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结丹介入

捏仙 冷皓东 5093 2019.07.24 18:13

  李墨到了燕重山等人身边。

  燕重山、风铃、薛辰三人,迅速围住了李墨。

  三人一边上下打量着李墨。

  嘴里一边发出“啧”、“啧”声响。

  李墨被三人看得头皮发麻,不由苦笑道:“燕师兄,风师姐,还有薛辰,你们这是干嘛?”

  风铃揶揄道:“啧啧,没想到啊,我们的徐师弟竟然这么能打。

  你没看,刚刚场下好多师妹都在替你感到惋惜呢。

  徐师弟也有钦慕者了。”

  “小玲儿说的没错,能够让方公子用出岐柳心诀。

  整个栖霞山三宗,可是不多。”

  李墨辩解的声音还没说出来,燕重山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方尘远看出李墨的窘迫,解围说道:“先不说这个了,左高峰快比赛了,我们先看看吧。”

  正说着,老者模样的左高峰就飞上了台。

  而他对面,锋月谷弟子目光一厉。

  此次三宗大比,锋月谷可说是最为悲惨的一个了。

  师兄师姐中,楚寒锋与丹岐宗天骄同时重伤,无力参战。

  孙越阳遇上燕重山,惨败。

  兰溪子竟然栽倒在丹岐宗一个小辈手中,细算下来,只剩下王剑师兄了。

  就连比较厉害的曹光师兄,也倒在那个小辈手中。

  丹岐宗!

  锋月谷弟子看了一眼对面绣着丹药的青衫老者,紧了紧手中的剑。

  比赛开始!

  锋月谷修士大喝一声。

  “啊!”

  他的飞剑快如疾风,迅速向左高峰袭来。

  左高峰眉头一挑。

  对方竟然没有直接认输,真的以为自己是老人家,心地善良么。

  左高峰看也不看袭来的飞剑。

  随手一拍储物袋,一柄飞剑就迎着对方飞剑而去。

  左高峰本人,则一步踏前,随着这一步,他的身影竟模糊了起来。

  “来了,左高峰的春生逆命诀。”徐飞眼中精光一闪,低喝出声。

  “春生逆命诀?”李墨的声音有些疑惑。

  燕重山笑着解释道:“嘿嘿,徐兄弟,你别看左高峰早衰,是个愁眉苦脸的小老头。

  但是他修炼的功法可不简单,乃是宗主传给左家的春生逆命诀。

  这功法左老头藏得紧,不过据说十分强大。”

  燕重山左右看了看,又凑到李墨耳边,偷偷摸摸道:“据说,这个功法乃是宗内一个大人物修炼的功法,因为左老头早衰,十分契合,所以让左老头修炼。”

  李墨了然的点了点头。

  场下,局面已经变成一边倒的趋势。

  “今日,就该我左高峰扬名!”

  左高峰面色傲然。

  他一步踏出,竟然诡异的出现在锋月谷弟子身旁。

  他手捏剑指,手指冒出火焰,宛如利剑般袭向锋月谷弟子心口。

  锋月谷弟子脸色发白。

  他一咬牙关,操控飞剑便袭向左高峰后心,不再与左高峰飞剑缠斗。

  围魏救赵?

  天真!

  左高峰眼中露出讥诮之色,他似是毫无所觉一般。

  身形模糊之下,原地竟然出现一个老者的灵力虚像。

  而他本人,依旧向着锋月谷弟子袭去。

  “哼!”

  锋月谷弟子神魂大冒。

  眼看躲不过去,他也是果决之人,竟直接用左手挡下了这一击。

  不过,他的左手也被疯狂灼烧。

  薛辰看了许久,突然说道:“你们有没有发现,左高峰好像年轻了一些?”

