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章 结丹大典(六):我命,捏仙

捏仙 冷皓东 4679 2019.08.23 18:00

  “人皆有命,苍天注定……”

  项丹阳立在半空之中,他张开双手,语气苍茫。

  “我项丹阳,饱受二十年折磨,你个小畜生,凭什么杀我?区区一枚岐黄丹,就让你产生错觉,以为能杀我么?哼,可笑。

  你的命,生来就是用来磨砺我项丹阳的!

  我项丹阳,苦尽甘来,此生注定非凡俗,成仙得道,有我一人!”

  项丹阳看着李墨,目光中,毫不掩饰的怨毒杀意。

  “哈哈哈哈……”

  “人皆有命,苍天注定?可惜,我李墨不信命!”李墨一字一句,似从嘴里蹦出来一样。

  他身形如电,瞬息到了项丹阳正对面。

  “成仙得道?”李墨眼神狰狞,满是疯狂之色。手中古雀,赤红剑意勃发,战场上筑基修士都感觉到微微刺痛之感。

  “你若成仙得道,我便将仙人捏在掌心,揉乱撕碎。

  你说苍天注定,我便要剑指苍天,让这天地翻覆。

  人皆有命?你的命,我要了!”

  李墨的话语中,杀意之浓,让三宗为之一寂。

  整个战场,为之一缓。

  孟云昌、顾秋柔等结丹修士,动作都明显慢了一分。

  项丹阳桀然一笑,阴森道:“你……配么?”

  “配不配,天知道。杀不杀你,我知道!”李墨语气森然,目光冷冽。

  项丹阳声音怨毒:“小畜生,那便来试试!”

  李墨冷然一笑,身形,已经向着项丹阳冲了过去。

  “镇狱!”

  “镇狱!”

  “镇狱!”

  李墨心念一动,二人周遭十丈方圆,虚空一静。一道赤红剑意,已然向着项丹阳,激射而去。

  除李墨外,所有在这个范围中的人,周身压力瞬间提升百倍不止,虚空向着项丹阳五脏六腑挤压而去,项丹阳动作一滞,眼眸只剩下李墨的赤红剑意填满。

  项丹阳脸色一变,怨毒道:“倒是小瞧了你这个小畜生!”

  他脚下无风自动,身形一颤,便摆脱了李墨镇狱的镇压。只是看着不断坠落的衣袖,嘴角抽搐。

  他背负双手,身旁,无端多了一颗赤红灵珠。

  “我这一生,以丹阳为名,寿不过五十,成就结丹。二十年来,不曾与人动手,想必,栖霞山,已经忘了项某,已经忘了我的赤焰天珠吧。”

  项丹阳说着,赤红灵珠之上,蓦然升起一道烈焰。

  这烈焰不似凡俗火焰,竟似有血红之色。

  赤焰天珠!

  赵元胡眸中满是冷意,二十年前,便是此物,压尽栖霞山天骄。赤焰天珠出来了,阎魔剑和磁元丹煞,还会远么?

  项丹阳淡淡地看了李墨一眼。

  “嗖”的一声响中,赤焰天珠瞬间袭向李墨。

  李墨顿觉不妙。

  手中,古雀剑意纵横,一道赤红剑罩,瞬息出现在他面前。李墨结丹境全力施为,赤红剑罩,竟足有数指之厚,远远看去,如同一堵赤红墙壁。

  嘭!

  一声巨响,李墨古雀剑为之一颤。

  挡住了!

  赤红剑罩之上,一个窟窿浮现在表面,蛛网般密纹浮现。窟窿里,赤焰天珠散发血红灵光。

  但终究,未能打破这赤红剑罩!

  项丹阳神情淡漠,目光中,冷然杀意流动。

  “燃!”

  骤然,剑罩之上,血色火焰升腾。

  李墨身躯一震,随着血色火焰升腾,他感觉自己身上的气血,竟也随之沸腾。

  他古雀一甩,就想将这剑罩摧毁!

