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捏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二章 结丹大典(八):舍命

捏仙 冷皓东 5354 2019.08.24 18:00

  砰砰!

  在场,丹岐宗的结丹修士,这一刻,心几乎跳到了嗓子眼。

  然而,该发生的,终究还是发生了。

  蛮蛇的猩红蛇信,如同一道血红利剑,瞬间穿透赵元胡气海。

  一颗血淋淋的岐黄丹,被它倒卷到嘴中。

  赵元胡身上,蓦然冒出一道神魂,就要向着远方逃窜。

  “不知死活!”

  蛮蛇口吐人言。

  它张嘴一吸,这神魂瞬间便随着赵元胡身体,落入它嘴中。它噗的一声,一些杂物混合着血污,被他吐了出来。

  一旁,婀娜美妇董素心呆呆地看着这一切。

  她不是栖霞山修士,她曾经是一个散修,孤苦无依,偶遇了当时云游四海的顾秋柔,顾秋柔见她蕙质兰心,便带在身边培养,更是将丹岐宗的炼丹之法,传授于她。

  等跟随顾秋柔回到丹岐宗时,她已是结丹修士。

  那年阳光正暖,微醺醉人,遇到了当时正烦闷的赵元胡。

  ……

  “哈哈,以后,你与元胡二人,便是道侣了。”

  “从今往后,董素心便是我赵元胡的道侣,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的。”

  ……

  似乎,一切已成过往!

  “啊!”

  董素心猛然大叫,她伸手一拍储物袋,上千柄血色飞剑,紧紧围绕着蛮蛇。

  “我要你死!”董素心声音中,满是怨恨。

  血色飞剑,骤然落入蛮蛇的身上。

  在蛮蛇谨慎之际,这些血色飞剑竟然没有掀起一丝波澜,一柄柄地融入了蛮蛇之躯。

  蛮蛇,或者说吕颂,目光闪烁,眼中露出浓浓地不安之色。

  这血色飞剑看似并没有什么作用,但他可不相信,一个结丹修士会做无用之功。

  但是蛮蛇身躯庞大,他并没有办法改变体型,一时间,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血色飞剑融入身躯。

  好在,这个过程并不漫长。

  不过数息,这血色飞剑便融入了蛮蛇之躯。

  “万千飞灵,泣血燃魂。煞血元丹,给我凝。”董素心双手掐诀。

  “嘶!嘶!”

  蛮蛇先是一愣,旋即,痛苦的嘶声中,猛然在地上打起滚来。他感觉到,在他体内,这上千柄飞剑仿佛在汲取他的周身血液一样,血液不受控制的向着这飞剑而去。

  这已经不是血脉逆流了,这是血液横冲直撞,一切都不顾了。就像是在他身上,放了数千颗钉子,在它体内来回穿梭,让它浑身难受。

  这还不止,董素心一拍储物袋,四柄金色飞剑,蓦然现在半空。

  “真的要赶尽杀绝么?”蛮蛇张嘴咆哮。眼中,满是痛苦之色。

  董素心回以冷笑。

  她双手掐诀,这四道金色飞剑,哪怕蛮蛇浑身有灵力遮挡,也毫无作用。

  瞬息,落入蛮蛇身躯之中。

  血色飞剑汲取血液,这金色飞剑,又是汲取什么?

  吕颂心中一颤。

  下一刻,他终于知道这金色飞剑汲取什么了。

  蛮蛇妖丹之上,四道金色飞剑,不断汲取着金丹精华。甚至,蛮蛇微弱的意念,更是本能地露出恐惧之意。汲取金丹精华的同时,这飞剑还在汲取着它的神魂。

  一旦蛮蛇神魂也被汲取完毕,它的意念,就将荡然无存,化为蛮兽。

  妖兽,存在本能,还能操控御使;

  蛮兽,毫无灵智,只知杀戮。

  眼见此事不能善了,吕颂眼中满是杀意。

  “贱婢!你找死!”

  说着,蛮蛇之躯就向着董素心扫去。

  董素心知道这蛮蛇的特点,但她不闪不避,硬生生地扛下了这一击。

  “唔!”

  仅仅一击,董素心的嘴角,就流出鲜血。

  而蛮蛇身躯颤抖,更是疼痛难忍。

  “贱婢,我倒要看你能撑到几时!”吕颂一声怒吼,蛮蛇之躯瞬间将董素心团团束缚。

  压力越来越紧,饶是董素心这般结丹修士,也感觉到浑身疼痛。

  然而,她依旧不管不顾,双手掐诀。

  生吞结丹修士?

