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二章 我就是你的天意

捏仙 冷皓东 4169 2019.07.31 10:00

  星夜,弯月,凉风习习。

  咻!

  一道青光迅如疾风,快似闪电。

  青光中,李墨面色凝重。

  他脚踏青羽剑,身穿流云袍,向着武国方向急驰。

  其一,为了迷惑项丹阳。

  其二,也是不甘心就此放弃。

  若不试试,李墨心有不甘!

  有了上品法器青羽剑和清风靴,李墨的速度不可谓不快。

  短短半个时辰,便行了百里。

  但哪怕如此,李墨心中依旧不安。

  周围的黑暗仿佛是噬人妖兽,虽说神识没有察觉到什么,但李墨却心神不宁。

  陡然,李墨停在半空,目中露出果断。

  他心神一动。

  储物袋中,燃血丹便出现在手中。

  李墨伸手一拍,赤红色的燃血丹就拍入口中。

  几乎瞬间,李墨仰天长啸。

  他身体发红,一个挪步,身形比刚才,更快了数分。

  若是项丹阳未追来,不过浪费一枚燃血丹罢了。

  若是项丹阳追来,燃血丹又有何用。

  就在李墨服用燃血丹,爆发修为之际。

  身后,栖霞山山脚某处密林,项丹阳脸色一变。

  他一拍储物袋,一块圆形玉盘便出现在手上。

  玉盘通体澄明,上方却有一个紫色光点,迅速移动。

  项丹阳面色阴沉,冷哼一声。

  “发生了何事?为何如此紧急召集我等?”

  项丹阳左侧,一个黑衣人淡淡出声。

  声音沙哑,听不出是何人。

  放眼看去,场中足有十多个修士,皆黑衣蒙面。让栖霞山三宗宗主知晓,定会骇然。

  若是有结丹修士,这股势力,足以影响栖霞山三宗局势。

  项丹阳看了看场中的筑基修士,有的人还不知晓发生了何事。

  项丹阳淡淡出声:“我的徒弟出了点岔子,需要你们帮我捉他回来。”

  项丹阳此言一出,场中黑衣筑基顿时疑惑不解。

  “你徒弟?那个叫徐青空的小辈?”

  “我一直想不懂,你为何会收下弟子?”

  “项道友,到底发生了何事?听说孙钰长老被劳横带走,石崇虎身陨,这是不是与徐青空有关。”

  “什么?竟有此事。”

  “项道友,你需要给我等一个解释。”

  ……

  “够了!”

  项丹阳面色狰狞,大吼一声:“我需要的,是你们现在,马上帮我找回徐青空,明白了么?你们不要忘了,是谁帮你们筑基的。”

  项丹阳此言一出,在场筑基修士,瞬间噤若寒蝉。

  他们当然不是不好意思,只是项丹阳开口之时,周身气势,让他们骇然心惊。

  “结丹……结丹境?”

  一个筑基修士,结结巴巴的道出了在场所有修士的心声。

  项丹阳双目如电,猛然盯向这个修士。

  他想了想,散去威压,拱手道:“不过区区伪丹境界罢了,在此,项某恳请诸位道友帮忙了。”

  “好说,好说。”

  “一定,一定。”

  “我们这就前去。”

  ……

  眨眼间,密林为之一空。

  项丹阳眼神冰冷。

  自从当日,自己结丹失败后,齐景周不再看好。

  意识到自己处境的项丹阳,立刻有了自己的应对之法。

  韬光养晦,暗中扶持势力!

  二十年来,若不是他自污声名,赵元胡岂能容他。

  而这一切,都是那该死的徐盛歌造成了!

  二十年前,徐盛歌一道恶毒誓言,让自己结丹无望!

  二十年后,辛苦多年的势力,却因为徐青空这小畜生,险些暴露!

  徐家父子,全都该死!

  项丹阳眼中露出刻骨的仇恨与怨毒。

  此刻若李墨在他面前,新仇旧恨,他定然会不顾一切,将他挫骨扬灰。

  除了仇怨。

  项丹阳心中,还有一丝隐隐的,连他都不愿承认的,对李墨的畏惧。

  劳横为何会带走孙钰?

  监视李墨的筑基修士石崇虎,怎么死的?

  这一切,项丹阳至今未能想通。

  项丹阳面色阴沉,向着李墨的方向飞去。

  若说最开始,项丹阳只当李墨是蝼蚁。

  宗内教训李墨时,对方爆发的战力和疯狂,让项丹阳觉得“此子不死,必成祸患”。

  这一次,李墨逃离丹岐宗的一系列手段,让项丹阳都有些看不清楚自己这个徒弟了。

  此子必杀之!

