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异世界精灵物语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五十九章:前往竞技场(1)

异世界精灵物语 阴影里的死神 4018 2019.01.10 16:11

  第一百五十九章

  “呐~狼狼你好呀。”娜莎在他们还没有赶过来的时候就来到了这个大家伙面前,用手撑着膝盖,脸上带着甜美的笑容看着他:“你这是在吃什么呀?”

  “咕噜噜。”狼咬着肉,懒得管这家伙,只是用喉咙发出声音来回复,听起来像极了在说:“趁我还没吃完,快滚。”

  这家伙也知道能来这里还不害怕它的家伙多半和它的饲主有关,但是它之所以会让格雷慌张的冲过来,就是因为耐心跟它的左眼一起没有了。

  它的脸上有一道无比丑陋的伤疤,那伤疤一直从眉头下压,很好的穿过了眼睛跟下眼脸。从还未完全愈合的伤口,完全可以想象到它现在在忍耐着何等的痛苦。

  这种情况下,没有多少野兽会保持冷静。

  可是面前这个家伙,却带着无比真诚的笑容看着这个狼,她笑的是那样的甜美,好像是一个听话又乖巧的女孩。

  “哇伊,好萌啊。”娜莎看着这个狼,轻呼一声,然后上前一步,蹲下来摸了摸狼的脑袋:“嗯,毛也好松软啊。”

  她摸它毛的动作直接让这只狼懵逼了一下,那个狼有些发愣的看着她那无比友好的表情,想着应该怎么把她撕碎。

  能像她这样赞美面前这个宛如地狱里的守门犬来到人间的巨狼,估计无论是兽人还是其他种族都得是第一次。

  因为很显然,这家伙显然对这样的称号不屑一顾,极其厌恶别人碰它。

  但是现在,这个不知道打哪里来的家伙抱着它的狼头就是一阵揉,每揉一下它那为数不多的冷静都会被削去大半。

  “娜莎!离开它!”格雷可算是赶到了离她大概二十米的地方,想都不想就将手中的锤子抛出去,目标直向着那头半瞎的狼。

  那头狼察觉到危险,最后的镇静瞬间被危机感消磨殆尽,它嘶吼着扑上去,想要在锤子落在它身上之前咬断娜莎的喉咙。

  但是它却感到两只纤细的手一上一下扶住了它的血盆大口,然后狠狠的合在一起……

  娜莎用自己的手强行将它的嘴巴合在一起,然后单手捏住,空出左手一把握住飞过来站锤的锤柄,将它重重的砸在地上,冰原上转瞬间就被这恐怖的力量砸出裂纹。坚冰被直接打成冰屑,化作淡淡的雾气上升。

  “你小心点,你把它吓着了!”娜莎有些恼怒的看了一眼格雷,然后一把搂住狼的脖子:“乖狼狼,不要害怕啊~姐姐来给你唱歌吧?”

  说着,娜莎真的哼唱起了曲子,那是他父亲哄她睡觉时才会哼唱的曲子,每当父亲唱起这首歌时,她就会睡的无比的安宁。

  那只狼被搂住后刚想挣扎,但是当她的手搭在自己身上的时候,一股凌厉到仿佛能直接斩断它颈椎的杀气从娜莎的身上迸发。那像是哄孩子一般的低语中,好像恶魔的低语。而那轻声的哼唱中,仿佛血海涛涛。

  那个瞬间,它忽然有了一种只要乱动,就会被杀死的错觉。因为无处不在的杀气好像要从它的毛孔钻进身体,强烈的求生欲让这股杀气把它的被愤怒点燃的战意扑灭的干干净净,一丝不剩。

  而这股来自于歌声中的杀气甚至让格雷身下的那只也被吓得猛地后跃,差一点就把格雷抛了出去。

  但是格雷却并不怪自己的伙伴会这样做,因为那是每一个生物,与生俱来的,对死亡的恐惧……

  然而娜莎只是摸着狼头,轻声唱着歌,她的声音很好听,娜莎的声音一向不错,如同银铃,又如水滴入潭。停顿时宛如断竹,发声时由诺鸟鸣。

  但是,却让人感到莫名的恐惧,好像一把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只要稍微一动弹,就会被削下脑袋。

  “真是乖狼狼。”娜莎唱完了一整首曲子后,摸着这个巨大的白狼,它身上的血迹混在白毛上,手从它红白相间的毛发中微微划过,让这个狼浑身都因为害怕而微微颤抖。

  “娜莎,你别一声不吭就跑了啊。”奥月可算是赶了回来,落在了娜莎跟格雷中间。

  “奥月!你快看看这个狼!是不是很萌啊?”娜莎扭头看见了奥月后,开心的说,然后用手捏住那匹狼的脸,把它拉成一张大饼:“怎么样?咱们骑这个吧?”