  吕颂不会做这么不智的事情,他就用身体束缚董素心,尾巴连连拍动。

  顿时,董素心口中,已经喷出金色血液。

  这是结丹修士的本命之精,一口下来,便需要多日疗养,失去的多了,甚至道基都会受到影响。

  “给我取出来!”

  “取出来!”

  砰砰声响中,董素心如同木偶,哪怕被拍到山壁中,也始终保持着一个姿势。若不是结丹修士,身躯受天地灵气洗礼,自然而然便比普通人强大,董素心早已被拍成血沫。

  随着赵元胡身死,局势,开始对丹岐宗不利了。

  劳横浑身赤红,他须发皆张,一人拦住了四个筑基修士。

  猛然,一道血光闪过。

  劳横感觉左臂一阵冰凉,一个东西顺着血光飞落到地上。劳横一愣,他的左手,齐根而断,鲜血四溅。劳横不顾锥心的疼痛,他一声怒吼,一道灵力鹤爪抓住一个锋月谷修士,伸手一捏,瞬间将对方捏爆。

  “素心!”另一边,顾秋柔的三个化身,驼背老妪、中年女修还有俏丽女子,皆是身躯一颤。

  中年女修面孔寒霜,如今局面,唯有自己才能打破。孟云昌、碧海吞灵蟾,都不是好惹之物。

  这结丹修士虽说很强,但强的也有限。

  猛然,中年女修张嘴一吐,一道金黄长针,就射向那兽灵宗的高瘦老者。手中,更是拿出了一个漆黑铃铛。

  厌鬼铃铛!

  与此同时,她怒喝一声,周身气势,骤然提升。

  春生逆命诀,万物春生,生生不息!

  兽灵宗高瘦老者脸色一变,但是结丹修为,谁能没有保命之物呢。

  厌鬼铃铛好说,他扛得住,但后续的金针法宝和顾秋柔身上升腾的气势,让他不安。

  厌鬼铃铛摇过,瞬息,高瘦老者眼神一滞。

  长针直接向着高瘦老者眉心刺去。

  咻!

  骤然间,一声“吱……”的蝉叫,高瘦老者眉心,一只黑蝉现出身形。

  “息蝉!”

  中年女修脸色更是难看,怪不得他不惧厌鬼铃铛。

  一声冷哼,顾秋柔双手掐诀。

  顿时,老者身形一定。

  与此同时,金针化作霞光万道,也向着老者身上落去。

  高瘦老者见此,脸色煞白。

  他一口金液喷出,恢复动作。

  左右两手,同时掐诀。

  一只身形模糊的紫色蚯蚓,一只通体金色、巴掌大小的七星瓢虫,同时出现在他左右。

  蠃、鳞、毛、羽、昆。

  兽灵宗修士,就是和它们打交道。

  顾秋柔看到这一幕,眉头微皱,但她毫不迟疑。身上借来的力量,是从其他化身身上借来的,不可长久。驼背老妪已经落入下风,而俏丽女子,在碧海吞灵蟾之下,就快要撑不过去了。

  顾秋柔身形一闪,也顺势向着老者而去。

  只见,万千金针之中,蓦然,一道金针便将金色瓢虫刺死。金色瓢虫翅膀微微张开,细细的小脚一颤,瞬间死绝。高瘦老者却眼露喜色。

  这,便是金针法宝的本体!

  只是顾秋柔,一脸冷笑。

  骤然,剩下的金针如同骤雨一般,瞬息射向高瘦老者。

  在高瘦老者愕然的眼神中,将高瘦老者的身躯,都刺成了筛子。

  顾秋柔一拳击向老者丹田。

  “结束了!”

  她伸手一掏,眉头一变。

  没有!

  她目中有灵光闪动,骤然,看向三丈之外。

  三丈之外,高瘦老者一脸苍白地看着顾秋柔。他的手上,那紫色蚯蚓,身躯僵直。

  这老者,靠着古怪灵虫,躲过了这必死一击。

  中年女修心中烦躁,这老者虽然不强,但身上的东西,多以保命居多,难缠至极。

  骤然,中年女修身形一震。

  她看向俏丽女修,此刻的俏丽女修,已经快要被碧海吞灵蟾吞掉了。

  不能再犹豫了,必须……

  “帮忙!”

  猛然,中年女修对着李墨一吼。

  站在角落的李墨,先是一愣,他目光冰冷,眼中还有思索。

  他早就想离开了!

