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七章 突围!突围!

捏仙 冷皓东 4423 2019.08.02 18:00

  “从近日打听的消息来看,栖霞山三宗中:

  丹岐宗方尘远、燕重山、项明,

  锋月谷孟凌志,

  兽灵宗竺厚、赵非灵。

  无疑是这次秘境试炼中,三宗最核心的修士。

  特别要注意两波人马,锋月谷孟凌志,走上古剑修的路子,栖霞山同辈第一。而且,他在锋月谷弟子中,号召力很强。

  另外,就是丹岐宗方尘远,此人修为,稍逊孟凌志半筹。但是,丹岐宗燕重山、风铃、徐青空,都是他十分强大的助力。”

  阵阵香气弥漫,红纱帐下。

  羽仙阁的阁楼中,一个云锦宫装女修,对着柳妙萱说着。

  “徐青空?”柳妙萱眼中露出疑惑,“此人为何从未出现在我们的情报里?”

  “此事菲儿特地打探过了。

  这徐青空原是丹岐宗长老项丹阳世交子弟。

  三年前投奔项丹阳,成为项丹阳亲传弟子。据说,此人虽是无灵根的修士,但深受项丹阳溺爱。近三年岁月,始终闭关,不问世事。

  此人修为不过凝气十层,但身上有许多辅助法宝。

  并且,菲儿曾得到消息,就在前几天,他曾经在宝气楼三楼,横扫了三楼法宝。

  恐怕,他身上的东西,对付筑基期修士,都绰绰有余了。”

  “原来是一个二世祖。”柳妙萱恍然。

  “做的不错,可惜,栖霞山三宗的这个仙界小碎片,只能凝气修士前往。菲儿,这次你们的目光,不只是栖霞山三宗,也要小心其他宗的修士,明白么?”

  “其他宗,难道是……菲儿知道了。”

  柳妙萱笑着点了点头。

  不只是羽仙阁!

  同样的画面!

  在其他几个宗门,都有上演。

  虽说是同期连枝,但各个宗门,也是各怀心思。

  哪怕是最不在意秘境试炼的玄阳宗,也不想自己宗内天骄修士,死在这栖霞山秘境中。

  试炼,哪有不死人的!

  虽说七宗同气连枝,但修仙界,若真的全信了,可就是把自己当傻子了。

  为什么四宗都提前十天到来?

  可不是真的逛修仙坊市来的。

  秘境试炼,也算是展示自身宗门实力的一环。

  在几天的试探中,七宗,蓄势待发。

  秘境试炼……终将到来。

  这一日,清晨……

  苍炎峰还笼罩在薄雾中,方尘远、燕重山、风铃、薛辰几人,就聚到了一起。

  方尘远率先问道:“还没看到青空师弟么?”

  “没有!”薛辰摇头,“内门弟子洞府,后山、血炼堂我全问遍了,都没有看到他的踪迹。”

  “丹阳长老灵府封闭,我没办法进去。除此之外,他能去的地方,我都看了,找不到这家伙。”风铃也摇头说道。

  燕重山双手环抱,眉头微皱:“说起来,自从三宗大比之后,就没见到徐兄弟了,他该不会遇到什么危险了吧。”

  方尘远目露沉吟之色。

  蓦然,几道飞剑从他们头顶穿过。

  方尘远看到熟悉的身影。

  “项明!”

  方尘远一声大喝,脚踏飞剑迎了上去:“你可知道青空师弟去哪里了?”

  项明目光一冷。

  “滚开!”

  “嘿嘿,你该不会是心虚了吧!”燕重山同样脚踏黑色重剑,夹住了项明的去路。

  项明目光阴冷,双拳紧握。

  对方竟敢如此辱我!

  “你们这些坏人,怎么老是欺负我项明哥哥。”就在场中寂静时,一个气鼓鼓的娇声远远传来。

  随着声音,一个翠绿色罗裙,头上戴着青色发簪的少女脚踏飞剑到了项明身旁。

  “项明哥哥,你没事吧。”这少女刚到项明身旁,便一脸同仇敌忾。

  方尘远拱手道:“曹师妹,我们只是在问项师弟一些事情罢了。”

  “我不管,你们……”少女话未说完,项明一把将她拉到身后。

  “你们想知道徐青空的下落?”项明阴冷一笑,“徐青空已经被我打死了,哈哈哈……”

  说着,项明便驾驭飞剑离去。

  方尘远、燕重山没有阻拦。

  看到他们两人没动,大惊失色的风铃、薛辰二人,也没有动作。

  薛辰问道:“大师兄,是不是有什么不对?”

  “重山,最近项明的状态,似乎很不对。教训过程云,并且和灵鬼宗的修士,起过冲突?”

