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九章 结丹大典(五):你该死了!

捏仙 冷皓东 4769 2019.08.23 10:00

  “该死!”

  “站住!”

  “竖子敢尔!”

  项丹阳与李墨,仿佛约定好了一样,齐齐出手!

  项丹阳大开大阖,一招一式,都满是结丹修士的威势。费仲年先是惨遭暗算,再是结丹攻势,鹤发披散,童颜衰老,只能苦苦支撑。

  但项丹阳的偷袭,丹岐宗早有预料。

  若论诡异和突然,李墨带给众人的震撼,更多一些。

  一个筑基修士,向结丹修士拔剑!他为何在此时?他为何敢拔剑?

  顾秋柔、劳横、监视李墨的筑基修士……场中所有修士,都震惊于李墨的突然发难。牵一发而动全身,数个筑基修士,怒吼间纷纷向着李墨拦去,至于孙金,筑基修士的他们,却没法管了。他们早就知道,这金鳞妖猴别看只是筑基妖兽,但疯起来,结丹也讨不到好。

  场中,李墨目光冰冷,他的眼神,一直紧盯着赵元胡。

  眼看从四面八方奔袭而来的筑基长老。

  “镇狱!”

  李墨淡漠开口,古雀残剑,赤红色剑意如同游鱼,向着无法动弹的丹岐宗筑基长老袭去。瞬息,剑意划过,这些筑基长老无力追赶李墨。

  李墨,距离赵元胡更近了!

  这一刻,李墨一袭青衫,脚下一柄赤铜飞剑。而赵元胡,早已经被蛮蛇弄得十分狼狈。在他对面,筑基期的吕颂早已遁入蛮蛇口中,让他无法以吕颂为突破点。而蛮蛇力大无穷,浑身鳞片坚硬,哪怕是赵元胡,也极难在短时间内攻破。

  李墨神色漠然,这一切他早有预料。

  李墨筑基后期的修为全力爆发,他脚下,不知哪个倒霉鬼的代步飞剑,轰鸣中急速向赵元胡激射而去。

  而孙金嘶吼间,一拳就向着赵元胡背心击去。

  这一刻,赵元胡前有蛮蛇,后有孙金,李墨还在身侧,似乎已是最大危机。

  面白无须的赵元胡,目光中却没有丝毫担忧。

  他冷冷地看了李墨一眼,双手掐诀。

  瞬息,赵元胡脚下,一道黑色猿猴虚影浮现,猿魔步!

  双肩之上,灵力涌动中,右边是一只老虎虚影,左边是一只鹤爪,他周身一股厚重的力量萦绕,眼眸之中,一圈圈如同年轮般的光芒,让人看着就头脑晕眩。

  神通,五禽相!

  李墨目光一凝,就要再次上前。

  蓦然,三个头戴兜帽的修士,沙哑着声音,出现在李墨身前。而拦住他们的劳横,早已经去帮其他筑基修士了。只是劳横面目狰狞,距离李墨颇近。

  “小贼,你还记得我们么?”说着,一道赤红灵锥,便向着李墨面门激射而来。

  叮!

  一道赤红剑罩,瞬间挡住了这道灵锥。

  “原来是你,左丘鹤!”李墨声音淡漠。他既然敢在此时出手,自然也是推衍多次。

  “三位,想必就是当日的漏网之鱼了。”

  “漏网之鱼?”左丘鹤鄙夷地嗤笑一声,他一把摘下头上兜帽,瞬息,一张苍老地,充满怨毒的面孔,出现在李墨身前。

  不是左丘鹤,又是何人!

  随着左丘鹤摘下兜帽,在他身后,另外两个修士对视一眼,也纷纷摘下兜帽,不是当日叛宗的修士,还是何人。

  “想要对丹岐宗宗主不利的你,有什么资格,说我是漏网之鱼。哼,二位道友,速速击杀李墨。今日之后,覆灭丹岐宗,栖霞山归一,你我,都将是新宗长老,结丹可期。”

  既然他们都冒出来了,那项丹阳的其他手下呢?

