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弱肉强食

捏仙 冷皓东 3701 2019.07.06 18:00

  走出黄门殿的大门,李墨深深的呼出一口浊气。

  虽然明知自己资质差,但是这样被人当面指出,心中依旧十分不甘啊。

  至于劳横最后说的话……

  李墨眼神幽深,就不知道想些什么了。

  早在玉简中得知了藏经楼的位置,这也是李墨最想去的地方。

  以李墨凝气七层的修为,在整个丹歧宗弟子中,也不算差了。但是若是实战起来,在不动用神识的情况下,恐怕是凝气五层的修士都可以轻松胜过他。

  归根结底,李墨在项丹阳灵府内的静修,虽然提升了修为,但依旧缺少克敌制胜的手段。

  除了查探李家村的事情外,这也是李墨如此急迫的赶往藏经楼的原因。

  许久之前,李墨便已经知晓,修仙者不仅有修炼法诀提升境界修为,还有许多法术克敌制胜。

  这两者在李墨看来,可以说是相辅相成的。

  修炼法诀是帮助修士吸收灵力,提升境界修为,而法术则将修仙者灵力外化,化作修士各种手段。

  李墨之前学过的望气术,就是一个简单的法术,可以看到低于自身境界的修士修为。但很容易被人察觉,引起其他修士的反感。

  还有之前他在坊市中看到的烈焰符,就是符箓宗师将烈焰术这个法术刻录在符纸中,只能使用一次就会销毁。

  虽然符箓还有诸多不便,但是因为消耗灵力极少,成为许多凝气修士的必备之物。

  这些不过是一些很低阶的法术,据说有些高阶修炼功法中也有法术,威力更是巨大。

  可惜,这些李墨只能想想而已,如非必要,他是绝对不会伸手向项丹阳要修炼功法的。

  修炼功法关系重大,项丹阳随意篡改一些内容,就足以让李墨十死无生!

  修仙路危险重重可不是说说而已,一如徐青空当初被自己一个凡人斩杀,一如陈清雪对敌经验不足被万世杰擒住。

  ……

  “小子赵平,见过师兄。”

  李墨正思索间,前方,一个身穿白衫的外门弟子,恭敬的站在他面前。

  看向面前这个外门弟子,李墨的记忆开始复苏,微笑道:“你是……之前守山的师兄。”

  站在李墨面前的,正是李墨初次来到丹岐宗时,在山门处看到的守山弟子中的一个。

  “正是在下,没想到师兄还记得在下。”赵平满脸笑容,兴奋的说道。

  李墨点了点头,温和道:“说起来,当日还要多谢赵师兄的引路之恩。”

  说着,李墨诚恳的对着赵平一抱拳。

  “徐师兄哪里的话,那都是我应该做的。”赵平兴奋的说道,又看了一眼李墨手中内门弟子的储物袋,眼底闪过一抹羡慕之色。

  “还没恭喜徐师兄成为丹岐宗的内门弟子呢,想不到区区半年,师兄就成了内门弟子。”

  “已经过去半年了么?”李墨眉头一皱,苍炎峰四季如春,李墨一直不知道自己在项丹阳的灵府中呆了多久。如今听赵平所言,他居然整整修炼了半年,也就是说,项丹阳禁锢了他半年时间。

  这样想着,让李墨心底发寒。

  赵平看着眼前的青年,眼中闪过一丝不忿之色。半年前,他虽然感受不到对方的修为,但是这个叫做徐青空的家伙,明显和自己差不多。

  可没想到,区区半年时间,不止是修为他看不透了,就连身份也是天差地别。

  自己在丹岐宗四五年,依旧是个外门弟子。

  外门弟子?呵,说得难听点,就是一个杂役罢了。而这个家伙,才来了多久?

