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陶成之死

捏仙 冷皓东 5234 2019.06.29 17:30

  陈德的陈府是平武城中第二大的宅子。

  此刻,陈德正坐在府邸大厅的云檀木椅上,拿着一壶南乾最新出的洛雪茶细细品味着,面露享受之色。

  细细看去,陈德看上去不像是一个身经百战的将军,反而更像是一个养尊处优的老爷。

  因为武国这些年虽然经常进攻平武城,但是哪怕是大胜,也从未攻入平武城中。

  在见识了武国的强大后,陈德早已没有初入军的雄心。

  只是,此刻大厅内并不止陈德一人。

  大厅客座,一个长相俊美的青年男子,满脸阴沉,只是脸色有种不正常的苍白。

  如果李墨在场,定会认出这便是那个纨绔子弟万世杰。

  “贤侄,这可是今年最新的洛雪茶,乃是采用玄阳仙宗修行之地,灵气浓郁之处的山茶泡制而成。清香怡人,闻一下就让人神清气爽,喝一口更是通体舒畅,可谓千金难求。今天贤侄到来,我们细细品味一番如何?”

  “陈世叔,你如果喜欢这洛雪茶,以后我让人从封阳给你带过来,保准你几年都喝不完。

  我今日来,是为了我和清雪的婚事而来,我与清雪二人可谓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而且当年你与我父亲还曾定下娃娃亲的,你已经推脱了我几次了,今日这茶我也喝了数个时辰了,还望世叔不要推脱,成全这段姻缘。”

  万世杰坐在椅子上,双手抱拳,对着陈德说道。

  陈德揉了揉眉心,只觉颇为头痛。

  这万世杰,是封阳王万栖泽唯一的儿子,更是当今皇帝的义子。

  幼年时,曾与他女儿陈清雪一起被玄阳宗看中过,虽然最终没有仙缘,但是单凭封阳王府在南乾的势力,就不会有人敢说三道四。

  而且陈德还知道,封阳王府常年供奉着三位仙人,这是封阳王府的底蕴。

  想到这里,他心中暗叹,当年他初当将军,年轻气盛,很多人不服,只得求助于万栖泽,结果定下了这桩婚事。

  可是如今女儿已经是玄阳宗的仙人,未来大好前途,怎么可以现在下嫁与一个凡人,而这个人还是吃喝嫖赌、无恶不作的纨绔子弟。

  想到这里,陈德只觉甚是烦躁。

  将手中的洛雪茶放到桌子上,轻咳了一声。

  陈德尽量在脸上挂着和蔼,微笑着说道:“我说贤侄啊,你看看,当年的事呢,是我和你父亲定下来的没错,但是现在清雪已经是仙人了啊。

  以后清雪寿元悠久,我等凡人只能是一坯黄土,何必执着于清雪呢,世间花样佳人任贤侄挑选啊。”

  一听此言,万世杰当场就忍不住了,只是想着来意,又暗暗压下火气,心中早已在破口大骂。

  这老匹夫,不就是认为我配不上陈清雪么,哼,狗眼看人低。

  万世杰强忍下心头怒气,生硬的回道:“陈世叔,当年你与我父亲定下这桩亲事时,可不是这么说的。

  要知道,当年我父亲是想着以后是亲家,才帮世叔在平武城坐得安稳的,可是现如今,你不能这样翻脸不认人吧。”

  言语中不屑之意尽显无疑,就差直接说陈德是卖女儿得到的官职了。

  闻听此言,陈德脸露不快之色,看了一眼万世杰,怪声怪气的说道:“贤侄,这话可不能这么说啊,当年我与你父亲定亲的时候,可没想到贤侄资质如此之差。

  你与小女一同去玄阳宗,玄阳宗的仙人都说你没有仙缘,清雪是仙人,你们还能有缘分吗?”

