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 我可以死,不可以弱

捏仙 冷皓东 3592 2019.07.22 09:59

  方尘远脸色一变。

  不过,想到徐青空淡漠的眼神,神色却又舒缓了下来。

  兰溪子冷冷一笑,飞身到演武台上。

  而她的对面,空无一人。

  劳横眉头一皱,看向四周,轻喝道:“丹岐宗徐青空,速速入场。”

  难道他又要认输?

  该死的小混蛋,这样怎么试探出他在项丹阳心中的地位。

  劳横心底暗骂。

  另一边,兰溪子却有些不耐。

  兰溪子大喝道:“丹岐宗的人,就是这么没种的么?”

  兰溪子此言一出,方尘远等人还没有动作,项明则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阴阴一笑。

  围观的丹岐宗弟子,爆发了一波声浪之潮。

  “锋月谷的丑女人,你说什么呢?”

  “我徐师兄只是晚一点,你就等不及想死了么?”

  “徐师兄,快来教训一下锋月谷的人。”

  ……

  渐渐地,丹岐宗弟子的声音渐渐微弱。

  因为兰溪子对面,依旧空无一人。

  兰溪子冷笑,大声道:“看来丹岐宗的人,果然只是嘴上厉害。堂堂天骄,让人耻笑。”

  “嘿,这小娘皮,还起劲儿了。”

  “谁去收拾一下这丑女人。”

  “徐青空不会又跑了吧!”

  ……

  围观弟子,声音此起彼伏,只是徐青空未到场,让他们的气势,弱了几分。

  锋月谷弟子和兽灵宗弟子,明显看好戏的模样,更像是将巴掌拍在他们脸上一样。

  不少丹岐宗弟子,已经气得脸色涨红。

  “住嘴!”

  眼见场面混乱,劳横心中暗怒,大喝道:“既然徐青空未到场,此战胜者……”

  劳横正要宣布胜者时,突然目光一闪,看向了岐黄丹府方向。

  随着劳横的目光,围观弟子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却纷纷看向岐黄丹府方向。

  嗖!

  一道漆黑色飞剑上,一个目光冰冷的杏黄色衣衫青年,宛如闪电般,飞驰而来。

  轰!

  李墨没有刻意卸力,直接落在演武台上,激起演武台防御阵法阵阵波动。

  李墨看向劳横,问道:“比试还没结束吧?”

  咦?发生了什么?这小子看起来似乎颇为憔悴。而且,整个人似乎十分烦躁。

  劳横目中精光一闪。

  他心底所想不为人知,口中说道:“没有,还未宣布,那便不算结束。

  既然双方到场,那就……开始吧!”

  我会好好地“回报”你们的。

  眼见自己被无视,兰溪子冷笑连连,眼神冰冷。

  李墨点了点头,旋即打量了一眼兰溪子。

  “锋月谷修士!”

  李墨肯定的说道。

  这一刻,他的脑海里响起了舒华的声音。

  “哈哈哈,错,大错特错。徐师侄,修仙界是会吃人的,当你没有实力的时候,你的任何念头,都是错!”

  “我不甘啊,我舒华不甘心啊,世人只记得那些耀眼的天骄,有谁会记得我舒华啊……”

  “普通修士不配有梦想吗?我也有梦想啊……”

  ……

  兰溪子眉头一挑,她没有回答李墨的话,高傲道:“你知道吗,你很幸运,你会成为这次三宗大比,我第一个虐杀的丹岐宗弟子。”

  “你要虐杀我?”

  这一刻,李墨想起了项丹阳的耳光,目光奇异。

  兰溪子没有在意李墨的异样,她点了点头,认真说道:“丹岐宗的人太聒噪了,我会先拔掉你的舌头,再去掉你四肢,然后,我会废了你的气海。

  放心,你不会那么容易死的!

  我听说丹岐宗地火不错,不知道除了炼丹,练人是否更好?

