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三十章 你杀气最重

捏仙 冷皓东 3724 2019.08.28 18:00

  ……

  一番言谈过后,矮胖女修哈哈大笑着离去。

  钱福贵僵在一旁,脸色煞白,似哭似笑。

  李墨神色凝重。

  他看着矮胖女修的背影,浑身紧绷,手掌在腰间储物袋上,就没放下来过。

  终于,在矮胖女修离开视线之后,李墨才缓缓吐出一口气。

  他淡淡说道:“钱道友,被结丹妖修抚摸,是什么滋味?”

  “李道友……等等,你说什么?”钱福贵先是大怒,旋即一愣,脸色煞白惊恐。

  这一刻,钱福贵的脸色极为精彩。

  “李道友,你说什么?她,她是妖修?妖兽化形?”

  李墨目光凝重:“不错,我有点心绪不宁,我们快点离开这里。”

  说着,李墨看向钱福贵,他一拍储物袋,一套崭新的衣服,被他抛给了钱福贵。

  “别用手拿,你先找个地方去洗一下吧!”李墨提醒道。

  钱福贵也是聪明人,瞬息明悟:“你,你的意思是?”

  他脸色煞白,这个结果比那矮胖女修贪图他的英俊,更让他难受。

  李墨嘴角一撇:“你杀猪前,难道不验一下成色么?”

  “啊!”

  钱福贵浑身哆嗦,惊恐大叫,转瞬离去。

  这实在是不能承受的生命之重。

  转眼间,原地便只剩下李墨一人。他冷冷地看了眼矮胖女修离去的方向,目光森然。

  在李墨前方,矮胖女修浑身一顿。

  她捏着下巴,喃喃自语道:“倒还真是一个有趣的人类修士啊,竟然能够发现我的山虱。区区筑基,竟然能让我感觉到危险,明明不是剑修,却有股锋芒毕露的感觉。唔,还有一股火元灵力。

  哎,不好惹不好惹,看来这个吃不了咯。”

  说着,矮胖女修满脸麻子似乎都在游动,她挠了挠手背,一只芝麻般大小的虱子,跳着离开。

  陡然,她眼睛一眨。

  “咦,好可爱的小姑娘。”

  说着,向着另一个方向奔跑而去。

  感受着若有若无的注视消失,李墨终于松了口气。

  他没想到,刚来仙云坊市不到一个时辰,竟然就遇到了化形妖兽。

  一开始,李墨还没查觉,只是此人修为让他心中谨慎。

  而后,他渐渐发觉不对。

  对方话语中,明显对武国和灵妖会的密谋,知之甚详。从语气判断,此人所言并非虚假。那么,她不是武国修士,便是灵妖会一方。武国修士不会来仙云坊市,那必然是灵妖会了。

  而随着李墨注视,那些虱子一样的小虫、还有女修身上的土腥气……越看,矮胖女修的破绽越多。

  一般人或许无法察觉,但李墨诡异神识,却渐渐发觉不对。

  好在,对方只是结丹修士,若是元婴,恐怕早就为所欲为了。

  李墨深吸口气,向着仙云坊市入口行去。

  虽不知灵妖会为何会与武国罢战,但对南乾而言,这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此外,灵妖会的化形妖兽出现在仙云坊市,恐怕仙云坊市也不是那么安全了。

  仙云坊市入口。

  李墨不再隐匿修为,筑基后期的气息,让仙云坊市的向导,眼中精光一闪。

  筑基修为!

  面生?新人?