  陈德此言一出,万世杰顿时脸色发青,他生平最恨人提及此事。此刻被陈德不留情面的提出,顿时火冒三丈。

  “砰”的一声,万世杰重重的拍了一下身边的桌子,直接站起身来,指着陈德的鼻尖说道:“老东西,叫你一声‘世叔’是给你面子,你算老几啊,就算在这平武城中,也是我封阳王府最大,实话告诉你,这次你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陈清雪只能是我的。”

  “哼,世侄真是好大的口气,来人,送客!”

  陈德冷哼一声,干脆不再掩饰,不耐烦的想要轰走万世杰。

  眼看就要再次无功而返,万世杰目露凶狠之色,怒声道:“老东西你送一个试试,你这将军也不用再当了。我封阳王府有三位仙人,洪叔就在平武城保护着我,你可不要找死!”

  闻听此言,陈德后背直冒冷汗,仙人的威慑力实在是太大了。

  他猛地站起身来,勉强在脸上挤出一丝笑容,正想上前缓和一下。

  “三个凝气散修而已,很厉害么?”

  这时,从门外传来一个清冷中带着不屑的声音。而随着声音,一个倩影走进了大厅之中。

  只见来人身披白色纱衣,内着淡紫色罗裙,她缓步走了过来,身姿婀娜。

  陈德心中松了口气,缓缓坐下,端起了自己的洛雪茶品味。

  而万世杰一听到这个声音,立刻将身体挺直,他嘴角扬起笑容,面露痴迷之色,也是显得十分痴情,只是眼底深处闪烁着邪异的火热,出卖了他内心的真实想法。

  “清雪,你回来了啊。我刚刚和世叔说着玩的呢!”万世杰走到陈清雪身旁,呵呵笑道。

  “万世杰,你要是再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就把你的眼睛挖出来。”陈清雪瞥了万世杰一眼,眉头微皱。

  万世杰听到此言,讪讪一笑,只是心里面早已在破口大骂:陈清雪,你这贱人,总有一天我要你跪在我面前求我。

  过了一会,他抬起头间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清雪,我对你的心意你还不明白么,我为了你特意在这偏壤小城,和那些下等平民一起住了三年了,我……”

  可是不待他将话说完,陈清雪就将目光转向陈德,直接无视了他。

  “父亲,您不必困扰,小女这些年来,在玄阳宗也是认识一些同门师兄,而我师父明玉真人早已经突破了筑基,区区凝气散修,无需在意。”说完以后,陈清雪瞟了万世杰一眼,眼中的警告之色不言而喻。

  万世杰本就因纵欲过度而苍白的脸色,此刻已经是煞白了。

  他知道仙人也分修为高低,从当年被玄阳宗拒绝,他就明白,他的本钱,他一直以来的依靠便是封阳王府。

  而封阳王府中的三个凝气仙人,足够让他在南乾沧海郡,肆无忌惮,横行霸道。

  可是此刻,这些在别人眼中一文不值,对方是真的会杀了自己。万世杰心中的惊恐,全部表现在脸上了。

  看了看陈清雪冰冷中带着厌恶的面容,万世杰心生怒火,却破天荒的忍耐下来,一句话没说,灰溜溜的走出了陈府。

  远远看着万世杰离去的背影,陈德深深叹息一声,缓缓道:“可惜了,这万世杰若是稍微争气一点,以封阳王府在南乾的势力,清雪你就算嫁过去也是不错的。”

  “此事父亲就不用再多说了,我早已经说过,此生只想修仙,不谈儿女私情的。”陈清雪目光依旧清冷,看着万世杰的背影没有丝毫波动。

  陈德看着自己的女儿,不由说道:“唉,此事也怪为父,当年就不该跟你定这个婚事,让清雪你现在如此为难。”

  此刻没了外人,陈清雪再也没有人前的清冷,撒娇道:“爹爹,这有什么呀,这些年虽然封阳王帮你坐稳了平武城的将军位置,但是每年孝敬封阳王府的东西可也不少。

  我知道爹爹你在担心什么,但是封阳王府仅仅这三个凝气散修而已,在宗门面前根本毫无反抗之力,你可不知道,现在女儿都可以对付一个了。”

