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异世界精灵物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二章:光明(2)(奥日线)

异世界精灵物语 阴影里的死神 4031 2018.09.18 06:42

  第一百零二章

  “你说什么?”奥日觉得自己的耳朵一定是坏掉了,对的,一定是他听错了。

  “我说那场宴会是为了庆祝他们家族里两个王牌就被这样轻易的撕掉了。”罗丽娜开心的拍了拍手:“这比预期的效果还要好。”

  “什么预期的效果?”奥日抓住她话里的一个漏洞,想要靠着这个来证明她在撒谎。

  “那就是引起战争后,那些心急的家伙肯定会想着靠着这个机会让他们的宝贝们立好名声。”罗丽娜轻笑着说:“在第一时间挺身而出抗击人族,同时再配点战功的话,那么他们就会顺理成章的成为英雄,而当精灵王退位后他们就有更大的几乎来夺取王座。”

  然后她捧着肚子,好像有什么很知道大笑一场的事情:“但是他们没有料到人族一上来就以着几乎是顷族的力量攻过来!甚至不得不接住我们罗维拉的力量才勉强挺过去。”

  罗丽娜伸出手,掰着手指算:“他们挡住了还能有点名声,但是这次很明显他们的损失反而让后来的我们变成了全族的英雄。他们损失了很多,但是却什么都没有得到,而我们只用了很少的损失就获得了相当帮的收获。”

  然后,她的笑容根本就掩盖不了:“甚至,可以说那两个王牌被撕掉简直就是意料之外的大好事,更何况,我们还获得了圣骸!这一次完完全全的血赚啊!”

  “为什么……会这样……”奥日已经呆愣在那里,满脑子都是奥月在自己眼前晃悠的样子。

  “因为圣骸的丢失就是那群人类发飙的原因啊。”罗丽娜笑着说:“真是一群垃圾,明明不会用,还当成圣物来祭祀,真是蠢到家了。要知道我们可是用了足足二十年的准备,才能在半年前顺利拿到那个东西的。”

  说到这里,她俯下身在奥日的头上轻轻一吻:“感受到家族对你的爱了吧?现在你的天敌没有了,你还愿意接受这份家族赐予你的礼物吗?”

  “我……”奥日的眼帘微微低垂:“当然,我怎么会不接受呢?”

  “真是太好了。”罗丽娜揉了揉他的脑袋:“明天早上,我会来找你,好好休息,期待你的表现哦。”

  忽然,她好像想起来什么,带着甜美的笑容托着脸:“今天芙洛拉邀请你去参加舞会了吧?那是一个好女孩,你应该打扮一下去参加。”

  罗丽娜从自己的帽子上摘下来一朵像是冰结成的花朵,放在奥日的手里:“这是极地才能有的永冻之花——冰霜之心,将这个送给她吧,她会喜欢的。”

  然后她竖起对着奥日竖起了大拇指:“加油哦!”

  罗丽娜顿了顿,然后无奈的扶了扶自己的额头:“忘了说,让你看这本书的目的是因为在第四百八十四章的第六十二小节里,那就是接下来要让你融合圣骸所必须的法阵,本来还想让你现自己的研究一下。不过这是一个美好的夜晚,你应该去跟女孩跳舞。”

  “……谢谢。”奥日机械般的点了点头:“书我也会抽空再看看的……”

  “真是一个标准的好孩子,神把他能想到的一切优点都加在你的身上了。”罗丽娜转身离去:“那么,期待你去把那个小妮子迷倒哦!你有这能力的。”

  奥日慢慢的目送她离去,房门关上的那一刻,一直忍着的眼泪化作泪珠滚落脸庞,落在手背上,晶莹的如同水晶。

  原来他弟弟……死了啊。

  他捂住了自己的脸,紧紧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把即将要喊出来的呐喊强行压了回去,任凭眼泪如同溪流,直到没有任何能在哭出来的东西。

  他瘦弱的身体微微颤抖,金黄色的花纹短短几秒内就爬满了他的全身。光明的元素开始微微骚动,好像都在因为他的生气而感到愤怒。

  “都是因为他们,都是因为他们。”奥日轻声的嘟囔,两只手伸进被阳光晒的发香的头发里。

  下午的阳光依然强烈,光晒在他的身上,甚至都不会投下阴影。

  他就是光明,光明是不会产生阴影的。

  奥日刚才很想不顾一切的扑上去,用法术来教他们什么叫做生命的宝贵。

  但是他知道自己不能,他虽然已经是这里的重要战力构成之一,但是还远不到可以以一个人对抗家族。

  圣骸?对吗?

