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四章 陶成,别来无恙!

捏仙 冷皓东 3854 2019.08.11 10:00

  李墨看着一人一妖兽,心中唏嘘。

  怪不得,自己会觉得仙界小碎片是自己的生机所在。

  钱福贵加上这妖猴,自己还有何惧。

  李墨目光闪动,看向钱福贵,说道:“钱道友,咱们一起,去寻一些造化吧。”

  我不要,我真的不想要造化啊!

  望着钳住自己手的李墨,钱福贵脸都白了。

  他觉得自己造化算是好的了,每次都大难不死,每次大难不死就又收获满满。

  可是听了李墨将要面对的修士,他怕啊。

  元婴修士,一个眼神就可以秒杀他了吧。

  “这个,这个道友啊,我那宝贝,你也是知道的,它时灵时不灵啊,万一到时候不灵了怎么办。”钱福贵快要哭出来了。

  他只是一个凝气十层修士啊,为什么要让他面对这些。

  “没事,我相信钱道友。”李墨笑着说道。

  至今,他见识了三次钱福贵的突然消失。

  第一次,当时他初入栖霞山,被钱福贵打劫,他正要击杀钱福贵,结果他瞬间消失。

  第二次,钱福贵追杀孙铁,李墨距离钱福贵几丈距离,钱福贵再次消失。

  第三次,便是这一次,李墨一开始就抓住钱福贵的手,离开时,便是自己和他,一同消失。

  钱富贵的宝贝,似乎会在钱福贵想要逃走时,瞬间移动到另一个地方。

  这不和传闻中,仙人的缩地成寸一样么?

  李墨没去细究,钱福贵宝贝的作用,但是数次接触下,李墨也发现了一些规律。钱福贵这宝贝,在传送走钱福贵的同时,也会送走钱福贵身上的东西。

  自从抓住钱福贵后,李墨就没松过手,就是怕钱福贵跑了。

  而且,根据钱福贵自己的话,每次大难不死,都立刻有造化!

  苍天宠儿!

  李墨明亮的双目,盯得钱福贵头皮发麻。

  “道友,这个,你要我做什么,直说就好了。”钱福贵有些肝颤。

  李墨道:“咱们就随意走走。”

  他想知道,钱福贵的造化,是否真的可以如此惊人。

  不一会儿,这破落房屋中,空无一人。

  ……

  “非灵师姐,此次秘境试炼,多亏了你啊。”陈清雪眼中冒出感激之色。

  玄阳宗弟子的方位,她已经尽数获悉。

  赵非灵依旧轻纱罩面,说道:“无需言谢,若不是你,我也没那么容易拿到青猴草和墨玉树液。”

  “话不能这么说,若不是非灵师姐,此次秘境试炼,不要说寻找师弟师妹了,我自己,恐怕也长眠于此了。”陈清雪摇了摇头,依旧心有余悸。

  她想起那片古怪密林,若不是有赵非灵的灵宠,以她凝气大圆满的修为,也未必能够逃出生天。

  想到此事,赵非灵也美眸颤动。

  秘境试炼,变了。

  赵非灵虽然没来过秘境试炼,但作为栖霞山三宗修士,自然有相关的资料。

  以前不是这样的!

  以前只要不去一些知名的险地,便能够有所收获,收获多少暂且不论,但死亡率却并不高。

  特别是在摸清了秘境规则后,大多死亡的,都是死在其他修士手中。

  可是这次秘境试炼,并不是这样。

  妖兽暴乱!

  无处不在的诡异红色巨蟒!

  让这个秘境试炼,变得危险无比。

  如今,大家都龟缩在这废墟城池中,赵非灵与陈清雪,也遇到过一些人。

  太多熟悉的身影,至今未曾见到。

  “这些时日,你一定要当心,如今秘境试炼已经是第十天。除了小心妖兽和阵法外,还需要小心其他宗门修士,有些人,心思未必单纯。”

  赵非灵吐气如兰。

  陈清雪愕然:“非灵师姐不与我同行么?”

  赵非灵摇头,她打算在城池中到处看看,秘境中的诡异变化,让她总有些心绪不宁。

  陡然,赵非灵看向某一个方向。

  赵非灵青丝之上,一只紫色蝴蝶,轻盈翅膀缓缓摇曳。

  他怎么进来了?

