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三十一章 试剑

捏仙 冷皓东 3707 2019.08.29 10:00

  空气,骤然寂静。

  名为黑子的黝黑精壮大汉,身形一顿。

  他眼中惊疑不定:“前辈这话是什么意思,黑子怎么有点听不懂?”

  李墨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听不懂么?那我们继续走吧。”

  黑子闻言,眼中露出一抹愤怒。

  李墨有恃无恐的模样,彻底激怒了他。

  他嘴角一咧,露出整齐的白牙,笑道:“如你所愿!前辈。”

  李墨目光淡漠,在他前方,百丈之外,钱福贵浑身下满禁制,被绑在一棵树上,而以钱福贵为中心,四周埋伏着十多个筑基修士。

  在自己暗示知晓后,黑子不知用什么方法联系了对方,这些筑基修士一阵骚动,目光阴冷中,又布置了数个阵法。

  没有结丹!

  这也是李墨能有恃无恐地跟着此人的原因。

  李墨心中暗叹,若是没有异于常人的神识,自己不知道要死多少遍了。

  徐家,祸门之后……

  随着前行,仙云坊市已经落在后面,周围的山林越来越偏僻。

  李墨身形一顿。

  在他前方十丈,钱福贵眼中露出惊喜之色。只是嘴巴也被术法封住,无法开口。

  “唔!”“唔!”

  李墨没问钱福贵怎么在这里。

  他看了黑子一眼,淡漠道:“你,去松绑吧!”

  黑子冷笑:“这可由不得前辈了。”

  说着,他手掌一捏,瞬息,黑子浑身一僵。

  “你是在找这个么?”李墨手中,一枚淡青符箓散发着灵光,“此物似乎可与百丈内的东西挪移位置,怪不得你一个凝气修士,敢这样带路。”

  “现在,可以过去了么?”

  李墨的声音淡然,但落在黑子耳中,如同惊雷。

  他咽了口唾沫,双腿不可避免地发颤。

  “前辈稍待,我去去就来。”

  说着,黑子继续向前走着,他也不敢停。李墨身旁,已经亮起了一柄狰狞黑色飞剑。

  在往前走了五丈之后,黑子的身形,突然变得模糊。

  他落在阵中,看着李墨的眼神,暗恼不已。

  到了如今,如何还不知晓,自己的布置,已经都落在此人眼里。

  李墨神色未变。

  在他周围,十多个高矮胖瘦各不相同的修士气息,不得不走出来。

  李墨识破黑子逃生手段,没进入阵法……若再不出来,这修士逃了怎么办?

  黑子站在阵中,一脸得意:“前辈确实不错,错就错在,你对自己太过自信了。现在,乖乖地留下身上的储物袋,兴许,我们还能留下你一条命呢?”

  李墨用行动回答了他。

  “镇狱!”

  一道淡漠声音响起。

  骤然,在场筑基修士身形一僵。筑基初期修士,甚至连动弹都动弹不得。

  李墨心神一动,一道黑电闪过。

  咻!咻!

  等阎魔剑回来时,五六个修士的身影,应声倒地。

  李墨面无表情,镇狱对结丹修士效果不明,但筑基初期,如何能抗。

  眼见此景,众人这才发觉不妙。

  “一起动手,了结此人!”一个筑基后期修士,怒火冲天地叫嚣。

  顿时,场中术法光芒大作,飞剑闪动,也有不少人,防御法宝光芒闪烁。

  镇狱!

  李墨心念一动,顿时,镇狱威压笼罩全场。毕竟是孟道的神通,镇狱岂能差得了。

  一些筑基中期修士,身形一僵。

  阎魔剑再次突袭,只可惜,这一次不过死了两个人。剩下的,还有四个筑基后期,三个筑基中期。

  不是李墨没有攻击筑基后期,只可惜镇狱之威被他发挥到了极致,但对筑基后期威胁不大,他们虽然没有余力攻击自己,但也纷纷躲闪开来。

  阵中,黑子满脸惊骇。

  神通!

