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方尘远的邀请

捏仙 冷皓东 4358 2019.07.11 18:00

  项丹阳离开不久后。

  李墨正在和孟道请教接下来的修炼问题,突然眉头一挑,向着另一个方向看去。

  在李墨神识中,前几天才来过的薛辰又来了。

  而在他前面,还有一个身穿青衫的俊朗公子。

  核心弟子!

  李墨心中一动,他如今修为已经突破到凝气期十二层,也不知与宗内的核心弟子比较起来,谁强谁弱?

  另一边,薛辰在半空缓缓飞行,他看向前方的俊朗公子,几次欲言又止。

  “有什么话,直接说出来好了。”

  俊朗公子仿佛身后长了眼睛一般,淡然道。

  “师兄,我实在不明白,这徐青空就算有所突破,你也不用亲自过来邀请呀。”薛辰快速上前说道,可见这一路他憋了多久。

  而整个丹岐宗,他会叫师兄的,自然是丹岐宗核心弟子方尘远。

  方尘远淡然一笑,说道:“徐青空一个人当然不够,不过加上他师尊,那就不一样了。”

  薛辰眼中露出思索之色,没再询问方尘远。

  短短数丈距离,二人几乎转眼就到。

  方尘远脚踏飞剑,悬在李墨洞府前方,抱拳道:“丹岐宗方尘远前来拜访,还请徐师弟出来一叙。”

  洞中,李墨眼中精光一闪,缓缓走了出来。

  “不知方师兄找在下有什么事?”李墨语气缓和道。

  方尘远丝毫没有核心弟子的架子,微笑道:“听闻徐师弟修为有所精进,故而特来恭贺……嗯,此地不是聊天之所,不如我们去后山一叙,如何?”

  李墨略一沉吟,洒然道:“师兄相邀,不敢推辞。”

  丹岐宗后山广袤无垠,在很多密林掩映下,这里也有丹岐宗弟子私密的聚集地。

  因为这里分割了血炼堂和岐黄丹府,两堂弟子经常在这里交流,不止如此,宗内弟子接受任务的血炼堂也在此处。

  说起来,这里才是丹岐宗最热闹的地方。

  半空中,李墨脚踩幽明竹剑,边思考方尘远的来意,边有一搭没一搭的和方尘远聊着。

  在李墨身旁,方尘远似乎全无试探之意,只是一路上不断的介绍着丹岐宗的风景。

  像老远都能感觉到灼热的岐黄丹府,乃是丹岐宗炼丹修士所在。

  而在苍炎峰更高处,沐浴在阳光之中的大殿,就是丹岐宗的议事大殿,非筑基长老不可入内。

  一路上,二人相谈甚欢,方尘远却始终没有暴露来意。

  转眼间,三人便来到了苍炎峰后山。

  丹岐宗后山某处,绿树成荫,一条小溪流蜿蜒而下,汇聚成一个小湖。而在湖面上,几朵荷花开得正盛,湖心还有一个小亭,大约可容下七八人的样子。

  李墨随着方尘远,不过片刻便到了这里。

  方尘远轻轻一笑,径直飞向小亭。

  小亭中,一个英气女子正频频打量着天空,仿佛在等什么人一般。

  在她旁边,一个虬髯大汉连连打着哈欠,惹得英气女子时而怒目相视。

  方尘远落在小亭中,立刻收起飞剑,说道:“看来方某来的不是时候呀,打扰了燕兄和风师妹的好事。”

  “方师兄,你又取笑我们。”风铃俏脸一红,看了一眼李墨。

  而她旁边的虬髯大汉燕重山瞪了眼方尘远,嘿然笑道:“想来这位就是徐青空徐兄弟吧!哈哈,久仰大名啊。在下燕重山,这位是我的道侣风铃……

  另外,方公子,上次我去俗世时,买的百花酿可还在储物袋中,嘿嘿,今日徐兄弟也在,要不我们今日再来畅饮一番?”

  方尘远听到燕重山的话语,苦笑连连。

  李墨认真的看了一眼燕重山,微微一笑,对着燕重山拱手道:“宗内的核心弟子听到我的名字,实在让在下有些惊惶啊。不过,想来不是什么好名声吧。”

  李墨面带微笑打趣着,然而心中凛然。

  这四人中,除了薛辰修为较低,只有凝气期九层。

  剩下的三人,方尘远和燕重山都达到了凝气期十二层,就连风铃的修为,也都是凝气期十一层。

  没有一个简单人物啊,李墨想着。

  “哈哈,宗内传闻徐兄弟资质低下,但是今天看来,传言多有谬误啊。”燕重山哈哈一笑,爽朗开口道。

  而随着燕重山此言一出,在场众人的目光,纷纷集中在李墨身上。

  李墨泰然自若,淡笑道:“看来,各位师兄听说的,果然不是在下什么好名声呀。”

