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九章 仙云坊市

捏仙 冷皓东 4340 2019.08.28 14:04

  秋风呼啸,吹动万里浮云。

  李墨脚踏飞剑,一袭青衫,猎猎作响。

  至今,结丹大典已经过了半月有余。自从当日击杀孟云昌后,李墨伤势恢复后,便按图索骥,从栖霞山,一路向着西北而行。在他刻意低调的情况下,也没有遇到什么危机。

  回想起这半月时光,李墨的神色有了些许变化。

  从三宗试炼开始,到结丹大典之后,李墨一直苦于没能将自身所学,融汇贯通。

  如今,终于是有了些许眉目。

  若是细看,便可看出李墨肌肤之下,有淡淡红光流动。

  赤玉诀,弄焰化灵,遇雨不灭,遇土不陨。

  秘境试炼时,从羽仙阁手中拿到的上古法诀。若是被火属性修士见了,定然奉为至宝。

  这法诀并非主修功法,而是借玄妙灵力运转手段,让火属性术法,威力更增。李墨原本普通的烈焰决,都变得灵动可怕。

  他有过尝试,虽说还比不得结丹修士丹火,但也十分厉害。

  赤玉诀,只是其一。

  其二,便是孙金鳞片中的锻体功法。

  古鳞荒天功!

  李墨刚一查探,就感觉到这锻体功法的不凡。他尝试着修炼,但短短十多天,未曾入门。孟道情况不明,他需要尽快前往武国才是。

  有煞元丹法,有古妖锻体法门,李墨只差时间。

  但孙金赠与,锻体功法只是其次。

  李墨抬头看天,天际苍茫,渺无边际。

  然而这样天空,竟然只是一颗星辰?

  如今回想,李墨依旧十分震惊。他竟然一直在一颗莽荒星辰之上,而这个星辰,也只是沧海一粟,只是亿万蛮星的一部分而已。

  在孙金的血脉传承中,李墨第一次知晓,亿万蛮星的概念。

  匪夷所思,若不是此物是孙金赠与,若不是这些来源孙金的血脉传承,李墨或许都不会轻易相信。

  这一切,只能自己去探索了。

  李墨呼出一口浊气!

  除了修炼法诀之外,李墨自身法术神通,也有了长足进步。

  其一,是锋月谷剑修之术,借助古雀残剑,李墨与真正剑修一般无二。他也借机修炼了阴符剑遁,王剑当初使用此招时,让李墨印象颇深。

  除此之外,许多学自徐青空的御剑技巧,李墨结丹神识下,更是青出于蓝。他自信,就算孟凌志再生,自己单靠剑意,也不惧此人。

  更让李墨兴奋的是,上古剑招斩罗的突破。

  若说之前的斩罗,只是皮毛。

  那么在经过结丹大典、孟云昌的连番战斗洗礼之后,斩罗,终究是有了些许上古剑招之形了。

  只可惜,有形无神!

  李墨总觉得还差了点什么,却始终参悟不透。

  只是,饶是如此,李墨依旧对徐家之行,凭添了几分信心。

  有形斩罗,李墨就算不用岐黄丹,也有自信,可以借此给结丹修士威胁。

  这是在数次生死大战之中,在铁与血的磨砺之下,才有的一丝成就。

  想到这里,李墨眉头微皱。

  他心神一动,九曲毒丹出现在身侧。

  自从上次结丹大典之后,李墨蕴养许久,九曲毒丹依旧没有恢复。

  九颗黝黑圆珠,除了被阎魔剑斩出的裂痕之外,有三四颗,甚至碎成一半了。

  九曲毒丹,下品法器!

  起点太低!

  靠着废丹炼制而成,想要达到鼎元仙宫二代宗主的九曲桑相,着实太难。

  在结丹战斗中,已然成为可有可无的角色。

  但李墨不想放弃。

  九曲毒丹陪伴李墨许久,从击杀的第一个筑基修士,就有他的身影,直到如今。此物已经被李墨炼成本命法宝,而且,李墨心知,练到极致的九曲桑相,有多么恐怖。

  李墨不缺材料,有项丹阳的暗红砂砾,还有秘境试炼中的诸多天材地宝,他自信,九曲毒丹可以炼成灵器。

  只可惜,李墨不懂炼器!