  可惜不能让你去尝试一下。

  但是我锋月谷剑气,想必可以让你体会一下凌迟的滋味。”

  随着兰溪子的描述,李墨眼神越来越冷,听到“地火”时,李墨目光闪动。

  “听说锋月谷弟子,与孟凌志关系都不错?”

  李墨声音依旧淡漠。

  兰溪子眉头皱了一下,她看了李墨一眼,说道:“你很奇怪,旁人听到这些,不是愤怒,就是害怕。

  至于我和孟师兄的关系……

  凭什么要告诉你这个废物。”

  这丹岐宗修士,古古怪怪,还想打探孟师兄消息?

  兰溪子心头杀意更甚!

  李墨点了点头,说道:“那我就当你是了,既然这样,你可以死了。”

  话音刚落,李墨一拍储物袋。

  数百道灵符,在李墨的操控下,宛如列队的士兵一般。

  以李墨为中心,组成一道符箓之墙,散发着浓浓的灵压。

  “我舒华不慕名利,蹉跎一生,竟活成了一个笑话。”

  想着舒华干瘦佝偻的身影,涕泗横流的模样。

  李墨喃喃自语:“你不是笑话!”

  随着李墨的话语,上百道灵符,离弦之箭般,直冲兰溪子而去。

  兰溪子不屑一笑,手指掐诀间,长剑飞舞。

  水剑,天波剑盾!

  在兰溪子身前,出现道道波光粼粼的水壁。

  阵阵爆裂声中,上百道灵符直接撞在水壁之上,没有对兰溪子造成任何伤害。

  李墨神色不变,在他身前,剩下的灵符,继续向着兰溪子而去。

  “螳臂当车,不自量力!”

  兰溪子傲然的声音传来,随着她的声音,两道树藤宛如黑色巨蟒一般,向着李墨疾驰而来。

  原本袭向兰溪子的数百道符箓,其中部分散发着灼热气息的符箓,飞快的回到了李墨身前。

  兰溪子冷笑:“这是你可以挡住的么!”

  说着,这两道树藤,陡然长出无数木针,针尖上,宛如金属般的幽芒,一闪而过。

  突!

  这些木针疯狂喷射,直袭向李墨。

  木针距离李墨,不过两丈。

  这一刻,李墨似乎避无可避。

  不过,李墨似乎毫无退避的想法,不知何时,在他身前出现了两道护罩。

  一道青光闪烁,一道则是金钟模样。

  青光在支撑了数息之后,轰然碎裂。

  青甲盾!

  它碎成几块,掉落在地上。

  李墨神色未变。

  这青甲盾早在与钱福贵的对抗中,便支离破碎。

  此刻完全破损,也是意料之中。

  而让兰溪子脸色变化的,则是李墨身前的金钟护罩。

  在木针的攻击下,纹丝不动。

  这是我的金刚罩啊!

  场下,钱福贵气的咬牙切齿。

  在他之前的储物袋中,数这个金刚罩有用,乃是中品法器之一。

  对一个凝气四层的散修来说,这可是他当时的宝贝啊。

  台上,兰溪子恨恨地看了一眼李墨身前的金钟,突然神色巨变。

  为什么符箓还在?

  正当兰溪子脑海中冒出这个想法,她的水壁前,数百道灵符轰然爆裂。

  轰,轰……

  李墨神色冷漠,从一开始,装做灵力操控符箓,无法更灵活的操控。

  到第二次灵符攻击,直接以更灵活的方式操控灵符。

  数百道灵符的威力,同一时间爆发。

  在这样的轰然爆裂下,哪怕是筑基期修士,都难以阻挡。

  一旁的劳横也吓了一跳。

  刚刚的符箓爆发,他甚至觉得,都会伤害到他。

  这么多符箓,他是在防谁呢?

  另外,他怎么做到让灵符收放自如的呢?

