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三章 控兽符之威

捏仙 冷皓东 4165 2019.08.15 18:00

  “撑过去?”

  李墨目光冰冷。

  若是抱着这样的想法,自己恐怕绝对没办法活着离开!

  血槐树妖,会放过自己?

  看着周围零零落落的血槐树,李墨沉默不语。

  李墨不知,在血槐树妖的心中。

  第一,逃离仙界碎片。仙界碎片即将崩溃,现在不逃,想逃都来不及了。

  第二,才是击杀李墨这个仇敌。

  并非不想对付李墨,实在是李墨大闹血槐林后,与青奎妖狈的合作,就费了不少功夫。

  等有消息,就已经过了数日。

  “他已经走出了那座阁楼,你可以开始了!”狼谷之中,一根新生的赤红色树须,看着青奎妖狈说道。

  说完后,血槐树妖自己崩断这赤红树须。

  他知道青奎妖狈不信任自己,怎会放任自己的触角,在这里生存呢。

  青奎妖狈脸上,露出一抹奸诈。

  “桀桀,让儿郎们带着那些筑基妖兽,去找这个人。二弟,你说这么样。”

  “好……好主意!”脚下,狼王说道。

  ……

  “李道友,我们不与其他修士汇合么?”钱福贵揉了揉自己的后脑勺,说道。

  李墨语气冰冷:“不去,我们去杀筑基妖兽!”

  “为何……我明白了!”钱福贵没有再问。

  这么多天,他明白李墨的习惯,自己就算问了,对方也未必会回答。

  李墨心底冷然。

  等?只有死路!

  血槐树妖不会停手,既然操控了妖兽暴乱,那定然是要血祭妖兽了。

  血祭之前,自己这个仇敌,他会不想借着妖兽暴乱,顺手解决掉?

  李墨眼中露出讥诮之色。

  若是不想,一路走来的血槐树,就不会这般密集了。

  此刻,李墨走在青蚨城中,一路上,已经击杀了数只凝气大圆满的妖兽了。

  但李墨知晓,这些只是开胃菜罢了。

  在后面,还有数只筑基妖兽存在。

  从孟凌志与方尘远的秘境玉简中,李墨得知,整个秘境有十数只筑基妖兽,去除已经被击杀的,以及血槐树妖、青奎妖狈和金鳞妖猴孙金,至少还有四五只筑基妖兽。

  若是落单,李墨自然不惧。

  但就怕……

  “吼!”

  猛然,从前方街道转角处,一直三四丈高的铁豪兽,双目赤红,嘴角留着涎水,面目狰狞地看着李墨。它一个踏步,周围本就破落不堪的房屋,便是一颤。

  望着这和山猪有些相似的妖兽,李墨不敢大意。

  一猪二熊三老虎!

  李家村中,便常常流传着这句话。

  特别是,这妖兽皮糙肉厚,力大无穷。

  李墨摆出防御姿态,他没有后退,因为在他身后,还有别的妖兽。

  沙沙!

  一阵树木在地上拖行的声音中,一株郁郁葱葱的松树就落在后面,松树之上,一株血色藤蔓,紧紧缠绕着三只青奎妖狼。

  在呲溜声响中,吸吮着青奎妖狼的血肉。

  不过数息,三只青奎妖狼便干瘪,而血色藤蔓,更是红的发亮。

  血鬼枯松,筑基初期!

  伴生血藤,也是筑基初期!

  它们,堵住了李墨的去路。

  这还不止!

  “丝丝!”

  除了它们之外,两侧房屋之中,一条细长的青蟒,已经将整个街道团团围住,正伺机而动。

  一来,便是四只筑基妖兽!

  一开始,就送这么大一份厚礼么?

  李墨心底冷笑。

  面对这样的局势,他并不慌张。

  “镇狱!”

  李墨语气淡漠,左手厌鬼铃铛,右手古雀。

  一阵嗡鸣之声。

  镇狱和厌鬼铃铛双重作用下,三只妖兽纷纷嘶吼。

  只是,作用在三只妖兽身上,力有不逮。

  “吼!”

  铁豪兽狂吼一声,双目彻底失去灵智,在厌鬼铃铛的刺激下,它挣脱镇狱,就向着李墨撞来。

  就在等你!

  李墨身形连动,瞬息,便往后移动了数寸。

  血鬼枯松不甘示弱,伴生血藤带着浓浓的血腥气息,向着李墨后心袭来。

  “镇狱!”

