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八章 李墨 VS 方尘远

捏仙 冷皓东 4944 2019.07.24 10:00

  翌日。

  万里无云,风和日丽。

  “难得的好天气啊!”

  脚踏飞剑,一袭青衫的方尘远,侧头微笑的看向燕重山。

  燕重山嘿嘿一笑:“嘿嘿,方公子你今天很轻松嘛。”

  “毕竟是徐师弟啊,虽然不知道徐师弟这两天去哪里了,但今天如果见到了,就知道没事了。”

  “嘿嘿,原来方公子你不是为了比赛的胜负担忧啊。”

  看着燕重山挤眉弄眼的模样。

  方尘远莞尔,旋即心中一肃。

  他品出燕重山话中的意味了。

  哪怕自己觉得徐师弟十分神秘,但依旧不觉得他可以战胜自己么?

  自己这算……自大?

  方尘远收起了心底的轻视,面色认真了起来。

  燕重山嘿嘿一笑,没再说话。

  他左右看了看,只见风铃和薛辰东张西望,脚下的飞剑也是歪歪扭扭的。

  大家都没有为今天比赛的结局有任何担忧。

  “总觉得,今天徐兄弟会给我们一个惊喜啊。”

  燕重山摸了摸下巴,喃喃自语。

  此刻,演武台已经聚集了上万人。

  若不是锋月谷和兽灵宗的人不能进入,人数至少还要多一倍。

  三宗大比。

  是天骄们的修罗场!

  也是三宗修士的狂欢!

  这些天,到处都是议论纷纷。

  “你们说,这十五强到底谁更厉害?”

  “厉不厉害咱先不说,非灵仙子好美!”

  “竺厚的嗜血蚁好厉害啊。”

  “方师兄和项明师兄真是俊朗,啊啊,我要嫁给他们。”

  在这样的议论声中,也不乏锋月谷弟子的不甘。

  “哼,想不到我锋月谷的战绩,如此之差。”

  三宗之中,锋月谷除了王剑和另外两个核心弟子外,其他人均被淘汰。

  而赵非灵作为剩下十五人中,唯一的女性,虽然面上蒙了一层轻纱,但绰约多姿,出手间不带丝毫烟火气息。

  这些时日,早已让丹岐宗群修,痴迷不已。

  当然,除了三宗大比外,众人对李墨与方尘远的比试,也是关注颇多。

  “你们说,这徐青空的灵符到底什么时候能用完啊?”

  一个白衫弟子,满眼羡慕。

  “为了方师兄拿到头名,我感觉徐师兄今天还会认输。”

  “我不信,这种地方,哪怕对面是父母兄弟,也要赢下去啊。

  一旦赢了,名声、灵府、丹药……

  想要什么,就全都有了。”

  “嘿嘿,我们徐师兄不差钱,才不会在意这个。”

  “打个赌!”

  ……

  宗内选拔赛、三宗大比,李墨已经实现了他想要的高调!

  吸引了大量宗内弟子的瞩目和簇拥。

  甚至。

  李墨不知的是,有许多人想依附与他。

  却苦于找不到门路。

  台上,赵元胡看向一旁脸色阴沉的项丹阳,轻笑道:“看来相当一部分弟子,对丹阳师弟的弟子,十分看好啊。”

  “不过是靠丹药垒起来的凝气九层废物,入不得掌门法眼。”

  项丹阳语气干巴巴的。

  赵元胡轻笑一声,不置可否。

  不一会儿,方尘远几人便到了演武台前。

  一到此处,四人均是眼前一亮。

  前些日子重伤的楚寒锋、徐飞到场。

  哪怕已经被淘汰的王秀、孙越阳等人。

  ……

  还活着的三宗天骄,悉数到来!

  而在丹岐宗天骄行列,一个目光淡漠的青年,赫然在列。

  “哈哈,徐兄弟,我就知道你没事。”

  隔了老远,燕重山的大嗓门就叫了起来。

  李墨怔了一下。

  转瞬间,明白燕重山话语中的含义。

  等到几人落地,李墨说道:“让师兄们担忧了,青空之过。”

  风铃撅起小嘴,抱怨道:“这些天你去哪了?害我们好找。”

  “毕竟面对方师兄,也要做些准备才是。”

  李墨看了方尘远一眼,笑着说道。

  方尘远眼神亮了一下,笑道:“那就期待师弟为我准备的惊喜了。”

  演武台上,劳横看着相谈甚欢的几人,拿起酒葫给自己灌了口酒。

  “比赛双方入场!