  然而,让他脸色一变的是,古雀是甩开了,但剑意流动,气血沸腾燃烧,竟丝毫不变。

  项丹阳讶异地看了一眼古雀,在赤焰天珠之下,李墨灵力流动,已经不受自己控制,没想到这古怪残剑,竟然还能动作。

  赤焰天珠,烈焰灼烧灵力,吞噬气血。

  “吼!”

  眼见李墨陷入僵局,地下,孙金浑身燃烧,它一个跳跃,竟跳到李墨身边,在项丹阳震惊的目光中,孙金一把抓住了赤焰天珠。

  “唧!唧!”

  一声痛苦的惨嚎,在道道如同焦炭的气味中,赤焰天珠竟附在孙金掌心,灼烧着孙金血肉。就连孙金身上赤红鳞甲,似乎都无法阻挠这股灼烧。

  灼烧烟雾中,孙金鳞甲融化。

  项丹阳目光森然。赤焰天珠,燃烧气血,这金鳞妖猴用手握住,不就像是烈火烹油一般,让赤焰天珠气势更涨么。

  李墨神识一震,目光更加冰寒。他手持古雀,欺身上前。

  项丹阳浑不在意,赤焰天珠,随心意而动,这小畜生近不了他三丈。

  他心神一动,赤焰天珠毫无反应。

  他心神再动,赤焰天珠微微颤抖,依旧未曾回来。

  项丹阳脸色一变,他蓦然看去,此刻,重新到了地面的孙金,对着他狰狞一笑,笑中满是痛苦。

  它的掌心,赤焰天珠连连颤抖,但被它紧紧握在手中,无法脱困。

  “哼!”项丹阳一声冷哼,但他不敢轻易下去。

  他为何要在半空之中?

  这金鳞妖猴不能飞行,半空之中,他便只需要面对李墨一个结丹境修士。若是下落,那就需要面对两个结丹修士了。项丹阳表面震怒,但心底自有计较。

  而且,时间是站在他这边的。

  李墨自然知道项丹阳的想法,不过他没有选择。孙金的状态,自己的结丹,都不长久。

  他不得不拼,不得不来!

  没有选择,那就破釜沉舟!

  如今,孙金拖住赤焰天珠,李墨自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这一瞬,是他离项丹阳最近的一次。

  他双手端平,古雀残剑,剑意直指项丹阳心口。

  明明距离项丹阳还有三丈远,没来由地,项丹阳阵阵心悸。

  他脚下一团赤红沙砾飘动,就要带他远离。

  骤然,一道剑光袭来!

  分不清这剑光从何处而来,只是瞬息,便占据了项丹阳的眼眸。

  剑招,斩罗!

  上古剑修之法,让灵空国空古流都赞不绝口的剑典,岂是非凡。这几日,李墨一直在想,自己有什么一锤定音的力量么,想了许久,秘境中的收获也有不少,但如果说到一锤定音……唯有斩罗。

  斩罗,斩罗,剑起风雷啸,斩却仙人愁。

  哪怕,时间太短,李墨这一招斩罗,不过皮毛,但依旧让项丹阳怒目圆睁。

  他目光所及,神识所致,这剑光似乎有了意识,盯住了自己一样。

  他心神一动,一柄表面狰狞的漆黑飞剑,迅速向着李墨袭去。而他脚下,暗红砂砾缓缓上浮,在他身前,出现一块凝实的暗红障壁。

  如此之时,项丹阳竟然还有反击之力。而磁元丹煞,随意而动,可攻可守。

  它,挡得住斩罗么?

  这一刻,李墨浑身虚脱,斩罗一剑,让他正处于旧力已尽,新力未生之际。

  只能靠你了!

  李墨目光一凝,身旁,九粒漆黑圆珠蓦然出现。

  本命法宝,九曲毒丹。

  李墨心念一动,九曲毒丹向着狰狞漆黑飞剑激射而去。

  阎魔剑上,一道灼热森然意志,骤然降临。

  李墨不为所动,他早就感知到,这狰狞漆黑飞剑已经是下品灵器了,蕴含灵性。

  九曲毒丹,还是下品法器。

  不过下品法器的它们,竟然要拖住这下品灵器。

  不是李墨不想用其他法宝,主要是其他法宝多是他人之物,还需炼化。而且九曲毒丹本就是困物,其他法宝,未必有九曲毒丹的效果。

  项丹阳,可不会给自己这个时间了。

  “我的磁元丹煞!啊,该死的小畜生!”