  又是一道镇狱,血鬼枯松和铁豪兽身形一滞。

  李墨知道,镇狱镇不住它们,但有这停滞瞬息,便足够了。

  他收起厌鬼铃铛,双手持剑。

  古雀剑上,剑气纵横。

  一道赤红巨剑,便向着青蟒袭去。

  剑刃划过之处,空间泛起黑色涟漪。

  这,已经是这片虚空可以承受的最大攻击了。

  青蟒也是察觉到威胁,它嘶鸣一声,柔软的身躯转动,瞬息,在它周围便多了一层幽绿色雾气。

  这雾,剧毒,可蚀人血肉。

  李墨脚步一顿,古雀重重一斩,赤红巨剑瞬息射向青蟒。

  “丝!”

  青蟒一声悲鸣,身上多了一道剑痕,深可见骨。

  李墨眉头微皱。

  一剑破万法!

  威力不该只有这么小的。这雾气,诡异。

  它竟然无形中削弱了李墨攻击的威力。

  此刻,铁豪兽、血鬼枯松有着被玩弄的愤怒,咆哮而来。

  青蟒翻滚,幽绿色雾气瞬间弥漫。

  李墨心底暗叹,三只筑基妖兽,正面对抗,果然还是力有不逮。

  李墨身上,灵光一闪,眨眼间,他消失无踪。

  掩息佩!

  而在李墨消失之前,孙金,早就拖着钱福贵到了一旁。

  孙金金鳞妖猴的气息,让这些筑基妖兽也没有追击它。

  此刻看去,场中一片狼藉,在三只妖兽的破坏下,方圆数十丈的房屋,瞬间化为废墟。

  “丝!”

  终于,青蟒停止了翻滚,幽绿色的雾气,被它吸入口中。水桶粗细的腰身,在靠近七寸的位置,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处,流出惨绿色的液体。

  似乎,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但是,真的如此么?

  叮咚!

  一声仿佛响彻在神魂上的铃铛声,三只妖兽脑袋一个恍惚。

  青蟒脑袋上,

  一道犹如门板般大小的赤红剑意,猛然浮现。

  李墨双手持剑,狠狠地往下一压。

  轰隆!

  瞬息,一声巨大轰隆之声,还是刚才的剑痕,赤红巨剑再次划过。

  空中,顿时仿佛下了一场绿色的雨一般。

  青蟒血液四溅,所落之处,瞬息腐蚀出一个个的小坑。

  正面不行,那就偷袭!

  人类修士之所以可以越阶击杀妖兽,便是因为大多妖兽没有灵性,倒在人类修士的手中。

  血槐树妖,低估了李墨的修为,也低估了李墨的手段。

  “接下来,就是我来猎杀你们了!”李墨语气冰冷。

  仙界小碎片,除了少数妖兽外,大部分妖兽,对神识攻击并不敏感。厌鬼铃铛,可以说是他们的克星。

  此刻,刚刚醒转的铁豪兽和血鬼枯松,瞬间暴怒!

  李墨眼中露出一丝讥诮,身形再次消失。

  “吼!”

  铁豪兽性情暴躁,它横冲直撞,瞬间将地上撞出了数个大坑。

  它虽然不知道那个直立行走的生物是什么意思,但它本能觉得有些不安。

  血鬼枯松满是杀戮渴望的脑袋里,也有同样的惊惧。

  ……

  “踏!”“踏!”

  脚步行走声音中,李墨走到了孙金身旁,他眼神冰冷。

  李墨率先看向钱福贵,他随手一拍储物袋,一杆黝黑小幡便出现在他掌心,除此之外,他手中还多了数个丹药瓶。

  “选一个,是吃药和立誓,还是我逼你吃药和立誓。”

  “哪里能劳烦道友,我自己来便是,嗯,这什么丹药,看起来倒还是不错。”感受着李墨浑身冷冽的煞气,钱福贵心头一跳,立刻拿起丹药便拍在嘴中。

  李墨脸色稍缓,说道:“阴尸之毒,灵鬼宗的阴尸之毒。我想,你知道这种毒药的效果。”

  “阴尸之毒?”钱福贵脸都绿了。

  方圆万里,谁不知道灵鬼宗阴尸之毒的威力,这毒只有独门解药才能解除,而且此毒的提炼方法……

  想到这里,钱福贵再也忍耐不住。

  “呕!”

  钱福贵脸色惨绿,到一旁干呕起来。

  李墨眉头微皱,若有选择,他不想放任钱福贵。

  毒药和幽冥鬼契,是李墨觉得,有可能对钱福贵造成影响的东西。但是,李墨心中也有担忧,钱福贵造化之力很是诡异,万一他走着走着,恰巧就遇到了可以解毒的东西,或者有什么造化,直接破除一切限制……

  有些杞人忧天,但对李墨来说,面对这种无法理解的诡异,怎么小心都不为过。

  若是钱福贵知晓,李墨这般看重他,定然会欲哭无泪。

  大哥,大爷,祖宗啊,我只是一个凝气修士啊。

  在让钱福贵立誓之后,李墨示意钱福贵站到一旁。

  钱福贵揉了揉自己被握住的手腕。

  这两天,可真是遭罪啊。

  这时,李墨方才看向孙金。

  孙金情不自禁地站直身子,李墨目光冷冽。

  “你瞒了我什么事?”李墨语气冷然。

  自己神识探查,竟都未能发觉几只妖兽。而且,一路上来,血槐树妖都能捕捉到自己踪迹。

  李墨的眼神,越发杀意弥漫。

  孙金不想回答!

