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杀仙(上)

捏仙 冷皓东 4347 2019.06.28 10:00

  平武城中除了将军陈德之外,还有三个副将,以及他们麾下的万夫长,至于再下则是千夫长和百夫长。但是除此之外,还有一部分士兵直接受将军陈德管辖!

  那就是斥候营。

  斥候营士兵都是单独行动,人虽然不多,但是任务却大多危险至极。由于大多功绩卓越,斥候营士兵的权利在军中堪比千夫长。这三年来,李墨凭借着自己的机灵和功绩,已然成为斥候营中的佼佼者。

  但是三年来,李墨除了结识了自己的好兄弟陶成外,却也有一些交恶之人。毫无疑问,眼前这个幸灾乐祸的三角眼大汉和他的手下正在此列。

  石响!

  李墨之所以与对方交恶,是因为三年前来到军中的小王爷万世杰。

  万世杰何许人也?平武城三大副将之一,被军中人称为小王爷,南乾封阳王万栖泽唯一的儿子,更是当今南乾皇上的义子。

  据说当年也曾接触过仙人,若不是为了陈清雪,他是绝对不会待在平武城的。而不是有这样的后台,石响区区一个千夫长,怎敢在军中嚣张跋扈。

  而李墨之所以与石响交恶,也是因为万世杰。当日他从战场生存下来,恰逢初入平武城的万世杰临时起意,想要接见存活的新兵。

  连平武城将军陈德都需要忍让三分的人,万世杰的命令谁敢不从。而石响为了讨好万世杰,伤残的新兵都需要列队等待万世杰。

  结果多个新兵伤重不治死亡,李墨等人足足等了两个时辰后,万世杰才姗姗来迟。李墨等人自然不想冒犯,但是新兵的稚嫩,让他们的愤怒都表现在脸上,仅仅是他们冷漠的表情,就冒犯到了所到之处,皆受人恭维的万世杰。

  这三年来,一旦有什么危险的任务,想要讨好万世杰的人,自然而然的想到了李墨这群新丁,可谓是处处针对。而石响是万世杰在平武城的第一狗腿,表现当然积极得很。

  双方积怨已久,自然不会有好脸色。

  “怎么,万世杰又没有管好自己的狗么?”李墨看似淡然的看着石响和他的小弟,但是也浑身紧绷。

  “哼,李墨你居然又直呼小王爷的姓名,你好大狗胆!”石响的三角眼中射出凶狠的光芒,但是此刻在平武城中,他自然有些忌惮,只能占些口头的便宜。

  当然,看到对面那个家伙如此狼狈,心中更多的则是幸灾乐祸。

  李墨耸了耸肩,满不在乎的说道:“你要告,就去告就是了。不过现在给我滚开,好狗不挡道。”

  李墨的话语强势至极,哪怕石响和手下有好几人拦住了他的去路,但是李墨也毫不畏惧。能够在平武城的斥候战场生存三年,李墨可不是泛泛之辈。

  “你……”

  果然,随着李墨的话语,石响脸色发青,却不敢有丝毫动作。曾经有一次在城外他已经和手下安排好了截杀李墨,可是还被对方反杀几人逃脱。从那之后,他对李墨的针对更加明显,但是内心中却也隐隐有着畏惧。

  “哼,小杂种,你别得意,将来我可是要跟小王爷一起去南乾国都的,你就永远呆在这破烂的平武城吧!

  噢,也不一定,或许哪一天,你就因为什么意外直接死在这里了。到时候,恐怕连给你收尸的人都没有了。哈哈!”石响冷哼一声,铁青着脸叫嚣着。

  李墨神色淡然,这样的嘲讽已经有太多次了,他已不是三年前的山村小子。

  若不是石响莫名消失会牵动太多人,他早已经可以暗杀对方了,哪怕是在平武城中。

  想到此处,李墨突然有些厌倦和对方争论,他淡淡的看了对方一眼,眼神仿佛是在看一个死人,而后便直接离去。

  而随着李墨的离去,石响的手下才敢开口,石响有千夫长的身份不怕对方,但是他们可不敢,虽然平武城中禁止争斗,但是辱骂上级同样是大罪。

  “就这样就认怂了,真没种。”

  “就是,还平武城第一斥候呢,呵呵!”

  “石哥,这泥腿子怕了。”

  ……

  “都给我闭嘴!”石响烦躁的吼了一句。他之所以能够成为这三年来,小王爷万世杰身边的第一红人,靠的不是他的武力,而是他那察言观色的本领。

  他能杀我!

