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三章 妖兽暴乱的秘密

捏仙 冷皓东 3865 2019.08.10 17:58

  一处破落房屋中,李墨带着震惊的声音响起。

  “血槐树妖、青奎妖狈、金鳞妖猴……所以,你们三只妖兽,就是这个仙界小碎片的妖兽之主?”

  “并非如此,血槐树妖修炼需要妖兽气血,被妖兽恐惧。我一向独来独往,真正的妖兽之主,只有狼谷的那只狈。

  青奎狼王控制狼谷,而老狈在幕后控制一切。

  你给我种下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金鳞妖猴依旧冷着一张猴脸,但还是依言回答道。

  它无比配合。

  血脉传承中,有类似的记忆。

  它明白,自己是被眼前这个黑袍青年奴役了。

  奴役?

  金鳞妖猴眼中,杀意一闪而逝。

  李墨面无表情,点了点头。

  李墨道:“你们都是什么修为?”

  “血槐树妖不知,它生的太早,妖植寿元悠长,我甚至怀疑,他已经活了千年之久。

  整个青蚨山,早已经被它控制了。仙界小碎片太过脆弱,它将自己的力量都分化到每个树根里,就我知道的,树根单独的力量,都有许多筑基期的血藤树根。

  至于狼谷的那只狈……这家伙最狡诈,老是遮遮掩掩的。不过我知道,它修为早在两百年前就突破到筑基后期了。”

  “你呢?”李墨看了金鳞妖猴一眼,问道。

  金鳞妖猴冷哼一声:“我的修为在筑基后期,但是身为古妖后代,哪怕是结丹期,我也不惧。”

  “你们控制妖兽暴乱,有什么目的?”李墨问道。

  “仙界小碎片,即将崩溃。操控妖兽暴乱,是老树精提出的想法,用妖兽血祭,度我们离开。”

  李墨点了点头。

  怪不得,以往百年都没有动作,这次突然有了妖兽暴乱。

  李墨道:“为何在此刻?为何对修士下手?”

  “哼,你这是在质疑高贵的古妖后裔。”金鳞妖猴脸色一紧,看向李墨的目光,满是不屑。

  “妖兽暴乱,只能说你们倒霉吧。”

  金鳞妖猴说道:“妖兽暴乱,其实并非针对你们人类修士。你们,只是恰好赶上了这个时候。

  在我们的预料中,你们应该没有这么快进来才是。只是,你们进来后,那只狈有了别的想法。这家伙诡计多端,看到你们之后,觉得你们可以利用。所以现在它和老树精僵持着,它想用别的方式,离开仙界小碎片,没有它的助力,老树精也难以操控所有妖兽。”

  李墨恍然大悟。

  一切都解释的清楚了。

  怪不得,妖兽到了狼谷竟然停下,若是针对人类修士,只要妖兽冲击,没有修士可以逃过去。这城池早已经破败不堪,万万不可能抵挡得住妖兽暴乱。

  不过……李墨瞥了一眼这小猴子,控兽符之下,他虽然不得不回答,但是却有意无意地将自己给摘出来了。

  他在这里面扮演着什么角色呢?

  说起修士进入秘境试炼,他不是也在从中谋利么?

  李墨看了金鳞妖猴一眼,说道:“传闻古妖一族,一旦修为到了某个境界,就会开启血脉传承。不知道,此事是不是真的。”

  完了,这小猴子要被坑了。

  一旁,一直看着李墨的钱福贵,心底一颤。

  金鳞妖猴脸色傲然:“那是自然,我凝气高阶时就有灵性,筑基初期便激发了我古鳞神猴的血脉传承。以我的资质,哪怕是寻找到族群,也算是不错的天赋。”

  “这个我信……既然这样,将你血脉传承中的东西,都放到这个玉简里来吧。”李墨语气淡然。

  淡然道,仿佛在说今天这个白菜便宜送我一样,轻松自然。

  “你,是在找死么?”

  金鳞妖猴浑身鳞甲赤红,目中杀意弥漫,死死地盯着李墨。

  筑基后期妖兽的杀意!

  钱福贵瑟瑟发抖。

  李墨目光淡漠,他没说话,只是手中多了块空白玉简。

  “该死的人类修士,你找死!吼!”

