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八章 你不是我的天意(上)

捏仙 冷皓东 3730 2019.08.03 10:00

  “左长老,你今天怎么突然过来了。”

  一个消瘦修士,满脸堆笑,对着一个愁苦中年修士拱手。

  “听说宗内发生了大事,我特地过来看看。”愁苦中年修士笑了笑。

  发生了什么大事?

  两人心照不宣地笑了笑,瞥了一眼孙钰紧闭的灵府大门。

  暗地里。

  “左长老,难道孙钰长老也传音给你了么?”消瘦修士神识传音,他有些震惊。

  这左丘鹤可是筑基中期修士,听说快要突破到筑基后期了。

  他还是丹岐宗下属家族左家老祖。

  什么样的事情,竟然要请动此人?

  这让身为筑基初期的他,有些不安。

  “呵呵,无妨,孙钰的传音符,想必你也收到了。并非是特地给某个人的。只是给咱们一群人的。我也是恰逢其会,拿到了传音符,过来看看罢了。

  最近事情太多了,由不得我不谨慎行事。”

  左丘鹤笑呵呵地传音着。

  那消瘦修士这才放下心来。

  在场有七位筑基修士,早已互相传音,明白了许多。

  有两人是被其他人拉过来的。

  也就是说,孙钰至少发出了五道传音符,而且只让众人来他灵府,没说其他。

  可见,当时情形之危机。

  到底是什么样的事情,让孙钰邀请这么多人过来?

  消瘦修士不知,孙钰只是下意识的不想一个人面对李墨,所以给他们传音而已。

  消瘦修士正要说些什么时……

  突然!

  轰!

  一声巨响,孙钰的灵府大门,炸得粉碎。

  从里面,抛出一物。

  孙钰灵府外,七个筑基长老,目眦欲裂。

  孙钰的无头尸体!

  他们神识强大,在尸体抛出来的瞬间,便已知晓。

  而在尸体之后,一身杏黄色衣衫的李墨,脚踏飞剑,紧随其后。

  左丘鹤神识大吼:“拦住他!”

  在场筑基修士,都曾见过李墨,自是不敢耽搁。

  “孙钰都死了,你们也要找死么?”

  李墨一声大喝。

  除左丘鹤外,筑基初期修士,心里都是一跳。

  “这小辈不过凝气修为,怎能击杀孙钰。就算击杀孙钰,他也定然没有余力了。大家一起,拦住他。”

  关键时刻,还是左丘鹤站了出来。

  他一声大喝,甚至连神识传音都忘记了。

  李墨眉头一皱,缓缓看了一眼左丘鹤。

  在小岐黄丹之争中,他还记得汪逸风威胁自己的话语。

  原以为是汪家老祖,没想到是左家。

  李墨心念闪动,却毫不影响他的动作。

  赤狐剑连转,就想突围出去。

  可是,在场的都是筑基修士,术法老道,没有人会给他这个机会。

  “你们就不怕结丹长老过来查看么?”

  李墨又是一声大喝。

  围观众修手上动作不停。

  孙钰确实死的不能再死了,但从发现魂火熄灭,到结丹修士查到孙钰灵府,还有些时间。

  擒住这徐青空,足够了!

  于是,七个筑基修士,一同向李墨袭来。

  这七个筑基修士,各有不同。

  有的使用丹岐宗法术控鹤手。

  有的用其他法术。

  有的用绳索法宝。

  ……

  左丘鹤最是狠辣,一道赤红色的灵锥法宝刺向李墨。

  受伤了,也就停住了。

  死了?

  那就是活该!

  李墨眼中,也露出疯狂之色。

  生机,在此一举!

  他明明可以不吼,但这刻,李墨不吐不快、

  “镇狱!”

  李墨一声长啸。

  镇狱之威,七个筑基修士,身形一滞。

  有使用法术的筑基修士,法术被生生打断,脸色涨红。

  以为就这样么?

  李墨眼中露出狠辣,仰天长啸。

  “镇狱!”

  “镇狱”

  三次镇狱神通,连续施放!