  这修士竟然会神通,而且还是范围攻击,这就有点恐怖了。

  他只能暗暗祈祷,这么多筑基修士能够解决此人,否则自己……黑子浑身一抖,眼中满是担忧。

  此刻,场中局势又有变化。

  明知李墨的手段,剩下几人哪还不防。

  他们聚在一起,防御法宝的灵光闪耀,竟组成了一个简单的阵势,像一个龟壳一样。

  这样的阵势,再借助镇狱,定然没有效果了。

  李墨目光淡然,口中轻吐:“焰灵!”

  顿时,在李墨身旁,蓦然多了一道赤炎长龙。

  李墨眼中露出满意之色,赤玉诀作用下,这恐怕已经达到了凡火的极致了。

  他心神一动,赤焰天珠落在火龙眼睛处。

  对面,一个使用火属性法术的筑基修士,眼中露出了惊恐之色。他感受到这火焰的灼热气息,头皮发麻。

  “道友,这火焰是没用的,你若想救你的朋友,我们还是谈交易如何?”领头的一个筑基后期修士,开口说道。

  实在是李墨杀得他心寒,短短瞬间,对方已经击杀了八位筑基修士。而自己等人,连对方的衣服都没碰着,这还怎么打。

  “是么?”李墨目光淡漠,没有丝毫和解的意思。

  自己此来,正缺人试剑。

  这些人,来的正好!

  十多个法宝、神通欠缺的散修,修为战力,恰到好处。

  修为战力,也恰到好处。

  这一霎,赤色火龙向几人扑了过去,火龙眼眶处,赤焰天珠闪烁着血红烈焰。

  火焰临身,众人初时不觉。可不过数息,便发觉不对。

  “啊,我浑身灵力,怎么不受控制。”

  “我的周身气血,好像在沸腾。”

  “该死,是那个珠子。”

  “诸位道友,散开!”

  ……

  一声声大吼,响彻整个山林。

  “燃!”

  顿时,血色火光如潮,笼罩了剩余几人。

  他们周身灵力,只能稍微减弱这火焰,而气血之力,已经成为赤焰天珠的养料,无力逃脱。

  李墨面无表情,项丹阳压尽栖霞山的法宝,岂是寻常之物。

  火光之中,阵阵求饶和咒骂的声音。

  李墨目光冷漠,没有停手,这些人在这仙云坊市多年,哪个不是满手血腥。

  李墨虽然没有替天行道的想法,但遇到了,自然是便杀了。

  不过,这一战也让李墨对自己的战力有了清晰的判断。

  不靠岐黄丹,自己也算同阶修士中的佼佼者。一些法宝、神通欠缺的筑基后期,自己小心些,可以用法宝和神通压制对方。

  但是,李墨也并不认为自己同阶无敌!

  同阶无敌?笑话罢了。

  至少,他遇到的筑基修士中,赵元胡,还有煞魔宗那个筑基后期修士,他就没有全身而退的把握。

  李墨暗自思量。

  赵元胡的神通五禽相,能够让他的力道、速度、反应都达到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他只是恰好遇到了结丹妖兽蛮蛇罢了。换了对敌筑基后期,赵元胡秒杀对方都有可能。

  再一个,便是煞魔宗的那个领队修士。李墨虽未与对方交手,但也与煞魔宗修士交手过,平心而论,若是如此强手,李墨不敢说自己稳胜。

  而这两人,不过是栖霞山一偶的两个筑基后期。

  在武国地阶家族、南乾大宗门中,甚至是孟道所言的大夏,那里的天骄子弟,又是何等之强呢?