  另一边,项丹阳怒吼一声。斩罗一剑,他生生地接了。

  接下这一剑的后果,便是他周身砂砾涣散一空,原本上百道暗红砂砾,只剩下几粒漂浮在他身旁,其他的,竟失了灵性,不知道掉落何方。

  除此之外,项丹阳脸色煞白,心口处,一个硕大的窟窿,骤然出现。从前面,都可以看到后面。

  若是筑基,这样的伤势下,项丹阳必死!

  然而,结丹之后,肉身再无破绽,唯有金丹与神魂,才是结丹修士的破绽。

  李墨见此,心底暗叹。

  不是项丹阳挡住了斩罗,而是项丹阳挡住了他。

  斩罗一剑,李墨毕竟只习得皮毛。

  李墨脚下赤铜飞剑连转,他的身影,瞬间落在项丹阳身前。

  乘他病,要他命!

  结丹修士,内天地沟通外天地,李墨灵力已有恢复。

  一股牵引之力猛然扯动李墨手中古雀,李墨眉头一皱。

  抬眼看去,项丹阳眼中杀意不减,他身旁,那几粒诡异的暗红砂砾,吸引之力,就是从此物上传来。

  蓦然,李墨心神一震,口鼻冒出鲜血。他身后,困住项丹阳飞剑的九曲毒丹上,道道裂痕浮现。有的,甚至只剩下了半颗了。下品法器抵挡下品灵器,果然是太勉强了。

  本命法宝受创,李墨自然也心生感应。

  然而,这不是最要命的,要命的是,那狰狞漆黑飞剑回转,就要击杀李墨。

  这一刻,李墨与项丹阳二人,距离只有三寸远。

  李墨古雀被项丹阳那暗红砂砾困住,身后,狰狞漆黑飞剑向着他的气海激射而来。

  项丹阳眼中杀意弥漫,声音怨毒:“小畜生,阎魔剑下,这次,我看你还不死!”

  “放心,你会死在我前面!”

  在项丹阳惊讶的目光中,李墨单手握剑,解放左手,口中轻吐:“镇狱!”

  蓦然,一道无形压力,弥漫在项丹阳身上。

  李墨左手握拳,灵力波动涌动,瞬息击向项丹阳丹田。

  项丹阳心神一颤,这个小畜生,还不肯放弃么?可惜……

  李墨左拳之前,一道金甲骤然出现,顿时挡住了李墨这一拳。

  咔嚓!

  一声轻响,李墨左拳弯曲无力,只是,金甲符也骤然波动。

  “镇狱!”又是一声,李墨目光,依旧冰冷。

  他的眼中,只有项丹阳,只有,杀死项丹阳!

  让项丹阳震惊的是,这一刻,李墨右手弃剑,左手折断,他右手便向着项丹阳击打而去。

  “我喜欢你这样没用的挣扎。”项丹阳怨毒一笑,他脸色苍白,心口重创。

  虽说也是受到重创,但他法宝众多,比李墨,还是稍微好些的。

  项丹阳心念一动,李墨身后,阎魔剑就向着李墨心口刺去。

  与项丹阳不同,李墨毕竟还是筑基修士。心口被刺,他必死!

  然而,许是碰巧,战场之中,不知从何处飞来一道飞剑,竟生生地将阎魔剑……碰歪了一寸。

  飞剑穿过李墨胸口,就这样插在李墨身上。

  项丹阳眉头一皱,这只是意外。

  他看着李墨,说道:“放心,你不会这么容易死,凌迟的滋味,想必你还没有品尝过吧。桀桀。”

  “不必了!”

  李墨淡笑,目中,依旧满是淡漠。

  “镇狱!”