  劳横意味深长地看了李墨一眼。

  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一般人只看到李墨的炫富。

  但是劳横知道,这类灵符受到使用者的限制,在凝气期,操控起来,不可避免的会出现操作僵硬的情况。

  在凝气十层以上,便可以用各种手段,规避灵符的威力。

  以劳横筑基期的眼力,像李墨这样操控数百道灵符,还能够收放自如的,着实不多。

  而这也意味着,只要李墨灵符足够,他可以一直用灵符压制凝气期修士。

  劳横的想法,李墨自然不知。

  不过哪怕知道,李墨也不会在乎。

  李墨只是看着兰溪子所在的位置,在数百道灵符的摧残下,演武台上出现了大量的烟雾。

  下一刻,李墨眉头一挑。

  “啊啊啊,我要将你千刀万剐。”

  兰溪子的声音从烟雾中响了起来,等她走出来,场外顿时哗然。

  此刻的兰溪子再没之前的高傲,她整个左手齐根而断,口鼻满是鲜血,披头散发,衣衫也破破烂烂,宛如地府归来的女鬼一般。

  虽然有水壁的缓冲,兰溪子依旧受伤颇重。

  她踉踉跄跄的站立着,目光怨毒地盯着李墨。

  若不是有秘术,她怎么都不可能活下来的。

  而秘术的代价,就是献祭她的左手。

  这样的伤势,除非是突破到结丹,肉身重塑,或者有什么天才地宝,否则是不可能修复的。

  兰溪子目光怨毒,她知道自己已经输了。

  严格说,她只是被对方阴了。

  谁能想到,凝气期修士能够如此灵活的操控灵符。

  “你很好,我认……啊!”

  兰溪子刚想要认输,一道早已等待的乌芒闪过,她气海瞬间破碎。

  气海被废,兰溪子的修仙路,彻底断绝了。

  眼见于此,兰溪子楞了一下。

  她似哭似笑,整个人都陷入了癫狂状态。

  李墨缓缓走到兰溪子身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兰溪子目光冰冷,道:“孟师兄会为我报仇的!”

  兰溪子没有开口求饶,她的骄傲不允许她开口求饶。

  并且,她知道,对方也不会给她这个机会。

  李墨看向岐黄丹府,答非所问,说道:“你知道吗?今天有位前辈归墟了。

  他叫舒华,可能你并不知道。他只不过是一个凝气大圆满的炼丹长老,就因为太弱了,被孟凌志夺走机缘。最终顿悟失败,不得不死。”

  “你也会死!”兰溪子声音中的怨恨,仿佛要把李墨撕碎。

  “或许吧,我可以死,不可以弱!”

  李墨淡漠的看了一眼兰溪子,喃喃自语道:“前辈,突然想看一场烟花了。”

  随着李墨的话语,他的储物袋内,还剩下的数百道灵符,在兰溪子惊恐的目光中,整整齐齐地出现在演武台上。

  这个疯子!

  劳横脸色一变,立刻远离了演武台。

  同时,高台之上,数次抬手的孟云昌,最终放下了手。

  他目光幽深,不知在想些什么。

  李墨冷冷地看了兰溪子一眼,

  驾驭飞剑,缓缓离开。

  这一刻,演武台上,只剩下气海被破的兰溪子和数百道散发着各色光芒的攻击符箓。

  绝望!

  恐惧!

  压抑!

  等待死亡到来的时候,兰溪子有些窒息,她心神颤抖。

  原来自己也会害怕啊。

  “我认……”

  兰溪子下意识的声音响起。

  下一刻,无数的火焰和风刃,充斥了她的眼眸。

  轰!

  火焰、冰凌、风刃、金剑、木藤、雷珠……

  各种符箓,散发着五彩的光芒,宛如一场绚烂的烟火,似是在祭奠一般。

  一声巨响,兰溪子彻底陨落。

  整个演武台,防御阵法猛然撑开,剧烈波动中,竟差点直接破开。

  李墨站在演武台旁,在光芒的掩映下,普通的面孔也多了几分奇异气质。

  围观女弟子,也有些心神摇曳。

  他目光淡然的看着符箓光芒化成的烟火。

  旋即,他的眼神露出一丝疲惫,转身离去。

  我可以死,不可以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