  以李墨为核心,十丈方圆,犹如地龙翻滚般,地面摇晃,瞬息崩裂,宛如龟甲般的裂纹,随处可见。

  在李墨身后,没了阵法防护。

  孙钰灵府,也轰然破碎。

  灵府前两根乌黑的柱子,化成碎木簌簌落下。

  整个灵府,靠近李墨的地方,全部化为废墟。

  宛如天地伟力。

  作用在筑基修士身上,又是如何?

  李墨没时间去看。

  在第三道镇狱出手之后,终于,被李墨生生地打出一个缺口。

  他身形电闪,瞬息向着栖霞山下飞去。

  “噗!”

  这一刻,李墨脚踩赤狐剑,口鼻满是鲜血。

  他面如金纸,头颅仿佛要裂开一般。

  在他的背上,一个拇指粗细的窟窿,正滔滔地向外流着血。

  只是靠着自己的意志,向着某一个方向飞去。

  边飞行之际,边往自己口中倒着丹药。

  在他身后,很快脱离镇狱神通的筑基长老目光如炬,看得心胆俱裂。

  这是孙钰的储物袋!

  孙钰真的死了!

  被这个小辈杀了!

  想着,落在最后的两个筑基修士,看着前方那个衣衫染血的青年,追击的步伐略微慢了一些。

  “你们在想什么?若他将我们身份暴露,我们都要死!”

  最先发现的不是李墨,而是左丘鹤。

  他满脸愤怒,对着身后修士怒吼。

  他手掌一招,灵锥法宝就飞到他手边。

  然而,怕什么,来什么!

  “来人啊,救命啊,丹岐宗筑基长老杀宗门天骄啦!”

  李墨疯狂嘶吼,还加持着灵力。让他这声大吼,瞬间传遍了整个丹岐宗。

  “来人啊,救命啊,丹岐宗筑基长老杀宗门天骄啦!”

  “来人啊,救命啊,丹岐宗筑基长老杀宗门天骄啦!”

  ……

  李墨的声音疯狂回荡。

  “该死!”

  “这小辈,该杀!”

  “左长老,我们该怎么办?”

  身后,包括左丘鹤,七个筑基修士脸色剧变!

  “慌什么,结丹长老还没听到,先杀了这小辈,一切都解决了。”还是左丘鹤稳住心神。

  这小辈,难道是故意的么?

  左丘鹤心神一颤。

  在李墨吼叫时,他也是头皮发麻,远远逃离丹岐宗的念头都冒出来了。

  因为他没办法解释自己的行为。

  可是瞬息,左丘鹤就发现:李墨的声音,只是对下!

  苍炎峰顶,竟然完全听不到。

  这说明在吼出来的时候,就阻隔了向上的声音。

  顺着左丘鹤的眼神。

  在他前方不过四五丈距离……

  李墨整个背,都被血染红了。

  还有镇狱的后遗症,让李墨脸上满是虚汗。

  修仙者伐毛洗髓,一般情况下,怎么会冒虚汗。

  实在是虚弱到极致了。

  短短数息时间,李墨便飞到了议事大典的位置。

  但李墨依旧心中焦急。

  自己本就不擅长速度,以自己的状态,最多再撑一炷香时间!

  要不了多久,自己就会被追上。

  更糟糕的可能,不等他们追上,自己就因为伤势过重昏迷。

  “救命啊,我要被灭口了,丹岐宗长老孙钰被杀!”

  “丹岐宗长老谋杀孙钰,我要被灭口了。”

  “丹岐宗天骄要被灭口了!”

  ……

  突围!

  突围!

  李墨喋血!

  但脚步不敢停!

  不敢有丝毫放松!

  身后七人,脸色阴沉,但却一直追着李墨。

  快点!

  再快点!

  左丘鹤心底狂吼。

  他的法宝已经在对方身上捅了好几个窟窿,可对方每次都似有所觉,脱开了致命位置。

  硬是咬牙,飞在前方。

  这个小辈,难道不怕痛的么?

  左丘鹤眼中,杀意更甚!

  李墨仿佛已经陷入绝境!

  然而,之前的高调,还是有效果的。

  李墨的吼叫早就被人听到,在李墨第一声吼叫时,听到的修士就在议论纷纷。

  在李墨飞到议事大典时,他们更是惊骇。

  “天啊,那是徐青空,他怎么伤得这么重。”

  “你们听到他说什么了么?”

  “孙钰长老被杀了!”

  “他身后是什么人?”