  此战,方尘远,徐青空。”

  两人同时看向演武台。

  方尘远道:“咱们走吧。”

  李墨点了点头,二人一同上台。

  劳横看了看两人,道:“规则就不用我再说了吧,那么……开始!”

  二人一动不动,均没有抢攻。

  方尘远笑了笑,打趣道:“徐师弟,这次还是用符箓么?”

  李墨摸了摸鼻尖:“上次就已经用完了,看来我二世祖的生涯,还没开始,就这样结束了。”

  “既然这样,那还比么?”

  “比总要比比的。”

  “明白了,那就……开始?”

  “开始!”

  话音刚落,一道青光与一道乌芒,同时袭向李墨与方尘远。

  锋芒初显!

  两道飞剑带起阵阵风压。

  肉眼几乎无法看清。

  几乎同时,阵阵金铁交击之声,两道飞剑均是无功而返。

  乌芒回到了李墨身旁,赫然是幽明竹剑。

  青光也几乎同时回到方尘远右侧,是一柄碧绿色木剑。

  仿佛镜像一般的飞剑。

  教习一般的凝气修士御剑。

  同样的无功而返。

  同样的御剑速度。

  同样的……让人感觉到恐怖!

  “这……这……太快了吧!”

  “都赶得上筑基长老神识御剑了。”

  “徐……徐青空,竟然这么强?”

  围观弟子看着这一幕,对视一眼,咽了口唾沫。

  他们后背发凉。

  凝气修士!

  御剑的速度,某些时候便决定了生死。

  这一手御剑攻击。

  李墨便可稳进丹岐宗前三!

  眨眼间的速度,飞剑就到了对方面前,凝气七层连抵挡都没办法抵挡。

  方尘远讶异,他看了金钟内的李墨一眼。

  正想说些什么时。

  突然心中一紧。

  幽明竹剑,在他后心浮现。

  隔着三尺远,仿佛碰到无形气墙一般,再也刺不进去。

  又是如此!

  李墨眉头一皱。

  方尘远并未做什么,但飞剑却刺不进去。

  殊不知,方尘远也是后怕不已。

  什么时候不见的?

  他竟然没有感知到李墨飞剑消失。

  这也是李墨新想出来的御剑法门。

  元隐诀,结合锋月谷修士的剑修法门,作用在飞剑上。

  便形成了飞剑隐身的效果。

  让凝气期修士,防不胜防。

  当然,此招在面对筑基期修士,就基本没有效果。

  筑基期神识之下,万物显形。

  李墨朗声道:“方师兄,接下来这招,就是我的准备,你可接好了。”

  方尘远神色肃然。

  他刚想说话,突然脸色一变。

  破空之声骤然爆发!

  幽明竹剑化为黑色闪电,凌厉转动,锋锐的剑芒让他头皮发麻。

  而这,仅是开始!

  猝然之间,黑色闪电来回穿梭。

  极快的速度,完全感知不到,会从何处刺向自己!

  方尘远后退一步。

  他一拍储物袋,手中出现一支通体雪白的毛笔出来。

  “啊!”

  他咬紧牙关,大喝一声。

  只见毛笔笔杆上的白色,仿佛墨水一般,被吸纳进入笔尖。

  白色褪去,笔杆化为翠绿。

  笔尖,却白的耀眼!

  方尘远拿着毛笔,虚空一点。一个乳白色气泡直接护住了他。

  与此同时,强烈的破空声中,幽明竹剑袭来!

  生涩!

  懈怠!

  停滞!

  幽明竹剑竟无法寸进。

  怪异的感觉,浮上李墨心头。

  仿佛手脚陷入淤泥般的感觉。

  李墨虚空一招,幽明竹剑再次飞回他的身侧。

  旋转间,伺机而动。

  方尘远后怕的看了幽明竹剑一眼,说道:“这可不像凝气九层拥有的攻击强度啊。”

  “昨日侥幸突破!”