  方尘远问道。

  燕重山点了点头:“不错,感觉这小白脸仿佛经受了什么重创一般,最近老是发神经。”

  “我猜,三宗大比后,青空的确与项明碰过面……”方尘远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燕重山接着道:“不过看样子,小白脸没讨着好。”

  “哎呀,方师兄,呆子,你们在说什么啊,我怎么一句都听不懂。”风铃在一旁焦急问道。

  若不是在半空,她都要急得跺脚了。

  “小铃儿,仔细想想刚刚那小白脸的眼神。”燕重山哈哈一笑。

  风铃眼中露出疑惑,项明的眼神?

  “不甘、怨恨、愤怒……可就是没有畅快。”方尘远温和的声音响起,“我们走吧,说不定等我们到仙界碎片之后,就发现青空就在里面了呢。”

  说着,方尘远身形一转,便向着七宗修士集合点飞去。

  “哎,等等我嘛。方师兄,就讨厌你说话只说一半。”风铃气鼓鼓地跟在燕重山身后。

  说着,几人就离开了。

  不只是丹岐宗,七宗修士,都向着约定的地方而去。

  在孙钰灵府内,修炼密室中。

  李墨一直闭着的双眼。

  猛然睁开!

  过了盏茶功夫,李墨站起了身形。

  此刻,他身上一身白色内衬,空无一物。

  幽明竹剑这类常用的法宝、宝气楼的东西,都在项丹阳毁掉的那个储物袋中。

  流云袍、清风靴还有青羽剑,也早被项丹阳搜刮过去。

  但是,李墨早有准备。

  他右手被灵力包裹,化为掌刀。

  腰间左侧,伸手一划!

  腹部,就被李墨划出一道口子。

  鲜血汨汨流出,瞬息染红了李墨的衣衫。

  李墨面无表情,一掏。

  一个染血的黝黑储物袋,出现在掌心。

  李墨的储物袋,一直藏在身上。

  什么地方,能够随身携带却不会被发觉?

  只有体内。

  李墨神识包裹,无论项丹阳如何查探,都无法发觉。

  储物袋内,有灵石、有舒华赠予的丹药,有造化古玉、幽冥幡……

  可惜,李墨常用的法宝,诸如幽明竹剑、金钟护罩,都放在宝气楼的那个储物袋中,被项丹阳一同损毁了。

  不是李墨不想留,实在是这些东西太惹眼。

  李墨神识一动,一件丹岐宗内门弟子的杏黄色衣衫,就出现在身上。

  他伸手一招。

  一柄赤红色的飞剑,便出现在手中!

  中品法器赤狐剑!

  曾经在丹岐宗后山山坳,用徐青空的消息,从程云那里换取的飞剑。

  李墨身上,也只剩下这一件法宝了。

  李墨心神一动,飞剑电闪,修炼密室的大门,轰然倒地。

  而直到这时,孙钰的双目睁开。

  他一拍储物袋,一块阵盘黯淡无光。

  孙钰脸色大变!

  身形电闪,便直接出现在修炼密室的大门处。

  “你怎么出来了?不对!!!你灵力怎么恢复的?你哪里来的衣衫和法宝!”

  孙钰连珠炮的询问,也没改变李墨离开的决心。

  李墨面无表情,赤狐剑猛然向孙钰袭去。

  “竖子敢尔!”

  孙钰一声大喝。

  李墨沉默,飞剑上凝聚的灵力,却加重了几分。

  “好好好,不回答是吧,我会打到徐师侄回答的。”

  孙钰怒极反笑,伸手一拍,数道传音符便向着洞府外激射而去。

  就是此刻!

  李墨神色一动,身形电闪,便想跟着传音符离去。

  “做梦!”

  孙钰大喝。

  他没想到,李墨攻击是假,逃脱是真。

  可是孙钰反应也是极快,阵盘在手,心神一动,灵府阵法一变。

  顿时,整个灵府云雾弥漫,又化作密不透风的铜墙铁壁。

  而孙钰丢出的传音符,只出去了五道。

  剩下的,被阵法阻挡,像无头苍蝇一般,围着孙钰灵府大门游动。

  想离开,杀孙钰!

  必须速战速决。

  李墨眉头一皱,淡漠开口。

  “镇狱!”

  孙钰脸色大变。

  一股巨大的威压,从四面八方向他袭来。孙钰感觉自己仿佛落入松脂的虫子一样。

  无力、窒息……充斥在孙钰心头。

  李墨心念电闪。

  嗖!

  掌剑术下,赤狐剑旋转着向孙钰心口刺去。

  镇狱神通,几乎将孙钰逼到绝境。

  然而,李墨也是轻哼一声,眼冒金星。

  全力施展的镇狱,岂是一般!

  “啊!”

  孙钰一声大吼,周身力气凭空大增,脚下现出猿魔虚影。

  猿魔步!

  孙钰身形一转,原本刺向心口的赤狐剑,从他发髻边上,擦了过去。

  孙钰一摸头皮,一手鲜红,伤口处沁出了血珠。

  “石崇虎是你杀的!”孙钰咬牙切齿的说道。

  到了此时,孙钰岂会不懂!

  李墨目光一动,没多说什么。

  “镇狱!”

  猛然,又是一声大喝。

  然而,反应过来的孙钰,岂会中招。

  “黔驴技穷!”