  李墨点了点头:“不错,你们看左高峰的两鬓。”

  在后方出现老者虚像后,原本两鬓斑白的左高峰,此刻两鬓竟然如染了墨一般漆黑。

  这还不止,在李墨的神识下,左高峰的所有气机,全部都转移到那个灵力虚像中了。

  而他本人,无论是体内灵力流动速度还是术法威力,都要更强。

  春生逆命诀么。

  高台之上,赵元胡点了点头,对着左家老祖说道:“看来高峰这孩子,在春生逆命诀上下了功夫啊。”

  左家老祖连忙笑道:“这都是宗门和宗主您的栽培,高峰这孩子年轻,以后还长着呢。”

  赵元胡笑了笑。

  这种凝气期小辈的比试,对筑基期而言还是比较枯燥的。

  除了方尘远的岐柳心诀,就是左高峰的春生逆命诀,还略微有些看头。

  岐柳心诀,修炼起来十分苛刻,一旦不成功,成为废人都算好的,惨死半途更是家常便饭。

  不然,费仲年这么多年,也不会就出来方尘远这一个弟子。

  春生逆命诀,祖奶奶的修炼功法,自然是强。

  不过,这些都是我丹岐宗的苗子啊。

  赵元胡看向丹岐宗天骄,眼底露出欣慰之色。

  突然,他看到一个杏黄色衣衫青年,嘴角微扬。

  “丹阳师弟,没想到啊,你这个弟子竟然如此了得!

  看来,秘境试炼肯定有他一份了。”

  项丹阳默默不语,只是脸上乌云密布。

  沉默良久,项丹阳缓缓说道:“掌门,近日我心浮急躁,需要闭关数日。后续比赛,恕丹阳不能到场。”

  说完后,项丹阳也没看赵元胡脸色,径直走下了高台。

  “跟我回灵府!”

  李墨耳边,项丹阳压抑着怒火的声音炸裂。

  李墨眉头一挑,看都未看项丹阳,依旧站在原地。

  项丹阳也没抱太多希望,他深深地看了人群中的李墨一眼。

  “嗖”的一声,驾驭飞剑离开。

  飞剑凌空,发出巨大的响声。

  “让诸位掌门见笑了。”赵元胡目光冰冷。

  孟云昌和吕颂对视一眼,均看到对方眼中的讥讽,不过没多说什么。

  丹阳长老这是怎么了?

  演武台上,左高峰看了一眼半空中的项丹阳,内心嘀咕着。

  享受着众人震惊、敬畏的目光,左高峰神色昂然。

  说到底,我才十八岁啊!

  左高峰暗叹。

  而他对面,那锋月谷弟子看起来凄惨无比,他左手垂在身后,烧的漆黑如炭。面色惨白,还冒着虚汗。

  一方面,需要忍受左手烧焦那钻心的疼痛。

  另一方面,还要承受左高峰接连不断的攻击。

  如果不是锋月谷对飞剑掌控够强,左高峰存着猫戏老鼠的心态,他早就承受不住了。

  又是一拳,贯穿胸膛。

  锋月谷弟子吐出大口鲜血。

  借着这一掌,锋月谷弟子反而清醒了过来。

  他横剑当胸,眼中已存死志。

  “可以了,认输吧!”

  楚寒锋的声音,响彻全场。

  锋月谷弟子仿若未闻,不为所动。

  楚寒锋无奈道:“这是大师兄的意思。”

  “我认输!”

  锋月谷弟子神情一松,瘫倒在地上。

  楚寒锋吩咐两个弟子去护他回来。

  一旁,王剑桀桀一笑:“真的是大师兄的意思?“

  “那不然怎么办,真的让梁辛战死么。大师兄来了,我和他说便是。”

  裁判看了楚寒锋一眼,喝道:“此战,丹岐宗左高峰胜!

  下一战,兽灵宗竺厚对丹岐宗……曹灵远。”

  演武台上,左高峰撇了撇嘴,缓缓向着丹岐宗天骄的位置飞去。

  今日,十八岁的左高峰,已经扬名。

  也叫锋月谷、兽灵宗的人知道,丹岐宗,不只有方尘远、不只有项明。

  ……

  “哥哥加油!”

  一阵清脆的吼声传来,差点把左高峰吓一跳。

  他怒目而视。

  只见丹岐宗天骄处,一个肌肤白皙的活泼少女,兴高采烈的叫着。

  惨了,这祖宗怎么来了啊。

  这一嗓子,我刚刚的精彩发挥更不会有人记得了。

  哎,我十八岁的青春啊。

  左高峰本就愁苦的面容,愈发愁苦。

  来人自然不是为他加油,而是为刚上台的曹灵远加油。

  曹灵远远远地看了曹灵蔓一眼,也是无奈。

  作为丹岐宗结丹修士曹化玄的玄孙女,曹灵蔓就宛如丹岐宗的公主一般,备受宠爱。

  像李墨的符箓、丹药,她如果想要,不到片刻就有筑基长老送到手中,然而她从来不要。

  因为有曹化玄的庇护,她根本不需要打打杀杀。

  这才是真正的二世祖。

  若不是曹化玄怕她毅力不够,早就把她堆到筑基期了。

  台上,筑基长老看了竺厚一眼,淡漠道:“想必你知道你对面的人是什么身份,既然这样,比赛……开始!”

