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八章 最苦是修仙

捏仙 冷皓东 4727 2019.08.08 10:00

  “我该叫你青空呢?还是应该叫你什么?”

  方尘远无奈笑道。

  眼神复杂。

  李墨轻笑道:“方师兄还是叫我青空吧。不说这个了,我们先看看风铃师姐吧。”

  燕重山脸色赫然。

  他连忙跑到风铃身旁。

  方才形势严峻,他竟然没有第一时间过来看一下风铃。

  李墨微微一笑,旋即轻咳。

  咳嗽间,嘴角流出鲜血。

  他们几人,虽然赢了,也只是惨胜。

  风铃被鬼云一掌拍到头顶,识海震荡,至今昏迷。

  方尘远、燕重山二人,受厌鬼铃铛侵扰,五脏六腑,都有所损伤。

  而自己,连续两次镇狱,再加上厌鬼铃铛和婴儿生魂的攻击,状态也不是很好。

  想到这里,李墨心神一动。

  厌鬼铃铛和鬼云的储物袋,便落在李墨掌心。

  李墨先看了看厌鬼铃铛,他神识透过漆黑铃铛表面,竟从厌鬼铃铛中感觉到一股畏惧、讨好和凶厉的气息。

  灵器!

  他看了看青蚨山深处,眼中露出可惜之色。

  厌鬼铃铛,是灵器。

  被鬼云扔到山中的阴阳定甲盘,毫无疑问,也是灵器。

  可惜深山之中的诡异,让李墨只能忍痛,不去搜寻。

  一个烈焰决,鬼云的身躯化为灰烬。

  燕重山给风铃渡了粒稳固心神的丹药,风铃的气息,平缓了不少。

  李墨说道:“方师兄,我们找个地方歇息一下吧。妖兽暴乱,这里恐怕也会危险。”

  方尘远目光凝重,点了点头。

  妖兽暴乱,原本穴居的妖兽外出,空出来的洞穴,便有不少。

  不一会儿,几人便寻了一个山洞。

  方尘远手上捏诀,山洞内一些骨头之类的杂物,便被他清出。他身形连动,数个阵棋便被他置于山洞周围。

  熟练的忙完这些,方尘远手中多了一个阵盘。

  阵盘之上,已经放入一枚中品灵石。

  方尘远催动灵力。

  旋即,山洞处,便化作和周围一般无二的山岩。

  李墨目光闪动。

  阵法一道,果然神奇。

  “哈哈,如何,以前我们出任务的时候,方公子可没少收拾这些。”抱着风铃的燕重山,乐呵呵道。

  李墨点头,有些感慨。

  他从未有过这些经历。

  方尘远对着李墨点了点头,率先走了进去。

  不一会儿,伴随着远处妖兽疯狂的嘶吼声,几人便都走进了山洞。

  方尘远随手一弹,一粒萤石便嵌在洞顶。

  顿时,整个山洞都敞亮了起来。

  方尘远坐在最里面,燕重山抱着风铃,在靠近方尘远的位置。

  一阵沉默过后……

  方尘远道:“今天,要不是青空你舍命相救,恐怕我们三人,难逃一死了。”

  李墨轻笑道:“恰好罢了,方师兄不怪我损了你的琅琊笔就好。”

  说着,李墨将琅琊笔递给方尘远。

  方尘远温和道:“哪里的话,性命攸关的事,区区一件法器算得了什么。我看青空你似乎没有防御法宝,此物便赠与青空如何。”

  哪怕灵性全失,这琅琊笔,也是上品法器中的佼佼者。

  方尘远出手,不可谓不大方。

  只是,李墨心中暗叹。

  “君子不夺人所好!”

  李墨说着,将琅琊笔塞回方尘远手中。

  三宗大比失去踪影,到现在修为暴露,几人之间,也生分了许多。

  从进入山洞后,方尘远坐在最里面,到赠与琅琊笔,都说明了这一点。

  方尘远不动声色,将琅琊笔放入储物袋中。

  方尘远问道:“不知青空接下来有何打算?不如与我们结伴同行如何?”

