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五章 故人无言

捏仙 冷皓东 3171 2019.08.11 18:00

  断壁残垣的衰败房屋中。

  满天星辰,一丛篝火,三五修士。

  “一别三年,没想到,陶道友竟然又有了新名字了。”陈清雪带着笑意的声音,响起。

  李墨摸了摸鼻尖,没有说话。

  “对了,你怎么会来到栖霞山的?”陈清雪紧接着问道。

  一旁,赵非灵美眸流盼,一向恬淡的她,也生出好奇来。

  陶成?徐青空?

  感觉,似乎发生过许多有趣的事情。

  赵非灵都这样,更不要说钱福贵和孙金了。

  一人一妖,笑容越发促狭。

  李墨目光平静,说道:“当日从平武城离开,杀了一个武国修士,我资质太低,然后冒用他的身份,来到了丹岐宗修炼。”

  “没了?”

  “没了!”

  “你在丹岐宗是不是朋友很少啊,李墨!”陈清雪眼波流转,对李墨这般敷衍了事,极为不满。

  李墨沉默,对于陈清雪能查到自己真名,并不意外。

  陈清雪气的将一根枯枝扔进篝火中,说道:“我查过你的过往,你和陶成,是与万世杰一同进入平武城的。得罪了万世杰,你们这群新丁,日子定然不好过。

  平武城三年,你们身边的袍泽,都以各种名义死在战场上。到最后,也只剩下成为平武城第一斥候的你和千夫长陶成。

  知道我怎么猜到是你的么?”

  陈清雪看了李墨一眼,巧笑嫣然,不复在玄阳宗的清冷。

  只是,李墨如同木头一般,没有说话。

  “哼!”

  陈清雪一声冷哼,继续道:“其一,若不是与陶成熟悉,不可能冒用陶成的名义;

  其二,你当时没有使用灵力,身手却如此轻巧,若是平武城中的人,定然是斥候营的人。

  其三……”

  “林山还好么?”李墨语气沉闷。

  平武城于他,实在不是什么好的记忆。

  “你怎么知道我去找了林山?”陈清雪愕然。

  原本,她像个炫耀的小姑娘一般,想将自己知道对方身份,一股脑地跟这个无赖说个分明。

  三年!

  修仙界广袤无垠。

  对方一个散修。

  陈清雪原本并不觉得,还能与这家伙相遇,每次想到旧事,也是陈德慈爱的身影居多。

  只是此刻,突然在如此陌生的地方,遇上了这无赖。

  陈清雪觉得,或许只有在此人面前,自己才可以倾诉一番。

  若说思念,几乎全无。

  若说有情,更是笑谈。

  不过是修仙界故人相逢,多了那几分亲切罢了。

  李墨没有解释。

  陈清雪缓过神来。

  “林山,在武国入侵的时候,跟随我父亲到了隆安城。后来,我也没有消息了。”

  陈清雪的语气,低落了许多。

  李墨察觉了,但他没说什么,他只是点了点头。

  场中,顿时陷入难言的沉默。

  火星闪动,只剩下篝火“噼啪”的声音。

  故人无言。

  李墨的眼前,仿佛浮现了陶成的身影。

  他轻叹一声,说道:“秘境试炼,会有重大变故,接下来,你们最好还是不要走动。”

  李墨看了一眼赵非灵。

  “血槐林,我进去过,有一只血槐树妖。这妖植至少筑基后期修为,更有许多类似分身的血槐树根,早已经控制了整个青蚨山,青蚨山千万不可以再去。

  狼谷,除了筑基中期的青奎妖狼之外,还有一只狈,我没有直接接触过,但此妖心思狡诈,恐怕也非易于之辈。

  你们,务必当心。”

  说着,李墨看向孙金。

  “看我做什么,本来就是的嘛。”孙金嘟囔了一句。

  孙金简单一句,赵非灵与陈清雪,却满脸骇然。

  口吐人言?

  尤其是赵非灵,她原本以为这小猴子是钱福贵的灵宠,一只普通的鳞猴罢了,一路上也没有仔细观察。

  此刻仔细看去,只见这金鳞妖猴浑身金鳞宛如金玉,周身带着炙热的气息,猴眼中满是灵动。

  绝对非凡!

  “古妖后裔?”赵非灵试探地问了一声。

  妖兽,若不是古妖后裔,生来便有灵智。便只要在修为达到某个范围后,才有可能口吐人言。

  “嘿嘿,你这女娃,果真不凡。不像某些人,就是睁眼瞎。”孙金上蹿下跳,满是开心。

  钱福贵没有说话,他在想一个问题,知道了李墨这么多秘密的自己,该怎么办?

  “怪不得,你受伤这么严重。”赵非灵有些唏嘘。

  她以为李墨的伤势,是捕捉妖兽时留下的。

  李墨没有解释。

  他一手拉着钱福贵,招呼着孙金。

  “既然如此,我们先告辞了!”

  “等等!”陈清雪站起身来,故人相见,不该是这样的啊。

  李墨眉头一皱:“还有何事?”