  只是,李墨问到头上,孙金妖丹之上,控兽符散发着暗红烟雾。

  妖兽与修士不同,修士有识海与气海之分,妖兽只修唯一妖丹。

  瞬息,孙金目露茫然,张口说道:“我身上有一道老树精的树须……不过我从未告知它任何事。”

  说到前面时,孙金还目露茫然,等反应过来,脸上才带了一丝急切,连忙说道。

  李墨冷冷地看着孙金。

  孙金妖丹上,蓦然,一道四四方方的灰褐色符箓,冒出缕缕暗红烟雾,紧紧笼罩孙金妖丹。

  控兽符!

  孙金看着这一幕,面目狰狞。

  “道友,这是想要干什么?”

  “记得我说过,下不为例!”李墨目光平静。

  看着李墨的样子,钱福贵咽了口唾沫,再次后退了几丈。

  孙金身上,浑身鳞甲赤红,与此同时,背后猿猴法相凝聚。

  这一刻,孙金眼中讥讽,不再掩饰。

  “我不太懂道友的意思。道友若想杀我,不知道外面面对的结丹修士威胁,该怎么办?咱们三人中,只有我能勉强抵御结丹修士,不是么?”

  “此事与你无关了,而且,你也不需要再懂了。”李墨的眼神,没有半分犹豫。

  与此同时,孙金妖丹上,暗红烟雾,诡异的蛮荒气息,越发浓厚。

  “道友真的要杀我么?”孙金厉声喝道。

  它感受到李墨浓重的杀意,顿时心里有些慌了。在此之前,李墨一再忍让,让孙金有种错觉。

  李墨需要依靠自己,不敢对自己下手。

  在这种心态下,孙金行事越发骄狂。

  它觉得,以对方的聪明,应该会隐忍不发才是。

  可惜,李墨并非一再忍让之人。

  李墨眼中,杀意弥漫。

  这一刻,孙金惊恐地发现,自己妖丹之上的念头,突兀少了一块,就想被谁吞噬一般。

  这是它的一抹灵性。

  如果这都没了,他将重新浑浑噩噩,什么都不知晓。

  “道友,万事好商量。”孙金急了。

  李墨冷道:“你我之间,没什么值得商量的。”

  “道友真的想逼我鱼死网破吗?”孙金大喝,身上,气息越发浓厚。体内妖丹,也猛烈颤动。

  “鱼会死,网未必破!”李墨漠然说道。

  他心神一动,眨眼间,孙金身形一滞,原本打算自爆的金丹,瞬息平静。

  控兽符,这就是控兽符!

  孙金脸上满是恐惧之色。

  控兽符之下,筑基后期的孙金,连死都做不到。

  “道友,我再也不敢了!还请道友饶我一命!”孙金苦苦哀求,眼底满是悔恨。

  若早知如此,自己听一下话不就好了么?

  只是,李墨心意已决!

  这金鳞妖猴三番五次挑战他的底线,原本念着灵性难得,但没想到,有了灵性,也有了贪婪。

  李墨冷然眼神下,孙金的挣扎,越来越弱。

  它感觉自己的灵性,像在被什么东西,渐渐侵蚀一般,这让他的思维,都有些停滞。

  孙金的双眸,黯淡无光。

  孙金的灵性,陷入沉沦!

  李墨眼中,没有丝毫波动。

  可惜,若是能有灵性该多好!

  看着目光呆滞,一动不动的孙金,李墨心底一叹。

  坦白说,他更喜欢孙金有灵性,若不是孙金所作所为,实在是太过了些,李墨也不至于湮灭他的神识。

  就在李墨这个念头升起时。

  孙金妖丹之上,蓦然生出了一股新的念头。

  李墨神色一变,也不知道这是为何?

  他谨慎看着孙金,没有说话。

  “主人!”猛然,孙金眼中,重新焕发光彩,它看着李墨,毕恭毕敬地躬着身子。

  “你,是谁?”李墨谨慎问道。

  “主人,我是孙金啊,还好主人当头棒喝,让我明白了自己之前是多么愚蠢。今后,孙金定然以主人之命,马首是瞻。”说着,孙金单膝跪地,语气惶恐。

  控兽符,竟如此霸道!

  李墨看着跪地的孙金,眉头微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