  面对丹岐宗长老这种隐晦的威胁,竺厚摸了摸脑袋,憨厚的笑了笑,眼中却满是怒火。

  越是愤怒,竺厚脸上的笑容越是人畜无害。

  但是面对竺厚,曹灵远可不敢掉以轻心。

  他一拍储物袋,身上就多了三层护罩。

  然而,竺厚的表现却让他迷惑。

  竺厚一改之前比赛,嗜血蚁疯狂扑进,他在后方指挥,关键时刻果断上前,果断击杀对手的狠辣。

  竺厚就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说道:“我真的很羡慕你们这些二世祖!

  出门有长辈庇护!

  打不过有长辈帮忙!

  什么修炼丹药、修炼法诀,全部都有人早早地准备好。

  捧着怕化了,走着怕摔着。

  你说,我怎么没这样的好运气呢?”

  曹灵远脸色冷漠,靠家世又如何,家世也是一种实力。

  曹灵远一拍储物袋,一道风刀符就向着竺厚而去。

  这符箓化为风刃,直直地切向竺厚,竺厚像没有察觉一般,风刃到了跟前,才用粗壮的手臂去挡。饶是竺厚已经用灵力包裹手臂,依旧被锐利的风刃割出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大量血液,落到演武台上。

  难道老夫刚刚的话语,让他放弃抵抗了?

  但这也太过明显了,恐怕会引起非议啊。

  演武台旁,作为裁判的筑基长老眉头一皱。

  天骄队列中,李墨看着竺厚平静的面容,眉头微皱。

  想了想,他神识微动,猛然看向谨慎的曹灵远,没有说话。

  丹岐宗。

  苍炎峰山巅。

  就在李墨动用神识的时候,一个老妪轻咳了一声。

  演武台上,曹灵远谨慎的看着目光平静的竺厚。

  他内心却隐隐有着不安。

  快点结束战斗!

  曹灵远决定不等了。

  他目光一凝,伸手一拍储物袋,上百道流光一一浮现。

  “这,这是……”李墨一愣。

  “哈哈,青空师弟,看来有人将你的战术模仿了十足啊。”

  一旁,方尘远轻笑一声,如是说道。

  李墨苦笑一声。

  的确,曹灵远这一招,正是李墨用来对付兰溪子和曹光的方法。

  符箓之墙!

  唯有烧灵石,才有这样壮观的一幕。

  曹灵远还做了升级。

  李墨感觉,这些符箓中,有些对他都会造成威胁。

  果然,竺厚瞳孔微缩,却依旧憨厚笑道:“何必那么浪费?”

  曹灵远没有回复,他也没办法回复。

  同时操控上百道符箓,让他的脑袋昏昏沉沉。

  该死,明明看徐青空那小子很轻松啊,难道是我符箓的威力太大了?

  曹灵远脸色发白。

  李墨哑然失笑。

  如果一张张的放,曹灵远说不定还真有翻盘的机会。

  但同时操控上百道符箓,除非神识强大,否则自身根本难以为继。

  曹灵远,已经败了,但会死么?

  想到这里,李墨警惕心十足。

  神识全部缩回识海!

  元隐诀运转到极致。

  结丹修士,怕是要入场了。

  演武台上,曹灵远一咬牙,决定先缓解一下自己的压力。

  他右手虚空一抓,数十道灵符就直冲竺厚而去。

  竺厚手上,莫名出现一块蛮蛇鳞片,这鳞片足有一人高,通体散发着黝黑光芒。

  竺厚如此魁梧,缩着身子,竟然能藏在后面。

  轰!轰!轰!

  阵阵轰鸣声震得演武台都一阵抖动,曹灵远气血翻涌,然而他并未在意,死死地盯着烟雾中的那一抹黑色。

  “我说,何必那么浪费啊!”竺厚没再笑了,声音平淡中,杀意弥漫。

  还没死?