  他腿上猿魔虚影闪过,身后灵力流转,一只巨大的灵力老虎呼啸着,向着李墨冲来。

  虎咆拳!

  然而在孙钰手中,让李墨心惊肉跳。

  眼看孙钰冲来,李墨目光一凝。

  突兀!

  孙钰面前,一颗黝黑圆珠袭向他的面门。

  李墨本命法宝,九曲毒丹。

  孙钰冷笑,这种攻击,自己腾挪到另一个位置便能轻易躲开。

  脚下,猿魔虚影一闪而过,孙钰就出现在另一个地方。

  他心底松了口气。

  毕竟,若是那黝黑圆珠真的打中,他也不是好受的。

  然而,孙钰还来不及庆幸,周围的压力,猛然增大。

  镇狱!

  无声间,镇狱便释放了出来。

  谁告诉你,神通需要吼才能释放出来的。

  孙钰脸色大变,更让他恐惧的是,同样一颗黝黑圆珠,恰好对着他面门袭来。

  恰好到,仿佛就是在等孙钰一样。

  砰!

  仿佛是被铁球砸中的西瓜般,孙钰的头颅碎开,腥红夹杂着苍白的液体,四处飞溅。

  孙钰意识一黑。

  直击眉心的一击,让他神魂直接湮灭,连夺舍都没可能。

  这一切说来复杂,却并没有花太久时间。

  一滴血液,落在李墨苍白的脸颊上。

  李墨脸色一白,猛然瘫倒在地。

  三次镇狱,全力施为。

  带来的效果,出乎意料的好。

  孙钰这样的筑基中期修士,都难以摆脱。

  但李墨的负担,也是出奇的重。

  他摇了摇头,踉踉跄跄地走到孙钰无头尸体旁。

  李墨随手扯下孙钰腰间的储物袋,灵力一动,控制灵府的阵盘便出现在手中。

  李墨看了一眼,放到一旁,再拿出一瓶丹药。

  闻着这清香的味道,李墨就知道这是疗伤丹药。

  他拍了几粒到口中,暗暗调息。

  同时,也在反思刚才的一幕幕。

  若论硬实力,李墨能击败筑基初期,但筑基中期却是极难。

  能击杀孙钰,也有太多巧合。

  首先,孙钰灵府不大,没有孙钰拉开身形的机会。

  其次,孙钰最不该的,就是与李墨近战。

  近战之时,一个疏忽便有可能丧命,有镇狱神通,李墨可以让孙钰“疏忽”数次。

  有心算无心,孙钰如何提防。

  归根结底,还是孙钰大意了。

  哪怕被李墨突然袭击,也未曾想到李墨可以击杀自己。否则,他只要在远处,动用飞剑,都可以击杀李墨一百遍了。

  最后,则是李墨的心理暗示。

  开始释放神通“镇狱”时,先是两声大喝,给孙钰暗示。

  最后突袭时,没有声音,让孙钰没有丝毫防备。

  此外,孙钰第一次闪躲时,并不释放神通,第二次才释放。

  就是利用孙钰的心理盲点。

  不管怎么说,最终还是赢了。

  李墨吐出一口浊气。

  孙钰的无头尸体,就在一旁。

  孙钰死状恐怖,但李墨依旧面无表情。以前的他,也是从尸山血海中走出来的。

  李墨身形一动,却并不是向着孙钰灵府大门,而是孙钰灵府内部。

  主殿内,除了一些桌椅,空无一物。

  书房内,整整两排书架,上面摆满了玉简。李墨也不管有用没用,直接全部放入储物袋中。孙钰书桌上,还有一块单独的白玉简。

  李墨神识一扫。

  “原来如此!”

  李墨眼中露出精光。

  这块玉简内,只有一株灵草的介绍。

  紫烟草!

  非灵气充沛不可生,花紫,茎叶赤红,可让人返老还童,青颜不改。龙虎丹主材,为结丹修士所喜。此外,紫花融口服之物,如烟随行,不可抹去……

  看着玉简中那株栩栩如生的紫烟草,李墨脑海中,瞬间回想起项丹阳灵草园内,那株通体赤红的紫花灵草。

  同时,李墨心中松了口气。

  在被项丹阳发现时,李墨还担心项丹阳做了什么其他手脚。

  但看来,只是这紫烟草,并无其他。

  除了被项丹阳监视外,非但无害,反而有益。

  想着,李墨立刻来到孙钰的药园。

  药园外,一圈白雾笼罩。

  李墨随手拿出几个阵盘,一通尝试,一个木制阵盘散发莹光。

  药园一清,出现了一条通往药园的小径。

  李墨身形一闪。

  片刻后,孙钰的药园空无一物。

  若不是时间紧迫,储物袋不够大,李墨甚至想将这些灵土都拿点走。

  终于,李墨回到孙钰的灵府大门。

  灵府外,六七个筑基长老,似若无意般,在孙钰灵府口转悠。

  李墨深吸口气。

  现在,他要做的,只有一件事。

  那就是:突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