  巨大的落差,宛如毒蛇般噬咬着赵平的内心,他眼中满是妒恨,嘴角却充满苦涩味道,躬身道:“师兄成了内门弟子,以后有丹阳长老的照顾,他日必定是飞黄腾达啊。”

  “哪里的话,不过是家中与项世伯有旧罢了。”李墨连忙摆手,他心中也只有苦笑,自己现在徐青空的身份,对于项丹阳而言算得了什么。

  如果项丹阳没有了约束,恐怕第一个要杀的就是自己。

  到时候,项丹阳可不会管自己是徐青空还是李墨。

  “恕在下直言,丹阳长老对徐师兄不好么?还记得师兄初入宗时,丹阳长老就……”

  赵平看了一眼李墨脸上的巴掌印,略有些迟疑道。

  只是他心中嫉妒之火早已熊熊燃烧。

  凭什么这徐青空可以被筑基期修士看重,我为什么不行,都是这姓徐的命好,走了狗屎运!

  “呵呵,师尊脾气不好,宗内众所周知。”李墨看了一眼赵平,简单说道。

  用最简单的方法,避免麻烦。

  “是呀,丹阳长老一直……等等,是在下听错了么?师兄刚才叫丹阳长老什么?”赵平心中正想别的事情,本想敷衍了事,突然听到李墨对项丹阳的称呼,震惊的瞪大眼睛看着李墨。

  “赵师兄有所不知,项世伯看我在丹岐宗内举目无亲,就收我为弟子,不然我也不会来领取内门弟子的东西了。”说着,李墨呵呵一笑,越过对方走向藏经楼的所在。

  李墨也想明白了,项丹阳对自己明显有诡谲心思,既如此,抓紧一切机会提升实力才是。

  等到赵平眼中的震惊褪去,早已看不到李墨的身影。

  赵平双拳紧握,咬牙切齿间,仿佛坠入无底深渊中,他恨不得将徐青空杀了,自己变成徐青空,然而想到脾气古怪的项丹阳,赵平眼中又露出一丝惧怕。

  “哼,这姓徐的真是走了狗屎运,可恶,这么好的事怎么没有我的份呢,如果其他内门弟子知道这件事……”眼看李墨走远,赵平嫉恨的说道,他脸色阴晴不定,脑海中充满了报复的念头。

  如果李墨的修为,一开始就超过赵平,他也不会这般嫉妒。但是,赵平几乎是看着李墨进入丹岐宗,在短短半年时间里,突破到凝气期七层。

  一个无灵根的垃圾,居然有这么恐怖的修为,这除了项丹阳的照顾,还能有其他理由么?

  赵平不会理会李墨的刻苦和面对项丹阳的谨慎,他只在乎自己看到的。

  李墨没有去管赵平的想法,若说刚碰面只是熟络的话,那么赵平后来的话就有些过头了。

  李墨抬出项丹阳,自然也是想要让对方投鼠忌器。

  不得不说,在丹岐宗内,项丹阳唯一弟子的身份,还是很唬人的。

  山外青山楼外楼,苍炎峰略微靠南的地方,丹岐宗的藏经楼就建在这里。

  李墨站在藏经楼外,眼中满是感慨之色。只见这藏经楼屹立在一片山崖之上,古木雕成的飞檐上祥云轻拂,四道飞檐下四根漆黑梁柱,雕栏画栋。微风吹过,山崖上云雾缭绕,三层高的藏经楼显得美轮美奂。

  而在藏经楼大门前,一个黄衫青年盘膝而坐。

  若是因此低估藏经楼的防御,那么绝对要吃大亏。

  就在李墨神识探查中,藏经楼第三层,就有一个中年修士盘膝而坐。藏经楼内不只有丹岐宗修为高深的前辈,同时漂浮的云雾也是一套高明的阵法。就算是结丹期修士,也会被阻碍许久。

  除去弟子和长老们居住的地方,丹岐宗黄门殿、藏经楼、议事大殿、血炼堂、岐黄丹府五个地方,藏经楼的防御绝对是数一数二的。

  李墨走到近前,对着藏经楼外的黄衫弟子拱手道:“这位师兄,不知进入藏经楼有什么要求?”