  奥日忽然笑了,笑的是那样的开心。

  真是一群笨蛋呐,正当他不知道应该用什么办法来让它们都去死的时候,就自己把最好的武器送到了他的手里。

  这个家族,甚至整个万灵之森,囊括整个精灵族在内。所有的一切都跟他有什么关系?哪怕这个世界即将毁灭,只要他和他弟能在一起,那么一切都还没有坏到不可挽回的地步。

  但是现在,那个能陪他度过一切困难的家伙没了,这个世界上从此就只剩下光明,再无黑暗。

  哈哈,呵哈哈。

  奥日又哭又笑,好像疯了一般。

  “一群垃圾,你们有什么资格伤害我的弟弟?”奥日几乎是用牙齿磨出来这句话,悲伤转瞬间化作怒火,而他要像太阳一样,将这个怒火洒向一切被光芒照耀的地方。

  他们甚至还会用盛大的活动来庆祝奥月的死亡,真可悲,不知道这是一场给自己提前准备好的丧席。

  “总有一天,我会用他们所有人的骨灰来给你立碑的。”奥日一只手微微的点在自己脑袋上,布满全身的花纹慢慢收回,光明元素跟他一起慢慢的冷静:“现在,我需要去换身衣服,然后去参与一个舞会……”

  他是个聪明的孩子,奥月的一切缺点的另一面,都是他的优点。

  所以奥日他会忍耐,直到达到自己的目标前,他都不会有所表现。

  他微微的扬起头,让还未流出的眼泪慢慢的回去,然后擦干净泪痕,从床上下来。打开衣柜,衣柜的上面有一个牌子,用着娟秀的字体写着例如:“晚宴穿”,“平日穿”,“出门穿”,“祭祀穿”……直到找到“舞会穿”的字样。

  奥日把它们拿出来,哼起来自己最熟悉的曲调,那是哄奥月睡觉的曲子。每次当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时,他都会轻声哼唱。

  用着这个时间,他换上了那身衣服。站在通地的镜子面前整理,一眼不发的滤开身上的皱纹。

  奥日皱了皱眉头,他这才发现因为自己刚才的情绪失控,眼睛带着泪痕,甚至就连眼睛里面都有了红丝。

  “真不应该啊,你可是光明之子,黑暗之子的哥哥。不应该这么容易就让自己失控的。”奥日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说:“我还可以做的更好。”

  他从旁边的温水里取出一条湿毛巾拧干,里面的温度永远是温的,拧干后拿来擦脸能很好的把那些泪痕去掉。

  他还有偷偷拿到的药水,那是一种可以让眼睛在短时间内恢复因为哭泣而产生红丝的药剂。靠着这个,他蒙混过关了好几次,甚至整个家族上下都无比确信他跟弟弟有着血海深仇。

  弄完这一切后,奥日他看着镜子里那个跟正常情况下别无二致的样子,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才对嘛,他看着镜子里的家伙,微微的拿东西挡住它额头上的那个花纹。

  奥日和奥月是一对双胞胎,只需要挡住花纹就是完全一样。

  奥日他深吸了一口气。

  “弟弟啊,你在天堂过的还好吗?”奥日轻声说:“别担心孤独,等我把这群人渣送进地狱后,我也会来陪你。”

  他慢慢的把头顶上去,好像在跟那个意想出来的家伙相互约定:“如果神不让我上天堂,那么我就算是把神杀了也要见到你。我们终将会在一起,直到时间的尽头。”

  忽然,门突然推开,一个穿着漂亮的礼服的女孩窜了进来。

  “下午好啊!你在干什么呢?”她进来后就以着一个很夸张的姿势跟奥奥日打了声招呼,然后完全没有经过他的同意就坐在了床边:“呐,真是稀奇呐,你个书呆子也会打扮了?”

