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九章 画轴世界

捏仙 冷皓东 4217 2019.08.13 18:00

  知道?

  知道什么?

  正在李墨疑惑不解时。

  春兰继续说道:“具体的,公子到了三层,一看便知。”

  “如果我不想上去呢?”李墨目光冷冽,紧紧地盯着春兰。

  李墨,依旧没有完全相信春兰!

  虽然对方全无恶意,自己也没有感应到丝毫危机。但上古修士,谁知会有什么诡谲手段。

  春兰苦笑道:“这也是我起初不想现身的原因所在,因为奴家确实没有办法,证明一切。

  不过,我如今只是这仙灵阁的器灵,而且三万年的岁月,仙灵阁置身虚空,灵力早已消耗一空。此刻的仙灵阁,根本无力对公子造成威胁。”

  “前辈自谦了,不说别的,若是你将我困在阁内,我也无能为力,不是么?更何况……”李墨目光冷冽。

  “前辈这番话,也没有佐证,不是么?”

  “不错!”春兰身影虚浮,“为了表达歉意,我愿将整个阁楼的控制中枢,赠与公子。真伪如何,相信公子一看便知。”

  说着,春兰虚空一招,一枚菱形水晶,就出现在李墨身前。

  李墨深深地看了春兰一眼。

  春兰目光坦荡。

  李墨这才看向掌心,那枚透明的菱形水晶。

  他神识一扫。

  水晶阁楼,瞬息发生变化。

  无数让李墨看到就头晕脑胀的阵法禁制,一一浮现。可惜,三万年没有任何灵力,阵法节点中的凹槽,只剩下灰白粉末。

  李墨暗叹:仙灵阁,何止是没有灵力,简直是千疮百孔。

  他心神一动,身形瞬间在二层消失。

  “这,这是怎么回事?”钱福贵一脸惊诧。

  他和李墨,眨眼间就回到了一层。

  李墨心神再动。

  瞬息,他与钱福贵,又回到了二层。

  “没想到,你竟然会将此物给我。”李墨神色肃然,看着春兰。

  春兰笑道:“此物,名为万灵晶,乃是仙灵阁的总控枢纽。炼化它,就是仙灵阁的主人。当年,小姐将此物给我,想必也是猜到如今的情形。

  我虽是仙灵阁的器灵,但只是让我苟活罢了。除了在这仙灵阁行动自如,无法离开,相信公子可以感受得到。”

  李墨缓缓点头。

  春兰所言非虚。

  此物,何止能控制仙灵阁,甚至,春兰的生死,也在李墨一念之间。

  而赠送万灵晶背后的含义,意味着三万年来,春兰从未染指此物。

  这并不是假象,李墨甚至不顾神识受创,用神识感应良久,都是真实。

  “我明白了!”

  李墨盘膝而坐,就在春兰面前,炼化万灵晶。

  春兰没有不满,她看着炼化万灵晶的李墨,眉眼间有些释然。

  小姐,你交代春兰的任务,春兰终于是完成了。

  随着李墨的炼化,万灵晶化作流光,钻入李墨眉心。

  李墨识海内,多了一枚菱形透明水晶。

  当年的仙灵阁,想必有许多法宝,空间也是极大。

  可是,三万年岁月下,所有的一切,都化作虚妄。

  而李墨,借助万灵晶,终于看到,三层之上,留下的是何物。

  李墨看了春兰一眼。

  身形一动,他与钱福贵,便来到了三层。

  仙灵阁三层!

  整个三层,空空荡荡,仅有四幅画作,悬挂在四面水晶墙壁上。

  画只是寻常,李墨没有从中感受到丝毫灵力,但看起来,竟有些虚幻,附着着诡异的力量。

  让李墨凝重的是,四幅画作本身。

  四幅画作,均是一个气宇轩昂的男子模样。

  第一幅,巍峨大殿富丽堂皇,男子一袭紫色劲装,身姿挺拔,贵气外显。

  第二幅,男子手捧书卷,坐卧于紫竹之间。

  第三幅,男子身穿水晶铠甲,腰间悬挂着三尺青峰,赤红剑意充斥天地,而在他前方,数千上万的妖兽,面目狰狞。

  第四幅,云呈五彩之色,天地之间,男子一袭白衣,背负双手,脚下,九条金黄蛟龙拉着皇椅。

  古雀!

  李墨目光一凝,低头看了一眼左手中的古雀残剑。

  虽然手中古雀锈迹斑斑,但李墨却一眼认出,这画中之人,所持佩剑,正是古雀。

  而在看到这些画作的瞬间,李墨便明白,古雀是谁的佩剑。

  整个上古时期,能有如此威势的,只有一人!