  黄衫弟子,是丹岐宗内门弟子,李墨储物袋内就有两套黄衫弟子的衣服,只是没来得及换上。

  “十枚下品灵石,可在一楼看一个时辰,二楼不能上去。”顿了顿,这黄衫弟子随意的瞥了一眼李墨身上的白衫,撇嘴道,“外门弟子,二十枚下品灵石,一个时辰。”

  李墨看了一眼这黄衫弟子,轻笑道:“不巧,师弟今日刚刚成为内门弟子。”

  说话间,李墨拿出了自己的身份令牌。黄衫弟子这才仔细的看了李墨一眼,冷哼道:“既然是内门弟子不早说,进去吧!”

  李墨眉头一皱,没和对方计较,拿出十块下品灵石,就准备进入藏经楼。

  “慢着,谁叫你进去了!”黄衫弟子站起身来,拦住藏经楼的大门。

  “师兄这是何意?”李墨眉头一皱。

  “何意?差点被你糊弄过去了,弱得跟外门杂役一般,我说了二十枚下品灵石你听不懂么?”黄衫弟子冷笑一声说道。

  李墨脸色转冷,他虽然对外门弟子没有什么看法,但是在丹岐宗其他弟子认为,外门弟子只是杂役,是其他弟子的奴仆。

  毕竟,外门弟子意味着资质低下,更意味着修为低下。

  “哼,一个靠着丹药强行提升上来的内门弟子,叫你一声师弟是给你脸面,二十枚灵石,少一枚你就别想进去。”

  这黄衫弟子眼睛毒辣,他修炼了一门法术,可以判断修士修为强弱。在李墨没有刻意用神识阻碍,他一眼就看出李墨是靠丹药提升的。

  “噢?师兄要冒着宗规拦我?”李墨轻笑说道。

  宗门内禁止争斗,是丹岐宗的铁律,一经发现,惩罚极其严重,如果造成伤亡,更会废除修为,逐出师门。

  黄衫弟子站起身来,面色傲然。

  “小子,我劝你想清楚,在丹岐宗得罪我冯天啸,可没你什么好果子吃,宗规也不是万能的。”冯天啸肆无忌惮的叫道,他经常做这种长老发布的任务,和许多长老熟络至极。

  在冯天啸心中,李墨就是一个一无是处的家族弟子。只有家族弟子,才有这么多丹药浪费,而只有废物,才会在浪费这么多丹药的情况下,依旧是凝气七层。

  对于这些靠着家中长辈庇护的人,冯天啸最为不屑,只是这种不屑中,也隐隐含着妒忌。

  冯天啸的修为,都是靠着自己一点点修炼得来。而他自己如此努力,却还是不得不浪费时间做任务换取修炼资源。

  这种不公平,让冯天啸更是烦躁,对着李墨一瞪眼:“你进不进去啊,不去不要浪费时间了。”

  李墨眉头微皱,从储物袋中拿出二十块灵石,还没等冯天啸露出得意,淡漠道:“两个时辰,二十块灵石,有本事,师兄不让我进去便是。”

  虽然刚来宗内,李墨不愿多生事端,但是他也不想被人踩在头上。

  “小子,你是一定要跟我作对了?”

  冯天啸看到李墨随手拿出二十块灵石,心中更为嫉妒。然而听到对方的话语后,脸色却变得不善起来。

  “不是我要与师兄作对,只是师兄所作所为,过分了些。”李墨冷然开口。

  “好好好,既然如此那就不用再说了,你给我等着,最好不要让我知道你是谁。”冯天啸怒极反笑,他心中已有打算,既然对方如此不识抬举,那就要做好承受他怒火的准备。

  家族弟子,家族弟子又如何?修仙界终究还是实力为尊。

  冯天啸甩出一道黄色符箓,脸色发寒道:“两个时辰,不出来后果自负!”说完,恶狠狠的瞪了李墨一眼。

  李墨接过符箓,没有理会对方,径直走进了藏经楼,眼露期待之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