长老待会是否也会如此肯定。”

  孙钰正欲侃侃而谈,突觉不妙,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徐小子,怎么还没出宗呢?咦,孙钰长老也在么?”

  远远地,劳横驾着飞剑,便也到了山门处。

  劳横觉得眼前这一幕,很有意思。

  项丹阳的弟子,这么早就想要离宗。

  一个筑基中期的长老,拦在他前面。

  劳横意味深长地看着孙钰。

  孙钰脸色微变,突然看向李墨,眼中杀意与警告之意,极为明显。

  李墨拱了躬身子,对着劳横道:“偶遇了孙钰长老,和我交流了一些丹岐宗的规矩。”

  孙钰挤出了一丝微笑,勉强点了点头。

  劳横点了点头,说道:“哈哈哈,无规矩不成方圆,我们丹岐宗,确实需要大家懂些规矩。”

  孙钰脸上笑容一僵,哪还听不出劳横话语中的意味深长。

  李墨笑道:“正该如此,打扰孙钰长老许久,相比孙钰长老也有要事要去处理吧。”

  孙钰朗声笑到:“哈哈哈,是啊,是啊,藏经楼还有许多事情,需要我去处理。”

  “诶,急什么!好久没和孙钰长老交流一二了,咱们好好聊聊天。”

  劳横一把勾住孙钰肩膀,浓重的酒臭味袭来,让孙钰脸色涨红。

  孙钰连忙拒绝:“还是不……”

  “孙钰长老可不要拒绝噢,这件事,宗主很重视!”

  劳横笑盈盈地说着。

  透露出的消息,却让孙钰心底发寒。

  李墨微一拱手,恭敬道:“既如此,青空便不打扰二位长老了。告辞。”

  说着,李墨缓步离开,眼神中带着一丝恰到好处的兴奋。

  劳横拍了拍李墨肩膀,含笑点头:“去吧,我现在都很好奇,项老头为什么对你这般好。”

  李墨没有应声,拱了拱手,缓缓向下行去。

  劳横看着李墨的背影,脸色转冷。

  他灌了口酒,笑道:“孙长老,咱们走吧。也许……你可以和我说一下,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此处。”

  孙钰苦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多说。

  心里却在发狠……

  项丹阳这弟子,果然难缠至极。不过,你以为离宗就更好么?哼,竟然知道这么多,那就去死吧,哪怕是项丹阳的弟子,也该死!

  在孙钰看来,劳横的盘问他只要抵死不认,以他筑基中期的修为,也不会如何。

  但这徐青空态度不明,一定要死。

  项丹阳闭关前,虽说不能伤到徐青空,但此时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若让徐青空活着,将会成为他们这群人,最大的危机。

  孙钰不明白,项丹阳对李墨的态度,但他却意识到。

  李墨的存在,便是最大的变故。

  毕竟没有与筑基修士一战,李墨,至今不知道自己的战力。不过,还好……若是真的反抗,恐怕离宗希望,更加渺茫。

  微风吹过,冰凉的感觉从李墨后背蔓延到全身。

  不知不觉间,原来他后背已经汗湿。

  这刻,被冷风一吹,就感受到凉意。

  然而,李墨的心里,却满是热血沸腾。

  下山!

  离宗!

  近在咫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