  “圣仙皇,空古流!”

  上古灵空国的皇者,破灭上古仙界之人。

  此时,李墨也顾不得神识受创了。

  他神识全力释放,缓缓向着画轴走去。

  画轴之上,有一股诡异的力量,这是与灵力神通、法术完全不同的力量。

  他没有感觉到危险。

  李墨看了钱福贵一眼,目光闪动,伸手触摸了上去。

  顿然,一股强大的牵引之力,就想将李墨牵引到画轴中去。

  李墨心神一动,没有抗拒。

  瞬息,李墨与钱福贵,一同被拉入画轴世界。

  “啊!”钱福贵一声惨叫。

  二人,都被吸入画轴之中。

  “唧!唧!你做了什么?”刚上来的孙金,龇牙咧嘴,浑身鳞甲化作赤红之色。

  “神咒,万虚归灵!”

  春兰目光中带着眷念,她瞥了一眼孙金。

  “你放心,你的主人没事。不过,身为一只筑基妖兽,你的反应很慢呢。”

  “哼,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孙金脸色一变,冷冷地回了一句。

  春兰一动不动,目光,始终落在画轴之上。

  只见,原本是大殿之上,气宇轩昂的挺拔男子。

  瞬间,画面变了。

  远处紫竹缭绕,近处碧水湖泊中,道道金色蛟龙游动,上古灵植仿佛不要钱似的,散落在各个地方。

  花团锦簇,灵草遍地,钱福贵仿佛闻到了阵阵草木清香。

  碧水湖泊旁,一座水晶阁楼,透过窗扉,明媚的阳光撒了进来。

  李墨和钱福贵二人,站在水晶阁楼门口,沉默不语。

  钱福贵揉了揉眼睛,再看过去。

  白光一闪,他们瞬息便到了水晶阁楼内部。

  水晶阁楼内,此时空间无比浩远,钱福贵一眼竟看不到尽头。

  放眼看去,仙灵阁内房屋多样,鳞次栉比。

  这难道就是上古仙界时,仙灵阁的模样么?

  钱福贵眼中,满是震惊。

  李墨左右听了听,不远处的一栋房屋中,女子间嬉笑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李墨拉着钱福贵,走了进去。

  一张紫竹桌子上,摆放了一盘糕点,五个女子坐在这里,几人面容模糊,看不太分明,但却能听到她们说话。

  “秋香姐姐,这个是爹爹给我的仙茸玉枣糕,你尝尝看好不好吃。”一声天真中带着轻灵的声音响起。

  “小姐,你有什么事吩咐我们就是啦,不用如此。”

  另一个娇小女子,一边往嘴里塞着糕点,一边说:“是呀是呀,小姐你直接吩咐便是。”

  春兰?

  李墨目光紧紧盯着这个娇小女子。

  “嘻嘻,是这样的,古流说他喜欢兰花,你们可不可以改名……”

  嘭!

  李墨拉着钱福贵,身形猛然从画轴中退了出来。

  他看到了春兰,也看到了角落的孙金。

  孙金脸色一变,挤出一丝微笑,就想走到李墨身旁。

  李墨没看,他径直走向了第二幅画轴。

  画轴中,男子手捧书卷,坐卧紫林。

  李墨刚一走进,眼前场景便为之一变。

  远处,上古仙界,巍峨大殿森然,紫竹林之中,多了一处凉亭。

  李墨明悟,这里或许并不是青蚨城!

  更有可能的,是上古仙界的仙帝之城。

  仙灵阁既是法宝,自然可以移动。

  据传,上古仙界还在时,万修来朝。当时的乾坤大陆,上古仙界,皇朝、宗门、家族、还有上古仙界城主,每隔一段时间,都要去仙帝城觐见。

  第二幅画轴,紫竹林中的空古流,明显也是来觐见的。

  空古流气宇轩昂,身穿黑色长袍,精美繁复的花纹下,显得贵气十足。他手捧一本书卷,口中喃喃自语。

  “不愧是仙帝气象,这玄天剑典着实厉害,可惜,我不是剑修……”

  上古神通?

  李墨目光闪动,看向他手持书卷,书卷看似寻常,但金篆玉书,锋锐剑意透光而出,更显不凡。

  李墨咬了咬牙,神识猛然探了过去。

  “哼!”

  瞬息,一股森寒锋锐的剑意,顺着神识,直冲李墨眉心。

  李墨脸色苍白,鼻孔流出鲜血,只是他目光明亮,喜悦与遗憾交织。

  遗憾的是,以他的神识,只看到了一式神通。而喜悦则是,此式神通,极强。

  斩罗!