  李墨瞥了眼项丹阳,心中一凛。

  此刻,项丹阳前方,面如金纸的齐景周,数道火光向着项丹阳激射而去,只是明显看得出来,齐景周整个人状态都十分不好。若有人内视,便会发现,齐景周金丹破碎,识海中,一根漆黑丧门钉定住了他的神魂。

  齐景周披头散发,面色惨然。他终究还是大意了,否则,不至于如此无力。

  项丹阳背负双手,神色冷漠,仿佛站在面前的,不是数十年的师尊,而是路边的阿猫阿狗一样。

  项丹阳的叛宗,并未让结丹修士的争斗停下,只是顾秋柔出手,更加凌厉了数分。

  让李墨不解的是……

  项丹阳已经暴露了,但他的几个属下,竟然还没有出手?

  李墨眉头微蹙。

  这超乎他的预料,原本,李墨见结丹修士都被拖住,项丹阳下手之时,自己趁乱动手,成功可能将大大增加。

  可没想到,项丹阳手下竟然这么沉得住气!

  李墨不解,项丹阳心底冷笑,原本他是打算让手下出手的,只是见李墨出手,他生生地阻止了属下的暴露。

  思索不过转念,李墨淡漠开口:“可惜,你们等不到那时候了。”

  罢了,不管了!

  该到了,拼命的时候了!

  李墨双目中,赤红一片。

  前有左丘鹤三人,后有劳横虎视眈眈,不只是赵元胡陷入困境,他也同样如此。

  “镇狱!”一声大喝。

  瞬息,左丘鹤身后两个筑基初期修士,脸色一变,周遭虚空压力陡然提升百倍,他们筑基修士,一时间竟动弹不得。

  如同雀鸟嘶鸣之声,两道赤红剑意,转瞬袭来。

  嘭!嘭!嘭!

  在二人惊恐的眼神中,两个大好头颅摔到地上。瞬息,失去了掌控,他们的身躯也从飞剑上跌落。李墨看了眼他们的储物袋,他来不及去捡。

  李墨背心,一团虎形虚影,无声间击打了过来。

  “哇!”

  李墨脸色一白,喷出大口鲜血。但他没有停顿,反而借着劳横这一拳,更快地向着赵元胡冲去。

  在他身后,左丘鹤满眼惊恐,刚才镇狱可不是只针对筑基初期修士,他这个筑基中期修士,也感受到了同样的压力,好在他灵力深厚,动作得快,才逃过一劫。

  一旁,劳横眉头一蹙,他清楚自己拳头的威力,足以令一般筑基修士,躺倒在地才是。

  劳横摇了摇头,索性看向其他筑基修士。一宗之力,对阵两宗筑基修士,丹岐宗还是有些勉强。

  他看了眼议事大殿前,为了监视那些身份不明的筑基修士,太多筑基长老没能参战。

  “所有筑基长老,迎战锋月谷与兽灵宗。”蓦然,一道冰冷的声音,瞬间传遍整个栖霞山。

  劳横发现了,顾秋柔也有察觉。她以一敌三,竟还有余力。

  陡然,地上的丹岐宗筑基长老,如同道道流光,激射向各个战场。

  有人向着锋月谷筑基修士而去,有人去帮助与兽灵宗敌对的丹岐宗修士,也有人,向着劳横冲来。

  劳横看着来人,这是一个很普通的丹岐宗筑基修士,他没有太多印象,只是随着对方靠近,劳横莫名有些不安。

  “陈耳,你干什么?”又是一道难以置信的怒吼。

  议事大殿中,被李墨认出的那个筑基长老陈耳,偷袭之下,一击斩杀一个筑基长老,击伤三个筑基长老。

  劳横脸色一变:“停下!”

  过来的筑基修士,脸色一变,吼道:“动手!”

