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六十三章 结束了么?

捏仙 冷皓东 3199 2019.09.14 10:00

  如梦幻泡影,终将苏醒。

  徐家地宫,魂骨祭坛之上。

  无穷黑雾卷动,诡异纹络竟皆散发红光。

  “啊,幽冥天,幽冥天的大人们啊,是您吗?您是来带魂骨回去的吗?”魂骨祭坛的怨毒器灵,意念疯狂咆哮,如癫如狂。

  此刻,整个地宫越发阴冷,死去徐家修士,他们的血肉皮毛之上,长满了彼岸之花。

  陡然,三个身影便出现在魂骨祭坛之上。

  一人,青年模样,目光冷漠,正是李墨。

  一人,面容姣好,一身红衣,站在边缘默然不语,不是徐青蝶又是何人。

  还有一个单薄书生,眸中满是煞意,身上冒出无穷黑雾,阴冷可怖。

  “怎么回事?怎么会是你?”魂骨祭坛声音中,满是难以置信。

  “这就是你说的徐家魂骨祭坛?有点意思!”孟道眼中露出感兴趣之色。

  他虽没有幽冥神魂,但魂骨祭坛之上,如此浓厚的魂意波动,他自然能感觉到。

  “没错,也不知是谁布下的后手,竟然能让徐九幽一个生玄境界的修士仓皇逃窜。孟兄,你可知道,生玄是什么境界?”

  李墨也看着魂骨祭坛,一脸凝重。

  他目中乌芒一闪,有着幽冥魂印的他,如今才看了明白。

  魂骨祭坛之上,无穷魂意纠葛,而这些魂意,与徐青蝶同源同体。

  结合自己所见所闻,还有太叔仪的话语,李墨心中也隐隐有些猜测:

  数万年前,幽冥天有一个大能,从幽冥天界送了一个人过来。但是在过来的途中,被太叔仪所言的天道意志察觉,天道意志磨灭此人神魂记忆,但此人侥幸存活,他潜意识中,会铸造与幽冥天界沟通的祭坛,自己却十分畏惧,最终,远走亿万蛮星。

  此人,便是徐九幽!

  李墨摇了摇头,真相与否,没那么重要了。

  徐家之事已了,自己也该觅地闭关修炼才是。

  想着,李墨对孟道说道:“孟兄,魂骨祭坛我还有大用,里面的魂意,便送给你了。”

  “不错,我喜欢这个小点心!”孟道桀然一笑。

  魂骨祭坛看到两人在自己面前分割自己的一切,心里更是怒极。它的魂意触须向着徐青蝶而去,只是,在触碰徐青蝶的瞬息,它就忍不住惨痛哀嚎。徐青蝶身上,似有什么东西,竟然直接吞噬了他的魂意。

  同样拥有幽冥魂印的徐青蝶,领悟尸狗,岂是魂骨祭坛可以抵抗的。

  孟道早就在幽冥天界憋了许久,感应到这一切,冷笑道:“还敢反抗!”

  骤然,他张口一吸,无数魂意轰然入口,魂骨祭坛凄厉哀嚎。

  蓦然,一个狰狞恶鬼凝聚出来,在孟道的施为下,哪怕是这个恶鬼虚影,都疯狂颤抖。

  然而,它不管不顾。

  它看向李墨,大吼道:“告诉我!告诉我!幽冥仙路之后是幽冥天。告诉我,我数万年的等待没有白费啊,你们真的去了幽冥天。我愿自动溃散神念。”

  它的目光,有着渴求、期许,更有害怕。

  李墨冷冷地看了它一眼:“不错,我们确实是从幽冥天界回来。”

  魂骨祭坛听了,神色释然,它的神念瞬息消散,许多无主魂意,向着孟道神魂涌去。

  这个纠缠徐家数万年的怨毒意识,就此消亡。

  一旁,徐青蝶眼中,满是复杂之色。

  徐家传闻、地宫之中徐家修士的意念冲击,还有幽冥天界一行,她也知晓了来龙去脉。

  此刻,这个魂骨祭坛消亡,她竟然有些怜悯。

  自己又该何去何从呢?

  徐青蝶心中一动,偷偷地瞥了李墨一眼。

  “可惜,这个祭坛没什么魂意储备了。一定是开启幽冥天界的时候,消耗太多了。”孟道的声音,突然响起。

  正在思索的李墨,闻言眉头一皱:“看来,开启一次幽冥天界,所需魂意,比我想的更多。”

  没错,李墨之所以想拿走魂骨祭坛,正因为此物与幽冥天界相连。

  不管是太叔仪的恩情,还是幽冥天界本身的强大,李墨都不可能不管不顾。

  太叔仪虽然没说,但幽冥天界的情况,怎么可能是幽冥鬼国一家独大呢。

  孟道也知晓李墨心中所想,他点头道:“毕竟是徐家三万年的积累,不过,我倒知道有个好去处:大夏幽魂宗。等你修为强了,我们去大夏一番,到时候,定然够了。”

  李墨点了点头,他心意一动,九曲幽冥相化为一柄飞剑,将整个魂骨祭坛切割了下来。

  转眼间,他便想将魂骨祭坛放入储物袋中。

  “这,这是……”看着如同一个小天地一般的储物袋,李墨吓了一跳。

  在幽冥天中,他只知道孟道对储物袋有过改动,但还不知道做了什么。没想到,孟道竟然将储物袋的空间扩大了这么多。

  孟道见此,淡淡道:“不过是用炼制九曲幽冥相的边角料随便处理了一下罢了,不值一提。”