  又是一声镇狱,项丹阳身形一滞,他目光愕然。

  镇狱,不是无用,而是项丹阳之前太强。

  此刻,李墨神识震颤,全身灵力震动,咫尺之间,化作镇狱虚空。

  项丹阳终于体会到了镇狱之威,他浑身动也不能动,三息。

  三息!

  够李墨做什么呢?

  一息,李墨踏步上前,右手上灵力鼓动。一拳,没了项丹阳灵力操控,项丹阳身前金甲,崩溃瓦解。

  二息,李墨身形微挪,手抵在背后,他再次踏步,与项丹阳几乎挨在一起。身上的狰狞漆黑飞剑,骤然贯穿项丹阳丹田。

  这一刻,李墨嘴唇干裂,面无血色,但他还有时间。

  第三息,李墨并手如刀,血光飞溅,项丹阳整个头颅,蓦然飞向他处。

  阎魔剑一声呜鸣,它感觉到主人受创严重。

  剑身微微颤抖,疼痛之感,让李墨眉头皱得更紧。只是,阎魔剑毕竟只是灵器,不是灵宝。

  没有修士操控,也仅限于此。

  李墨双膝一软,脚下赤铜飞剑灵光黯淡,黯然下坠。

  李墨也向着地面飞坠而去,在阎魔剑的牵引下,项丹阳的无头身躯,也顺势而落。

  只是,就在李墨快要坠地之时。

  “小畜生,你真是该死啊!”一道怨毒的神念闪过,项丹阳金丹蓦然出现。

  “现在,你给我死吧!”肉身被毁,项丹阳以后,注定不太好过,除了夺舍,只有耗尽大量灵石,才有机会修复,或者换一具肉身。

  只是此刻的项丹阳,不管这些。

  他只要这个小畜生死!

  金丹,向着李墨眉心激射而去。这一击中,李墨必死无疑!

  就到这里就结束了么?

  李墨眼中,满是遗憾之色。

  李家村的谜团,还来不及解开,徐家的祸门之后没有去看,孟道前辈也没能救下来,可惜了……李墨眼底黯然。

  然而……

  就在此刻,一片冥冥虚空,幽冥幡内。

  只见此刻的孟道,浑身赤红魂丝飞舞,但他盘膝而坐,双眸中满是乌芒流动,竟丝毫没有意识。

  他语气幽深空冥。

  “结幽冥鬼契,此生,神魂堕幽冥。”

  ……

  幽冥幡外,苍炎峰上。

  项丹阳金丹正要击中毫无反抗能力的李墨时,骤然,在李墨眼前,他清晰可见,一道幽冥黑雾,化作一个漆黑骷髅头,桀桀笑声中,一口将项丹阳金丹吞掉。

  “这是……”

  李墨眼中光芒大放。那黑色骷髅头似乎发现了李墨的注视,它看了李墨一眼,目光中骤然露出恐惧,瞬息消散。

  金丹,似乎还是那个金丹。但李墨知道,上面已经没了项丹阳的神魂。

  项丹阳,彻底陨落。

  可惜,自己还是要死……

  李墨看了眼距离自己数百丈的地面,蓦然苦笑。他恐怕要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个摔死的修仙者了。

  “吼!”

  猛然,一声怒吼,一股灼热气息从下方传来。李墨双目之中,蓦然明亮了许多。

  倒是把你给忘记了!

  此刻,在栖霞山修士眼中,一个巨大猿猴,骤然跳起数十丈高,他遮天巨掌上举,竟托住了下坠的李墨。

  下坠之势,在结丹妖兽的肉身之下,丝毫无用。

  有了孙金缓冲,震荡之中,李墨口喷鲜血。

  但是李墨毫不在意。

  “哈哈哈哈哈……”

  自己,终究是活下来了。

  看着因结丹战斗而昏沉的天象,李墨满是鲜血的脸上,肆意地笑了起来。他缓缓举起自己的右手,对着天空,猛地攥紧。

  自今日起,我自己的命,属于我自己!

  “我,自由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