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三章 巅峰一战(下)

捏仙 冷皓东 3157 2019.07.26 18:00

  岐柳心诀!

  方尘远袖袍一鼓,运转岐柳心诀之下,周身散发着强大的威势。

  青衫之下,蕴藏着强大的力量。

  而他身躯外面,一个血红色的气泡,在孟凌志攻来时,便已浮现。

  孟凌志一剑斩来,竟然没能斩破方尘远身前,那道看似薄弱的血红色气泡。

  琅琊笔的第三重气泡,恐怕,凝气十层以下,哪怕全力,连突破都不可能。

  二人一言不发,却手段齐出。

  方尘远青光飞剑与剑形符宝,围绕着孟凌志不断飞舞,时不时落下叮一口。

  看似轻描淡写,但孟凌志知道,若是被“叮”一口,自己肉体凡胎,可抵挡不住。

  更不要说,与方尘远对战时,不断冒出的拳掌和数量繁多的术法。

  两人交手的凶险,不足为外人道也。

  饶是以孟凌志高傲的性子,也不得不对方尘远说声佩服。

  凝气修士中,他还不曾佩服别人。

  可惜,你依旧要死。

  这样想着,孟凌志突然远离方尘远。

  方尘远目光一凝,双手掐诀,不退反进。

  这一刻,青光飞剑、剑形符宝,配合方尘远自身,全部向着孟凌志击去。

  轰!

  孟凌志感受到生死危机,脸色一白,瞬间甩出一道玉符。

  砰!

  这道玉符轰然爆裂,一道强大的剑意,喷薄而出!

  在孟凌志不甘和惋惜的复杂眼神中,这道剑意向着方尘远便斩了过去。

  啵!

  一声轻响,在这道剑意下,方尘远身前的血红色气泡,瞬间破裂。

  在他惊骇的眼神中,只来得及将身体偏过去一点。

  剑意穿过方尘远身躯,几乎毫无阻拦,将方尘远斩成两半。

  “方公子!”

  燕重山踏前一步,就要上台,李墨一把拦住燕重山。

  “冷静,方师兄未死!”

  围观众修,也只有结丹、筑基修士和李墨知晓,这一剑没有伤到方尘远根基。

  但哪怕未死,恐怕也不好受啊。

  李墨眼底深处,露出一丝担忧。

  果然,刺目的白色光芒散去,方尘远小半个身子,直接被这剑意摧毁。

  还好有岐柳心诀!

  方尘远身躯,青绿光芒比之前任何时候都要浓郁,但伤口处,阵阵金色的剑意,让他的修复,极为缓慢。

  方尘远眉头微皱,看向腹部有一道巨大伤口的孟凌志。

  “想必是锋月谷的某个前辈,送给你的吧。”

  孟凌志没有否认,说道:“是我的师叔祖送的。”

  “王越!”

  高空中,守了一天的老妪,浑浊的目光中,精光一闪。

  她猛然看向孟凌志的储物袋。

  储物袋中,还有两块相同的玉符。

  以结丹修士的神识,侵入凝气期的储物袋,轻而易举。

  刚刚那一剑,虽然威力不大,在孟凌志的控制下,不过筑基期的威力。

  但是,老妪却从中感受到了不同以往的阴寒剑意。

  老妪脸色难看,作为丹岐宗的老人,她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她不敢确信。

  老妪不甘地看了丹岐宗天骄队列一眼。

  她转身回到苍炎峰巅,她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去做。

  而在孟凌志激发剑魄玉符的那刻……

  栖月峰上,王越面无表情。

  听到孟凌志的话,方尘远了然的点了点头。

  他没有不甘,双手掐诀,青光飞剑和带着一泼血迹的剑形符宝,飞到了他的左右两侧。

  孟凌志沉默间,身旁剑丸散发着森寒剑意。

  胜利者,才能谱写诗篇!

  ……

  台上,方尘远气喘吁吁,那一道筑基威力的剑意,对他明显影响颇大。

  长时间运转岐柳心诀,早就有些灵力不足。

  谁说剑修不适合持久战的?

  方尘远轻轻地啐了一口,旋即心中一凛。

  自己的心神,已经虚弱到会胡思乱想了么。

  在他对面,孟凌志面无表情,只是又一道剑意斩了过来。

  他的腹部,依旧血流不止。

  凝气期,筑基期,没有特殊功法,依旧是肉体凡胎。

  也会受伤,也会流血而死。

  方尘远咬了咬牙,再次抬起手挡住这道剑意。

  自从方尘远所有的防护,都被孟凌志剑意破掉后……

  孟凌志便转换了作战手段,他借助剑修的优势,始终与方尘远保持十丈的距离。

  在远处,用剑意消耗方尘远。

  不能说孟凌志阴险。

  在孟凌志眼中,一将功成万骨枯!

  赢了!

  就是一切!

  短短十丈,竟成为方尘远与栖霞山第一的天堑!

  孟凌志脸色苍白中,冷峻道:“还不放弃么?”

  刚刚那一斩,没能完全破开演武台的防御阵法,但却多有损坏。

  孟凌志冷漠的声音,清晰地出现在每个人耳中。

  在这样的时刻,方尘远突然笑了起来。

  “知道我为什么是丹岐宗第一吗?

  因为我想赢的渴望,从不比任何人弱!

  因为支持我坚持下去的力量,从不比任何人弱!”

  “方公子!”