  想到李墨刚刚的眼神,石响的内心一颤,一双三角眼眯了起来,紧紧地盯着李墨远去的背影,眼神中满是阴毒。

  李墨换好了药,去了斥候营后,就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居所。值得一提的是,平武城作为一座军城,每一个千夫长都有自己的居所,而托万世杰的福,他们当年的那群新丁大多居住在一起,只可惜现在已是寥寥无几。

  “怎么伤的这么重?武国那边的斥候又增强了么?”李墨刚一回到居所,一个宛如铁塔般魁梧、肤色黝黑的男子看着李墨的伤口,皱着眉头问道。

  这人正是李墨的好友陶成,如果当年在战场上,不是陶成救了他的命,恐怕现在他真应了石响的话,连收尸的人都没有了。而直到此刻,李墨紧张的神经才算是放松了下来。

  他略一点头,叹息道:“没办法,最近武国不知道怎么了,斥候的密度比以前强了数倍,已经完全探查不到消息了。”

  “武国又要进攻了么?”这魁梧男子瞪着铜铃大的双眼问道。

  李墨无奈的点了点头,说道:“恐怕是的了,而且这次武国肯定是有大动作了。”

  说着李墨看了一眼陶成,提防道:“还有,成子,你这次听我的,别冲太前面。”

  “怕什么,脑袋掉了碗大个疤!再说了,武国想要我陶成的命,也要多准备点人来换。”

  陶成拍了拍胸口,露出一个憨厚的笑容,只是配合他那铁塔般的魁梧身躯,显得有些狰狞。

  看着陶成这样子,李墨也心知对方听不进去,只好继续道:“话虽如此,但是这次武国的进攻肯定不一般,而且我感觉石响可能会有什么动作,你现在已经是千夫长了,不用再像以前一样冲的那么前了,总之你万事要小心。”

  “什么,石响那家伙又要在我们背后搞什么小动作了么?这该死的家伙!”一提到石响,陶成便气不打一处来。

  不过想到这次战争的危险,陶成憨厚的面孔又有些肃然,说道:“这样的话我更不能退了,不然我手下的弟兄们恐怕要死伤惨重了。”

  “你还想不想我跟你说陈清雪的消息了!”一听到陶成的话,李墨虽然心中赞同,却依旧板起脸来,拿出了自己的杀手锏。

  “什么,李黑子你又有清雪仙子的消息了?哈哈,真不愧是我的好兄弟啊。”陶成一听到“陈清雪”这三个字,顿时激动地忘记了李墨的伤势,用他粗壮的手掌拍打着李墨的肩膀,疼的李墨一阵龇牙咧嘴。

  “快说快说,清雪仙子现在怎么样了?不会是同意万世杰那家伙了吧?不不,不可能,清雪仙子怎么可能看得上万世杰那个纨绔子弟,哼哼。”

  陶成说到万世杰,满脸都是不忿和鄙夷,待提到陈清雪三字,却又眼露痴迷之色。

  “放心吧,这几天万世杰倒是有去找陈清雪,但是连陈清雪面都没见着。还有,别叫我李黑子!”

  李墨揉了揉被陶成拍痛的肩膀,但是看着这个过了命的兄弟痴迷的样子,心中不由一叹。

  他这兄弟什么都好,就是在一年前的一次演武大会上,偶然间见了陈清雪一面,从此惊为天人,迅速沦陷了。

  而李墨也因为陶成的原因,一直关注着陈清雪。

  此刻看着陶成痴迷的样子,李墨不由皱紧了眉头。

  “成子,当我是兄弟,就不要想着陈清雪,那女人是仙人,不是我们该想的。”

  “知道了,知道了,想想还不行么。”陶成嘀咕着说道。

  李墨看到陶成如此,也知道他这个兄弟并没有听进去,心中只有轻轻一叹,说道:“我三日后另有任务,如果这次回来,我们就知道武国有什么动作了。

  另外,这几天万世杰都有去将军府,估计是不想再在平武城呆了,想和陈德摊牌了吧!”

  听到李墨的话语,陶成憨厚的摸了摸脑袋,坚定地说道:“放心吧,李墨,我们一定可以活着离开平武城的,以后我们还要一起去见识南乾其他地方呢,到时候也给你找一个姑娘。”

  “你这家伙,陈清雪不要了?”李墨笑骂了一句。

  “清雪仙子还是要的。”陶成一本正经的说道,李墨不由嘴角一扬。但是还没等李墨打击陶成,陶成却有些迟疑。

  “李墨,你说仙人到底是什么样的呢?”