  此间事了,还要想办法找一个炼器宗师才是。

  想到这里,李墨摇头苦笑。

  炼器、炼丹、画符、阵法,修仙者四大外道,他一样都不会。

  煞元丹法,说是丹法,但实际上也不过是将妖兽气血转化为煞血元丹的手段,算不得炼丹。

  李墨摇了摇头,自己还是贪心了啊。

  自己有了灵石,一切都好说。在调理伤势时,李墨也整理了一下自身所得。

  从仙界小碎片试炼,到结丹大典,再到现在。

  一次次徘徊在生死之间,在刀尖上舞动,向着结丹修士亮剑,李墨身心俱疲,但这样的磨练,对李墨的助力也是极大。

  修为方面,无灵根三年筑基后期,自身修为精进,已经达到能向结丹修士亮剑的程度了。

  法宝方面,无论是秘境试炼时的仙灵阁、古雀残剑,还是结丹大典时的阎魔剑、赤焰天珠,亦或者是击杀孟云昌所得的上品灵器玄月,都十分厉害。

  不止如此,数次杀人夺宝,李墨手中的灵石、丹药、天材地宝也累积到不可思议的程度。

  丹药不用过多提及,足够李墨用到结丹了。

  天材地宝,秘境试炼中,上古仙界之物不用多说,还有血槐树生命精华所化的血红树根,正是有煞元丹法和这血红树根,李墨才能恢复地这么快。

  而关于灵石,李墨细细合计了一下。

  足有八万中品灵石!

  这甚至比顾秋柔这等老牌结丹修士的身家,还要丰厚。

  李墨也曾思索,这些灵石来源。

  结果,除了项丹阳之外,灵石来源最多的,竟然是钱福贵。锋月谷数人的灵石加起来,都比不上他,甚至孙钰、鬼云这样的筑基修士,身家也没钱福贵多,简直恐怖。

  钱福贵的造化之力,生财有道啊。

  想到钱福贵,李墨便想到了此次武国徐家之行。

  会遇到很大危机?到底是什么呢?

  李墨目光凝重。

  在他前方,一座绿意盎然的山岭,已然出现。

  云苍山!

  仙云坊市,就在云苍山之中。

  三年前,修士还未交战,徐青空一个凝气修士都能穿越两国边境,如今如何了?

  除了魔帝岭,是否还有其他方法,可到达武国?

  李墨此行,便是来到仙云坊市,打探虚实!

  仙云坊市,是南乾目前离武国最近的一个坊市,别听名字好听。事实上,仙云坊市鱼龙混杂,甚至,有化形妖兽在坊市内徘徊。

  化形妖兽,最弱也是结丹!

  仙云坊市的修士,大多来历不明。有叛逃宗门的修士、有散修中的魔道修士、还有各大势力的人来此收取天材地宝,有的……甚至可能不是人。

  李墨早有主意,最好,不要太惹人注目。

  李墨踏步走进了仙云坊市,细细看去,绿树环绕,灵力充沛,周围一片寂静。

  但仙云坊市,就在此处!

  李墨早已是驾轻就熟,他神识转动,瞬息发现入口。

  在一株水桶粗细的古木之下,李墨浑身灵力包裹,一步踏入。

  仿佛穿过一道无形薄膜。

  眨眼间,李墨耳边,便响起了沸沸扬扬的声音。

  “收购云苍山脉回天草,有的道友来我这里一下。”

  “云苍妖兽浩苍鹏的羽毛,可炼灵器。”

  “无名石台,可聚魂纳气。”

  “南乾沧海盟、武国家族联盟相关的消息玉简,洞悉局势,才能找到我等成仙机缘。”

  ……

  还好!

  李墨松了口气,仙云坊市中,人不多不少。

  大多都是筑基、结丹修士,这里毕竟是属于南乾,元婴修士想必也有诸多限制。

  元婴不显,危险便下降许多。

  仙云坊市没有城墙,无数青玉石台上,摆放着琳琅满目的天材地宝。

  有妖兽幼崽、有魔道法器、有万人生魂、更有灵草丹药,不一而足。

  交易石台之外,树木青翠,每隔三棵树,树杈之上,必然会出现一个翠绿阁楼。

  树楼!

  仙云坊市独有,清幽雅致。

  多是各大商铺、家族、宗门之地,李墨已经看到,有墨螭宗、许家、灵元坊的标识,这些都是仙云坊市附近,十万里方圆内,有名有姓的宗门势力。

  仙云坊市入口处,十多个形态各异的修士,百无聊赖。他们大多修为不过凝气,但能在这个地方生存下来,恐怕也十分不简单。

  仙云坊市的向导么。

  李墨目光闪动,避开他们,元幽诀运转到极致,向着仙云坊市里面走去。

  随着前行,李墨便出现在一个贩卖消息玉简的修士摊位上。

  “此物怎么卖?”李墨拿起一块武国消息玉简,问道。

  摊主笑道:“好说、好说,此物一百块灵石。”

  李墨眉头微皱:“这么贵么?”