  李墨身旁,燕重山这个向来嘻嘻哈哈的大汉,浑身颤抖。

  高台之上,赵元胡轻轻地扣着椅背,目光幽深。

  不论结局如何,方尘远他必保。

  练成剑丸的孟凌志,三宗凝气期,除了方尘远外,几无一合之敌。

  为了秘境试炼,方尘远不能死。

  在他身旁,孟云昌心底暗叹。

  若是在锋月谷,哪怕违反规则,他也必杀方尘远。

  可惜,现在是在丹岐宗!

  所以,哪怕明知赵元胡会出手,他也没办法,待会儿只能护住凌志了。

  方尘远没想那么多,他浑身满是剑痕,在停止了岐柳心诀后,所有防御法宝也没有多余灵力运转,他已经没办法抵御孟凌志的攻伐。

  此刻,方尘远衣衫褴褛,踉踉跄跄的站着。

  然而,他还没放弃!

  他右手,握着一柄青色短剑。

  左手,小岐黄丹赫然在握。

  丹岐宗大师兄,丹岐宗凝气第一人,丹岐宗核心弟子第一人……

  这一切,让方尘远不可以认输!

  所以,他拿出来自己的杀手锏。

  小岐黄丹,让凝气化筑基!

  看到小岐黄丹,孟凌志眉头紧皱。

  他一拍储物袋,两块剑魄玉符出现在掌心。

  他将不再限制剑魄玉符的威力,那意味着:元婴期的一击!

  孟凌志没有劝说。

  作为自己宗门的第一,他们的骄傲,他们的韧劲刻在骨子里。

  但是,这样的人只有一个就足够了!

  那就是我,孟凌志!

  身旁,燕重山肌肉紧绷。

  李墨也是目光凝重。

  “该死,怎么还不出手!”

  李墨心底怒极。

  以方尘远表现出来的战力,丹岐宗高层不可能不知道他的重要,这样还不保下他么。

  黄昏时刻,云霞漫天,落日的余晖印照在方尘远身上。

  丹岐宗围观弟子中,一些女修不觉间,已热泪盈眶。

  有人甚至在小声呢喃,“方师兄”、“认输啊”之类的话语。

  这一刻,孟凌志动了!

  燕重山、风铃、甚至徐飞、王秀,也动了!

  李墨也动了,甚至比所有人都快。

  不过,他又生生的止住了身形。

  在孟凌志就要扔出剑魄玉符的那刻。

  砰!

  一道巨响,轰鸣在每个人耳膜旁。

  而在方尘远和孟凌志身旁,分别多出了一个人影。

  “干得不错!”

  孟云昌拍了拍孟凌志的肩膀,缓缓将剑魄玉符放到孟凌志手中。

  赵元胡冷冷地看了孟云昌一眼,右手贴着方尘远后背,一言不发。

  李墨低了低头,以免被两人发现自己的窥探。

  在刚刚那一瞬,丹岐宗宗主赵元胡先是一掌袭向孟凌志,可是锋月谷宗主孟云昌早有准备。

  二人对掌之后,他一道剑意,反而袭向筋疲力尽的方尘远。

  赵元胡立刻回到方尘远身旁,但孟云昌的剑意,却是他生生承受了。

  想到还在丹岐宗,孟云昌拱了拱手,笑道:“久闻丹岐宗岐黄丹的威名,能让筑基修士拥有结丹战力。今日一见,果然非同凡响。”

  赵元胡依旧不买账,冷冷道:“锋月谷的剑修,也很不错。我看贤侄也有些乏力,不如就在丹岐宗休息一日吧。”

  感受着周围的肃杀,孟云昌脸色一肃。

  猛然,他大手一抓,锋月谷弟子就被他拉到身旁。

  旋即,一柄金色巨剑凭空出现,向着锋月谷方向飞去,而锋月谷众人已经落在巨剑之上。

  远远地,孟云昌意气风发的笑声传来。

  “哈哈哈,赵宗主不必客气,记得将我锋月谷的战利品送到栖月峰。

  今日三宗大比,我儿凌志,三宗扬名!

  三宗第一天骄,哈哈哈哈哈……”

  这混蛋,走也不叫老子一声。

  吕颂心底暗骂,一拍灵兽袋,蛮蛇张口一吸,兽灵宗修士便出现在蛮蛇身上。

  吕颂略一拱手,朗声道:“赵宗主不必相送,咱们等秘境试炼时,再聚。”

  说着,蛮蛇横空,吕颂也离去了。

  赵长老走到赵元胡身旁:“宗主?”

  赵元胡随手将方尘远交给赵长老,肃然道:“既然没能留下孟凌志,便算了吧。

  再过一月便是秘境试炼,玄阳宗、灵鬼宗、煞魔宗和羽仙阁……四宗来人,此时不要节外生枝。”

  “是!”

  赵长老略一颔首,扶着方尘远离去。

  一切发展的太快,丹岐宗弟子还没反应过来,锋月谷和兽灵宗的人就作鸟兽散,只剩下空荡荡的演武台。

  眼看方尘远到了岐黄丹府的长老旁,燕重山、风铃等人急忙赶了过去。

  李墨看着几人,若无其事的往另一个方向行去。

  只是他的身形,恰好是在项明注意到他的那刻,行动的。

  项明目光一闪,跟着李墨离开。

  项明自以为隐蔽,却没想到,在他身后,劳横嘿嘿一笑,灌了口酒,身形一闪失去了踪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