  “女孩子家家的,总是想着打打杀杀干什么,来,和爹爹说说,在仙宗学了些什么?”陈德看着陈清雪的笑容,也不由被感染,笑呵呵的说道。

  另一边,万世杰离开后,很快就走出陈府,石响等人正在恭迎着他。

  万世杰走上前去,一言不发。

  “啪啪”两声,就是重重的扇了石响两耳光,打得石响脑袋发晕,脸上立刻出现两个红红的巴掌印。

  看着石响痛苦的样子,万世杰才觉得心中压抑之感消去不少,苍白的面孔上,狰狞得青筋外露:“陈清雪你这个贱人,哼,给小爷我等着。”

  看到万世杰不高兴,石响立刻低着头跪在地上,目露怨毒之色,不敢让万世杰看到。

  等他抬起头时,却已经换上了一副谄媚之色,舔着脸道:“小王爷,是谁这么不长眼,惹着您了啊。”

  万世杰瞟了石响一眼,不屑说道:“哼,谁惹我了是你能过问的么。”

  “是,是,是,小人该死,小人该死。可是小王爷,我倒知道有一个人惹到您了。”

  石响轻轻的做着扇自己脸的动作,他知道肯定是万世杰又被陈德拒绝了,现在他只需要一个发泄的对象,而自己便倒霉的做了这个让万世杰出气的人。

  然而想到可以祸水东引,石响内心隐隐有着快意。

  “噢,谁呀?”

  万世杰随意的问了一句,现在他满脑子都是如何将陈清雪弄到手。

  “正是您一直关照的那个叫陶成的家伙,这两天您来找清雪小姐,我们哥几个,嘿,发现那家伙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对清雪小姐有非分之想。

  呸,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货色,清雪小姐也是他能想的么。”

  石响越说越起劲,陶成痴迷陈清雪是他早已知晓的,只是军中大部分的将士都对陈清雪极为痴迷。

  现在万世杰心情正差,这个时候自然要往对方身上泼脏水,这样就算是杀了对方,事后万世杰为了面子也会顶着此事的。

  只是石响说着说着,想到陈清雪盈盈一握的细腰和清冷精致的脸庞,他不由舔了舔嘴唇,眼中露出火热之色。

  “啪!”

  一记耳光将石响打回现实,只见万世杰目露狰狞之色。

  “陈清雪,陈清雪,这招蜂引蝶的贱人。给我乱棍打死那个叫陶成的家伙!陈清雪,我一定要得到你!”说完此话,万世杰带着贴身侍卫快步向封阳王府走去,今天诸事不顺,他要去好好发泄一番。

  万世杰并不记得陶成是什么人,只是在他想来,无论是什么人,在这平武城,他要杀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么。

  石响躬着身子,目送万世杰离去,他脸上满是恭敬之色,只是在万世杰刚一转身就立起了身体。

  “石哥,这是不是太过了啊。”石响后面一个士兵畏畏缩缩的说道。

  “哼,小王爷的话,谁敢不听,再说了,那李墨、陶成二人总是与我们作对,可惜李墨前两日出城了,不然两个都弄死才好。”

  陶成转头,三角眼中满是凶狠,对着身后士兵耍着威风。

  自然,其手下也是连连应喏,不再反驳,有些人眼中已经露出了凶光。

  “石哥,那你说我们该怎么做?这事儿恐怕也不好做的太明显。”一个目露凶光的手下说道。

  石响眯起眼睛,沉呤道:“明天武国有一场小型的试探,到时候……”

  “呼……”