  李墨闻言,点了点头。他不懂炼器,真以为孟道是随便处理了一下。

  此间事了,李墨便想离去。

  骤然,一个声音响起。

  “李……你们要去哪里?”徐青蝶声音中,有了一丝茫然。一向精于算计的她,此刻应该楚楚可怜才对啊。

  原本,李墨一直刻意忽视她,便是不想面对徐青蝶。

  李墨背对徐青蝶,神色复杂。

  他说道:“如今徐家已灭,青蝶仙子修为增进,以后,好自为之吧。”

  说着,便径直从地宫离去。随着魂骨祭坛器灵消散,离去的路也清晰可见了。

  孟道看了眼徐青蝶,也没多说什么,径直离去。

  徐青蝶的脸色,先是发白,旋即,露出诡异笑容。

  她口中喃喃:“好自为之?好自为之……呵呵。”

  说着,她也径直离去。

  她没有回头,也没有再看徐家。

  数月之后,幽柏大泽中,一个修士无意间闯进了徐家旧址。

  只见,这里只剩下残垣断壁,处处都是烈火灼烧的气息,阴森冷厉,徐家祖祠破裂,一鼎一钟皆是消失不见,整个徐家,空无一人。

  一个黄阶家族,竟被人灭门?

  此事,在幽柏大泽掀起滔天巨浪,甚至连武国都派遣皇道之兵前来查看。

  然而,一无所获!

  久而久之,此事就变成了众人口中的谈资。最终,甚至连谈论的修士,也没有多少了。

  武国徐家,彻底消亡于此。

  而在距离徐家无尽远,某处星辰之上,一个凡俗村落之中,有个眉目清秀的黑袍少年,心念微动。

  ……

  幽冥天界。

  在李墨离开之后。

  过了许久,祭坛上的光芒,才缓缓消散。

  太叔仪静静地站在祭坛之上,幽冥之风刮过,太叔仪面无表情,他的白须,随风乱摆。

  一旁,身穿白袍、头戴兜帽的修士,迟疑中,走过来一人。

  他躬身道:“大人,国主大人,已经离去了么?”

  “走啦!”太叔仪拖长了音,也难掩惋惜。

  那修士闻言,顿时大急:“大人,您怎么不拦住他啊!”

  “注意你的言辞,那是幽冥国主,是我们的王。”

  太叔仪冷冷地看了白袍修士一眼:“而且,小主人要走,我凭什么拦住他?”

  “可是,以大人您的修为,哪怕国主大人再强,也定能拦住啊。”白袍修士依旧有些不甘。

  “哼,我今日若是违逆小主人的意思,和那些谋逆之辈,有何区别!”

  “他们怎么能与您相提并论,国主留在这里,对国主也有好处啊。”白袍修士闻言,大急说道。

  太叔仪冷哼一声,说道:“五十步笑百步,惹人耻笑,但一步、两步、三步笑百步,就不惹人耻笑么?

  今日,我太叔仪违背小主人意愿,他日,你也可以仗着修为违背小主人意愿。

  不只是你,他们都可以,这是我们想要的么?

  他既是国主,便是我们幽冥国的主人。我太叔仪,绝对不会违背国主之意。”

  那修士听了,嘟囔道:“哪怕告诉他,我们幽冥鬼国的困境,九幽宗的威胁,也是可以的啊。您肯定没告诉国主这些,否则他不会离开。”

  太叔仪淡淡道:“这样,岂不是在裹挟国主之意么?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国主有他的路要走,我们需要做的,就是等待他再次降临就好。”

  顿了顿,太叔仪仰望幽冥苍穹,说道:“我相信小主人!

  终有一日,他会来解救我幽冥鬼国,这是他给我们的承诺。为此,哪怕千年、万年,也值得我们等下去。”

  黑袍的太叔仪,一头鹤发、白须飘飘。

  众人闻言,皆是目露憧憬之色。

  恰在此时,异变突生。

  “太叔老儿,你究竟在搞什么鬼?竟然能惊动天地。”一个冰冷声音传来,天地之上,一个无角黄龙,骤然出现。仅是龙首,便遮天蔽日。

  在龙首之上,一个眉清目秀的年轻人,背负双手,眼中满是煞意。

  太叔仪见此,目光冷冽。

  他一挥手,围绕着祭坛的众多白袍修士,目光先是茫然,旋即满是不解。他们关于李墨的记忆,已经全都被太叔仪清洗掉了。

  这一切,那眉清目秀的年轻人,净收眼底。

  他一声怒吼:“你果然在搞鬼,这是当年你从我手中抢走的幽冥祭坛,说,是谁过来了,到底是谁!”

  “太幽逆徒,你凭什么,敢来我的面前放肆!”太叔仪淡淡地声音响起。

  整个幽冥天界,骤然动了起来。

  无数天地神魂,化作一张狰狞大口,仿佛可吞噬天地一般,向着徐九幽疾驰而去。

  “今天老朽心情好,且以雀阴,再教教你这逆徒。”

  说罢,整个幽冥天界都在颤抖,一时间风雨飘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