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八章 事了拂衣去

捏仙 冷皓东 3744 2019.08.27 18:00

  虽未碰面,李墨神识已有察觉。

  三里开外……

  孟云昌、灵骷二人,已经一左一右,缓慢包抄而来。除此之外,整个瘴气林,也变得凝实了许多。

  阵法么?

  李墨神识微动。

  顿时,身后数百丈,曹化玄眼中,精光一闪。

  他一拍储物袋,一粒遮掩气息的丹药便被他拍入口中。他黑袍遮面,身形一动,向着灵骷而去。

  另一边,李墨看似没有察觉,但前行方向,已经开始偏向孟云昌这边。

  “哧啦!”

  前行不久,一道森寒剑意,便向着李墨袭来。

  李墨面无表情,古雀剑意,猛地爆发。

  一声叮铃之响!

  一玄白,一赤红,两道剑意相撞。

  顿时,赤红剑意便化作粉碎,而玄白剑意略向前数分,化作虚影。

  随着剑意,孟云昌的身影也露了出来。

  他阴冷笑道:“真是巧啊。”

  李墨懒得虚与委蛇,说道:“不巧,我杀了孟凌志,你自然会来找我。”

  孟云昌先是一愣,旋即,怒火冲天。

  “小辈,找死!”

  李墨无所谓的模样,彻底惹怒了孟云昌。

  他双手抱元,长剑悬于半空,剑意化作长龙,向着李墨奔袭而来。

  李墨目光一凝。

  古雀剑意,化作赤红剑罩。

  叮!叮!叮!

  仅一瞬,仿佛有数千道飞剑,刺到赤红剑罩之上。剑罩叮铃作响,这森然寒意,让李墨头皮发麻。

  若他是纯粹的剑修,恐怕此战,就会被孟凌志压制到死。

  不过,还好……

  李墨眼中,闪过一抹杀意。

  古雀残剑之上,赤红剑意高涨,一道剑意,从天外划过,落入凡俗。

  上古剑招,斩罗!

  眨眼间,这斩罗一剑便到了孟云昌眼前,剑意从天而降,仿佛将整个画面分成两半。

  但是李墨眼中,没有喜悦!

  在他面前,被斩罗剑一剑斩灭的,竟只是剑意分身。

  李墨背后,陡然升起阵阵寒意。

  一个邪异的声音,从李墨背后响起。

  “以为我会不防备你这招么?”

  孟云昌手中,上品灵器玄月,一道森然剑意,袭向李墨。

  嘭!

  玄月所到之处,紫色瘴气都为之一缓,但李墨身形,却化作一团黑雾,骤然消失。

  等再出现时,已经在三丈开外。

  “阴符剑遁!”孟云昌咬牙切齿地说道。

  对他这个锋月谷宗主来说,没有什么比敌人用锋月一脉的剑诀对付他,更让他愤怒的了。

  只是,李墨看了眼自己左手,默然无语。

  一道深可见骨的剑痕下,鲜血汩汩流出,瞬间染红李墨衣袖。

  果然,对结丹修士而言,刚练就的法诀,破绽太多。

  孟云昌没有抢攻,灵骷未至,不远处的喝令之声,让他明白,这小辈早有准备!

  面对李墨,除了最深的怨恨,孟云昌还有足够的谨慎!

  李墨目光冰冷。

  他一拍储物袋,上千道血色圆珠,出现在他身侧周围。

  “煞血元丹!”孟云昌目光森然。

  李墨冷冷一笑。

  此刻,煞血元丹已经融入李墨体内。

  他浑身颤抖,气血过旺,身体都呈现赤红之色。

  “啊!”

  李墨一声大吼,竟将古雀放入储物袋中。

  他的手中,多了一个水晶阁楼。

  仙灵阁!

  仙灵阁无风自涨,瞬息,便有一人高。

  李墨抓住水晶阁楼的楼顶尖角,他猛地一甩,竟将仙灵阁当做柱子挥动,向着孟云昌扫了过去。

  孟云昌一愣,旋即冷笑。

  不是什么东西,都能挡住上品灵器的攻伐的!

  一剑破万法!

  玄月长剑化作百丈巨剑,向着李墨而来!

  轰隆!