  李墨不动声色的回道:“不过,师兄这支笔,看起来倒是颇为神异。”

  “琅琊笔!”

  方尘远接着道:“宗内选拔赛的奖励!

  除了被动触发外,有三重防御。你刚刚的攻击虽然速度很快,让人无法捉摸。

  但单独的攻击力度,差不多凝气五层的水准。

  所以可以挡下。”

  好强的极品法器!

  李墨深深地看了一眼,方尘远手中的琅琊笔。

  被动护罩!

  三重主动护罩!

  第一层,便可防御凝气五层水准的攻击力。

  李墨想了一下,自己除了爆发真实修为外,只有镇狱神通、通过神识找到防御罩的死角两种方法,有绝对把握了。

  看着若有所思的李墨。

  方尘远目光肃然。

  到了此刻,李墨的表现,已经击碎方尘远所有的轻视。

  刚刚那一番攻击。

  让方尘远心底,也升起一阵兴奋感。

  李墨想到从锋月谷弟子手中拿的破风剑诀。

  他默默催动灵力!

  喝道:“方师兄,小心了!”

  幽明竹剑从一道寸长短剑,化身为一柄黑色长剑。

  “嗖!”

  李墨虚空一推。

  强烈的破空声和灵压,让方尘远神色肃然。

  他二话不说,双手掐诀。

  琅琊笔笔杆上,翠绿色再次向笔尖融去。

  笔尖翠绿的仿若滴水。

  下一瞬,方尘远虚空一点,身周多了一重碧绿色气泡。

  琅琊笔笔杆……

  已猩红如血。

  一声“嘎吱”脆响,乳白色气泡没能抵御一息,就轰然破裂。

  幽明竹剑狠狠地撞在碧绿色气泡上,惹得碧绿色气泡一阵波动。

  双方开始比拼灵力。

  比拼灵力,就是自己的主场了。

  不过自己这个师弟准备的还真是充分啊。

  方尘远呼出一口气。

  就在方尘远放松之际。

  一只手,握住了幽明竹剑的剑柄。

  隔着碧绿色气泡,李墨与方尘远两两相望。

  他们的距离,不过三寸。

  李墨右手紧紧抓住幽明竹剑,左手抵住剑柄的最末端。

  手中灵力疯狂涌动。

  与此同时,李墨脚下一顿!

  嗡嗡!

  演武台防御阵法阵阵波动。

  李墨跳至半空。

  他单手持剑,手中幽明竹剑仿佛拥有盖世神威。

  猛然斩下!

  碧绿色气泡内,方尘远目中精光一闪,一道青光沿地而行。

  与此同时,方尘远略一侧身。

  口中低语:“岐柳心诀。”

  李墨控制着,让自己脸色发白。

  毕竟他现在表现的威力,可还是凝气十层的全力爆发啊。

  所以,地上那道碧绿色飞剑,他也不能够发现。

  台上,两个人互相角力。

  台下,众修也被这一斩,牵动了心神。

  没人能想到,早已注定结局的战斗,竟然会再起波澜。

  从一开始的势均力敌!

  到不断刺出的黑色闪电!

  以及此刻的黝黑巨剑。

  李墨的表现,不断颠覆他们的认知。

  项丹阳与项明叔侄俩,这一刻均是目光阴鸷。

  哪怕是人群中的核心弟子,也是目光凝重。

  易地而处。

  将他们放在方尘远的位置。

  刚刚的攻击,他们挡得住吗?

  有的能挡住,有的挡不住。

  但这一斩,让他们开始重新审视徐青空。

  靠丹药提升的废物?

  二世祖?

  你确定你不是在开玩笑么?

  这分明又是一个变态啊!

  众多核心弟子心底哀嚎。

  就连左高峰,王秀等人,都忍不住吐槽。

  哪个家伙说这是个废物来着,打死他!

  人群中,赵平感觉恶意满满,他后背发凉,原来早已被汗湿了。

  徐青空竟然如此强,如果他知道是我透露他的消息,如果要报复我的话……不行,我要找个理由出宗才行。

  说来话长,实际不过短短一瞬。

  李墨的这一剑,终究还是斩了下来。

  噗!

  方尘远身前的碧绿色护罩,破了!