  赵非灵在原地思索良久,恬静的声音响起。

  “陈师妹,带你去认识一位道友。或许,我们这次就不需要为秘境试炼担忧了。”赵非灵美眸闪动。

  陈清雪好奇问道:“哦?不知道是哪个宗门的道友呢?”

  “丹岐宗!”赵非灵道,“或许,此人也是栖霞山三宗中,修为最为强横的凝气修士。”

  “哦?”陈清雪眼中,露出一丝讶然。

  栖霞山三宗,最强的不是孟凌志么?

  赵非灵没再多言,她莲步轻移,就向着某个方向行去。

  在那个方向,李墨眉头微皱。

  “看来,是我太想当然了啊。”

  “我早就说过,这家伙哪怕有些古怪,怎么可能会有造化之力。依我看,不过是自吹自擂罢了。”李墨身旁,金鳞小猴孙金趴着说道。

  是是是,我就是个屁,您二位真的别太把我当回事。

  钱福贵心底猛翻白眼。

  李墨没有说话,他倒不是怀疑钱福贵宝贝的威力。

  甚至,在看到孙金出现在钱福贵身旁时,李墨更加确信:钱福贵此人,造化惊人。

  秘境试炼,孙金为何主动找上钱福贵?

  妖兽暴乱,钱福贵一个凝气十层却逃出生天!

  孙金助力下,钱福贵找到那么多灵株。

  羽仙阁修士费尽心思破解了阵法,却让钱福贵撞见。

  ……

  太多的巧合,也就不是巧合了。

  李墨一怔。

  包括自己,有项丹阳的威胁,自己将钱福贵当成自己的助力,钱福贵免于杀身之祸。

  李墨看了一眼钱福贵,他将骨片抛给钱福贵。

  “希望钱道友,能带我们到这个地方,否则……”

  李墨眼中,满是冰冷。

  “道友,你这有点强人所难了,我……我知道了。”钱福贵还未说完,碰到李墨的眼神,瞬间垂头丧气。

  他心中暗暗悔恨。

  早知道,自己为何要将宝贝的威力说的那么吓人,这下好,被人给惦记上了吧。

  关键是,自己也不知道这宝贝在哪里,也不知道怎么用啊。

  只是,在李墨的胁迫下,钱福贵哭丧着脸,也只得看向手中的骨片。

  在李墨等人搜寻骨片中的阁楼时。

  在一片渺渺虚空中,一座粉色水晶模样的阁楼,散发着莹莹红光。

  浑然天成!

  这阁楼仿佛是一整块粉红色水晶铸成,没有丝毫人工雕琢的痕迹。

  它正在虚空中飘动。

  而若仔细看去,它飘动的方向,赫然便是李墨等人所在的仙界小碎片。

  ……

  钱福贵领着李墨走过了一处长街,街上满是阁楼。

  这里,原本应该是上古仙界的仙坊。

  只可惜,仙坊阵法破损,里面的东西,早已经没了踪迹。

  一路上,他们已经看过不少仙坊。

  早在数百年的试炼中,被三宗修士捷足先登了。

  只是此刻,李墨并没有为此遗憾。

  他一直想的是,钱福贵身上的造化。

  或者说,在李墨眼里,这就是诡异!

  难以用修士修为解释的诡异,就好像……李家村的消失一般。

  李墨真的那么需要去看看骨片中的阁楼吗?

  不,李墨只是想借助此事,验证一些东西罢了。

  结果,让人失望!

  李墨瞥了一眼一无所觉的钱福贵,沉默不语。

  猛然,李墨身形一顿。

  在前面带路的钱福贵,直到手感觉到拉扯,才反应过来。

  “发生了什么事?”钱福贵问道。

  孙金嗤笑一声,没有说话,被控兽符控住后,它也沉闷了许多。

  李墨则往四周看了一眼,他的面容,依旧模糊。

  “出来!”李墨的声音,冰冷无比。

  咔嚓!

  随着李墨的声音,一声轻响,宛如琉璃破碎般,蛛网般的裂纹,出现在李墨周围,周围虚空寸寸碎裂。

  长街,依旧是那个长街。

  但在李墨身前,多了两道倩影。

  紫蝶幻境!