  瞬息,整个丹岐宗,乱套了。

  刚刚升空的筑基修士,还要之前就参与战局的一些筑基修士,他们瞬息反戈,丹岐宗修士不查之下,受创严重。

  仔细看去,他们的数量不过三四人,但造成的破坏,十分巨大。

  丹岐宗筑基修士,瞬息少了十位战力。劳横怒火上涌,一把抓住向他靠近的筑基修士,生生捏碎。他不甘地看了李墨一眼,只得去帮助其他筑基修士。

  这一切说来复杂,但只是瞬间。

  此刻,李墨距离赵元胡,已经近到能感受到赵元胡的威势,看清楚赵元胡眼中的冷意。

  李墨并不废话!

  “镇狱!”一声冷喝。

  李墨脸色一变,赵元胡躲过了蛮蛇尾巴抽打,竟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李墨看了眼赵元胡此刻的模样,若有所思!

  丹岐宗,神通五禽相。

  既然这样,李墨双目一寒。

  他全身骤然一颤,气海内,全部灵力瞬息消耗一空,手中古雀,如脱缰野马,竟有种不受控制的感觉,有一股力量,即将喷薄而出。

  神通,斩罗。

  严格说,只是斩罗的皮毛。

  李墨的双目之中,满是疯狂。

  他仅留了小部分灵力御使飞剑,将全部灵力都投入到了古雀之中。残剑古雀,顿时剑身长达三丈,赤红剑身,似乎重达千钧。

  李墨,拖剑而行。

  赵元胡脸色一变。

  神通五禽相状态的他,从眼前的李墨身上,敏锐地感受到了一丝危险。

  这是连金鳞妖猴孙金,都没能给他的感觉。

  “你到底想要什么?”赵元胡淡漠开口,他原本不想开口,因为他觉得,李墨没有让他开口的资格。只是此刻,他没有了这样的自信。孙金的破禁、李墨的爆发,让他震惊!

  李墨没有回答!

  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他紧咬牙关,就是靠着一股意志紧撑着。

  他的后背,一个淤青发黑的巴掌印,赫然在目。

  神通,斩罗!

  在接近赵元胡,不足十丈距离之后,李墨用尽全力,双手一挥。

  一道赤红色的弯月剑招,向着赵元胡疾驰而去。赵元胡有种感觉,自己无论逃到哪里,都躲不过这一剑。

  在这一刻,他竟然心生幻觉,觉得自己恐怕就要这样死了一样。

  无法形容这一剑的威力,它似乎不该来到栖霞山,天边的流云,被剑招撕碎了一个大窟窿。但是,剑意蹭着赵元胡身旁,不足三寸的位置,擦肩而过。直到消失在遥远地天边。

  滴答!

  赵元胡脸上,一滴汗珠滑落,他咽了口唾沫,满眼惊骇欲绝。

  李墨这一剑,哪怕是正在与顾秋柔交手的孟云昌,都是眼神一冷。

  “唧!唧!”

  乘着赵元胡愣神之际,孙金叫声中,瞬息向着赵元胡后心击打过来。

  赵元胡一声冷哼,一个狰狞虎口的青铜盾牌,傲立在前。

  孙金身形一转,瞬息,距离赵元胡不足三尺,他右手直拳,袭向赵元胡,尾巴如一道绳索,向着赵元胡勾去。

  嘭!

  一声巨响,无形波浪震荡,一些弱一些的筑基修士,感觉耳膜都似要炸裂。

  在孙金面前,不知何时,那青铜盾牌挡住了这一击。赵元胡脸色难看,这金鳞妖猴身形诡异,力大无穷,这一击若打在自己身上,哪怕他此刻是结丹修为,怕也抵挡不住。

  赵元胡暗暗防备。

  哪知,一击不中,孙金立刻远遁千里。

  它身形动作,瞬息便到了李墨的身旁。

  在李墨期待的眼神下,孙金尾巴一动,掏出了一个储物袋。

  赵元胡腰间,不知何时空无一物。

  赵元胡丝毫不慌,他冷冷地笑道:“原来你们的目标,是我的储物袋。可惜,储物袋有我的神魂禁制,拿到了,你们能用么?”