  项丹阳身形如电,目光幽深。

  一个即将结丹的筑基修士,忌惮一个无灵根的凝气修士?

  项丹阳觉得这并不好笑。

  故而,出关之后,震惊同时,项丹阳也当机立断,果断调用了这二十年来,自己苦心经营的势力。

  项丹阳眼中杀机密布。

  “小畜生,你怎能逃出我的掌心!”

  李墨回头看去,栖霞山只剩下黑洞洞的阴影,他已经远离栖霞山三百里了。

  他只知道,一路向着西北方向而行。

  现在所处的位置,李墨自己都不知晓是哪里。

  “为何心中依旧如此不安。”

  李墨喃喃自语。

  按道理,筑基修士不可能感知到他的位置才是,为何始终心神不宁。

  李墨目光冷厉,没有丝毫侥幸。

  他强忍着燃血丹使用后的后遗症,放缓速度,在空中飞行。

  不过盏茶功夫……

  在前奔行的李墨。

  突然,神色巨变!

  在他的感知中,数道威势,从身后袭来。

  未见人影,威势却如黑夜中的萤火般耀眼。

  清风扑面而来,李墨眼中露出强烈的不甘。

  他咬了咬牙,不再顾忌燃血丹的疼痛。

  再一次,全力飞行!

  ……

  晨露缓缓从翠绿草叶上滑落,清晨的薄雾笼罩着这片密林。

  豆大汗珠顺着李墨发丝流淌,他倚靠在一颗大树上,喘息间,颇有口干舌燥之感。

  只有他知晓,这一夜他是如何度过。

  在发现身后跟随的人之后,他便数次更改前行方向,然而往往不过盏茶功夫,就又感觉到身后有人。

  这一发现,让李墨心有不甘,全力向着武国方向飞行。

  如今,他已经远离栖霞山千里。

  然而,心中却只有无奈。

  在他的神识中,神色阴沉的项丹阳,手持玉盘,身形如电。

  玉盘上,一个紫色光点,暴露一切。

  想了想,李墨盘膝而坐,抓紧时间恢复灵力。

  一道冰冷的神识传了过来,李墨缓缓睁开双眼。

  “徒儿,这么着急,是要去哪里呢?”

  看着下方盘膝而坐的青年,项丹阳目光冷厉。

  此刻,一个小山坡上,树木葱茏。

  身穿葛布长衫的项丹阳,十数个黑衣筑基修士,皆脚踏飞剑,将李墨围在中心。

  项丹阳面色阴鸷地盯着李墨。

  仿佛一言不合,便会立刻出手一般。

  李墨周围,十余道或是嘲弄、或是讥诮、或是好奇、贪婪的眼神袭来。

  虽然皆是黑衣蒙面,但也有所不同,部分用法宝遮掩,李墨神识看去便是模糊。

  四五道只是神识遮掩,以李墨堪比结丹的神识,一眼识破。

  李墨也不说破,他缓缓起身。

  李墨拱手道:“拜见师尊,拜见诸位前辈,不知师尊寻来,所为何事?”

  你还有脸问我为什么找过来?

  项丹阳怒极反笑:“不知徒儿为何出现在此地?”

  “在丹霞坊市听闻栖霞山附近有宝物,特地寻来。”

  李墨不提宝物还好,一提宝物,项丹阳便想到自己无端欠下宝气楼的两千中品灵石,注意到李墨身上整套上品法器,气得山羊胡抖动。

  两千中品灵石,便是二十万下品灵石!

  项丹阳自己,也未曾一次消耗这么多灵石。

  项丹阳枯瘦的面容也有些扭曲,指着李墨,嘴巴哆嗦,眼中已然怒极。

  围观筑基修士饶有趣味地看着这一幕。

  看着李墨一身法器,若不是项丹阳在此,他们都忍不住想打劫李墨。

  这简直是一个行走的灵石矿啊。

  项丹阳深深地看了李墨一眼,伸手一招,便将李墨的储物袋拿走。

  李墨面无表情。

  这个储物袋是在宝气楼拿的,那个有一个屋子那般大的储物袋。

  幽冥幡、造化古玉这些东西,他一直与宝气楼的东西,分开存放。

  但李墨依旧身体绷紧,做好准备。

  若项丹阳发难,便寻一个筑基修士夺舍。

  项丹阳没管李墨,他神识一扫,看到储物袋内琳琅满目的法宝、阵盘、符箓……

  “畜生!!!”

  项丹阳一口逆血直冲头顶。

  他终于知道,自己的两千中品灵石,花在哪里了。

  “你为何能在宝气楼买这么多法宝?”

