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章 孟凌志的到来

捏仙 冷皓东 4196 2019.07.25 10:00

  三宗大比,如火如荼的进行中……

  苍炎峰临近的栖月峰巅。

  一颗龙眼大小、浑圆金色的珠子,正在经受着寒金煞的洗礼。

  在距离这珠子三丈之外,站着一老一少两人。

  老者是鹰钩鼻黑袍老者。

  年少者是一个冷峻青年。

  每一次,寒金煞风刮在金色珠子上时。

  金色珠子上,剑气就浓郁一分。

  而冷峻青年,脸色就苍白一分。

  老者撇了青年一眼,淡淡说道:“这寒金煞能够淬炼你剑丸之中的杂质。

  这十天时间,千锤百炼,你的剑丸绝对是凝气期修士中,数一数二的。

  哪怕比起大夏、远古剑修,想必也不妨多让。

  人剑同体!

  剑丸经受寒金煞洗礼,也是你淬炼心神的绝佳时机。”

  青年点了点头。

  这十天,老者与他聊了许多。

  让他明白,这个世界很大,栖霞山、乃至南乾,都只是沧海一粟。

  而他的修为,早已达到了凝气期圆满。

  已再无寸进。

  原以为明珠无暇,却是淬炼还不足够。

  十天的时间,他感觉自己的修为,愈发圆满。

  竟然更上一层楼。

  “师叔祖,那请问这淬炼,什么时候可以完成?”

  虽然很舍不得这里的修炼,青年依旧问道。

  在外人看来,他为人冷酷,万事万物都不放在心上。

  但他也有牵挂!

  此刻,他就牵挂着三宗大比的结果。

  老者沉默,叹息道:“罢了,你的心不静,再修练下去,也不会有太多效果。

  去苍炎峰吧,三宗大比正需要你。

  这是我的剑魄玉符。

  秘境试炼时,若遇危机,可用。”

  说着,老者伸手一推,冷峻青年便离开了他身边。

  青年身旁多了三道金色的玉符。

  他身上有一层淡金色气罩,保护他不被寒金煞所伤。

  气罩内,青年将玉符放入储物袋。

  对着老者躬身行礼后。

  向着丹岐宗而去。

  丹岐宗,大家都还沉浸在昨日的比赛中。

  在众人眼中……

  无论是徐青空的突然爆发,还是结丹老祖的出手,都让人热血沸腾。

  前者让大家重新认识了徐青空,原来他并非一个普通的二世祖。

  他的实力,当之无愧是丹岐宗天骄!

  什么?你不认?

  你比得过方师兄么?

  方师兄都这样说。

  而后者,让丹岐宗的修士遇到锋月谷和兽灵宗修士时,一个个都昂首挺胸。

  我们丹岐宗结丹老祖,就是这么厉害。

  于是,在某个十八岁的老人家唉声叹气时。

  十五进八的比赛,如期进行。

  相比昨日,今天的比赛就没有太多亮眼的地方了。

  项明遇到了兽灵宗弟子,许是昨天竺厚差点击杀曹灵远的缘故,项明下手极重。

  对方都来不及开口求饶,他生生击杀了对方。

  这是十五强后,第一个死亡的修士。

  第二场是锋月谷弟子对兽灵宗弟子。

  两人旗鼓相当!

  最终锋月谷弟子飞剑拼命一击下。

  惨胜!

  第三场,也是十五进八的最后一场。

  燕重山对阵赵非灵。

  “赵非灵,赵非灵。”

  “非灵仙子,替我们教训一下燕重山。”

  赵非灵还未上台,丹岐宗钦慕她的人便呼喊着她的名字。

  更有人叫哄着,让她惩罚一下燕重山。

  “这群小兔崽子。”

  燕重山笑骂一声,脚下黑铁重剑拿出,率先上台。

  赵非灵脚踩一柄雪白飞剑,也缓缓上台。

  燕重山打量了赵非灵一眼,眼中露出欣赏之色。

  只见赵非灵身穿淡紫色锦衫,轻纱罩面,耳朵上有两个细小的紫色耳坠,增了一份神秘。

  体态多姿,露在外面的皓腕,白皙如雪。

  这一刻,燕重山想起方公子常说的一句话。

  青丝如瀑、皓腕凝霜。

  想了想,燕重山说道:“我得感谢你。”

  “感谢我什么?”

  赵非灵轻柔的声音,从轻纱后传了出来。

  果然和徐兄弟说的一样,这人脸上的轻纱是一件法宝。

  燕重山心里嘀咕,嘴上却道:“风铃是我的道侣,多谢你没伤到她。”

  “只是与故人相似罢了。”

  赵非灵摇了摇头。

  不近人情,或许不会阻碍我们!

  燕重山点了点头,说道:“我们开始吧!”