  赵元胡目光讥诮,在心里已经给李墨判了死刑。

  李墨看了赵元胡一眼,他的手,已经伸入储物袋中。

  李墨的神识,感觉到了阻力,只是,不过伪丹境界的神识,如何阻挠他。

  李墨神识绕过赵元胡的禁制,瞬息,进入了一片足有一间屋子般大小的空间,里面琳琅满目,各种修士所需的丹药、法宝等物,让人眼花缭乱。有之前舒华的炼丹笔记,在赵元胡的储物袋中,李墨很快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在众人凝视的眼神下,李墨的手,缓缓地从储物袋中拿了出来。

  他的手中,一个赤红玉瓶,赫然出现。玉瓶中,三枚土黄色丹药,静静地躺在瓶底。

  这是,岐黄丹!

  李墨脸上洋溢着笑容,他深吸口气,但表情依旧振奋。

  赵元胡脸上一变,这个储物袋他设有禁制,对方竟然这么轻而易举地拿到储物袋中的东西,恐怕识海元神,早已经远胜自己了。

  一声凄厉地惨嚎,打断了赵元胡的思索。

  “项丹阳,你不得好死!”

  此刻,在项丹阳对面,一粒金丹左突右进,金丹之上,齐景周神魂虚影,目中焦急、恐惧、怨毒,尽皆爆发。

  可惜,始终无法逃离项丹阳的魔爪。

  项丹阳依旧神色淡漠,他伸手一抓,金丹瞬间便落在掌中。

  项丹阳紧紧一握,一声惨嚎,齐景周金丹上的神魂,瞬间消散。

  齐景周,也成为栖霞山三宗结丹修士,第一个陨落之人。

  高空之中,云层之上,远到结丹神识也无法察觉的地方,一个黄色亭台中。

  脸色蜡黄的长孙留,淡笑道:“锋月谷好计谋啊,王越道友,我们接着说。”

  两杯灵气萦绕的香茗,泛起波澜。

  下方,项丹阳神色依旧淡漠。此刻的他,脚下踩着飞剑,站在半空之上。

  云层叠叠,霞光万道,整个丹岐宗的目光,都集中到了项丹阳身上。

  然而,这一切,项丹阳丝毫不顾,他看着地上的李墨,目光森然,沙哑的声音,瞬息传遍了丹岐宗。

  “徒儿,你我还真是,心有灵犀啊。”

  话语中,怨毒杀意,毫不掩饰。

  李墨的目光冰冷,在他身旁,孙金朝天怒吼。

  怒吼声中,李墨的手中,多了一枚土黄色丹药。他,缓缓将丹药放入口中。

  这一刻,战场上的一切,都归于寂静,仿佛有一股无形力量,将李墨与战场隔开。

  他的眼前,出现了三年前初来丹岐宗的画面,当时,依稀少年;

  转眼,黄门殿前,千人围观,鄙夷、妒恨,原来,已过半载。

  再看去,孤寂洞府,青年苦修两年,修为尽失的苦涩难言,绝境中,衍化生机。

  可惜,一切都如镜花水月,项丹阳就是一座大山,无论自己再怎么算计,再怎么隐匿,最终,依旧站在了这里。

  火辣辣的灵力,在李墨四肢百骸流动,烧得李墨的全身经脉,都有一股胀痛之感。

  服下的岐黄丹,并不似普通丹药一般化开,而是沉入李墨气海中,它取代了金丹的位置。

  李墨全身,灵力流动,结丹境的威压,缓缓显露。

  一股猩甜的气息,在李墨嘴角流转,他紧咬牙关。

  三年的不甘,三年的监视,三年的囚笼!无数次的黯然,无数次的死中逃生,无数次的退避隐忍。

  这一刻,全都爆发出来!

  一个青衫青年,踏剑而行,他的手中,一柄残剑,灵光耀耀,长约三尺。

  剑赤刃寒,剑是古雀!

  孤寂冰冷,人是李墨!

  李墨手持古雀,剑指苍天,剑意冲宵!

  一声凄然怒吼,响遍栖霞三山,震动天地日月。

  “项丹阳,你该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