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师徒

捏仙 冷皓东 3257 2019.07.17 18:00

  刚从议事大殿出来。

  项丹阳并没有向着自己的灵府而去,而是阴沉着脸,向着方尘远灵府飞去。

  “出来!”

  项丹阳靠近,刚一临近,他神识便直接在李墨耳边炸裂。

  灵府内,盘膝而坐的李墨猛然睁开双眼,缓缓站起。

  虽然眉心跳动,但李墨微微蹙眉,便直接走出了方尘远灵府。

  项丹阳来势汹汹!

  李墨有心一试!

  “跟着我。”

  项丹阳冷冷地瞥了李墨一眼。

  李墨瞬间浑身冰冷,感觉自己被一条双目赤红的阴冷毒蛇盯着一般。

  眼看着一路行去,越发人迹罕至。

  李墨不再往前走,谨慎道:“世伯是要带我去哪里?”

  “怎么,你不想去?”项丹阳的神色隐藏在阴暗处,阴森可怖。

  李墨面不改色,镇定道:“自然不是,只是近日正在为突破凝气十层准备,想和世伯一般,早点突破修为。”

  暗地里,李墨已经将自己的神识调到了最大限度,镇狱神通也蓄势待发。

  提升修为!

  李墨的话语把项丹阳从暴怒的边缘拉了回来。

  “噢?真是好得很,浪费了我如此多的丹药,你这个废物终于快达到凝气期十层了。”

  项丹阳怒气丛生,神识在李墨身上一遍遍的扫视。

  事实上,项丹阳早已经探查过李墨的修为。

  如此行径,也不过是为了侮辱李墨罢了。

  在修仙界,没有谁会用神识这般扫过对方身体。

  哪怕是探查修为,都会惹恼对方。

  更何况。

  一遍遍的神识扫视!

  项丹阳的神识扫视,让李墨头皮发麻,浑身泛起阵阵鸡皮疙瘩。

  “世伯深夜到访,总不会是为送丹药而来吧?”李墨紧握双拳,冷冷道。

  “轰!”

  哪知,项丹阳刚在议事大殿内憋了一肚子的邪火,听了这句话。

  毫无征兆的。

  一巴掌就直接往李墨脸上甩。

  李墨早有准备!

  双手一挡,挡住了这一掌!

  但是,他整个人,也被暴怒出手的项丹阳,直接摔到了一旁的山壁上。

  “你这个废物,垃圾,你除了浪费丹药还有什么用?啊,老夫真是恨不得一掌劈碎你!”

  项丹阳山羊胡抖动着,唾沫星子直冒,丝毫不顾及被一掌打翻在地的李墨。

  要知道,刚刚那一掌,项丹阳含怒出手,几乎等同于他全力出手了。

  现在,李墨甚至感觉自己的识海都是震动不堪,眼前发黑。

  项丹阳犹自不尽兴!

  “嘭!”

  项丹阳猛然一脚将李墨踹到山壁上,再次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

  看着灰尘中的李墨,又看了看自己脚上的鞋。

  项丹阳眼中露出强烈的厌恶之色。

  “咳咳。”李墨擦了擦嘴角的血迹,他缓缓站起身体。

  这是他可以抵抗的实力。

  打不死,就可以抵抗!

  不是么。

  “你知道吗,老夫最是讨厌你倔强的样子。”项丹阳看到李墨这样子,眉头一挑。

  “砰!”

  仿佛有一只无形大手拖住了李墨的脚踝,想将他狠狠的摔在墙山壁上。

  镇狱!

  李墨眼中露出疯狂之色。

  他神通施展后脱开,并借助反冲力,向着议事大殿的方向飞去,刚才项丹阳就是从那边过来的。

  但是,动静要大!

  李墨眼中满是偏执,大声喝道:“镇狱。”

  这一刻,在李墨的镇狱之下,以李墨和项丹阳中间的位置为中心。

  方圆三十丈的地面,宛如波浪般震动起来。

  周围的树叶簌簌落下,旋即是树木化作齑粉。

  “还敢反抗!”

  项丹阳怒声说道,一阵巨大的压力,瞬间笼罩住了他。

  项丹阳出离了愤怒,随之而来的,是一系列更加疯狂的冲击。

  可是!

  李墨顶住了!

  李墨顶着项丹阳狂风骤雨般的攻击!

  他鼻孔和嘴巴都开始流血,但他终究是顶住了!

  而且刚刚的一切,终究是有人发现。

  远处点点昏黄烛光,几处杏黄色身影闪动。

  而这个时候,项丹阳神色巨变。

  他身形如电,几乎瞬间就不见了踪影。

  李墨缓缓落到地面,看着项丹阳紧急离去的身影,若有所思。

  此刻的他,满脸鲜血,在他神识感应中,身上的肋骨至少断了七八根,有根肋骨甚至刺穿了他的肺叶,这让李墨几乎无法呼吸。

  他拍了拍身上的灰尘,避过来人,轻咳声中,驾着飞剑向方尘远的灵府行去。

  而另一边,项丹阳急急忙忙的回到灵府中。

  掐诀间,整个灵府的防护全部打开。

  这一刻,项丹阳的神色终于有了变化,然而他的面孔却十分怪异。

  眼中还有松了口气的庆幸,嘴角却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渐渐地,项丹阳嘴角上扬,笑容逐渐癫狂。

  “哈哈,徐盛歌你这混蛋,老夫现在在虐待你儿子,你人呢!哈哈哈,老夫不仅要活生生将你的儿子打死,让你绝种,还要将你儿子的神魂囚禁,让他日日夜夜受魂火灼烧,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啊,徐盛歌,你该死!”