  金鳞妖猴一声大吼。

  它浑身鳞甲赤红,如同燃烧的火焰,身后,竟然出现一个身高十丈的赤金色猿猴虚影。

  它右手握拳,便向着李墨击来。

  钱福贵双脚疯狂爬动,这样的威力,他怎么顶得住啊。

  只是,李墨的右手上附着灵力,让钱福贵的动作都成了无用功。

  看着这一击,李墨神色淡然。

  扑哧!

  蓦然,金鳞小猴脸色一变。仿佛浑身力气,都泄掉了一样。

  身后的猿猴虚影消失不见,浑身鳞甲也恢复如初。

  “你……给我种下的……到底是什么东西??”金鳞小猴咬牙切齿,只是声音中,多了丝无奈和屈服。

  古妖的血脉传承,岂能给到一个人类修士!

  它刚刚已经做好了与对方同归于尽的准备,只是内丹却突然跳动,封禁了它全身灵力不说,还似乎要爆裂。

  它怕死,更怕这样窝囊的死。

  “控兽符!”

  “控兽符?”金鳞妖猴猴脸扭曲,听起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李墨看着无奈的小猴子,说道:“控兽符,顾名思义,只要是妖兽,都逃不过这符箓的控制。”

  李墨不是在危言耸听。

  在控兽符植入金鳞妖猴体内后,他便心生感应。

  所以,哪怕这金鳞妖猴想要同归于尽,李墨也丝毫不慌。

  霸道的奴役!

  强横的御使!

  这,就是控兽符!

  只要李墨愿意,他不止能禁锢灵力,控制金鳞妖猴自爆,甚至能轻易地抹杀掉金鳞妖猴的神魂。

  控兽符?

  岂不是说,自己这一辈子都被掌控在别人手里?

  金鳞妖猴目光灰暗,脸上蒙上了一层死意。

  李墨瞥了一眼小猴,说道:“此物,乃友人所赠,我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除。不过,若是你愿意替我做一件事,我不介意放你离去。”

  “什么事情?”金鳞妖猴精神一震,问道。

  好死不如赖活!

  如果他不想活着,又为何要逃离仙界小碎片呢?

  “在接下来的一年里,你需要保护我,无论面对任何危险,你都要唯命是从。”李墨面色肃然。

  “就一年?你真的确定么?”金鳞妖猴眼冒精光。

  在它想来,一个凝气修士,能惹上什么麻烦。自己爆发血脉,堪比结丹修士。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对方出尔反尔。

  李墨肯定道:“不错,一年!”

  一年,或许都有些长了。

  “我答应你!”

  金鳞妖猴认真说道:“不过,你拿什么保证,你不会出尔反尔?”

  “无法保证,但是一年罢了,道友赌一把,又何妨呢?”李墨看着小猴,目光平静。

  金鳞妖猴脸上露出不满之色。

  它的血脉传承中,有许多限制之法,但是对方听都未听……

  “哎,也罢,也罢,反正,性命也是寄托在你手上了。”

  金鳞妖猴抓耳挠腮,想了许久,最终发现,这并不是一个可以讨价还价的事情。

  金鳞妖猴无奈地答应了。

  李墨点了点头。

  他一拍储物袋,一个白色骨片就出现在手中。

  “这个地方,你知道在哪里么?”

  这个骨片,就是灵鬼宗要送一个筑基修士进来的原因。

  说起来,此事也是巧合,原来早在一百年前,灵鬼宗宗主九婴童子就得知了栖霞山秘境试炼的存在。只是一直忌惮三宗实力,不敢轻举妄动。

  但是,他知道这秘境中有一处险地。

  那个地方是一个完整的阁楼,被阵法护住。里面有整片整片上古仙界的灵株,当年参与试炼的修士,更是在离开时,看到有一个水晶棺。

  棺中,一个白衣残魂沉眠。

  说起来,此事也十分诡异。

  秘境试炼,进入位置不一。

  当年参与秘境试炼的修士,出来后就被阵法困住,足足困了十五天才离开。他一直将此事记在心里,打算有机会再去找寻。

  可惜,他最终都没有找到这个地方。遗憾之下,他并未将这个消息上交给宗门,反而将这个信息记录在这个骨片中,自己留了下来。

  灵鬼宗宗主拿到骨片后,奉若至宝。

  所以,这次才费尽心思,让鬼云进来。

  原本,李墨并不想去找的,因为鬼云早已经标注了整个秘境。

  除了血槐林外,青蚨山、废墟城池、狼谷,鬼云都有搜寻,却都没有找到。

  李墨不觉得神识受创严重的自己,能够找到。

  更何况,李墨不相信,天底下有免费的午餐。

  上古时期的白衣残魂?