  这,或许是至今为止,李墨在这个仙界小碎片中,最大收获。

  李墨的动作,并未影响到画作中的动作。

  凉亭之外的竹林小道中。

  蓦然,多了一个宫装女子。

  饶是见过陈清雪、赵非灵这等绝色的女子,李墨依旧要说声绝世佳人。

  来人眉目如烟,螓首蛾眉,看得出有过精心打扮,她身穿一袭华贵宫装,头戴凤冠,脸上一抹恰到好处的晕红,眼波流转,羞怯间更显妩媚多姿。

  只是,空古流似被打扰般,他眉头微皱。

  “何事?”

  “啊,没有,没有,只是最近方寸城的扶桑花就要开了,你要不要去看看。”女子脸色舵红,更显羞怯。

  “扶桑花?就是那个花期不过一日的扶桑花?没兴趣。”

  “哪有老是开的话……”女子咕哝着。

  空古流道:“我听说青蚨城的七星幽兰,一年四季都会开放。”

  女子道:“你喜欢兰花么?”

  空古流眉头一皱:“我不喜欢花,但非要说的话,兰花尚可。”

  “嘻嘻,好的。”

  这幅画的时间,或许比上次更早。

  这一次,李墨没急着退出画轴。

  他看向远处的巍峨大殿,目光闪动中,脚下飞剑便向着大殿飞去。

  不过片刻,李墨眼前一清,再次自动退出了画轴世界。

  再看过去,已然回到了仙灵阁三层。

  李墨二话不说,踏入了第三幅画轴中。

  依旧是紫竹林、碧水潭,第二幅化作中的女子,坐在水晶阁的窗前,她单手托腮,眼底满是羞红。

  在她面前,梳妆台上摆放了一幅画作。

  正是第三幅,男子一身水晶战铠,腰间三尺青峰的样子。

  除了这画作外,另还有一根赤红玉签。

  李墨神识探入,其中竟真有讯息。

  灵空国覆灭乾罗海国,成人间界唯一皇朝,皇朝气运加身,空古流借此悟道,修为更进。

  李墨目光闪动,瞬息明悟。

  这不是真实玉签!

  而是画轴世界宗,画轴主人凭记忆所画。

  画轴主人,便是眼前女子。

  此刻,这女子看着窗外,恰好可以看到紫竹林中的凉亭。

  她喃喃自语道:“古流说他统一人间界后,就会来仙界迎接我,带我去看遍万水千山。嘻嘻,如果他能乘着九龙銮过来,定然会很威武。

  我的意中人,是一个盖世皇者,有一天,他会乘着九龙銮来迎接我,带我看遍万水千山……

  嘻嘻,宋仙灵,你好不害臊啊,不行,我要把这个画下来……”

  李墨的意识,退出了画轴。

  第四幅,李墨没有去看。想来,也是宋仙灵凭着想象画出来的。

  “这四幅,是小姐生前最喜欢的画轴,画出了圣皇陛下的神韵。更是在小姐的神咒秘术下,记录下了当时的气息。

  可惜,嫁给圣皇陛下后,她便再也没有画画了。竟然没人知道,小姐懂得这么多东西。”

  春兰看着画作,眼神复杂。

  李墨陷入沉吟,这四幅画作中,除了表面宋仙灵深爱空古流之外,李墨并没有发现,宋仙灵有告诉自己何事。

  “我还是不懂,宋仙灵要让我知道何事?”李墨语气淡漠,也有着不解。

  “此事,我也不知,或许,小姐只是想让你知道,我们知道你!不过……”

  春兰看向李墨,眼神复杂,说道:“你果然和圣皇陛下很像,怪不得,古雀会选择你。”

  “它没有灵性,此外,我和空古流并不像。”李墨眉头一皱。

  春兰摇了摇头,说道:“天之道,造化无常。古雀或许本没有灵性,但沾染修士皇朝气运,落在谁手上,冥冥之中,自有定数。”

  “我不信命!”李墨神色淡漠,“若是前辈没有别的要说的,我便离开了。”

  “公子且慢!”

  春兰说道:“不论如何,也不能让徐公子白跑一场。你既然拿着古雀前来,那么,仙灵阁的所有造化,都将属于你!”

  春兰神色温和,这并不只是宋仙灵的吩咐,但她没有多说。

  “嘶!”

  一阵震惊的呼气声中,孙金与钱福贵,一脸羡慕地看着李墨。

  瞧瞧,什么是大佬,这才是大佬啊。

  三万年前的仙帝之女,赶着来送东西。还有比这更造化的么?

  钱福贵莫名有些兴奋,难道,这就是自己的造化么?

  而孙金,猴脸赤红。

  李墨自己,也是心神巨震。他神色复杂,只记得一件事。

  “你方才,称呼我什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