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二章 发疯的孟云昌(加更)

捏仙 冷皓东 3069 2019.08.19 21:54

  一道雷光闪过,映照在孟云昌苍白的脸上。

  孟云昌双目圆睁,他回想起在秘境试炼的最后一幕……

  “桀桀,你猜错了!”

  感知到血槐树妖的神念,孟凌志神色大变。

  “你什么意思,给我说清楚。”

  然而,血槐树妖神念,戛然而止。它早已油尽灯枯,能说出这句话,已是极限。

  血槐树妖,陨落!

  它死了个一干二净,孟云昌,却呆住了。

  血槐树妖不是杀害自己儿子凌志的凶手,它临终之前说自己……猜错了!

  杀自己儿子的,另有其人!

  另有其人!

  孟云昌双目满是血丝,剑意勃发,周身三丈,草木纷飞。

  幽暗天色中,孟云昌走到了一处山坡。

  山坡之上,夜晚风声呼啸,树木如同鬼影一般,让人望而生怖。

  孟凌志左右看了看,冷哼一声:“哼,出来!”

  说着,他目光死死地盯着一个方向。

  一声轻叹,一个沙哑的声音响起。

  “哎,我还以为孟道友经受丧子之痛,心神恍惚,不会发现我的踪迹,没想到啊,不愧是结丹中期修士。”

  “项丹阳,废话少说,你邀我来,所为何事?”孟凌志剑眉一挑,冷漠说道。

  树后,走出了一个葛布长衫的山羊胡老者。

  赫然,正是项丹阳。

  项丹阳桀桀一笑:“你我相交二十年,孟道友,难道我突破结丹,你不恭喜我么?”

  “哼,有什么好恭喜的,我布局数十年。原本,二十年前,我们就该一统栖霞山的,哪里会等到如今。”

  “桀桀,若是二十年前我就摆在明面,恐怕,还真未必能统一栖霞山。”项丹阳桀然一笑,说着,一道玉简就丢到孟云昌身前。

  孟云昌伸手,神识一扫,眼中杀意闪动。

  “原来如此,我一直以为,岐黄丹府府主是顾秋柔化身,没想到,竟然还有一个结丹修士。”

  “正是,此人名叫董素心,结丹初期修士,乃是赵元胡的道侣,她或许攻击手段薄弱,但作为丹师,手段肯定不少,不可不防。此外,顾秋柔,绝非普通结丹后期那般简单,深不可测。”

  “噢?有何凭证?”

  “我也不知,只是直觉罢了,那鬼东西折磨我二十年,总还是有点收获的。”项丹阳神色阴沉道。

  “说起此事……”

  孟云昌目光一闪:“你那徒弟,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看你欲杀之而后快,而他,似乎也颇为仇视你。”

  “哼,他便是当年谋害我之修士的后裔,除非你有绝对把握生擒他,否则,遇到他就给我下狠手,石崇虎、孙钰、左丘鹤……我们的人,险些因他暴露,这小畜生不死,我心难安。”项丹阳阴沉说道。

  孟云昌讶异地看了项丹阳一眼,饶是他心情烦躁,也惊讶于项丹阳的怨恨之深。

  项丹阳看了蓬头垢面的孟云昌一眼,说道:“说起来,这小畜生一直隐藏修为,秘境试炼中,他绝对参与了许多事情。甚至,孟道友之子,也未必不是遭了他的毒手。”

  “此事我自有主张!”孟云昌背负双手,语气淡漠。

  项丹阳依旧不甘,对着孟云昌说道:“结丹大典上,我们便要送丹岐宗一个大礼物,孟道友真的不打算,在此之前报仇么?”

  “报仇?”孟云昌眼中的怨恨,似要把人撕碎。

  “全死了,才叫报仇!”

  项丹阳一怔,旋即想到什么,他深吸口气,难以置信地看着孟云昌。

  “全死了?你……你疯了?”

  “哼,结丹大典之时,项道友不要忘了,自己的任务!”孟云昌一声冷哼,瞬息消失不见。

  轰隆!

  一声炸雷,项丹阳脸色明灭不定。

  看着孟云昌离去的身影,项丹阳眼中露出凝重,旋即,目光漠然。

  ……

  晚来风急,听着呼啸风声,看着乌云遮月。

  孙越阳眼中,露出一抹无奈。

  哎,倒霉倒霉!

  孙越阳觉得自己最近实在是倒霉透顶,先是秘境试炼自己直接被困住,没有一丝收获不说。

  出来后,再次听到惊天噩耗。

  大师兄竟然死了!

  孙越阳,一下子慌了。

  以往,锋月谷的天,有大师兄撑着,可是现在,该靠谁呢?

  兰溪子在三宗大比时陨落,大师兄和王剑那家伙也死在秘境试炼。眼下,锋月谷五大天骄,只剩下楚寒锋和自己。

  怎么顶得住啊!