  项丹阳必须问清楚,随着项丹阳这句话,围观修士中,部分人也目光闪动。

  李墨道:“宝气楼的掌柜,杜穆前辈赠予在下的,让我在宝气楼三楼任选法宝。”

  项丹阳还未说话,黑衣筑基修士中,一个温和的声音响起:“呵,还有这等好事。”

  此人正是李墨未能看出身份的一人,但是听到这个声音,李墨眼中精光一闪,拱手道:“小子徐青空,拜见孙钰长老,没想到长老也在此地。”

  孙钰索性一把扯掉身上的黑袍。

  刚才只是声音,就让这小子发现自己是谁。

  这小子,留他不得。

  想了想,孙钰看都不看李墨一眼,他对着项丹阳说道:“项兄,徐青空虽说是你的徒儿,我不该多话。但此人行事乖张,更不知为何被劳横关注。我建议就此击杀,以免生变。”

  由不得孙钰不恨李墨,十多年未曾惹人生疑,李墨刚一出宗,自己就被劳横注意到。

  若不是自己机敏,恐怕就难逃追问了。

  这也是哪怕他才被劳横查问,也要来追杀李墨的原因。

  项丹阳眉头紧皱:“此事我自有主张!”

  项丹阳想杀李墨么?

  可以说没有人比他更想,但不是现在,而是他结丹之后。

  如果说追赶李墨之初,确实想要击杀李墨,但这一路上,被这凉风一吹,他也冷静许多。

  杀了徐青空,自己的修为怎么办?不能结丹,谈什么以后。

  别的不说,这孙钰和这十多名修士,恐怕都是暗藏心思。

  二十多年,项丹阳修为未变,却看穿人心。

  孙钰眼中闪过不满,他继续道:“项兄,当年你助我等提升修为,我等自然感激不尽。但若是任由你这徒儿胡作非为,今日是我孙钰,今后,又会是哪位道友?”

  孙钰此言一出,众多筑基修士皆是心中一动。

  好毒辣的手段。

  李墨心中一动,这人绝对是笑里藏刀的典型,为了将自己弄死,竟不惜拉上所有筑基修士。不过……

  李墨神识扫了一下面色阴沉的项丹阳,心底满是讥诮。

  项丹阳面色愈发阴沉,如果说刚刚只是犹豫不杀李墨,这一刻,他就决定不杀李墨了。

  自己还是筑基后期修士,自己还没死呢,这就忍不住了么。

  修士之间,恩仇往往只是其次,重要的是修为。

  项丹阳对孙钰等人,有恩。但始终是筑基后期,无法结丹,久而久之,如何服众。

  这一次,说是项丹阳动用他们来寻徐青空,何尝不是孙钰等人对项丹阳的试探呢。

  想到此处,项丹阳冷哼一声,说道:“我徒儿不会影响到各位,孙道友,你明白了么。”

  孙钰脸色一变,沉默不语。

  项丹阳道:“此事多谢诸位道友了,这件事已经解决了,诸位散了吧。”

  孙钰径直离去。

  片刻后,除了李墨与项丹阳外,此地空无一人。

  等人都走了,项丹阳冷冷地看着李墨。

  “你知道我要杀你。”

  项丹阳一开口,话语中的杀意就几乎溢出来。

  李墨也卸下伪装,神色淡漠:“师尊你敢么?”

  师尊你敢么?

  你敢么?

  项丹阳目光如电,死死地看着李墨。

  “轰!”

  一声轰鸣,李墨后退数丈,他一抹嘴角血沫,未发一言,只是谨慎地看着项丹阳。

  项丹阳眉心一跳,冷冷道:“你从何处知道我不敢?”

  李墨冷笑:“我既然敢来丹岐宗,自然有人有所交代。”

  徐盛歌!

  项丹阳会错了意,面色更冷,问道:“这究竟是什么神通?”

  “你觉得呢?”

  李墨自不会说。

  项丹阳也料到了,他桀桀一笑,说道:“没想到,我竟然会被你威胁。桀桀,你觉得,我若是搜魂,会如何?”

  搜魂,凶险极大。

  被搜魂者,若不刻意护住,将会神识受损。

  痴呆的可能性,极大!

  项丹阳的恶意,不加掩饰。

  但他失望了,他在对面青年的眼神中,没有看到一丝畏惧。

  李墨缓缓开口:“师尊就不怕天意难测,修为再也无法寸进么?”

  李墨的这种平静,却让项丹阳心底发寒。

  他身形一闪,手捏剑指,一指点向李墨眉心。

  伪丹境界修士的杀意,让整片密林寂静。

  项丹阳伪丹境界的威压,笼罩李墨。他恶狠狠地双眸,凑到李墨眼前,充满怨毒的声音响起。

  “如果有天意,我就是你的天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