  大地一片震荡,滚滚风浪之下,树木如同浪潮倒卷而出,整个瘴气林似乎都抖了一抖,孟云昌被李墨一击,甩到了三丈之外。

  玄月长剑,在这样的蛮力之下,如同女子遇到不讲理的大汉一样,一声呜鸣落在地上。

  孟云昌一个空翻站起身来,他伸手一招,玄月便回到他的手上。

  孟云昌怒火中烧,手捏剑指,长剑指天。

  月白光芒绽放。

  顿时,在李墨面前,多了数道剑意分身。

  李墨神色一变。

  在他的神识之下,这些……竟全部都是真的。

  眼见这些剑意分身向着自己袭来,李墨目光一厉,仙灵阁疯狂变大。

  他疯狂地挥舞着仙灵阁。

  嘭!

  顿时,李墨周身三丈,所有树木全部化为碎末,在李墨的巨力下,轰然爆开。

  孟云昌的剑意分身,在仙灵阁扫过之际,便一阵阵“嘭”、“嘭”声响中,疯狂自爆。

  李墨虎口震裂,仙灵阁都差点脱手。

  只是,李墨咬牙间,双手抱住仙灵阁,竟然生生地拉住了。

  他看了眼难以置信的孟云昌,一声冷笑,举起仙灵阁就往对方头上砸去。

  此刻,李墨精神亢奋,他浑身赤红,面目狰狞,整个人都像是被撑大了一圈似的。

  一下、一下、又一下……

  孟云昌头晕目眩,竟没办法逃脱。

  吞服煞血元丹后,李墨的巨力,已经不是普通结丹修士可以扛得住的。当时,蛮蛇只是一个甩尾,有着五禽相神通的赵元胡便被甩了出去,此刻孟云昌哪怕是结丹中期,又能如何呢?

  除此之外,每一次孟云昌想要离去,总能感觉到一股威压。

  这威压并不大,但却恰好阻挠了他离去的步伐,让他没办法逃离李墨。

  李墨一声冷哼,嘴角流出鲜血。

  他眼中满是疯狂之色。

  仙灵阁能在虚空之中屹立数万年,这材质自然无需多说,哪怕没有阵法,也不是一个结丹修士能够破坏得了的。

  自己融入千颗煞血元丹,此刻的力气,恐怕和结丹境的蛮蛇,也不妨多让。

  而且,“镇狱”神通,哪怕不足以镇杀结丹,但稍稍阻挠,还是做得到的。

  孟云昌,如何能扛得住。

  李墨不知疲倦般,狠狠砸落。

  苍穹泣血,孟云昌面如金纸,口喷鲜血。鲜血中更有血块,他的内脏,已经被震得七零八碎。

  李墨的攻势,如同狂风骤雨,蛮横不讲道理。

  孟云昌如同狂风骤雨中的一叶孤舟,被李墨抓住机会,竟没有了招架之力。

  “是谁敢伤云昌!”

  猛然,孟云昌身上,金光直冒。

  李墨没有停歇,仙灵阁狠狠砸去!

  剑魄玉符?

  不,这东西散发的威势,比剑魄玉符更加强大!

  剑魄化身!

  元婴修士的剑魄化身!

  “轰隆!”一声巨响,仙灵阁从中穿过,孟云昌被剑魄玉符挪到三尺之外。

  “好胆!”王越化身大吼。

  瞬息,一道金光剑意,带着森然气息向着李墨袭来。

  李墨早有预料,在剑魄化身抬手间,他心念一动,整个人都躲入了仙灵阁内。

  滋啦!

  在一阵让人牙酸的声响下,剑魄化身的攻击,竟然被仙灵阁给挡住了。

  对此,李墨没有任何意外。

  能在虚空中漂浮数万年却没有丝毫损坏,这仙灵阁哪怕没有阵法防护,也难以轻易摧毁。

  王越剑魄化身见此,眸光渐冷。

  他手捏剑指,天地剑气,皆在他掌控之中。

  细看过去,不只是剑气,整个瘴气林的天地瘴气,化作一柄紫色长剑,如同实物。

  轰隆!

  摧枯拉朽!