  孙越阳摇头苦笑。

  原本,来到丹霞坊市,就是希望快点买下筑基丹,能让自己突破筑基。

  可是看这天色,今天要抄小道了,否则,恐怕来不及回宗。飞剑在晚上太过扎眼,还是算了。虽说灵力护罩可以,但是能不淌水,最好还是不淌水的好。

  想着,孙越阳连忙偏向一条小道。

  这里人迹罕至,一般而言,不会有人来到这里。

  走了半响,眼看风越来越急,孙越阳一拍储物袋,两张快马模样的符箓,被他贴在脚下。

  顿时,孙越阳健步如飞。

  扑通!

  还没等孙越阳感受山风的快意,扑通一声,孙越阳瞬间倒地。

  “谁啊,竟然敢绊倒你孙爷爷。”孙越阳骂骂咧咧地站起身来。

  他向后看去,蓦然一怔。

  “这是……”孙越阳目光所及,赫然是一个人的大腿,横在路边。

  孙越阳猛然跳起,手中多了一柄重剑,之前的重剑法器被燕重山夺走后,他又重新买了一柄法器。

  孙越阳小心翼翼地走到这人身边,他用重剑一扒弄。

  瞬息,孙越阳被惊地后退数步。

  这人目光惨厉,浑身血肉模糊,如同遭遇凌迟酷刑,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好肉,血液早已经流干。

  “这不是张浩么?他怎么会死在这里。”孙越阳目光凝重。

  张浩,乃是兽灵宗进入秘境试炼的修士之一,他有一只独角异蛇,十分厉害。

  谁人能杀他?能杀他,岂不是也能杀自己?

  孙越阳心中一颤,他紧紧握住重剑,身上,灵力呼啸。

  他已经看到了,在张浩身旁三尺,他那独角异蛇,已经成为了一具蛇骨。

  孙越阳双目中,金剑光芒闪烁。

  通明剑心!

  锋月谷探查修士秘法,但无人知晓,孙越阳还炼了一道金魂剑在其中,可伤人神魂。

  “不错!通明剑心已经有筑基长老的火候,而且这一道金魂剑,若人不查,同阶中之必死。真是不错!”蓦然,一道凌厉的声音响起。

  “谁?”孙越阳亡魂大冒。

  声音,好似从他背后传来,但通明剑心下,方圆三十丈,没有死角。

  那,他是谁?

  孙越阳猛然回头,终是松了口气。

  “拜见宗主,您怎么在这里啊。”在他身后,正是孟云昌。

  孟云昌淡淡道:“左右无事,出来转转罢了。你呢?怎么会在此处。”

  “回禀宗主,我去宝气楼买了粒筑基丹,打算尝试筑基。”孙越阳连忙躬身,说道。

  只是,躬身间,孙越阳魁梧身躯,就是一僵。

  他看到了……在孟凌志衣摆之上,那斑斑鲜红血点。

  “不错,有此进取之心,果真不错。越阳,你说这兽灵宗的小辈,为何会死在这里?”孟云昌笑道。

  轰隆!

  一道闪雷,孟云昌眼神诡异,孙越阳额头汗珠,越来越多。

  孙越阳连忙低头,眼中满是惊恐,说道:“回……回禀宗主,此人应该是遇到仇杀,才……才被人抛尸荒野了吧。”

  “你……猜错了啊。”

  孟云昌一句话,孙越阳心神巨震,差点瘫软在地。

  “宗,宗……主此言何意?”孙越阳连忙恭敬拱手,结结巴巴地说道。

  孟云昌淡笑道:“这小辈是我杀的,他的亢金蟒蛇,有天赋神通,可击杀凝气修士。所以,我杀了他。”

  “原……原来如此,怪不得掌门在此处。”孙越阳挤出一丝微笑。

  顿了顿,他继续道:“宗主,既然这样,弟子就不妨碍宗主了。锋月谷还有好多事,等着弟子回宗处理呢。”

  “嗯,你先回宗门吧。对了……这张浩的储物袋,便给你了。回宗,好好修炼。”孟云昌眼中带笑。

  “是!是,在下一定谨记。”说着,孙越阳连滚带爬,便从此地离去。

  等转过弯后,他一拍储物袋,一道金光飞剑便出现在脚下。

  灵力勃发下,孙越阳瞬息远远离开。

  山风呼啸,孙越阳眼中满是惊恐,他浑身颤抖,脸色煞白。

  通明剑心下,他,不只看到张浩一人尸体。在那个地方,横七竖八地,躺着数具死不瞑目的尸体。

  而他们,都是进入秘境试炼的弟子!

  昏暗天色下,孟云昌站在原地,数具尸体的中间。他淡淡看着孙越阳逃窜的身影,面无表情。

  许久,他喃喃自语:“凌志啊,看来,咱们要加一个人了。我原以为,宗内弟子定然不会杀你,只是这孙越阳,竟隐瞒如此术法,其心不轨。等我,为父会很快给你报仇的。”

  孟云昌说着,手中多了一道金色玉简,玉简中,密密麻麻的名字记录在案。

  赫然,全部都是秘境试炼的凝气弟子。

  孟云昌神色淡然,仿佛只是一件小事罢了,他转身离去。

  一边离去,口中一边喃喃:“别着急,这只是一部分,很快,很快便会为你报仇了。

  这一次,我不会猜错!”

  孟云昌,彻底疯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