  燕重山觉得有些奇怪,这还需要问么?

  李墨摇了摇头,说道:“不必了,实际上,我来秘境另有要事。不知道方师兄可曾发现孟凌志的下落?”

  “你找孟凌志干什么?”

  方尘远没直接回答,反问道。

  李墨精神一震,方尘远这般回答,意味着他真的知道孟凌志的下落。

  李墨沉吟少许,最终还是没有将舒华的事情说出来。

  李墨道:“我刚进入秘境时,与孟凌志有所冲突。我和他,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此言一出,方尘远与燕重山,心神震动。

  燕重山咽了口唾沫。

  和孟凌志有所冲突,李墨没死,孟凌志也活着。

  意味着,李墨与孟凌志一战,不分胜负。

  甚至,李墨敢追杀孟凌志……那就意味着,这场争斗,李墨还占据上风。

  对战筑基中期鬼云,没有太直观的概念,燕重山还没有太大反应。

  但孟凌志的强大,他们曾亲身经历。

  反而更有感触。

  方尘远脑袋,微微有些眩晕,他感觉到浓浓的不真实感。

  三宗大比才过去多久?

  自己才与孟凌志拼了个你死我活。

  现在,一个自己照顾有加的师弟,来告诉自己,他与孟凌志打得有来有回?

  若不是鬼云尸骨未寒,方尘远都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

  可以叫板筑基中期的实力?

  和栖霞山三宗第一天骄打得有来有回?

  眼前,李墨一袭黑袍,普通青年的模样,眼神有些冰冷。

  他看得分明。

  却又觉得,像是隐藏在迷雾中一般。

  方尘远意识到,眼前青年,从来都不是在任何人羽翼下的徐青空。

  方尘远轻叹:“我知道青空你修为高深,但孟凌志所在,乃是青蚨山深处,而且在他身边,聚集了多个锋月谷修士。不如,等我们伤势好些,再一同前去。”

  李墨眉头一皱。

  聚集了多个锋月谷修士?此事还好。

  但在青蚨山深处,倒是有些麻烦。

  想到枯瘦的舒华,老泪纵横的模样。

  李墨道:“师兄不必顾虑,以我如今的实力,凝气修士再多,也没有意义。”

  扎心了!

  方尘远与燕重山,呆滞中嘴角抽搐。

  李墨摸了摸鼻尖,没再多说。

  方尘远语气复杂:“徐师弟,你这样说话,真的不会被打么?”

  方尘远心头稍松。

  眼前这个青年可不是躲在谁羽翼下的凝气十层修士,他可是能与筑基中期一战的猛人啊。

  想了想,方尘远道:“既然这样,我就不劝你了。这块玉简中,仙界小碎片中的一些险境,我都有标记。此外,便是孟凌志的方位,我们发现他时,已经在青蚨山深处。”

  方尘远边说,手中多了一个空白玉简。

  他将玉简放在眉心识海处,不一会儿,便将玉简递给了李墨。

  李墨缓缓接过玉简。

  对着方尘远拱手道:“多谢方师兄了,迟则生变,我这便去寻找孟凌志了。对了,这鬼云的储物袋……”

  “都是青空之功,里面的东西,也都归青空便是。”

  李墨还未说完,便被方尘远打断。

  “既如此……”

  李墨没有坚持,他站起身来,转头便走向洞口:“对了,青蚨山中十分诡异,我怀疑有筑基后期的妖兽在操控这场妖兽暴乱,你们务必当心。”

  “我知道了,徐师弟……你也当心。”

  看着李墨的背影,方尘远也是神色复杂。

  李墨点了点头,没再转身。

  他一个踏步,脚下赤狐剑一转,便化作一道流光,落到地面。

  直到李墨离开,他在三宗大比后的遭遇,“徐青空”修为为何如此强大的原因,为何要隐藏修为……

  方尘远都没问。

  李墨也都没说。

  在李墨走后……

  山洞中,一息,两息……盏茶功夫,小半个时辰。

  沉默良久后。

  低着头的燕重山,猛然抬头,这个魁梧的汉子,双目赤红。

  他看向方尘远,说道:“你刻意与徐兄弟生分!”