  曹灵远脸色发黑。

  一摆手,另外的几十道灵符,再次向着竺厚激射而去。

  这种不讲道理的轰炸,让竺厚也十分无奈。

  大量灵符对天骄无效,不是伤害不够。

  而是天骄身经百战,各有各自的克敌手段。

  竺厚这块蛮蛇鳞片,乃是兽灵宗宗主吕颂所赐,筑基期都很难攻破,更不要说凝气了。

  不过,竺厚也不是毫无火性。

  鳞片后,他嘴角露出狰狞。

  竺厚手指微动,对面,曹灵远突然双膝跪地,发出撕心裂肺的吼声。

  “你对我做了什么手脚?”

  若是可以内视,就会发现,此刻曹灵远脚踝、膝盖上,分别趴着两只血红色蚂蚁。

  这并不恐怖,恐怖的是,曹灵远体内,另外五只嗜血蚁在血脉中游走。

  这些蚂蚁看似渺小,但每走过一个地方,曹灵远体内的血液就变得灰暗。

  曹灵远毕竟是凝气十一层,内视察觉到不妙。

  “我认……啊!”

  曹灵远正想认输。

  竺厚手指一勾。

  曹灵远左腿上,脚踝、膝盖处的嗜血蚁,轰然炸裂。

  炸裂后,骤然,从血液中,又生出了嗜血蚁。

  上古灵虫,竟如此诡异!

  这一炸,让曹灵远左腿直接炸成粉碎。

  竺厚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恨恨地吐了口唾沫,向着曹灵远走去。

  “妈的,再给老子炫富啊。”

  竺厚走到曹灵远身前,一把扯下曹灵远的储物袋。

  他感知了储物袋内的东西,脸色才好看了一点。

  他看着跪倒在地的曹灵远,左脚高高抬起,就想踩着曹灵远的头颅。

  陡然,一阵威压传来。

  看台上的修士都喘不过气来。

  演武台上,竺厚更是难受,他感觉自己已经不能呼吸,甚至感觉有一只无形大手抓着他的头颅。

  这不是错觉!

  外面看来,竺厚脸脸色涨红,仿佛下一刻就被人捏爆的错觉。

  “到这里已经可以了!”

  一个淡然的声音响了起来。

  声音的主人,一个和曹灵远有七分相似,面容威严、两鬓染霜的中年男子落在演武台上。

  丹岐宗结丹修士之一,曹化玄。

  围观弟子和筑基长老噤若寒蝉,不敢多说一句。

  李墨眼中讥诮之色一闪而逝,不漏痕迹的看向身后。

  身后,高台之上……

  三宗宗主已经站了起来,孟云昌的手掌心,丝丝剑气围绕。

  吕颂目光迥然,手已经放在腰间储物袋上。

  “小惩大诫!”

  说着,中年人袖袍一甩。

  “轰”的一声,兽灵宗天骄弟子旁,多了一个宛如龟裂的巨坑。

  竺厚砸在巨坑中心,浑身动弹不得,他骨头几乎粉碎。

  而他的左脸肿起一大块,依稀能看出巴掌印痕迹。

  此刻,曹灵远跪伏在地,中年人一把捞起曹灵远,地上血泊中,十三只嗜血蚁趴着一动不动。

  也不知这嗜血蚁是何神物,明明自爆了也可在血液中自生。

  “阴祟妖物。”

  有心想毁掉这些嗜血蚁,中年人最终还是作罢。

  三宗大比,他出手,本就已经逾矩。

  “此战,兽灵宗胜。”

  中年人冷哼一声,提着曹灵远便走了。

  再拖下去,哪怕是他,都没办法恢复曹灵远的伤势。

  中年人走后,吕颂才松了口气。他大声说道:“多谢前辈手下留情。”

  旋即,转头,看向赵元胡,语气不善:“赵道友,此事需要给我兽灵宗和锋月谷一个解释。”

  孟云昌也点了点头,说道:“正是如此,三宗大比若这么个比法,我便让凌志不要来了。”

  赵元胡苦笑道:“此事是我丹岐宗之失,我会请岐黄丹府最强的长老出手,为竺厚治疗。

  保证三日之内,让他恢复原样。”

  吕颂看了孟云昌一眼,心底暗叹,也只能如此了,旋即点了点头。

  左高峰左看看右看看,曹灵蔓、项明已经离去了。

  留下的,方尘远一批人与自己也不对付。

  左高峰叹了口气,落寞的离开。

  夕阳下,十八岁的左高峰,孤独的身影被拉得很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