  奥月无奈的看着娜莎手中的那张凶神恶煞的脸被拉成了大饼,然后说:“松手吧,你看看你都把它吓成什么样子了。”

  狼的眼睛里满是生无可恋的样子,即使现在才到了这里,奥月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说了多少次了,镇魂曲不是安眠用的!”奥月扶着自己的脑袋叹了口气。

  他不知道为什么娜莎总是把这个曲子当成睡前的安眠曲,有一次娜莎不小心惹了些麻烦,把奥月弄生气了。然后她就说要唱歌哄他睡觉。

  可怜的奥月那个时候已经不想跟她计较了,但是如果就这么什么都不干就过去了,估计下一次娜莎就更管不了了。所以她这个提议奥月就同意了。

  然后她就给自己唱了这个镇魂曲,之后连续好几个星期,奥月一闭上眼睛就尸山血海,成群的乌鸦把它啃的干干净净的……

  “哎,可是我父亲就是唱着这个吼我入睡的。”娜莎撅了撅嘴:“不信你问问格雷,这个歌听着是能感觉到安心吧?”

  格雷这一会都没有说话,当娜莎问起他的时候,他才微微的抖了一下后清醒过来。

  “呐,格雷,你说我歌唱的好听吗?”娜莎看他没有说话,就一蹦一跳的来到格雷旁边,拉了拉他足有她两个脑袋大的手:“你说呀~”

  “蛮,蛮好听的。”格雷又抖了抖,不知道多久他没有感受到过这种感觉了,那种来自灵魂的恐惧,既不是因为飞斧或者巨龙的烈焰,而是这个拉着自己手,看上去像是天使一样乖巧的女孩。

  “奥月!你听见了吗?”娜莎好像找到了一个知音一样,欣喜的扭头看着奥月说:“格雷也说我唱的蛮好听的……嘿!狼狼你跑什么?”

  就在娜莎刚刚起身的这段时间里,那只狼如获大赦一般扭头就跑,巨大的身躯在冰面上跑的和风一样快。

  但是娜莎好像并不打算放过它,所以她也冲了出去,吸血鬼强劲的身体素质让她跑的和狼一样快,甚至还要由而过之。

  “这是,你的锤子吧?”奥月忽然看到面前的冰面上立着一个镶在上面的锤头,那是娜莎把格雷扔过来的锤头甩在地上造成的,锤头的下面,冰面开裂,冰缝一直蔓延到数十米外。

  然后他过去,用两只手都不能把它从地上拔出来,这把锤子相当的沉,不过也可以理解。既然是宛如巨人一样的家伙挥动的武器,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被拿起来?

  “嗯,俺来就好了。”格雷从狼背上下来,走到锤子旁边单手握住锤柄,拉起的时候又是一阵破碎的声音,冰层被撬起大块的坚冰。

  “真是柄不错的锤子。”奥月看着那个对他来说像是双持武器的单手锤,偌大的锤头上雕刻着繁琐的花纹。看样子一把从矮人那里带来的好货。

  “它是俺父亲的遗物。”格雷颠了颠手里的锤子说:“很顺手。”

  他看了看脚下的裂纹,又抬头看了看远方快要跑出视线范围的娜莎:“那个家伙,能接住俺的锤子。”

  “不用在意,吸血鬼的身体素质仅次于矮人。”奥月耸了耸肩,不过自己都觉得这话没有说服力。

  能徒手接住这样的锤子,已经不单单是能用身体素质来解释的地步了。或许说,吸血鬼的身体素质再高,也不可能像这样难以理解。

  不过奥月并没有深究的打算,他们这个队伍里几乎每一个家伙好像都不是正常的玩意。大白那匪夷所思的黑暗元素怎么都消耗不完,娜莎的身体强度越来越夸张,就连自己现在也时不时能看见一个不知道从那里来的小孩子。