  “是!”

  “你知道徐兄弟正面临难关,以他筑基战力,也不得不隐藏修为!”

  “是!”

  “你明明知道,却见死不救!”

  燕重山咬牙,话语中,有了一丝怒色。

  “救?”方尘远温和的声音,多了一丝疲惫。

  “你告诉我怎么救?靠我们区区两个凝气修士么?还是我的师尊?延寿灵草寻不到,师尊寿元无多,我们能怎么救?”

  “啊!!”

  燕重山一声怒吼,拳头直击向地面。

  地面,瞬间多了一个大窟窿。

  “方公子,你太理智了。”沉默良久,燕重山闭上了双眸,艰难说道。

  方尘远身躯一震,他张了张嘴,眼神复杂。

  在李墨从天而降,与灵鬼宗鬼云战在一起时,以方尘远的心智,他瞬间便明悟。

  自己这个师弟,身上有大秘密!

  只是,他不敢,也不能去揭开。

  不敢,李墨堪比筑基期的修为,都需要隐藏。他们几个凝气修士,又能如何?

  不能,师尊费仲年寿元无多,他必须要为燕重山、风铃、薛辰负责。

  他想到李墨与他谈笑风生,想到李墨一直不曾提出任何条件。

  方尘远明白:这个师弟,什么都知晓!

  故而,他才选择直接离去。

  用这种,让彼此都不为难的方式,直接离开。

  他没有求助自己这个师兄,也没有说出自己的遭遇。

  这已经是最隐晦的答案。

  “我们,根本帮不到青空!

  青空,已经和我们走在不同的道路上了。

  我们这些人,才更应该小心才是。重山,这不是理智,是因为我们别无选择。”

  “我知道你说得对,但是若有机会,我还是希望能与徐兄弟一起面对。”燕重山的声音,有些沙哑。

  他在一旁,什么都没说,但这不代表,他什么都不知晓。

  这样的结局,是李墨与方尘远,共同的默契。

  “最苦是修仙。我们不过凝气,明哲保身,才是最应该做的。”

  方尘远看着洞外,目光黯淡。

  这是他与李墨,共同的选择。

  “嘤咛……大家怎么了,怎么都这么严肃。对了,我们是怎么逃过灵鬼宗那坏老头的追杀的?”风铃一声轻吟,缓缓转醒。

  “没事!”

  看着脸色苍白的风铃,燕重山握住了风铃的柔荑,语气温和。

  往后百年,风铃每每记忆,都觉得,燕重山此时的语气,最是温柔。

  谁言修士无情,不过都是在这修仙界挣扎罢了。

  方尘远盘膝而坐,看着这一切,心底稍松。

  在萤石的光芒下,俊俏面容明灭不定。

  ……

  李墨将玉简从额头拿下。

  除了孟凌志的方位外,李墨在鬼云的储物袋中,还发现了一些东西。

  然而想到刚刚山洞中的一幕幕,李墨轻吁口气。

  秘境试炼后,自己将直面项丹阳,前途未卜,生死难测。

  他不愿将危险带到方尘远等人身上!

  方尘远几次想问,李墨都转开话题,正是不想让方尘远为难。

  在风铃苏醒之前离去,也是不想更多人知晓,他与方尘远等人的接触。

  方尘远懂!

  这是李墨与方尘远的默契。

  也是李墨的选择。

  李墨在地上奔行,眼神复杂。

  一丝冰冷!

  一丝释然!

  一丝疲惫!

  谁又不是在挣扎呢?

  既然无所顾忌,那便放手一搏!