  一道紫衣倩影,莲步轻移,便向着李墨走来。

  在她身旁,一个明眸皓齿的白衣女子,一脸好奇地看着李墨。

  “你受伤了?”赵非灵黛眉微蹙。

  她语气恬静,落在李墨耳中,却如同惊雷。

  李墨目光一闪,沙哑着声音说道:“道友,认错人了。”

  “不可能,小蝶不会认错人的。”

  赵非灵身旁,一只紫色蝴蝶轻舞。

  看着这一幕,钱福贵撇了撇嘴,都一个宗门的,这赵非灵明明看到自己了,竟然没有打个招呼。

  “你,认错人了!”

  李墨微不可查地看了一眼白衣女子,说道。

  赵非灵眉头微皱,说道:“如今妖兽暴乱,你我合力,或许才可以有更大收获。不是么,徐青空?”

  看着一袭黑衫,面容模糊的李墨,赵非灵美眸中满是不解。

  他就是徐青空?

  他怎么进来的?

  陈清雪美眸连转,在丹岐宗大师兄闲谈中,似乎颇为推崇此人。而赵非灵,更是说此人是栖霞山凝气天骄的第一人……

  只是,陈清雪看着,眼中却闪过一丝疑惑之色。

  为何,此人总给自己一种熟悉之感?

  李墨看到了陈清雪眼中的疑惑,心头狂跳。

  时至如今,直面项丹阳在所难免,徐青空这个身份暴露都没关系。

  但是,在这秘境试炼中,绝对不可以暴露,自己隐藏修为这件事。否则,孟凌志身死,若是被孟云昌察觉到什么,自己需要面对的,可就不只是项丹阳了。

  这样想着,李墨看向赵非灵的眼神,带着一丝杀意。

  若是赵非灵单独前来,李墨自然能辣手摧花。

  只是……

  李墨眼中带着一丝无奈,陈清雪一如当年,明眸皓齿,面容精致,只是周身清冷的气质,多了一丝愁绪。

  陈清雪,有恩。

  李墨可以对赵非灵出手,但让他对陈清雪出手,他做不到。

  早在营救方尘远之前,李墨便发觉了陈清雪与赵非灵的身影。

  李墨神识察觉,远远避开。

  此刻神识受创,竟然与二人相撞。

  这时,想要避开,已经晚了。

  再否认也没用了!

  李墨摸了摸鼻尖,他淡漠的声音响起。

  “我无需与你合作。”

  “道友不想去血槐林、碧水涧、狼谷这些地方一探虚实么?实不相瞒,在下身旁的,乃是玄阳宗的首席陈清雪,若是我们几人合力探寻,整个秘境都大可去得。”

  赵非灵犹自不肯放弃,若仅是她与陈清雪,她也不会生出这种念头。

  但是有了此人,赵非灵觉得,她们可以去探索一下这些险境。

  虽说如今所得,筑基定然没有意外,可是能多得些东西,筑基之后的路,也好走许多。

  修仙者,不就是为了得道长生么?

  只是,没有与陈清雪商量。

  赵非灵歉然地看向陈清雪,正要表达歉意时,美眸一怔。

  在她身旁,陈清雪眼神复杂,紧紧地盯着李墨。

  熟悉!

  太熟悉了!

  这个动作!

  这个身影!

  “不知为何,道友总给我一种熟悉的感觉,仿佛故友一般。”

  良久,陈清雪迟疑的声音响起。

  “你认错了!”李墨沙哑着声音,一口回绝。

  这是什么情况?

  孙金、钱福贵、赵非灵等人,皆是一愣。

  陈清雪美眸连转,这个语气,实在是太熟悉了。

  看着面容模糊的李墨,陈清雪语气中,莫名多了些欢快。

  “是吗,许是清雪弄错了吧。非灵师姐,不知道可否帮清雪做一个徐道友的留影,我可要好好观瞻一下,栖霞山天骄的风采。”

  赵非灵看了看李墨,又看了看陈清雪。

  美目流盼,满是不解。

  有秘密!

  “嘿嘿嘿……”

  钱福贵与孙金对视一眼,二人带着促狭的笑容,猥琐不堪。

  李墨沉默良久,散去了掩息佩的功效。

  瞬息,一个面容普通的黑衫青年,出现在场中。他看着陈清雪,眼神冰冷中带着一丝复杂。

  “何必呢?”

  陈清雪嘴角一扬,嫣然笑道。

  “陶成,别来无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