  元婴修士的攻击,何人能挡。

  李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剑气向着仙灵阁而来。

  李墨口鼻满是鲜血,鲜血之中,已有内脏碎块。

  没有阵法,单靠仙灵阁本身防御,元婴攻伐是防住了,但震荡之力,却也落在李墨身上。

  若不是煞血元丹,让李墨整个都处于亢奋状态,气血旺盛。此刻,这震荡之力,就足以要了他的命。

  元婴不会疲累,但这只是剑魄化身,在如此强有力的攻击过后,王越剑魄化身,略有暗淡。

  此刻,烟尘四滚,场中剑气纵横。

  “不可能!”

  王越剑魄化身,一时色变。

  烟尘之中,李墨面色煞白,像从血海中走出一般,浑身鲜血。

  但,他终究是活了下来!

  王越脸色一变,目光更是阴冷。

  他不信,一个元婴修士,竟无法打破一个阁楼。

  层层叠叠的剑意,如同浪潮,对仙灵阁进行洗礼。

  李墨咬牙,他感觉有无数道滔天巨浪,向他拍来。

  终于,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李墨面如金纸,但他依旧活了过来。

  王越剑魄化身怒吼连连。

  尝试了数次之后,他依旧无法打破仙灵阁。

  他的身影,都有些黯淡无光。

  眼见,剑魄化身就要消散。

  王越剑魄化身大吼道:“云昌,快逃,去魔帝岭找我!”

  孟云昌不甘地看了李墨一眼,他脚下招出飞剑,就想升空逃跑。骤然,他脸色一变,本来已经升到半空的飞剑,歪歪扭扭。

  禁空法阵!

  原本是为了防止这小辈挪移离去,结果作茧自缚,竟然成了他的催命符。

  李墨见状,目光冷然。

  他看出了剑魄玉符的虚弱,而岐黄丹的药力,还剩许多。

  “师叔,杀我者李墨!”孟云昌大吼着。

  早在之前,他已然受创严重。

  “住手,小辈,剑魄化身与我本体相连,你若敢对云昌下手,天涯海角,不死不休。你最好想清楚,元婴修士的怒火,你是否愿意承担。不只是你,你的血脉,我都会一一灭杀!哪怕你能逃,他们能逃么?”眼见孟云昌就要遭遇不测,剑魄化神疯狂怒吼。

  李墨听出了剑魄化身的色厉内荏,他走出仙灵阁。

  他看着剑魄化身道:“如果你找到了,记得和我说一下。”

  砰!砰!砰!

  仙灵阁,被李墨一下又一下的,砸向孟云昌。

  李墨不知,他砸了多久。

  等他回复神智时,周围已经被砸成了一个半人深的巨坑。坑底,只剩下一些残损骨末,就连孟云昌的储物袋,都被砸碎。一旁,上品灵器玄月呜呜哀鸣,满是惧怕。

  李墨,竟生生将孟云昌给砸死了。

  李墨呆愣一笑,瞬息瘫软在地。

  李墨摇头苦笑。

  元婴修士,果然再怎么重视都不为过!

  有结丹战力、身融煞血元丹的自己,更有仙灵阁这样的法宝。

  区区一道剑魄化身,自己差点就死了。

  李墨目光闪动。

  他心念一动,仙灵阁被他收了起来。

  身穿黑袍的曹化玄,走了过来。他看了看场中的痕迹,吞了口唾沫。

  曹化玄道:“灵骷跑了,可惜,我与他都是结丹初期,我没办法留下他。孟云昌……死了?”

  “死了!”

  李墨点头道:“如今,既然栖霞山诸事已了,我也该离去了。前辈,后会有期!”

  说着,李墨拱了拱手,就要离去。

  曹化玄一愣:“不留下来恢复伤势后,再离去么?”

  “不了!”李墨摇头道;

  曹化玄肃然道:“既如此,那我就不多留了。此恩,我栖霞山绝不敢忘,道友,珍重!”

  李墨拱了拱手,转瞬离去。

  此战,暴露自己许多问题,自己虽然法宝众多,但一直没有时间融会贯通。这次去武国的路上,自己一定要将储物袋中法诀融会贯通才行。

  武国,我来了!

  孟道前辈,一定要撑住啊!

  李墨的身形,消失无踪。

  原地,曹化玄再次看了眼场中痕迹,目露骇然,顷刻间,也离开了这里。

  栖霞山,元霞宗,之后还有许多事……

  就在王越剑魄化身消散的那刻,远在数万里之外,已经极为接近魔帝岭的地方。

  王越脸色一变。

  “李墨小儿!此仇,我王越与你不共戴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