  只是,天空中若有若无地注视,让他不敢动作。李墨心中明悟,自己若敢离开此地一步,天上的元婴修士,定然不会放过自己。

  到时候,是看你的法宝与我有缘,还是我看你行事不轨……就看他们的想法了。

  所以,李墨一直低调地呆在角落,思索着该如何趁乱逃离。

  此刻,听到顾秋柔的声音,李墨眉头微皱,栖霞山这趟浑水,他委实不想再碰了。

  只是,想到顾秋柔在苍炎峰巅,对自己的手下留情。

  感受着体内剩余的岐黄丹药力……李墨心中一叹。

  “此战之后,我与丹岐宗,恩怨一笔勾销!”李墨淡漠的声音,好似在中年女修耳边响起。

  嗖!

  李墨目光一厉,赤红剑光,瞬息包围高瘦老者。

  与此同时,孙金怒吼一声,身上鳞甲赤红,灼灼燃烧。它向着碧海吞灵蟾而去。

  “咻!咻!”

  剑光森然,高瘦老者呼吸急促,脸色一苦。

  “呱!”

  但苦的并非他一人,碧海吞灵蟾猛地呱叫,浑身如水波般荡漾。

  在此之前,已经有无数丹岐宗之人想要解救俏丽女子,但碧海吞灵蟾,浑身黏液可腐蚀万物,更能吞噬天地灵力,哪怕是董素心,也不敢过于靠近。

  孙金却有不同,它浑身气血之力,掌心中,还嵌有项丹阳的赤焰天珠。

  碧海吞灵蟾腐蚀得它的鳞甲直冒白雾,但碧海吞灵蟾高达百丈的身躯,也在赤焰天珠的作用下,疯狂颤抖。

  李墨一出手,场中局势瞬息逆转。

  他成为了搅局者,也是破局之人。

  中年女修眼见于此,更是心中大定。

  她一声怒吼,浑身灵力一涨。

  骤然,她一掌拍出,高瘦老者面色一苦,一道漆黑符箓骤然出现。这符箓竟带着高瘦老者的气息,中年女修一掌拍过,漆黑符箓粉碎,但高瘦老者安然无恙。

  可是,此刻不止一人!

  李墨在旁,剑意游动!

  一剑破万法!

  结丹修为,全力爆发的一剑破万法,单是剑意,已是非凡!

  剑意化作一道巨大的赤红剑刃,森然暴虐的气息,扑面而来。

  扑哧!

  一声脆响,高瘦老者神情一滞,他呆呆地看着直穿丹田的一剑,目光愕然。

  李墨目光淡漠,说道:“我以古雀,送前辈归墟!”

  “今日之恩,他日我定当相报!”

  一道金光闪过,高瘦老者怨恨的声音响起。

  李墨眉头微蹙,结丹修士,果然不凡。

  在经过项丹阳的教训,他一剑刺入此人丹田,但没想到,还是让他金丹逃走。

  一个结丹修士的威胁,李墨没法不当回事。

  “我让你走了么!”

  只是,蓦然一道金针闪过,瞬息穿透金针,一声惨嚎,高瘦老者神魂烟消云散。

  兽灵宗结丹修士,陨落一人。

  中年女修冷冷地看了李墨一眼,二话不说便向着董素心而去。

  远远地,一道冷漠的声音响了起来。

  “结丹修士,要先斩神魂!”

  李墨神色一动,眼中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此刻,中年女修已经从栖霞山后山赶往议事大殿。

  议事大殿处,蛮蛇浑身翻滚,早已经没了演武台,地上多了许多残缺圆台。百年之后,此地成为供修士缅怀之地,名曰陨丹台。

  “素心!”

  中年女修一声大吼。

  她神识一看,蛮蛇体内,蓦然生出了上千个血色珠子,金丹之上,更有四个金色珠子,缓缓凝聚。

  只是再看过去,董素心更是凄惨,鲜血染红了衣衫,左臂被蛮蛇啃噬。她面如金纸,浑身气息不稳,竟已是油尽灯枯。

  蓦然,驼背老妪身上气息一震,逼退孟云昌。

  碧海吞灵蟾被孙金牵扯住,俏丽女子也得以脱困。

  驼背老妪、俏丽女子、中年女修……顾秋柔三道气息,骤然融于一处。

  春生逆命诀,逆命生春,三元归一。

  骤然,顾秋柔身上的气息,猛地一涨。

  一股盖压全场的气息,骤然降临。

  只是顾秋柔没有任何欢喜之意,她身形一闪,看都不看被药仙杵黄龙之灵缠住的蛮蛇,径直来到了董素心的身旁。

  “祖奶奶,我……我终于等到你了。”董素心站在原地,挤出一丝微笑。

  顾秋柔颤颤巍巍地抚摸董素心的脸颊,老泪纵横。

  “对不起,是祖奶奶来晚了。”