  这些事情好像都有合理的解释,比如大白的内部有补充用的法阵,娜莎是吸血鬼,自己是精神分裂。

  但是无论哪一个,如果仔细往下想想的话,会发现好像并没有这么简单,而真正的原因,奥月并不想知道。它已经能隐隐约约的猜到,无论哪一件事情的真相,都不是自己想要看见的东西。

  所以他现在要做的,只需要跟沙漠里的傻鸵鸟一样,把脑袋埋在沙子里面就好。对这些事情视而不见,这样很好,没有人会因此而受伤。

  “是吗?”格雷将锤子别回腰间,远远的看着娜莎说:“你觉得她和俺,谁的力气更大一些?”

  “说这话之前先看看自己身上的那几块肌肉。”奥月拍了拍它的身体:“单论强度,娜莎比不过你的。而且你一个身高三米的大家伙跟个小女孩较什么劲?”

  “呵呵,对哦。”格雷愣了愣,然后无奈的笑了笑。

  ……

  热闹的街道上,原本拥挤的街道忽然如同被拨开的水流,如刀一般切开人流的是一群骑着狼的家伙。

  “唔啊!为什么我要在这里啊!”黑子紧抱着娜莎,紧闭着眼睛靠在娜莎的身上:“这家伙好可怕……”

  “怕什么呀,睁开眼睛看看,多漂亮的狼啊。”娜莎摸了摸身下的那只被自己抓回来的狼笑嘻嘻的说。

  她现在属实有点狼狈,身上崭新的毛皮破损严重,那只狼在被逼急了的情况下还是扑过来攻击了她。

  但是却连一点点伤害都没有,或许对于娜莎来说这就像是在玩一样,唯一的不好或许就是身上的毛皮被划开了好几道口子。

  现在再做新的就会耽误今天的行程,所以她在身上披了一个黑色袍子来遮挡破开的地方漏出的肌肤。

  于是那只狼在抗争无效后,只能作为她们的坐骑。

  格雷带着自己的妻女在最前面,他的身后,是远道而来的贵宾。

  而这些贵宾被一群同样强壮的兽人围住,格雷说,这些都是兽人族最强壮的战士,有它们在,就能保证他们的安全。

  奥月在娜莎旁边骑着一个还算温顺的家伙,整个过程很顺利,并没有出现什么突发情况。

  顺便,他也打听了一下关于娜莎看中的那只狼到底是什么来头。

  这只瞎了一只眼睛的狼是格雷在外面发现的一个独行的狼,那个时候他在外面遇到了暴风雪,仓促之间躲进了一个洞穴。遇见了住在这里的它。

  他以着二十多道抓伤为代价将它制服,然后就把它带了回来,毕竟是冰原狼,希望能给他找一个伙伴后,在与人族的战场上出一份力。

  但是他很快就后悔了自己的这一个行为,因为第一天,它就差一点杀死了另一只冰原狼。还好他的坐骑即使赶到,一番搏斗后弄瞎了他的一只眼睛,从那以后他才乖了,但是经常会自己出去,什么时候回来完全就是未知数。

  以至于格雷都快忘记自己的这些狼里有他了。

  所以当他再次看到那家伙的时候,顿时就觉得娜莎可能会被它给伤到,于是他骑上狼就冲了出去……

  而娜莎把它制服以后,就非得拉着黑子一起骑在上面,黑子在几次拒绝后,就被强行拉了上去。

  那两个骑在狼上的女孩嬉笑打闹着,这让奥月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插上话,不过这样这样也好,正好奥月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跟她们聊起来,这样把他晾在一边,也能好好的理一下思路。

  对于这个忽然就出现的女孩,奥月只知道这家伙是娜莎朋友,不死族的黑羽族的一员,长的很像一个精灵,除了带着点黑眼圈跟眼睛有点奇怪,还有身后长满纹身一般的法阵外,简直就是一个精灵。

  除此之外,他就一无所知。

  而且她还用黑暗之子这个词称呼自己,这让奥月很不安。

  因为他总感觉,凡是会用这个词称呼他的人,带来的总不会是好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