  仙云坊市入口,数个人目光闪动,便向着李墨涌来。

  李墨站在原地,目光淡漠地看着来人。

  来人有七八个之多,但一些人看了下站起的人,脸色大变下,又老老实实地坐了回去。最终到了李墨身前的,只有三个。

  一个头发稀疏的垂眉老者,一个黝黑精壮汉子,一个眼珠滴溜溜转的布衣少年。

  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都没有相让的意味。

  垂眉老者躬身道:“前辈你好,我看前辈似乎是第一次来仙云坊市,不知可否需要向导。小老儿不才,至今已在仙云坊市生活四十年之久。

  前辈若是选我,无论是不被打扰的修炼密室、云苍山脉的天材地宝,或是武国、南乾消息,我都有办法,定能满足您所需。”

  布衣少年嘿然笑道:“前辈,你可别听这老滑头瞎说。他来仙云坊市不过十年,我可是在仙云坊市长大的。这仙云坊市的老鼠,都没有我不认识的,不管前辈你要干嘛,选我吴三两,准错不了。”

  垂眉老者也不动气,淡淡道:“吴三两,管好你的嘴,谁不知道,仙云坊市的向导里,数你心黑。我和黑子都只要三枚灵石,你倒好,说是一枚,结果是一枚上品灵石。”

  黝黑精壮汉子憨厚一笑,抱拳道:“前辈好,你称呼我黑子就好。若是前辈选我,无论是想买什么外面没有的东西,还是想知道最近南乾、武国什么消息,我都可以为前辈提供。”

  李墨淡淡地看了三人一眼,问道:“没了么?”

  李墨此言,顿时让三人精神一震。

  不怕李墨问,问了,就说明有戏!

  布衣少年咬了咬牙,说道:“我能弄到市面上不流通的东西,无论前辈是想要武国、南乾的奴仆,或者是黑市的东西,血宝、魂幡、傀儡、妖兽幼崽……我吴三两在这仙云坊市,都有熟人。”

  顿了顿,布衣少年瞥了垂眉老者一眼:“贵,也是有贵的道理的。”

  垂眉老者淡笑道:“前辈,吴三两所言不虚,不过,吴三两能弄到的东西,小老儿也能弄到。除此之外,我在南乾、武国,都有熟人。前辈想要打探谁的消息,或者是有什么不方便处理的事情,甚至是沧海盟、皇道之兵相关的消息,小老儿都略知一二。”

  李墨点了点头,此人之言,十分中肯。

  这叫吴三两的人,门道很多,仙云坊市的三教九流,似乎都知之甚详。

  而这垂眉老者,熟人很多,暗中应该有一个势力扶植。

  李墨看了眼黝黑精壮汉子,对方却并没有说话的意思。

  不过,他没怀疑此人的能力,能站在这两人身旁,想必也有自己的门道。

  李墨淡淡道:“若是,我想要去武国呢?”

  李墨此言一出,三人齐齐色变。

  布衣少年眼珠滴溜溜地转动,说道:“前辈你这是在说什么啊,谁不知道南乾被端云城封禁了,许进不许出,我们哪有办法去武国啊。”

  “无需紧张,我只是想了解一下目前情形。”

  李墨淡然道:“三年前,我曾去过武国。现在战时,实在是不知道还有没有办法过去了。”

  垂眉老者浑浊的眼神,露出一抹精光。

  他看了李墨一眼,说道:“前辈有所不知,如今,已经不是三年前了。武国、南乾修士之战将至,端云城的青衫使者,已经封锁了整个南乾。目前,去往武国有两个方法:

  一,从魔帝岭穿行,此地元婴修士众多,更有化神修士,危险性很高。但老朽知道,依旧有人在那边搭桥铺路,做着灯下黑的事情。

  从此地过去,一旦穿过魔帝岭一带,便是通途。

  二,从云苍山脉绕行,这条路危险重重,但也是一条路。如果有熟悉门路的人指引,也能去到武国。不过,熟悉门路的人太少了,很不凑巧的是,小老儿算是一个。”

  “喂!”垂眉老者此言一出,布衣少年顿时不满,心中也是暗恼,因为担心李墨心怀不轨,被垂眉老者捷足先登。

  老者看都未看他,继续道:“除此之外,武国与南乾不同,没有宗门,只有武国修士和家族修士两种。去往武国,家族身份必不可少。这个消息,算是小老儿免费赠送给前辈的。”

  “明白了,既如此,不知道你有什么门路?”