  ……

  就在李墨这般想着时,丹岐宗内。

  至今,丹岐宗众人,依旧人心惶惶。

  筑基中期长老孙钰惨死!

  七个筑基长老叛逃宗门!

  其中更有左家老祖,筑基中期的左丘鹤!

  为什么?

  没人知道!

  更有消息灵通的人得知:

  不止孙钰,另一个筑基长老石崇虎也死了。

  叛宗七人,结丹长老捉住了四人,但他们识海内,竟然存在禁制,在结丹长老想要搜魂时,轰然引爆。

  这意味着,这件事背后,有结丹修士。

  至少,是结丹修士!

  山雨欲来风满楼!

  丹岐宗所有人,都察觉到了这一点。

  若不是秘境试炼这个时间点,丹岐宗势必会迎来一场大清洗。

  但哪怕如此,也是议论纷纷。

  七个筑基长老为何会追杀徐青空?真的是因为想要灭口吗?

  徐青空为何会逃离到秘境试炼?

  ……

  “难道我们就这样算了么?”

  苍炎峰巅,曹化玄看着一个驼背老妪,眉心微蹙。

  “化玄啊,你的性子还是这么急。”驼背老妪笑呵呵地说着。

  曹化玄拱了拱手:“师叔教训的是!

  可是,这群人行踪不明,甚至我们根本不知道,他们到底有多少人!为何会叛宗?为何会追杀一个小辈?

  这样下去,我丹岐宗岌岌可危啊。

  像那左丘鹤,左家已经在我们丹岐宗的庇护下,生存百年,他却离奇叛宗。

  还有项丹阳的亲传弟子,叫徐青空的小辈,他身上,定然有大秘密。否则,也不会逃到秘境中去。”

  “曹化玄,你什么意思?”一旁,鹤发童颜的齐景周,目光冷厉。

  曹化玄丝毫不惧:“哼,我说错了么?我打探过消息,这小辈行踪诡异,他怎么会出现在孙钰灵府处?怎么会引得七个筑基修士追杀?在宗内筑基长老到场后,他竟然一路逃到秘境中。

  依我看,这小辈肯定有秘密,说不定,某人在背后还有着什么阴谋也说不定。”

  “你含血喷人!”齐景周重重冷哼。

  项丹阳毕竟是他徒弟!

  他对徐青空,了解不多,只知道是项丹阳的亲传弟子。

  但他知晓,任由曹化玄说下去,肯定会咬到自己。

  如今一看,果然!

  “好了,等这小辈从秘境出来,我们自会知晓了。”驼背老妪目露奇异之光。

  “祖奶奶,你说他还能出得来?可是元胡说过……”驼背老妪身旁,一个美妇眼中闪过好奇之色。

  驼背老妪呵呵一笑,没有说话。

  许久……

  驼背老妪摆了摆手,笑道:“没那么严重,一些老鼠而已,不跳出来,怎么打死呢。”

  “师叔的意思是?”曹化玄目中,精光一闪。

  “看来,师叔是早有准备了。”一旁,鹤发童颜的齐景周,笑呵呵道。

  驼背老妪目光微冷,说道:“有人在动手脚!不过,太小看我顾秋柔了。丹岐宗也不是吃素的。”

  驼背老妪目光,仿佛已经穿过重重空间,看到了锋月谷。

  在丹岐宗结丹修士未曾注意的地方。

  项丹阳灵府,密室内。

  山羊胡、葛布长衫的项丹阳,双眸紧闭。

  此刻,他整个密室,灵力已经浓郁到化为雾气。

  灵气化形!

  项丹阳气海之中,或许,这已经不能称为气海了。

  丹田紫府!

  结丹期的标志。

  在项丹阳丹田之上,一颗莹白色、婴儿拳头大小的圆滚滚金丹,正在缓缓凝结。

  时不时,还泛出一抹金光。

  这已经不是伪丹境界了,而是正式踏入结丹境的过程。

  结丹境,气海化丹田紫府,内天地沟通外天地。

  项丹阳,结丹在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