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五十三章 徐家魂意

捏仙 冷皓东 3534 2019.09.09 10:00

  李墨心中,陡然警兆大生。

  他正感不妙之际。骤然,一道拳头,便直直的落在身上。

  轰!轰!轰!

  李墨的身躯,瞬息便被徐盛远轰飞出去,巨大轰鸣声中,苍松翠柏,断裂无数。

  李墨脸色煞白,神魂震荡,缓缓爬了起来。

  他目光凝重地看着徐盛远。

  凝重道:“幽冥魂体!”

  “没想到你还有些见识,我借祖祠魂意入体,看你如何胜我!”徐盛远背负双手,声音诡异。

  话音未落,身影便出现在李墨周围。

  道道幽魂哀嚎,徐盛远一拳轰出,拳头之上,带着阴冷地黑色雾气。

  李墨心念一动,刚刚召唤过来出来的火焰阎魔,大吼一声,竟然向着李墨所在袭来。

  “吼!”

  一道巨掌,将李墨周围三丈都笼罩了。

  幽冥魂体之下,就连李墨的神识,都发觉不了徐盛远的身影。

  但这种范围攻击,可以威胁到徐盛远。

  这一刻,若是徐盛远执意想要袭击李墨,他自己也会身受重伤。

  徐盛远没有惊慌,他一声冷笑,口中轻吐。

  “神通,鬼枭!”

  顿时,徐盛远的身影化作上万只浑身漆黑,长着琥珀色竖瞳的恶鸟,它躲过火焰阎魔的攻击,便向着李墨冲了过来。

  李墨目光冷冽!

  剑气如丝!

  一道道剑气便袭了过去,只是鬼枭如潮,竟然穿过剑意,便向着李墨袭了过来。

  古雀剑意,竟没有丝毫作用。

  这一刻,在火焰阎魔的怒吼中,周身黑雾弥漫的徐盛远,出现在另一个地方。

  幽冥魂体,将祖祠积累的魂意,凝聚一身,更有先祖魂意中的独门法诀,这种状态的自己,哪怕对方发挥了结丹战力,又如何能胜。

  看着周围铺天盖地的鬼枭,李墨眼中冷意一闪。

  嘭!

  一阵黑雾下,李墨施展阴符剑遁,身影出现在另一个位置。

  徐盛远见此,冷冷一笑,数十只鬼枭,再次向着李墨袭来。

  李墨眼神冰冷,他周身之上,蓦然冒出无数黑色火焰。

  “魂火!”徐盛远眼中,杀意更浓。

  李墨看向半空之中,阎魔剑瑟瑟发抖,直到李墨目光锐利,阎魔剑在一声不甘的哀鸣之中,骤然发生变化。

  漆黑狰狞长剑,骤然变得赤红,黑红之间,风声呼啸。

  赤红之色,越来越浓。

  轰隆!

  整个阎魔剑骤然爆开,无数赤红碎片,落在整个幽明竹林中。

  “吼!”“吼!”

  不甘、暴戾的怒吼之声,出现在整个徐家后山之中,大大小小的火焰阎魔,双手捶胸,身影向着周围扫荡。

  徐家之中,火焰连天,如同末日降临。

  火焰阎魔,如同末日使者,所过之处,赤红色火焰灼灼燃烧。

  整个徐家,已经被火焰包围。

  “小畜生该死啊!”徐盛远目光狰狞,他双手掐诀,又是一道法术,竟然搅动天象,徐家上空,方才还是阳光明媚,骤然变得乌云笼罩。

  滴答!

  滴答!

  无数雨滴坠落,火焰阎魔嘶吼间,却造成了更大的破坏。

  随着火焰散去,整个徐家满目疮痍,呛人的烟雾之中,幽明竹、徐家房屋,只剩下断壁残垣。但在这样的战斗下,徐家祖祠,竟毫发无损。

  “我要你死!”

  徐盛远一声大喝,整个人便向着李墨冲了过来。

  李墨瞳孔微缩,他心念一动,一个三层水晶阁楼无风变大,李墨与徐盛远隔着坚硬的水晶阁楼,隔空相望。

  轰隆!