  “那是左家老祖。”

  听到自己的名字,左丘鹤脸庞抽搐。

  他知道,丹岐宗自己待不下去了。

  现在,他只想杀前面那个小辈!

  左丘鹤万万没想到,自己不过是谨慎,出来看发生了何事。

  现在竟然被逼得,需要逃离丹岐宗!

  逃离丹岐宗?

  半刻钟前,菁菁还安慰我不要因为高峰的死难过呢。

  左丘鹤脸色惨然。

  然而,他不是一个人!

  “我认得他,他是外门弟子的管事长老。”

  “我也认得,那边那个好像是丹府的护卫筑基长老,叫……”

  “还有还有……”

  七人默默咬牙,向着李墨追去。

  他们没了退路,甚至连前路,都有些迷茫了。

  悔恨!

  愤怒!

  焦急!

  吞噬着几人的心神。

  “站住!”

  一声大喝,在七人前方,五个筑基修士一脸凝重,拦住了他们的追击。

  “左长老,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李墨心中一松,但脚步不停。

  反而,在服下丹药后,以更快的速度,向着某个方向飞去。

  拦住左丘鹤等人的筑基修士,眉头一皱。

  没有阻拦!

  他们不过五个人,连拦住左丘鹤都不够。

  事有轻重缓急!

  左丘鹤冷哼一声,看着越来越远的李墨:“此人胡言乱语,中伤我等。你们快点让开,我击杀他再跟你们说。”

  “左长老还是稍候片刻,齐师伯马上就到,你们自己解释清楚。”

  拦住左丘鹤的筑基修士,其中一人冷哼一声说道。

  左丘鹤脸色剧变,狂吼道:“各位道友,分散突围,否则今日就是我们陨落之时。”

  左丘鹤此言一出,众位筑基长老心神俱颤。

  左丘鹤身后六人,一言不发,却向着不同方向,飞速逃离。

  拦住左丘鹤的几人,也是神色一变。

  “左丘鹤,你要干什么!”

  “左丘鹤,你想叛宗么!”

  “该死,诸位道友,拦住他们!”

  一时间,伴随着李墨逃离,整个丹岐宗,筑基长老陷入了一场混战。

  看着李墨远去的身影,人群中的程云一脸迷茫。

  他脚下的赤狐剑,好眼熟。

  ……

  我记得,他们是往这边离开的!

  李墨的心神依旧清明,他放缓了速度。

  一边嗑药,一边向着记忆中的方向飞去。

  孙钰猜的没错!

  李墨就是要去秘境试炼!

  特别是,在知道项丹阳寻找自己的方法后。

  秘境试炼,就是唯一的生机。

  否则,他依旧逃不过被项丹阳捉回去的命运。

  这次是禁锢修为!

  下次呢?

  下下次呢?

  李墨心底也发狠了!

  既然逃不掉,那就不逃了!

  这也是李墨一定要在这个时间点离开的原因。

  他可不知秘境试炼是在什么地方。

  再晚,他便追不上队伍。

  如果更早,惊动项丹阳,自己十死无生。

  李墨跟随着方尘远离开的方向,不断前行。

  丹岐宗内。

  李墨离开,不过盏茶功夫。

  左丘鹤已经不见踪影,但场中,还剩下四个筑基修士。

  筑基中期修士想要逃离,筑基初期拦不住。

  但是,剩下的四人,神色间却满是绝望之色。

  他们无法离开!

  而无法逃离,意味着……

  巨大的威压涌来,整个丹岐宗,

  风,停了!

  树,静了!

  喧嚣的丹岐宗,落针可闻!

  想要逃离的四个筑基修士,脸色涨红。

  在他们身上,四道巨大的鹤爪出现。

  他们就好似被铁钳夹着的老鼠,动弹不得。

  一个鹤发童颜老者。

  一个两鬓染霜的中年修士。

  他们脚踏飞剑,一脸肃然的站在四人身前。

  二人,皆是紫袍。

  齐景周!

  曹化玄!

  丹岐宗明面上,两大结丹修士。

  余下四人,脸色苍白,目露绝望。

  ……

  李墨不知丹岐宗发生的一切,但他早有思量。

  现在,他一切的念头。

  就是进入仙界小碎片中,暂避风头,还有……

  突破筑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