  有什么危险?

  是否还残存灵性?

  若是,它性情如何?修为如何?

  一切未知,风险极大,李墨原本并不想参与。

  不过,有了这金鳞妖猴,就不一样了。

  金鳞妖猴也渐渐习惯了。

  它神识一扫,眉头微皱。

  “这个地方……我好像从未见过,这不可能是青蚨城的任何一处,我可以肯定。”

  “你说,这座废墟城池叫青蚨城?”

  李墨精神一震。

  在得知山名叫青蚨山后,李墨便有猜测,但是苦于无法证实。

  如今,从这个生存了许久的金鳞妖猴身上,得知这里真的是青蚨城。

  “山是青蚨山,城叫青蚨城,有什么奇怪的么?”金鳞妖猴讶异地看了李墨一眼。

  “没有,你继续说。”李墨目光闪动,没再多说。

  云霖哪怕有护送任务,那也是三万年前的上古时代了。

  尘归尘,土归土,一切都没那么重要了。

  “我说完了啊,这里记载的并非是青蚨城任何一处,我在这里生存了数百年,不说对这秘境了若指掌,但是如果看过的地方,我肯定会认识的。不过……也未必不是在青蚨城,毕竟,这秘境还有一半。”

  “你的意思是……我明白了。”

  李墨若有所思。

  这秘境试炼,会随机出现在任何地方,若是有人一开始进入的,就不是这个仙界小碎片,而是被虚空隔开的另一边呢?

  如此,就可以解释,为何鬼云一直都找不到了!

  虽然都是仙界小碎片,却隔着虚空。

  李墨陷入沉吟。

  李墨不说话,场中顿时一片沉默。

  “对了,倒是怠慢了钱道友了,还请勿怪。”陡然,李墨看着钱福贵,笑着说道。

  “无妨,无妨!”钱福贵挤出一丝微笑。

  我巴不得你永远都别想起我呢。

  若是这个时候还不明白,自己几次三番的逃命手段,早就被这家伙给盯住了。

  钱福贵,也就白活了。

  “这个……这个道友啊,话说你抓我,到底有什么事啊,你看你要不要跟我说一说,我也好有个心理准备。”钱福贵挠了挠脑袋,谄笑道。

  李墨点了点头,说道:“正要和钱道友、还有这位……”

  “我叫孙金!……看什么看啊,妖兽不能有名字么?”金鳞妖兽坐在地上,也不笑了,冷酷说道。

  钱福贵偷偷地看了一眼,惹得孙金龇牙咧嘴。

  “正要和二位说个分明,钱道友,还有……孙金道友,大家现在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之所以找到二位,是因为二位天赋异禀,有一个筑基后期修士……或许是结丹境,我们出去后,可能需要我们一同面对。”

  呸,谁跟你是一根绳上的蚂蚱!

  钱福贵和金鳞妖猴对视一眼。

  不过……结丹期的修士?

  一开始就玩这么大么?

  钱福贵脸色发白,自己只是一个凝气修士啊。

  孙金看了看钱福贵,满眼不屑。

  真没用,一个结丹修士罢了,就吓破了胆子。

  “噢?对了……”想到死去的孟凌志,李墨目光凝重,“若是不小心的话,可能还有元婴修士的追杀。”

  扑通!

  一声闷响,孙金坐到了地上。

  “站太久了,腿麻!”孙金冷着脸说道。

  另一边,钱福贵连话都说不出来了,我的祖宗啊,我的亲祖宗啊,你这都是惹了些什么家伙啊。

  你清醒一点啊,你也只是一个凝气修士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