  徐盛远手掌上黑雾弥漫,化作遮天巨掌,瞬间将仙灵阁拍飞而去。

  只是,他眉头微皱,并没有感觉到李墨气息有丝毫微弱。他心念一动,无数鬼枭叫嚣着,再次向着李墨冲了过去。

  仙灵阁一路滚动,站在其中的李墨,目光凛然。

  他终于明白,仙灵阁并非万能的。

  在之前,仙灵阁抵挡了元婴修士剑魄化身的攻击,让李墨有种错觉,凭借仙灵阁本身,就能抵御无数攻击。

  只是,徐盛远的神魂攻击,却让李墨明白。

  没有防御阵法的仙灵阁,短板太大,一旦面对这类神魂攻击,仙灵阁或许没有抵挡能力。

  “阵法全开,化神修士也无力破坏!”

  春兰的话语中,说的是阵法全开啊。

  周围,无数鬼枭怪叫着袭来,在乾罗密铜制作的风铃之下,它们略有些缓慢,但依旧坚定地向着李墨冲来。有的,甚至已经冲到了内部。

  李墨心念一动,与紫色飞剑缠斗的玄月飞剑,也是一声哀鸣。

  它周身月白光芒骤然大盛,在徐盛远凝重的眼神下,瞬息便冲到了徐盛远身前三尺。

  “虚空剑!”徐盛远浑身一冷,他双手掐诀,无数鬼枭就要四散而逃。

  眨眼间,玄月飞剑穿心而过。这还不止,感应到徐盛远的气息,玄月飞剑并未停歇,它越发凌厉,眨眼间便又出现在一只鬼枭背心,又是一道剑光,这鬼枭竟然生生虚化。

  哪怕,玄月飞剑之上的光芒,越来越黯淡。

  在李墨的催动下,这柄属于锋月谷的上品灵器,如同飞蛾扑火,向着上万鬼枭猛冲而去。

  唯有一剑,至死方休!

  这就是,玄月飞剑的本命法诀。

  李墨眼见于此,目光有了一丝波动。

  他双手握剑,目光,缓缓闭上。

  顿时,整个天地在李墨面前消失了。

  鬼枭的嚎叫渐渐远离,这是一片黑暗、幽冥的虚空,李墨的神识竟然比寻常还有敏锐数百倍。

  他感觉到了,在正前方,上万道散发恶意的气机,正死死地盯着自己,这气机不大,更是颇为驳杂,但却如跗骨之蛆,难以磨灭。

  除此之外,李墨的神识猛然向下探去。

  在他下方,一个散发着猩红色光芒的巨大气机,恶意满满,正死死地盯着自己和徐盛远的打斗。

  如果说鬼枭的恶意,就是烛火。

  那这恶意散发的魂意,便如同骄阳。

  在李墨感应到这股恶意之时,这个猩红色恶意气机也为之一颤。

  李墨的神念波动,骤然传了过去。

  “现在,换我来找你了。”

  这一刻,李墨心头那一丝若有若无的感觉,终于传了过来。

  手中古雀,似乎也在微微颤栗。

  如此剑招,如何不让古雀欣喜若狂,空古流赞誉有加的玄天剑典,一式剑招。

  剑啸风雷动,一剑断天阙。

  这是……斩罗!

  这一刻,不是人在御剑,而是古雀残剑,带着李墨,直接将这一剑斩了过去。

  “唔!”

  李墨一声闷哼,再也维持不了那种空灵心境,他双目缓缓挣开。

  只见天地昏暗,鬼枭不见踪影。呛人青烟之下,整个徐家都被彻底毁掉。

  半空之中,徐盛远脸色惶然,虽然魂意高涨,但胆气尽失,向着祖祠方向疾驰而去。

  他周身气息,如同漏气的筛子一样,疯狂下滑。

  丹田之中,金丹已成碎块。

  斩罗一剑,徐盛远废!

  李墨目光淡漠,他一拍储物袋,用血槐树根炼制的血元灵珠,瞬间被他拍了几粒到嘴中。

  他不疾不徐地向着祖祠方向而去。

  祖祠所在。

  徐青蝶一行人,焦急地等待着大战结果。

  一些人早已是哭丧着脸,哀嚎遍地。

  “到底这怎么回事啊?”