  因为她完全不需要任何的申请,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如果现在她要现在的这一套房子,那么罗维拉家族也会按照她的意愿将它打造成所想象的样子。

  “还不是因为受你的邀请吗?总不能穿着睡衣去吧?”奥日转过身,脸上带上了他那招牌的笑容:“礼服还算合身吧?能配上你吗?”

  那笑容就像是光,能驱散人心中的阴霾。奥日时刻都是如此,他生来就是为了要让这个世界感受到光的温暖。

  “嗯!很帅气。”女孩两手卡在腰上,挺了挺自己不算丰满的胸脯:“勉强能跟本小姐搭配吧。”

  “那我真是不胜荣幸。”奥日笑着微微鞠躬,自始至终,脸上的笑容从未改变。

  这个女孩就是芙洛拉,她的额头上,绿色的纹路如同藤蔓一般缠绕在她的额头。

  精灵族里仅仅保留的四只元素精灵中的最后一只,木元素精灵芙洛拉。而她的姓氏,也是同样高贵的西维尔。

  那是一个很尊贵的家族,也相当的有钱,但是它们有一个特别的规矩就是能保有姓氏的精灵,只能有一个。

  而这一个,便是现在坐在这里的精灵。只不过因为在各种协约以及商议之下,她暂时使用着罗维拉的姓氏,在这里接受更好的培养。等到她成才后,将会恢复那个尊贵的名字,并且成为罗维拉强有力的同盟。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讲,罗维拉家族并不能决定她的终生大事,只能让奥日好好努力......很显然他有着那个能力。

  “那我们先提前过去吧,舞会还要几个小时才会开始。”芙洛拉起身,轻轻的挽住奥日的胳膊,笑盈盈的说。

  “嗯,我或许也应该休息一下。”奥日从口袋里拿出来她的老师罗丽娜给它的花,递给芙洛拉:“这就算是礼物了,你愿意收吗?”

  “谢谢。”芙洛拉看上去很高兴,接过来后就直接戴在了自己的帽子上,然后对着奥日吐了吐舌头,看上去俏皮又可爱。

  特别适合,把这个可爱的脑袋割下来摆在桌子上。

  奥日看着她,想着等以后他将用匕首割去她那讨人厌的脑袋后,不经意的笑了。

  “什么事这么开心啊?”

  “没什么,只是觉得小姐你今天格外的好看。”奥日撒谎都不带打草稿的,他小时候其实也经常撒谎。唯独在弟弟面前,才会变得任何一句话都像是钉子,说出来就是对的。

  但是那个能让他不说谎的男孩已经在不知道这个世界的什么地方化作尸骨了,已经没什么值得他再担心的了。

  不知道死在了什么地方吗?

  没关系。

  没关系。

  只要把整个世界都化作坟场,那么他也会在这个盛大的祭祀中得到安眠。

  芙洛拉拉着奥日慢慢的走出房门,她并不知道旁边拉着的这个由着阳光构成的男孩到底在想些什么。

  神将一切被人歌颂的优点都安排在了他的身上,所以没人会不喜欢这样的精灵。

  他就是光,光是温暖的,它能驱散一切的阴霾。

  但是要人认为光仅仅带来的就是这些,那么他肯定没玩过放大镜......

  “今天为什么这么开心啊?”芙洛拉扭头看了他一眼:“真是稀奇啊。”

  “没什么。”奥日微微的摇了摇头,把这个话题就此终结:“对了,今晚过后,你可能得过段时间才能见到我了。”

  “融合圣骸,对吗?”

  “你知道了?”

  “早在你之前。”芙洛拉看上去毫不惊讶:“毕竟那一开始就是给你准备的东西,这个世界上能使用它的人,也就只有你了。”

  她顿了顿:“小心点,不要死了。”

  “为什么这样说?那个东西危险吗?”

  “我怎么知道?”芙洛拉顿了顿:“我也没见过,只是听说而已。”

  “那么,接下来的大概几年,你可能都见不到我了。”

  “嗯,我会等你的......现在,应该去跳舞了。”

  “不胜荣幸。”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