  摊主闻言,笑道:“这位道友有所不知,武国消息向来闭塞,消息流传到南乾,已经不多,而这其中,还有许多不尽不实,更需要一一甄别。一百块灵石,并不算贵。”

  李墨想了想,似乎也是。

  他点了点头,随手掏出一枚中品灵石,递给摊主。

  摊主脸上,带着笑意,从储物袋中拿出一枚新的玉简,给了李墨。摊位之上的玉简,只是样品,仅有一小部分内容。

  若不是如此,李墨神识看破虚妄,早就直接将玉简的信息一扫而光了。

  李墨继续前行,武国之地,虽然徐青空残魂中略有记忆,但他毕竟是凝气修士,许多地方,还需要一一对照。

  他是去徐家探明真相,寻找神魂之法救助孟道的。

  可不是去武国寻死的!

  陡然,李墨夺自钱福贵的灵兽袋,一阵抖动。

  钱福贵?

  自己有多久没让他出来来着?

  李墨摸了摸鼻尖,一拍灵兽袋,顿时,钱福贵面色惨然地出现在场中。

  “李道友啊,这次又过去了多少天了?”钱福贵摆了摆手,有气无力地说道。

  李墨递过去一瓶恢复元气的丹药,他看得出来,钱福贵在灵兽袋中,灵石耗尽后没有补充,又没有沉睡,气血有些亏空。

  李墨不好意思道:“十五日!”

  “呵呵!”钱福贵嘴角扯动,心里已经将李墨骂了无数遍了。

  他连忙吞服着丹药,终于,略有好转。

  “李道友啊,我知道咱们遇到的危险不少,不过,你能不能偶尔放我出来透透风啊。再这样下去,我身体吃不消啊。”钱福贵说的一把鼻子一把泪。

  看着他一脸心酸的模样,李墨认真的说道:“放心吧!接下来不会了。”

  钱福贵笑了笑,总觉得李墨有些不靠谱。

  李墨顿了顿,问道:“钱道友,我们需要许多武国相关的资料信息,不知道你可否帮我寻找一些相关的消息玉简呢?”

  钱福贵一脸讶异:“你就不怕我逃了?”

  李墨道:“你跑不了的,我早已经留了一缕神识在你身上。你元气亏空,凝气境界,法宝失灵,逃不了的。”

  “我……”钱福贵欲哭无泪,只得接下李墨递过来的灵石,就打算离去。

  蓦然,一个惊喜而又清脆的女声响了起来。

  “呀,好俊的道友啊。”

  李墨心神一凛,来人是从自己身后而来的,自己竟然毫无反应。

  他缓缓转身,手掌,已经挪到了腰间储物袋之上。

  见着来人,李墨目光中,满是诧异之色。

  来人与她的声音,着实不符。她浑身粗壮,皮肤黝黑,竟是一个矮胖女修,还满脸麻子。

  此刻,她正一脸惊喜地看着钱福贵。

  李墨有些诧异,一般女修功法,大多有塑颜之效,所以,在修士之中,很难见到比例极差的女修,不说个个貌若天仙,但也都是面容姣好。

  这个女修,似乎并不在意旁人目光。

  在李墨的目光下,这个女修身躯一滚,便来到钱福贵身旁。

  “见过道友,不知道友来此,所为何事啊?说不定,我朱翠花也能帮上一把呢。”女修眨眼微笑,眼中更有羞涩闪过。

  钱福贵深吸口气,求助般的看向李墨。

  李墨眉头一皱,问道:“这位道友,我们想知道一些武国相关的信息,不知道……”

  “哦哦,原来道友是想知道武国的消息啊,那说明二位是南乾修士了,这真是太好了。哈哈哈……”女修哈哈大笑,笑得肆无忌惮。

  “也罢,正好我朋友都不在,我就跟道友说说武国相关的消息吧。”朱翠花凑到钱福贵身旁,羞涩说道。

  “想必你们也知道,武国攻陷南乾北部九千里,在这个土地上,修士也只能加入武国。现在端云城和武国修士在魔帝岭对峙,可是,你们可否知道,武国明明还在与云苍山脉的灵妖会作战,为何敢去对南乾下手么?”

  “为什么啊?”钱福贵下意识地问道。问完之后,他就后悔了。

  果然,朱翠花脸上笑容绚烂,说道:“因为,武国与灵妖会停战了啊!”

  李墨眼中,满是惊愕。

  灵妖会,乃是云苍山脉中化形妖兽组建的一个势力,在武国所在地域还是诸侯国时,便已经交战不休,现在,竟然停战了?

  李墨目光凝重:“愿闻其详!”

  他意识到,这女修,身份恐怕不简单。

  此刻钱福贵被朱翠花裹挟着在前面走,他一步三回头,泪眼朦胧地看着李墨。

  李墨状若未觉,只是神识传音道。

  “继续,不要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