  “我徐家怎么会有如此大敌?”

  “族长不会出什么事吧?”

  ……

  徐青翰指着徐青蝶,大吼出声:“徐青蝶,这一切都怪你!”

  徐青蝶冷笑一声,眼神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终于,在众人的翘首以盼中,一个人影出现在他们眼前。

  “看,是族长!”

  “我就说族长英勇无双,不会有事的。”

  “哼,族长既然到了,那就要清理叛逆了。”

  ……

  在众人心思各异的话语中,徐盛远来到了众人身旁。

  在他身周,一身魂意极为惊人,然而,徐盛远脸色煞白,披头散发,黑色魂意如同触手涌动,如同一个怪物一般。但饶是如此,依旧阻挡不了他气息的减弱。

  徐盛远面目扭曲,他已经到了绝境。

  “盛帆,过来!”

  徐盛远看着人群中的徐盛帆,一声大吼。

  徐盛帆见此,脸色一变,脚步竟不自觉的后退了两步。徐盛帆这个筑基修士都后退,其他人更不用说,也随之后退。

  徐盛远脸色惨然,他为了守护家族抵御强敌,可家族众人,竟畏惧他一身魂意。

  穷途末路,众叛亲离,不外如是。

  这一刻,徐盛远不知该哭该笑。

  “大伯,你这是怎么了?”蓦然,一个如同天籁般的声音在徐盛远耳边响起。

  徐盛远抬眼看去,站在最前方的徐青蝶,十分显眼。

  他眼中露出浓浓的惊喜:“乖,乖青蝶,小时候大伯还抱过你呢,快过来,扶一下大伯。”

  只要她过来,我还有一种夺基之法,能够夺取她的道基,到时候再夺取筑基修士道基……我还能战,我还没输!

  徐青蝶眼中带笑:“好啊,大伯,我这就过来了。”

  她双手紧握,握得指间关节发白。

  莲步轻易下,徐青蝶便走到了徐盛远身旁。

  “青蝶啊,还好你不嫌弃我啊……”徐盛远满眼唏嘘,渐渐地,他的声音却变得诡异起来。

  “为了感谢你,乖乖地把一切都交给我吧!”

  徐盛远的声音中,贪婪不再掩饰。然而下一刻,他身形一滞。

  他艰难地看着徐青蝶,徐青蝶脸色发白,她的掌心,一枚洁白骨片,散发着莹莹光芒。

  “大伯啊,还是你去死吧,青蝶可还没有活够呢。”

  徐盛远满眼难以置信,他身形一震,一柄幽明竹剑,瞬息穿透了他的心口。

  他看着徐青蝶,艰难道:“为……为什么?”

  徐青蝶眼中没有笑意,她附到徐盛远耳边,轻声呢喃:“别怪我啊,大伯,你说如果李郎死了,我这个选了他的人,还能活么?要怪,就怪你从来都没有选择过我吧!”

  刺啦!

  刺啦!

  徐青蝶一边说着,飞剑一边向着徐盛远的身上刺去。徐盛远整个身躯,如同开了闸的水闸般,汩汩的往外冒着鲜血。

  在动用徐家祖祠魂意的刹那,他的神魂,便也化作魂意的一部分,再难脱离。

  此刻,饶是他身上的黑色魂意,再怎么阻挠,都无法阻止徐盛远的气息微弱。

  血花飞溅之下,一滴鲜血,落在徐青蝶白皙脸颊上。

  徐青蝶并未在意,她微闭双眸,眼中,满是迷醉之色。

  徐家之人见此,更是脸色大变。

  徐盛帆一声冷哼:“疯子!”

  然后,又后退了数步,其他人的眼神中,更满是惊恐、畏惧之色。

  踏!踏!

  在这样的环境下,一袭青衫的李墨,走过了黝黑鹅卵石,走到了祖祠之上。

  徐青蝶看着来人,美眸中满是邪异,含笑盈盈。

  “李郎啊,你终于是来了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