  “不怪您,锋月谷与兽灵宗丧心病狂,我已经用煞元丹法困住了蛮蛇。与它同命,等我死后,煞血元丹与煞魂金丹,祖奶奶可留下来,赐予我丹岐宗有功修士,只是……以后没办法侍奉祖奶奶了。”

  煞元丹法,若正常使用,便是取其他生灵之精,化为己用。但用在战场之上,以命炼命,便是一种同归于尽的手法。

  蛮蛇以为自己要击杀董素心,实际上,也是击杀它自己。

  顾秋柔看着董素心,老泪纵横。

  煞元丹法,开始了,就没有办法停歇。

  骤然,董素心身躯一僵,气息消散,神魂波动,也骤然无影。

  董素心,为击杀兽灵宗来敌,同命而死。

  “嘶!嘶!”

  蛮蛇长长嘶鸣,声音中满是痛苦仓惶之意。

  它身躯一僵,眼中瞳光黯淡,整个身躯似乎化为死物。上千粒血红色的丹药带着浓郁的气血之力,从蛮蛇体表浮现。在这其中,四粒糅合了蛮蛇金丹与神魂的煞魂元丹,正在其中。

  蛮蛇,似乎已经死亡!

  只是顾秋柔满眼沉默,她随手一拍,一个遮天巨掌,便拍向蛮蛇头颅,像是拍打一个苍蝇般随意。

  躺在地上的蛮蛇,琥珀色竖瞳中,骤然浮现人性化的恐惧。

  它苦苦哀求:“顾前辈饶命,杀二位道友的是蛮蛇,并非我吕颂。”

  只是,顾秋柔面无表情,一掌拍下!

  顿时,蛮蛇化作肉泥,就连吕颂神魂,也生生被拍散。

  “该结束了!”顾秋柔喃喃。

  孟云昌看了眼站在顾秋柔身旁不远处的李墨,目光中,闪过一抹诡笑。

  “我找到你了!”

  孟云昌的传音,让李墨沉默。

  一剑破万法,学自孟凌志的御剑手法,终究是被孟云昌发觉了诡异。

  此刻,山河破碎,苍炎峰上,道道流光闪动。

  三宗筑基,几乎死伤殆尽。

  劳横躺在血泊之中,他左手断口处,灵光闪动,治愈着伤势。他浑身酸痛,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多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劳横嘴角扯了扯,大口鲜血从嘴边流出,胸口一阵发闷。

  在最后时刻,他一人独战四个筑基修士,如今,已然力竭。

  在他不远,横七竖八地躺着数十个筑基修士。这里面,大多是死人,只有少数几个,胸膛依旧微弱地起伏。

  三宗筑基,十不存一。

  骤然,一道天倾之光,直射向碧海吞灵蟾,细看过去,竟然是一道翠绿色小剑。

  “呱!”

  在这小剑之下,一直不曾变化的碧海吞灵蟾,身躯跪伏,眼中满是畏惧。

  骤然,碧海吞灵蟾身躯一僵,双眸黯淡,浑身如同蜡烛般,缓缓消融。

  翠绿小剑剑光悠然,在众人还来不及发现之际,它便回到天上。

  小剑之上,一柄碧水妖丹,让孙金头皮发麻。

  那是,碧海吞灵蟾的妖丹。让众人毫无办法的碧海吞灵蟾,就这样轻松地死去……

  孙金一凛,骤然,一股大祸临头的感觉,浮现心头。它眼珠一转,猛地一声惨嚎,周身气息瞬间滑落。

  筑基后期……

  这还不够,孙金妖丹一震。顿时,它嘴角带血,浑身气息再降。

  骤然,孙金气息,只剩下筑基初期的样子。

  ……

  翠绿小剑捎着碧水妖丹,落在了长孙留的掌心。

  他看了眼对面。

  王越的目光,穿过层层障碍,落在孙金身上。

  长孙留笑道:“区区一只筑基小妖,如何落得王道友眼眸。不过,如今……一切都该结束了。”

  王越深深地看了长孙留一眼,沙哑道:“你说得对,是该结束了。”

  “那么,咱们就该讨论一下,栖霞山三宗,以后到底该听谁的了。”长孙留看向苍炎峰下。

  苍炎峰下,双鬓斑白的曹化玄,身后跟着数十道人影,面色凝重地奔向山顶。

  长孙留一笑:“如今,我们有两个结丹修士!”

  王越沉默……沉默着,猛地一笑。

  “那可未必。”

  然而在二人讨论之时,骤然,二人齐齐色变。

  栖霞山千里之外,一个红衣狂生,一步踏入栖霞山。

  “这里,好热闹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