  然而,方尘远神色不见丝毫慌乱,他双手化刀,已经被青绿色灵力包裹。

  而李墨后心,一道碧绿色飞剑,袭来。

  砰!

  在李墨的剑斩之下,方尘远倒飞出去四五丈远。

  李墨身周,金钟浮现。

  离他三丈外,翠绿色小剑斜斜地插在地上。

  结束了吗?

  并没有!

  李墨看着地上的木头碎屑,眉头一皱。

  “好快!”

  方尘远站了起来,他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看向李墨的眼神满是惊叹。

  “我没办法想象,师弟你之前到底经历了什么,战斗直觉与临场反应竟然如此之快。方才见你撤下防御,我还以为是你灵力不足,没想到……”

  方尘远摇了摇头,苦笑道:“没想到,我的青玄剑离你不过三丈,你竟然能够反应过来,开启金钟防守。

  我若输了,也输得不冤。

  你如果突破到凝气十二层,就有竞争丹岐宗头名的资格。”

  方尘远声音突然洪亮,坦坦荡荡。

  台下众修听罢,瞬间轰然。

  李墨心底一阵暖流。

  刚才那一瞬间,李墨斩下那一剑,而后在青玄剑离他三丈时,开启金钟防守。

  这一波,也是凝气十层的极限。

  但围观弟子,未必能看出其中的精髓。

  方尘远此般作为,正是为了给他造势。

  借他大师兄的口,堵住众人“二世祖”、“废物”这些称号。

  不过李墨摇了摇头,笑道:“不,你赢了。”

  说着,李墨“哇”的一声,吐出大口鲜血。

  他脸色发白,浑身不自然的颤抖,明显是灵力消耗过度的样子。

  装成虚弱的样子可真难。

  李墨心底无奈。

  嘴上说道:“若是比拼灵力,我定然比不过你。

  刚刚我已经用了浑身力气了。

  但从师兄的状态来看,明显还游刃有余。

  我……似乎都没能伤到师兄。”

  方尘远的双手和肩胛骨,在一阵青绿色光芒的包裹下,渐渐恢复。

  仿佛根本没有受到伤害。

  二人相视一笑。

  刚刚那一瞬间,只有他们才知道发生了什么。

  李墨那一剑,确实如愿以偿的斩破了方尘远的防御,但方尘远竟然用手接住了这一剑。

  瞬息,方尘远的双手便抵挡不住,爆裂开来。

  这一剑,落在了方尘远的肩胛骨上。

  可不过半指深,便再也进不去了。

  李墨看向方尘远,除了俊朗面容,此刻方尘远全身,都被青绿色光芒笼罩。

  “岐柳心诀!”

  方尘远笑着解释道:“这是我的本命功法,能够抵御攻击,并修复伤势。

  毕竟做大师兄,压力这么大,还是要有点本钱的嘛。”

  方尘远解释的简单,但不妨碍李墨惊叹。

  在李墨神识下,方尘远整个身体都已经木质化,脉络中流淌的,都是青绿色的灵力。

  除非斩下脑袋或者刺穿心脏。

  否则,就算伤到四肢,都无法破开!

  岐柳心诀,恐怕也是一等一的功法了。

  不知方尘远是如何得来?

  不过各人有各人的际遇,李墨没有多问。

  李墨看向劳横,说道:“我认输!”

  方尘远看了看没有丝毫失落的李墨,脑海中电光一闪。

  不由自主道:“师弟,刚刚是你的全部实力么?”

  李墨怔了一下,笑道:“当然不是,我还准备了一道神通。

  不过,灵力消耗太大,没机会用了。”

  李墨的回答,没有丝毫破绽。

  真的是这样么?

  方尘远无奈的笑了笑,没再说话。

  二人一同离去。

  这就是你的全部实力么?不,不对,你一定还有秘密。

  究竟是战斗天赋还是早有察觉,还是单纯的强大?亦或者,都有?

  操纵上百道符箓的轻松自如。

  方尘远飞剑袭击的瞬间,李墨淡漠的眼神。

  台上,劳横意味深长的看着两人的背影,目中精光闪动。

  李墨回到天骄中,在路过项明身侧时,轻声道:“现在知道为什么选我,而不是选你么?

  因为……

  我比你强!”

  项明猛然转头,目光怨毒,死死地盯着李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