  “徐师弟勿怪,重山本性率直,并不是故意的。”方尘远微笑道。

  “无妨,事实上,燕师兄所言也不差。”

  李墨摆了摆手,示意自己并没有放在心上。

  随着李墨的话语,方尘远等人对视一眼。

  最终还是方尘远开口。

  方尘远看了李墨一眼,笑道:“说来,师弟也真是好运呀,丹阳长老对你,确实没话说。”

  说话间,方尘远的语气恰到好处的露出一丝羡慕之色。

  李墨似笑非笑道:“其实这也让我十分苦恼,不知方师兄找我有何事?”

  “其实也没什么要紧事,只是听薛辰说起,徐师弟的修为提升,因此便过来恭喜一番。”方尘远微笑道。

  “噢?说实话,虽然很感激几位师兄的关怀,不过,这恐怕不是方师兄邀请我的原因吧。”

  李墨洒然一笑,意味深长地看了方尘远一眼。

  几个凝气十层以上的核心弟子,与自己交好?没有任何目的?

  李墨可不知晓,自己的魅力这般强大。

  “徐师弟这话可就客气了,我们……”

  方尘远心中一凛,正想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看到李墨幽深的双眸。

  想到李墨之前在黄门殿前的杀伐果断,安排好的话语再也说不下去。

  方尘远苦笑一声,直视着李墨道:“徐师弟真的多虑了,我们确实没有什么地方需要师弟相助。

  只是,多个朋友多条路,修行不易,徐师弟在宗内名气可不小,我们自然想要交好一番。”

  李墨深深的看了方尘远一眼,如果对方继续委蛇,他绝对转身就走。

  方尘远此言一出,薛辰眼中露出一丝疑惑之色,风铃眼中也有慌乱一闪而过。

  唯有燕重山,爽朗笑道:“可不是咋地,徐兄弟这么好的背景,我燕重山可要抱一抱大腿。

  更何况,我们还有共同的敌人呢。”

  “噢?不知此话怎讲?”李墨看了方尘远一眼。

  他已经看出,这四人中,方尘远无疑是主导。

  不过,这燕重山也有些让他捉摸不透啊。

  “不知徐师弟可还记得,两年多以前,你在黄门殿上的争端?”方尘远目光大有深意的说道。

  “在下当然没忘,不知道是哪位师兄出手?居然给我送了这份大礼。”李墨语气冷冽。

  他怎么会忘,虽然当时他重创了那个华服青年!

  但是此事的谋划者,他始终不知。

  “徐师弟恐怕也猜出此人核心弟子的身份了,此人名叫项明,不仅仅是修为强横,背景也极为深厚。”方尘远看着李墨说道。

  “项明?”李墨眼中露出疑惑之色,确信自己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

  “嘿嘿,徐兄弟就没有想到,这个姓氏和丹阳长老的姓氏一样么?”一旁的燕重山嘿嘿一笑说道。

  李墨心中一震,一直没有说话的风铃看了一眼燕重山,犹豫道:“这项明,据传乃是和丹阳长老一个家族出身,甚至还是丹阳长老的亲侄子。

  当年本是要拜丹阳长老为师!

  可不知为何,丹阳长老不仅没有收项明为徒,还将他和自己的兄长轰出了灵府……

  原本,丹阳长老修为强横,也没人说什么。

  可这项明却因祸得福,引来宗内一位结丹前辈,收他为徒……”

  后面的话语,风铃没有再说,但是李墨心中已经了然。

  自己这是招谁惹谁了,想必这项明,已经把自己恨的死死的吧。

  李墨摸了摸鼻尖,对着风铃诚挚道:“多谢风铃师姐告知此事,在下感激不尽。”

  风铃只是略微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李墨也不在意,细细思量一番,又对着方尘远道:“方师兄,今日还要多谢各位相邀,我想,我要回去仔细想想,此事该如何处理。”

  方尘远会意的点了点头,眼中露出一丝犹豫之色,对着李墨道:“徐师弟,这项明背景深厚,如果丹阳长老没有突破结丹期,你还是不要轻举妄动为好。

  而且,我看师弟如今还是内门弟子,在宗内许多地方多有不便,不知师弟修为如何?

  若是达到了凝气十层,便提升成为宗内核心弟子,以后行事间,也会方便许多。”

  终于来了!