  李墨深深地吐出一口浊气,距离他出城已经五天了,伤势想要完全复原自然还需要些时日,但是现在已经不影响什么了。

  从徐青空残魂记忆中,李墨得知了一个大秘密。

  武国将要全面进攻南乾。

  依照时间推算,再过五天,武国就将进攻平武城。

  平武城……守不住了。

  因为除了八十万的凡俗士兵外,武国军营中还有修士,结丹境的修士。

  凝气、筑基、结丹。

  徐青空也很少见到结丹修士,但这不妨碍他清楚结丹修士的强大,这次可不是凡俗入侵,而是修士都有可能出手的。

  战场无情,在没有高端修士的情况下,平武城的结局早已注定。

  作为随军修士,徐青空原本打算到时候乘着混乱之际,潜入南乾。只是察觉到徐家追杀者的窥视,而战场变数太多,才决定提前离开的。

  这五日,李墨一直在调理伤势,也在思量之后的打算。

  武国大举进攻的消息,自然还是要传到平武城的,只是不能够直接显露身形。

  李墨心中已有计划,直接偷偷将消息放到斥候营,然后便暗中与陶成汇合,等到武国进攻平武城后,趁乱离开。

  到时,混乱之中,哪怕找不到他们二人的尸体,恐怕只会以为他们死在战乱之下,不会因为军法波及到家人。

  至于这几日陶成在平武城中的安危,李墨自然是不用担心。

  武国既然决定大举进攻南乾,那么临战前定需要周密的准备,这几日顶多是小规模的拼杀骚扰罢了,以陶成千夫长的实力,就算石响打什么歪主意,也不会出什么事情的。

  而现在,就是李墨回平武城的时候了。

  随着一路潜行,李墨也发现了数个拼杀过后的小战场,果然如他所料,并没有太大的战役。只是越靠近平武城,李墨却越发心神不宁,仿佛发生了什么很不好的事情一般。

  远远地,平武城的城门已经出现在李墨的视野范围内。他看着三三两两进入城中的伤兵,眉头一皱。沉默片刻,李墨也跟着这些伤兵进入平武城……

  这几日的拼杀似乎有些惨烈,不该如此啊。而且……大部分都是石响的手下。

  想到这里,李墨心中莫名有了一丝不安。

  这时,李墨敏锐的发觉,前方伤兵中有个熟悉的身影。

  记得他是石响的手下,前几日在伤兵营拦住我的人中,这人也有份。

  李墨眼中精芒一闪,左右看了看后,缓缓靠近这个石响的手下。

  片刻后,平武城某处僻静的小巷子里,李墨双眼通红。而地上,石响手下的尸体已经开始变得僵硬。

  陶成死了!

  听到这个消息,李墨心口悸动,莫名有些窒息。他明知对方不可能撒谎,却依旧不愿相信这是真的。

  此刻李墨无比悔恨,的确,石响是对付不了陶成的。然而在得到了万世杰的许可后,他带着两个千夫长和一个万夫长,过万的士兵去埋伏一个刚和武国拼杀了一场的南乾千夫长。

  石响,好狠辣的手段。

  李墨缓缓闭上了双眼,两行热泪缓缓滑落,接下来的事情,他已经不愿听下去了。以陶成的个性,不可能开口求饶,只有惨烈的战斗。而事实也确如李墨所料……

  久战力竭而死!

  麻木的李墨直接将幽明竹剑刺入了石响手下的心口,一击毙命。

  而后“叮”的一声,手上的幽明竹剑就掉落在地,李墨眼圈泛红,身体瘫倒在小巷的地上,他将脸庞埋在了胸口,身躯颤抖着,他无法想象,陶成在坚持了多久,才在绝望中死去。

  “李黑子,干了这碗酒,以后咱就是兄弟了!”

  “哈哈,好兄弟,以后我们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知道了知道了,我不就是想想么,不过你说,清雪仙子喜欢什么样的人呢。”

  ……

  昔日的点点滴滴渐渐在李墨脑海中浮现,让李墨不禁头晕目眩。

  军旅三年,他们不知互相救了对方多少条命。曾经,他从死人堆中挖出了陶成,一步一步的将他驮回平武城。曾经,陶成宁愿为他做诱饵,只为引出武国那个极有耐心的斥候。

  一切的一切,从今天起,彻底烟消云散了。

  平武城,再也没有一丝值得李墨眷顾的东西。因为,他的生死兄弟,陶成,已经死了。

  而他唯一还留在平武城的理由,就是报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