  说着,燕重山大吼一声:“不动明王印!”

  一声大吼,燕重山须发皆张。

  而他全身,都笼罩在一层厚重的金色灵力中,散发着浓重的灵威。

  燕重山向后跨步。

  像一头狂躁的猩猩一般,向着赵非灵便轰然撞去。

  赵非灵莲步轻移,旋转间便避开了这一撞。

  燕重山可不是无脑之人,他双手一挥。

  在赵非灵后退的方向,一道金色圆环拦住了她的去路。而左右两侧,各有一道金色圆环,伺机而动。

  赵非灵脸色微变。

  她避无可避。

  赵非灵双手合十,身前出现一道白色光罩。

  一道白练不知从何处而来,竟是一条白色小蛇,“丝”“丝”声响中,露出细小的碧绿毒牙。

  燕重山手上还有三道圆环,大吼中,旋转着向着小蛇打去。

  赵非灵轻喝:“小白,让开!”

  白色小蛇眼中露出人性化的不甘神色,绕着赵非灵的皓腕转了几圈,不知去了哪里。

  赵非灵继续双手合十,她身前的白色光罩,变得更加浓郁了。

  然而看着宛如魔神般的燕重山,她没有信心,自己可以挡下。

  想了想,赵非灵脚步一顿,两道细芒没入地下。

  若是对方执意击杀自己,那么自己重伤,对方身亡!

  沐浴在金色光芒中,燕重山充满威压的身躯,宛如神魔般粗壮的拳头。

  轰!

  一拳轰出!

  爆炸般巨大的音浪,仿佛在修士耳边炸裂。

  演武台防御阵法,发出嘎吱的脆响。

  围观众人一片寂静。

  不知是谁,咽了口唾沫。

  众人这才看向演武台,只见赵非灵身后。

  演武台的防御阵法,不断震动。

  赵非灵美眸眨了眨,问道:“为什么?”

  我小觑他人了!

  她错估了燕重山的威力,这已经不是单纯的力气了。

  有种远古练气士“势”的感觉。

  若不是关键时刻,对方偏了几寸,自己就直接陨落了。

  哪怕小紫咬了对方,恐怕也会是同归于尽。

  “嘿嘿,你曾经放过风铃,所以这次便算了吧。”燕重山故作轻松地说道。

  有机会,他自然想除掉兽灵宗的天骄弟子!

  但一道声音在耳边响起。

  电光火石间,让燕重山改变了想法。

  赵非灵看向燕重山,没再说话,她只是缓缓离开。

  远远地,轻柔的声音传了出来。

  “我认输!”

  燕重山耸了耸肩,回到了天骄队列中。

  他不动声色的看了李墨一眼,在刚刚那一瞬间,李墨说了一句。

  “有危险,放过她。”

  这句话,让燕重山最终手下留情!

  但他需要有个解释。

  薛辰和风铃沉浸在燕重山胜利的喜悦中。

  方尘远似乎察觉了什么,也瞥了李墨一眼。

  李墨仿若未觉,啧啧笑道:“燕师兄刚刚那一拳可真了不起啊。

  栖霞山三宗,年轻一代,恐怕少有人能敌。

  这个叫赵非灵的,耳环都震掉了。”

  耳环!

  燕重山瞳孔微缩,对方的耳环也是灵宠。

  而能在这个时候起作用的,毒么?

  方尘远没有多说,脸上却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李墨看了一眼燕重山,他原本不想暴露。

  但拥有神识的他,感知敏锐。

  看着燕重山送死?

  李墨自问做不出来。

  就在李墨再次动作时。

  苍炎峰巅,老妪对着身旁鼓捣草药的婀娜美妇道:“丫头,想不想去看看这次的三宗大比呀?”

  婀娜美妇头也不抬,说道:“兽灵宗那小子的丹药还没练好呢,祖奶奶,我现在可不能离开。”

  老妪摇了摇头。

  自己这孙媳妇,一遇到丹药相关的,就什么都顾不得了。

  两次感知到那诡异的神识波动。

  老妪的目光隔着厚厚的云层,看向演武场,语气喃喃。

  “也不知道这炉丹,是好是坏。”

  李墨并不知晓,已经有人注意到了他。

  若是知道,他肯定会更加谨慎。

  ……

  燕重山与赵非灵的比赛结束后。

  负责三宗大比的赵长老,走到台前。

  “目前,十五进八的比赛,已经全部结束。由于多了一位,兽灵宗钱有道此轮轮空,直接……”

  钱有道脸上露出喜色。

  好运,果然时常眷顾着他。

  然而,赵长老话还未说完。

  猛然抬头!