  垂眉老者笑得双眼微眯,说道:“龙有龙道,鼠有鼠道。前辈既然来了这仙云坊市,想必也是想直接过去的。我自然有自己的方法,让前辈过去。”

  “既然这样,那我们现在便可以继续谈了。”李墨嘴角一扬,笑道。

  “慢着!”布衣少年这下子急了,说道:“前辈,你可千万要斟酌一二啊,这老滑头要价颇贵,光是过路费,至少就三万灵石,还有武国身份,更是要价颇高。若是你选择我吴三两,我只收你两万灵石,安全有保障,还免费赠送武国身份。”

  “吴三两,多话的人,可是容易早死的!”垂眉老者阴冷地看了吴三两一眼。

  “干嘛!”吴三两一仰头,“许做还不许说么?前辈现在还没决定,大家公平竞争,等你将人拉走了,我和黑子做什么?难不成,真天天在仙云坊市门口喝西北风啊。”

  说着,吴三两看了眼黝黑魁梧汉子。

  精壮汉子笑了笑,对着李墨拱手道:“如果是我,前辈和您的朋友,我收四万灵石。看前辈的行为,定然是早有决策了,否则也不会先进入坊市查探。前辈不防告诉我,您想要什么,黑子我能做到的,绝无二话。”

  “什么?”垂眉老者与布衣少年齐齐一震,他们都没发觉李墨先进入了坊市中。

  三人都是凝气修士,按道理,黑子不可能发觉的啊。

  垂眉老者,手指连动,黑色砂砾向着其他地方扑去。

  而布衣少年衣袖中,一只黑色老鼠一闪而逝。

  “有趣!”

  李墨看向黝黑精壮汉子,淡淡说道:“你是怎么发现我已经进去过仙云坊市?”

  三人过来时,他便发现此人的小动作。

  黑子笑呵呵说道:“我区区一个凝气修士,怎么可能发现前辈的踪影。只是前辈过来之时,我便让一些朋友帮忙查了一下,所以才知道前辈早已经进过坊市了。”

  黑子此言一出,垂眉老者和布衣少年,脸色阵青阵白。以他们势力的手段,也都能查出来,只是他们没想到这一茬。

  李墨目光一闪,问道:“好,既然如此,第一个问题:那个人是谁?”

  李墨问的莫名其妙,但黑子脸上的笑容,却越发憨厚。

  他躬身道:“这位大人是灵妖会的山魈大人,结丹妖修,喜食修士。前辈能如此机敏,实在是厉害。这个消息,算我免费送给前辈的。”

  李墨点头道:“第二个问题,关于武国的消息,越多越好。这是定金。”

  说着,李墨递出一个储物袋给了黑子。黑子掂量了两下,心中暗喜。

  一旁,垂眉老者和布衣少年,眼中嫉妒之色十分浓烈。一出手,上万中品灵石,绝对算身家不菲了。

  “多谢前辈!”

  黑子憨厚的笑道:“此事,我们不妨去找前辈的朋友,一起来商量如何。”

  “也好!”李墨点了点头说道。

  眼见李墨跟着黑子离去,原地,垂眉老者和布衣少年唉声叹气。

  一笔好买卖,就这样从他们手上溜走了。

  布衣少年愤恨道:“这家伙,老是搞这些小动作,真是可恶。”

  垂眉老者则淡淡道:“有什么的,我们赚的是辛苦钱,他可不是。可惜啊,恐怕是见不到这前辈了。”

  布衣少年听了,心底怒火少了许多。

  二人对视一眼,哈哈一笑。

  另一边,李墨跟着黑子淡淡地走着,走着走着,路越走越偏僻。

  李墨淡淡开口:“知道我为什么选择和你合作么?”

  黑子笑道:“自然是我考虑更全面,办事更牢靠,前辈才选择我的。”

  李墨摇了摇头,目露奇异之色。

  “不,是你们三人中,你杀气最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