  “是呀,仙人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呢?”李墨眼中露出向往之色,喃喃说道。

  在李墨返回平武城修养之际,此刻,武国与南乾交界的密林之中。

  一个清秀少年面色阴沉,怨毒的盯着三个将他包围的黑衣人,他身体微向前倾,半空中一柄寸长的乌黑短剑就这样半悬空中。

  如果李墨此刻在场,单是看到这飞剑,就会赫然惊呼:仙人。

  “真是我的好大伯啊,我都离开武国了,居然还派人为我送行。”这清秀少年死死地盯着三个黑衣人,口中吐出的话语却阴冷至极。

  “家主也是为我们徐家着想,要怪,就怪你们这一脉是‘祸门之后’,怨不得旁人。”这时,清秀少年左侧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哈哈,大局着想?徐盛远那老匹夫若为了大局,当年就该让我爹当家主。”清秀少年悲怆一笑,口中满是嘲讽。

  这时,他左侧黑衣人眼珠一转,说道:“成王败寇,你爹就不该和家主争,结果自己死了,还连累你们这一脉。”

  顿了顿,这黑衣人苍老的声音又传了出来,讥讽道:“说起来,当年徐盛歌死的才叫可怜呀,丢在山里面,连个全尸都没留下,也不知道是被哪只野狗吃了……”

  “住口!”果然,随着这黑衣人的话语,清秀少年双眼通红,身侧的乌黑短剑直取左侧的黑衣人。

  见此一幕,那黑衣人心头大喜,此刻他心中也有得意,哪怕这小子再奸猾,终究是年轻气盛。不过看着这一剑的攻势,他也不敢小觑,拿出一张黄色符纸在周身形成一个石甲。

  而与此同时,另外两个黑衣人自然是立刻抓住这个机会,毫不犹豫的直取飞剑不在身侧的清秀少年。

  哪知此刻,异变突生!

  只见那清秀少年眼中闪过一抹狡诈,不知何时拿出了一枚通体黝黑的符纸,双手掐诀间,这黝黑符纸便飘向了两个向他袭来的黑衣人。在飘到一半之时,清秀少年一咬牙间,眼露狠辣之色,大吼道:

  “爆!”

  “镇魂符!你居然还有这个,不对,你居然凝气四层了!该死,你们快退。”在看到那黝黑符纸的那一刻,被清秀少年乌黑短剑挡住的黑衣人便认了出来,这是徐家独有的镇魂符。

  虽然对凝气七层的修士无效,但是凝气七层以下,一旦被这符纸震慑到,短时间内便会失去意识,任人宰割。而若是有凡人,必定当场七窍流血而死。

  但是这黑衣人虽然心中焦急,此刻却被乌黑短剑拦住,无法更进一步。他看了看那清秀少年,苍老的声音满是怒气,吼道:“该死的小畜生,你以为你逃得掉吗?”

  说着,他眼露心痛之色,拿出一柄散发毫光的月白小剑,对着那少年便是一掷。

  而与此同时,镇魂符轰然爆开,一道无形的波浪在这密林散开,苍老声音的黑衣人身前的石甲帮他挡住了伤害,但是为了留住清秀少年,却是没能防住乌黑短剑的攻击,此刻整条左臂齐根而断。而他的同伴,另外两个黑衣人却受到了镇魂符的影响。

  “砰”、“砰”

  两道倒地声接连响起。

  这一切说来繁复,却只不过是瞬息之间。

  苍老声音黑衣人的攻击也并未落空,那散发毫光的月白小剑到了清秀少年身侧之后,竟然直接爆开,散发出成千上万月牙形的碎片直冲清秀少年。

  几乎瞬间,就将清秀少年的身体捅成了筛子,若不是修士的生命力强盛,清秀少年又有意识的避开要害,仅此就足以秒杀清秀少年。

  这月白小剑也是那苍老黑衣人辛苦多年才凑齐的一个剑宝,就是看中了小剑爆裂的特性。虽然只能使用一次,但是也是这苍老黑衣人的杀手锏。

  没想到这次,因为家族任务居然用上了这个东西,此刻他心中对清秀少年恨极,杀意弥漫。

  “该死的老东西!”

  清秀少年几乎成为了一个血人,眼中露出怨毒之色,却不敢多留,甚至连试探的攻击都不再释放,直接催动乌黑短剑离去。

  随着他的离去,那苍老声音的黑衣人一把扯掉面罩,露出一张同样苍老的脸来。看着清秀少年远去的身影,脸上满是狰狞和怒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