  看向丹岐宗山门处。

  目光冷厉。

  一股锋锐剑意,隔着百丈距离。

  扑面而来。

  远远地,一个冷峻青年,面无表情。

  他脚踏一柄暗金色长剑,以极快的速度冲了过来。

  “何人胆敢冲撞我丹岐宗山门!”

  山门处,丹岐宗巡逻的筑基长老喝道。

  然而来人不管不顾!

  “嗖”的一声,身形犹如离弦之箭般,直冲演武场。

  赵元胡看着这一幕,脸上的笑容有点挂不住,但没有动作。

  赵长老看到赵元胡的态度后。

  也没有阻拦,只是淡淡地看着来人。

  孟凌志!

  方尘远、项明等人心中,早已冒出了一个名字。

  单是这股剑意,就让他们神色凝重。

  李墨没有看向来人。

  目光却阴沉了几分。

  数息!

  剑停!

  一个冷峻青年,停在赵长老身旁。

  他略微拱了拱手,说道:“在下锋月谷孟凌志,前来参加比赛。”

  “你已经没有资格了。”

  赵长老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回道。

  “我相信,此事锋月谷宗主已经与贵方宗主谈妥。”

  孟凌志淡淡一笑,话语中充满了自信。

  赵长老还待说什么,突然对着高台拱了拱手,显然是接到了什么人的传音示意。

  他看了一眼兽灵宗天骄方向。

  “兽灵宗钱有道出列!”

  此话一出,钱有道顿时懵了。

  他明白了什么,脸色难看,求助般的看向兽灵宗宗主吕颂。

  一步三挪的往演武台行去。

  吕颂眼观鼻鼻观心,像没看见一般。

  孟凌志的参赛,是三宗宗主,都乐见其成的事。

  以前都说孟凌志是三宗小辈第一人,但丹岐宗、兽灵宗,大家都是凝气天骄,谁服气?

  栖霞山第一天骄?吹他奶奶个腿!

  我丹岐宗方尘远师兄最强!

  凝气天骄,方师兄舍我其谁。

  ……

  太多丹岐宗的人,不认孟凌志三宗第一天骄的名头。

  就连兽灵宗的修士,也觉得这个三宗第一天骄,太多水分。

  孟凌志高调入场!

  没有孟云昌的指点,怎么可能。

  孟云昌,打着让自己儿子在三宗扬名的心思,显而易见。

  至于赵元胡和自己……

  吕颂心底冷笑。

  这么有天赋、有手段的小辈,既然不是我门下,那就去死吧。

  三宗大比,是一个试探虚实,甚至击杀对方的机会。

  因此,谁都没有阻止!

  只是倒霉了钱有道。

  果然,赵长老淡淡说道:“经三宗宗主商议,锋月谷孟凌志可参与比赛。

  对战……兽灵宗钱有道。”

  孟凌志嘴角一扬。

  看都没看钱有道,只是对着孟云昌方向,拱了拱手。

  而钱有道则哭丧着脸,说道:“我说不可以,是不是一点用都没有。”

  赵长老装作没有听到钱福贵的话。

  顿了顿,赵长老走到一旁,说道:“此外,孟凌志冲撞丹岐宗山门,丹岐宗也会略施惩戒。

  此战,若胜,则进四强。若败,你死!”

  略施惩戒?

  赵长老此言一出,钱有道本就难看的脸色,更是面如死灰。

  本就打不过!

  这样一来,自己还有活路么?

  该死,我的好运怎么失效了,难道是遇到了那个混蛋么。

  我最近是长胖了一点,但是我这几两肉,顶得住对方削么?

  和一般人不同,钱有道是能感受到孟凌志的危险的。

  这是正面对上,自己必死的危险直觉。

  这种直觉救了他许多次,除了当年那个家伙外,从未失效。

  高台之上。

  孟云昌淡淡说道:“会不会太过?”

  赵元胡看了眼孟云昌,笑呵呵道:“只是给弟子们一个说法罢了。以贤侄的修为,想来获胜是手到擒来。”

  演武场上,孟凌志倒是不置可否,随意到:“开始吧!”

  赵长老看了他一眼,走到一旁。

  “比赛开始!”

  “我认输!”

  赵长老话音刚落,满头大汗的钱有道,快速地吼道。

  他怕自己吼晚了,对方一飞剑就过来了。

  钱有道这一出,让三宗修士都是懵了。

  三宗大比,一直以来的惨烈和血勇。

  到钱有道这里,画风就变了。

  钱有道继续道:“在下心知不是孟师兄对手,不如留待有用之躯,报效宗门。”

  钱有道心中暗暗叫苦。

  在他喊出认输后,就感觉脊背一凉,满满的恶意袭来。

  赵长老虽然楞了一下,但筑基期修士,毕竟非同一般。

  他点了点头,喝道:

  “此战胜者,孟凌志!”

  孟凌志初来。

  不战,而屈人之兵!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