  李墨摇了摇头,苦笑道:“前些日子,因为我一时冒进,吞服了许多师尊给的丹药,勉强到了凝气九层。

  结果当时灵力差点暴走。

  结果现在,大家都认为我突破到了高段,实在是让青空无奈啊。

  谁不知晓,我一个无灵根的修士,修炼怎么可能这么快。”

  “噢?没想到事情真相竟是这样,看来前几日大家都以讹传讹了。”

  方尘远似乎毫不在意,依旧声音缓和。

  李墨颇有些无辜的点了点头。

  方尘远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不知道师弟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我原想继续闭关修炼,不过上次修炼激进,有些暗伤,近期只能暂缓修行了。”

  方尘远似乎没有意外,接着道:“这样吧,既如此,徐师弟这几日不如和我们一起在宗内走动一下如何。

  老是闭关,也会出事情的。”

  李墨拱手道:“师兄既然照顾,那青空就却之不恭了。”

  说着,众人在凉亭中又谈论了片刻,李墨方才离去。

  “大师兄,你说这徐青空真的只有凝气九层么?我完全看不透他。”

  在李墨走后,薛辰走到方尘远身边,疑惑道。

  方尘远还未出声,风铃又到:“是啊,方师兄,你怎么突然就改了呢?

  不是说诱导徐青空去抵挡家族修士么?

  怎么一下子就变了呢?”

  “小玲儿!”燕重山对着风铃大声喝道。他左右看了看,又看向方尘远。

  “无妨,对方已经走远了。”方尘远点了点头,旋即转身对着薛辰叹道,“小辰,一开始我就和你说了,徐青空的修为重要么?

  重要的是他身后,丹阳长老这个背景。

  至于风铃师妹……”

  “好吧,好吧,我错了,是我缺乏警惕啦。”风铃吐了吐舌头,嘀咕着。

  “其实风铃师妹你有疑惑也是正常的,说到底,还是我太小看了这徐青空了。”

  方尘远坐在凉亭一侧,看了一眼燕重山,继续道。

  “原本以为,对方少年心性,我们恭维几句,定然可以借机提出很多请求。

  可让我没有料到的是,此人心思谨慎,几乎瞬间识破了我们的伎俩。

  哎,如果方才我们继续按照原计划,恐怕他直接转头就走,也是有可能的。”

  “啊?不会吧,他怎么看出来的,我怎么没有发现啊?”

  风铃脸色一变,眼中惊疑不定。

  “对方绝对看出来了!

  不过,也不用担心,我看这徐青空,也并非不可交谈之人,既然之前的计划行不通,真心相待便是。

  为了那个计划,这次的事情不容有失。”

  燕重山点了点头,说道:“不错,这徐兄弟还是有些意思的,而且也和那小白脸有仇。

  嘿嘿,现在徐兄弟还是凝气九层,等徐兄弟成了核心弟子,丹岐宗就有意思了……

  哎哟,小玲儿你踩我干什么。”

  “哼,你说,你是不是嫌我笨!刚刚你居然吼我。”风铃说着,嘴巴一撇。

  “哎哟,我哪敢啊,刚刚不是怕徐兄弟听到引起误会么?小玲儿你就别生气啦,要不,我去给你捉一只彩云雀,让它给你唱歌。”

  燕重山眼巴巴的看着忽变脸色的风铃,眼睛不断地向方尘远和薛辰飘忽。

  薛辰捂着嘴轻笑,他虽然不知师兄的谋划,但他肯定不会害自己就是了。

  至于这徐青空,又不是自己人。

  修仙界尔虞我诈,能护住自己人就不错了。

  方尘远看着这一幕,眼中露出柔和之色,却莞尔笑道:“咳咳,若是让宗内其他修士见了,风铃师妹对敌时的英姿勃发,可就一点都不剩了呀。”

  “方师兄!”风铃脸色涨红,自从半年前,自己和这个呆子结成道侣之后,隔三差五就被师兄调侃。

  难道自己表现得真的这么明显么。

  还不等燕重山眼中露出喜意,方尘远又严肃道:“不过,重山刚刚吼你,确实有些不妥啊。”

  “你看,连方师兄都这样说。”风铃瞬间将之前的心思都抛在脑后,怒视着燕重山。

  燕重山脸色大变,额头上冒出豆大的汗珠,双目紧盯着方尘远。

  方尘远努力憋着笑,漫步离去。薛辰摸了摸脑袋,偷笑着跟上方尘远的脚步。

  微风轻轻拂过湖面,一圈圈细小的水纹伴随着风铃的怒叱和燕重山的讨好,远远回荡开来。

  湖面上荷花摇曳,在阳光下,展现着自己的风姿。

  而远方,行走在山道上的李墨收回神识,嘴角微扬。

  丹岐宗,苍炎峰,一时间也仿佛平静了下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