  突然,正在项丹阳满脸狰狞之际,他突然抱着自己的脑袋,半跪在地上,拼命的用脑袋撞着地面,甚至将灵府地面撞出了一个小坑。

  也不知过了多久。

  项丹阳已经缓缓站了起来,发出粗重的喘息声。

  他随手抓出一大把的雪清丹,直接倒入口中,旋即将空瓶远远丢掉。

  这一刻,项丹阳终于是恢复清明。

  神通!

  这小畜生竟然会神通!

  此子不杀,将来必成祸患!

  项丹阳心中杀机弥漫。

  这一刻,他开始真正将李墨当做一个修士,而不是一只蝼蚁看待。

  想到李墨那疯狂中,满是偏执的眼神,他心底隐隐有着不祥的预感。

  然而,他毫无办法。

  他不敢再去试了,他还有太多事没去做,他没有将当年鄙视他的人一一踩在脚底,他还没有突破结丹期,还没有享受到这个修仙界的好处。

  项丹阳,怕了。

  “哼,小辈,你逃不出老夫的掌心!”

  项丹阳留下一句话后,快速的进入密室,身影似乎还有些狼狈。

  相比李墨身体上的伤势,刚刚项丹阳也极为凶险。

  心魔入侵!

  原本就不是筑基修士可以感知的存在。

  就在项丹阳疯狂的殴打着李墨时……

  苍炎峰上,某一条羊肠小道上。

  鸡皮鹤发的费老和一个俊朗公子哥缓缓而行。

  “咳咳,你可曾责怪我,没能为你提供更好的环境?”

  费老低声咳嗽,看着俊朗公子的目光满是慈爱。

  “尘远不敢,尘远能有今天,全是师傅您的栽培。”

  费老此言一出,俊朗公子连忙躬下身子,眼中闪过一抹哀伤。

  这俊朗公子,正是方尘远!

  “两个月后,秘境试炼一行,你一定要当心。

  以你的修为,在秘境内也是危机重重。

  记住,遇事不要强求,就算没有宝物,也不打紧的。”

  费老对着方尘远叮嘱道。

  “尘远知道的,这些日子也在准备着。”方尘远恭敬道。

  费老点了点头,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道:“听说你这些天和项丹阳的弟子相谈甚欢?”

  “正是,此人叫徐青空,他深受丹阳长老的喜爱,而且宗内结丹长老齐景周,说起来也是他的师祖,所以……”方尘远听到费老询问,顿时一五一十的说道。

  “咳咳,关于这个小家伙,你有什么看法?”费老咳嗽了一声,问道。

  方尘远沉呤片刻,开口道:“徐师弟出手狠辣,心智也很过人,只可惜资质太低了。”

  “呵呵,资质真的有那么重要么。”费老摇了摇头,眼中露出一丝睿智。

  “师傅您的意思是?”方尘远眼中露出一丝疑惑。

  “争取和这个小家伙交好,方才我感受项丹阳的气息,渊渟岳峙,深不可测。咳咳,项丹阳……三年之内,咳咳,结丹必成!”

  费老眼中闪过一抹不甘,只是在猛烈的咳嗽中,深深隐去。

  “以你的天赋,应该有更好的前途。我还能撑两年,等到我死了以后,你可以找一个结丹修士做你师父,不过不要太快,现在正是多事之秋,就怕站错队呀。”

  费老满脸的无奈,他看着山风吹起一片树叶,树叶打着旋儿不知飞到了何处,仿佛是命运一般,无法捉摸。

  “哪怕是修士,也抓不住自己的命运。”费老低笑一声,喃喃自语道。

  “师尊是不会死的,上次舒华退回了两粒延寿丹,我也会在仙界小碎片中,找到延长寿元的宝物的。”方尘远鼻头有些发酸,猛然开口道。

  “呵呵,傻孩子,修士也是人,总会死的。”费老和蔼的笑道。

  顿了顿,费老眼神飘渺:“而且,我如果不死,恐怕也有些人要害怕了。”

  方尘远看着费老,在思索话语中的意义所在。

  从修仙之初,师傅提出一个问题,然后让他去想为何要这么做,这样做有什么意义。

  这几年来,他不仅修为远胜他人。

  在为人处世上,依旧受到了丹岐宗内绝大多数弟子的爱戴。

  然而现在,自己的师尊即将远离自己。

  方尘远内心一阵恐慌,同时又感觉,整个心好像空了一块。

  他看着费老满脸皱纹和老年斑,胸口仿佛被什么东西堵住似的,一时间竟然什么都说不出来。

  费老虽然是行将朽木,但是筑基期强大的神识,也是在第一时间注意到了方尘远的情绪。

  他没有说话,苍老的心却仿佛被注入一阵暖流,他摸了摸方尘远的头。

  “记住,你一定要突破结丹,不然,在这个修仙界,依旧是最底层!”

  费老难得的一句话没有咳嗽,看着方尘远的眼神,满是严肃。

  方尘远没有说话,只是拼命的点头。

  看着方尘远,费老的神色和缓了许多,就这样一边叮嘱着,一边沿着这条羊肠小道走着。

  而他的身上,散发着浓浓的死气,宛如秋天枯败的落叶一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