  “没有,只是,只是……”陈清雪有些语无伦次。

  “若无事,在下便告辞了。”李墨点头示意,已经走出了这小屋。

  “李墨!”陈清雪一声大喝,两行清泪,已经模糊了脸颊。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只是却有些忍不住了。

  陈府被灭。

  故人相逢,李墨这般无情的举动,让陈清雪一时间,颇为委屈。

  “往事如烟,道友恩情,李墨铭记在心。往后,修仙路,一路珍重!”李墨没有回头,淡漠的声音响起。

  陈清雪,有恩。

  正是因为有恩,李墨不愿在此刻,与对方有更多牵扯。

  谁知道,离开秘境试炼后,自己需要面对的是什么呢?

  结丹?

  一个,还是多个?

  九死一生啊!

  在这个时候,李墨身份暴露都没关系,但是却不愿与他人有过多交集。尤其是,不想牵连陈清雪。

  方尘远聪明,知道一开始就明哲保身!

  但这陈清雪,可不像是那么聪明的样子。

  在陈清雪看不到的地方,李墨眼底闪过一抹柔和。

  此刻,看到陈清雪修为已经达到凝气十二层,也没什么需要自己去帮忙的,李墨自然选择远离。

  现在的他,就是恩怨交织的源头。

  项丹阳闭关多日,难道还没有突破?

  项丹阳隐藏势力下的筑基修士,会坐视自己逃生?

  孟凌志死后,锋月谷的元婴修士会作何反应?

  栖霞山三宗,此刻就是一个泥潭。

  李墨已经泥足深陷,无法自拔。

  但他不想牵扯他人。

  ……

  修仙者,就必须无情么?

  “赵师姐,我们也走吧。”

  陈清雪凄婉一笑,径直离去。

  赵非灵一声暗叹,点了点头。

  她没想到,青蚨山竟然这般危险,不过既然这样,那邀请徐青空也没有太多意义了。

  故而,在李墨离开时,赵非灵也没有阻拦。

  ……

  星夜无声,故人无言。

  但是,在此刻的苍炎峰上。

  项丹阳灵府之上,一个巨大的灵力漩涡,飞速流转。

  苍炎峰巅,四人目光炯炯地看着项丹阳洞府。

  驼背老妪顾秋柔,站立在最前方,在她身旁,婀娜多姿美妇轻轻地搀扶着她。鹤发童颜的齐景周与双鬓微白的曹化玄,分立左右。

  “师叔,你说他这次能成功么?”齐景周忍不住问道。

  驼背老妪没有说话。

  曹化玄背负双手,说道:“你徒弟已经结丹三次了,三次结丹,三次失败,枉费了我们的期待。”

  “哼,丹阳只是受誓言所累,否则,以他的天资,早就结丹了。”齐景周冷哼一声。

  当年,项丹阳中了幽冥鬼契,自然少不了求助自己的师尊齐景周,可惜,齐景周也束手无策。直到最后,项丹阳三次结丹都失败,齐景周失望之下,便不再管项丹阳。

  只是,此刻曹化玄语气嘲讽,齐景周自然要维护项丹阳。

  “嘿嘿,谁知道这是不是骗人的话。我曹化玄也是结丹修士,可从未听闻,有什么术法,可以让一个人沉沦二十年之久。若真有这样的术法,术法主人,还需要一个筑基修士去救么?”

  曹化玄不屑地说道。

  “曹化玄!”齐景周怒喝一声。

  曹化玄冷然一笑:“怎么,齐老头,你要和我打架么?”

  “咳咳……”

  齐景周眼中寒意一闪,正要说些什么时,突然听到一阵咳嗽声。

  齐景周一个激灵,终究没有多言。

  驼背老妪缓缓转身,说道:“老婆子还没死呢?现在你们就忍不住了么?”

  “师叔息怒!”

  曹化玄、齐景周一一拱手,不再多言。

  “以前,让你们二人相争,是为了保持丹岐宗的生机与活力!门人弟子争锋,这没什么,你们二人可不要陷进去了。我寿元无多,以后的丹岐宗,就是你们的了,可不要辜负先人。”

  驼背老妪看着两人,竟说出这番话来。

  “师叔多虑了,若丹阳这次能结丹,我们丹岐宗再添一助力。以我们的实力,锋月谷与兽灵宗,如何抵挡。”齐景周说道。

  曹化玄没有说话,也极为认同。

  驼背老妪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有些事,她没告诉其他人。

  “咳咳……”又是一阵咳嗽,老妪目光浑浊,仿佛快要入土的糟老婆子般。

  只是,曹化玄与齐景周满脸恭敬,方圆万里,没人敢小看这“糟老婆子”。

  婀娜美妇目露担忧之色,拿了一粒丹药,送到老妪嘴边。

  老妪摆了摆手,拒绝了。

  “如今,元胡在秘境主持大局,若是丹阳这孩子能结丹,栖霞山三宗,也是时候做出一些改变了。”

  “师叔的意思是?”曹化玄神色一凛。

  “这天,要变了啊。”驼背老妪喃喃说道,“景周,不得不说,你这一脉,果然是人才辈出。”

  “难道,成了?”齐景周大喜过望,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一旁,曹化玄眉头一皱。

  老妪暗叹一声,说道:“各位,现在,让我们一起去欢迎,丹岐宗第六位结丹修士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