  李墨眼中,露出一抹向往之色。

  过了数刻,火焰散去。

  其中情形方才显露出来,这些筑基修士,身躯没有焦黑,但诡异的是,他们全身枯瘦干瘪。看起来,就好像是覆盖了一层皮的骷髅一样,仿佛体内的气血生生蒸发一般。

  李墨火焰一收,顿时,数道神魂分散逃离。

  李墨神色不变,阎魔剑如流光掠影,将几人神魂一一搅散。

  李墨一道焰灵诀挥过。

  瞬息,几人枯瘦干瘪的身躯,只剩下一坯灰白齑粉。

  他眼中露出可惜之色。

  赤玉诀之功,果然强横。仅是其中一道术法,配合赤焰天珠,就有如此之功。

  可惜,在结丹面前,这就不够看了。

  自己没有天地异火,否则,这火焰术法,也会成为他的一道杀手锏。

  传闻,有些异火,天地火灵所化,比结丹修士丹火更加恐怖。

  李墨摇了摇头,不再去想。

  他看向阵中的黑子,目光漠然:“你是自己走出来,还是我入阵寻你。”

  黑子闻言,浑身抖如筛糠。

  他瞥了眼已经回到李墨身旁的赤焰天珠,眼中满是惊恐。

  黑子知道,自己招惹了大敌,但他没有悔意,反而,他眼中疯狂与暴戾交织。

  “你别过来!否则,你不想要你朋友的命了么?”

  “是么,不如我帮你好了!”说着,李墨阎魔剑便向着钱福贵刺去,钱福贵眼中,满是惊恐之色。

  “唔,唔,唔!”

  黑子见此,也是脸色大变。

  他咬了咬牙,竟直接挡在了钱福贵身前。

  想象中的疼痛,并未到来。

  李墨手捏剑指,阎魔剑停在了阵法之外,

  修士之间,逢阵莫入。

  阵法,往往是可以改变战场局势的东西。但比起阵法,恐怕钱福贵身上的布置,更为恐怖。

  黑子的反应,也说明了这点。

  黑色嘴角发苦,这一切,不该是这样的。

  自己引此人到达这里,然后乘其不备离场。诱此人进入阵法,解救人质时,触动阴雷,不死也得重伤,众人再合力对敌,储物袋到手。

  可惜……现实很骨感。

  黑子苦涩道:“我投降,还请前辈高抬贵手。”

  “收起阵法!”李墨语气淡漠。

  黑子苦涩间,只能照办,三丈方圆的阵法,自己一个小小凝气,是挡不住的。如果对方强行冲关,到时候,就没有丝毫转圜余地了。

  阵法一空,天地一清。

  李墨神识扫动,终于发现钱富贵身上有什么了。

  钱富贵表面看似无恙,但在他体内,已经灌了十多颗被符箓包好的阴雷。

  这些阴雷爆发,自己恐怕都死无全尸了。

  陡然,李墨悚然一惊。

  还好,这不是针对神识的布置,若是神识引动,自己这般大胆的扫视,恐怕钱福贵就尸骨无存了。

  “将阴雷取出来!”李墨目光更冷。

  黑子闻言,更不敢耽搁,双手掐诀。

  钱福贵腹中,那些符箓上的光芒一闪,陡然,阴雷一个个黯淡。

  这之后,钱福贵或许会难受一阵子,但已经性命无忧了。

  黑子倒不是不想弄些手段,只是对方一个筑基后期修士,甚至已经洞明一切,他只能收起这些小心思了。

  十多个筑基修士的骨灰,可还没冷!

  黑子心神忐忑,直接跪伏在地:“前辈,已经处理好了。”

  “嗯!”李墨神识查探了数遍,终于确定没有危险。

  他瞥了眼黑子,心神一动,顿时,十多个筑基修士的储物袋,便落在黑子手中。

  “这些,便是我们二人剩下的报酬了,意下如何?”

  “前辈此言当真?”黑子眼中,光芒大放。

  这十多个储物袋,肯定不值五万中品灵石,但五万中品灵石,还需要和他们分,落在自己手中,就没有多少了。

  这些,可全都是自己的。

  有了这些,自己筑基就有着落了。

  李墨点了点头,黑子的反应在他预料之中。

  龙有龙道,鼠有鼠道,离开武国,少不了黑子的帮忙。

  李墨淡漠道:“既然这样,交易继续!”

  黑子眼见于此,连连点头。

  黝黑的脸上,满是谄媚之色。

  他跑到李墨身旁,抱拳道:“前辈,我带您去一个好地方,我们要的东西,都在那里。仙云坊市中的……黑市。”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