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异世界精灵物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六十三章:恶魔的盛邀(1)

异世界精灵物语 阴影里的死神 4015 2019.01.18 07:39

  第一百六十三章

  “精灵都像你一样吗?”拉莫叹了口气,轻声说:“真好呐,如果这个世界上的人都和你一样,那么也不会有战争吧?”

  “不知道呢。”奥月想了想说:“你是来看比赛的吗?如果要看的话,我不觉得你能在前面找到一个合适的座位。所以如果不介意的话,就跟着我去一个房间里看吧,那里的视野说不定也不错。”

  “咱就是来偷一罐酒而已。”拉莫无奈的说:“咱不是很喜欢看那些家伙拿着武器在一起拼杀的样子,看起来让咱感觉很危险。”

  “哦,那这罐酒就给你了。”奥月想了想说:“祝你有着愉快的一天。”

  怎么可能……奥月在心里说,半兽人在这样的地方怎么可能会有愉快的说法?它们受着最不公的待遇,却只能毫无怨言。奥月不知道它们有没有组织过反抗,不过在奥月看来,即使组织反抗估计也没有什么作用。

  因为一个兽人少说能比得上三位数的半兽人,它们只靠着一把斧子就简直可以说是无人可挡。

  过了一会,奥月慢慢的走到了外面,这会的外面没有凌冽的寒风,但是白雪仍然把温度压在了一个非常低的地步。

  “后面我就不跟着了。”奥月拍了拍身后拉莫的脑袋:“就在这里分离吧。”

  “谢谢。”拉莫落在地上,接过那一罐酒,这个时候酒罐还是温热的,奥月一路上都用黑暗元素包裹着酒罐子,所以能把它的温度很好的保存下来。

  “在这种天气下,有罐酒确实不错。”奥月这样说着,然后对着它挥了挥手:“如果需要帮助的话,就来找我就好,不过最好不要被其他的兽人发现,原因你比我要清楚。”

  “嗯,拜。”拉莫挥着手,目送着奥月扭头走了回去。

  “你那样做有什么作用吗?纯粹的是为了满足你那虚伪的善心吗?”奥月抬起头,那个阴魂不散的家伙走在他的旁边,用手拉住奥月的衣袖,就像是自己在带着一个小孩子在散步。

  “要你管啊。”奥月没好气的说:“没事就滚,最好别在出来了。”

  “可是你不是真的如你说的一样想的啊。”那个孩子歪了歪头,笑着说:“我是你内心构建出来的东西啊,虽然我不过是个幻影,但是说不定比你更加真实哦。”

  “快滚快滚,我看着心烦。”奥月这样说着,他挥了挥手,那个小孩子的影子消失不见。

  赶走了这家伙后,奥月把脑袋的小半都缩进围巾中,拉了拉自己的帽子后,讲手塞进口袋里。

  天真的挺冷的,奥月走在走廊上默默的想着。

  他旁边,半兽人们看到他后都吃惊的回头,想要看看那些居住在无忧虑的南方的家伙到底是什么样子。

  随后的鞭子声传来,根本不用看就知道那些噼里啪啦的声响下,会留下什么样的伤痕。

  奥月去不敢看它们,他害怕自己再因为所谓的同情心去可怜它们而惹出很多不愉快的事情。

  从出生开始就不需要担心生存问题的精灵根本没资格去管兽人的事,它用着自己被大自然宠出来的世界观来看到这些事情。而如果去插手的话,只会惹出麻烦。

  奥月这样想着,忽然感到一股阴冷的气息铺面而来。

  那绝对不是寒风,因为那股阴冷是用衣服挡不住的,简直要将他的灵魂都冻结起来。

  下意识的,奥月从腰间抽出来短剑,咏唱在同一时间开始。

  有人要袭击他,奥月下意识的想,那股就像是要杀了自己一样的气息如同杀气一般。如此重的气息怎么都不想是好人的样子。

  虽然这里是兽人族,但是奥月并没有放松警惕的打算,鬼知道有没有家伙因为知道了他是元素精灵以后,就因为担心自己种族受到威胁就来攻击它。

  所以短剑他一刻都不敢从腰间取下,在他有着第六感这种保命能力的情况下,只要这把剑在手里,那么就几乎没有人能在偷袭中将他击杀。

  “呵呵,很快的反应呐。”年迈的声音和鼓掌的声音传来,让奥月下意识的愣了愣神。

  奥月抬起头,忽然愣住了。

  那是一个浑身的肉都贴在骨头上,用骨瘦如柴来形容他完全不过分的家伙。

  他的身上好像结着冰霜,身上唯一披着一件斗篷看起来薄的就像是破布。但是他好像完全感觉不到寒冷,仍然在笑吟吟的跟他说话。

  看上去,要不是他拄着一根长相奇怪的木杖,估计下一刻就会摔到在地。

  “自我介绍一下,老头子我的名字叫做提利昂。”他微微的鞠躬,自报家门:“不要惊慌,我是来找你的,但不是来伤害你的。而且提醒一下,现在只有你能看见我,你拿着短剑在这里站着很奇怪。”

  “你为什么要来找我?”奥月皱了皱眉头如他所说的收回短剑。

  它出现的实在是太诡异了,这让奥月顿时产生了警觉。

  不死族吗?奥月想了想,看着他那尸体一般的身体,差不多猜到是跟娜莎有关的家伙了。

  “在这里谈不是很合适吧?”提利昂笑了笑说:“不介意的话,我们去房间里说?”

  一边说着,他一边缓缓举起法杖,然后轻轻的砸在地上。一圈黑色的波纹在冰面上飞速扩散,瞬间就将奥月笼罩进去。

  奥月愣了愣,他忽然发现自己置身于格雷所说的房间之中,窗户外面,欢呼的浪潮一波接着一波,因为在台上有一个家伙用手肘狠狠的打在对方身上后,将他整个的击倒在地。

  然后用膝盖下压,击碎了他的肋骨。

  “哦吼,真是一场精彩的比赛。”那个老人好像早就到了一样,看着外面的的比赛猛拍手掌,好像是在为他精彩的表现喝彩。

  他的两手一拍时,靠在墙上的火炉忽然被点燃,但是奥月扭头就发现这个火焰的不对,因为它呈现着蓝色和黑色相互混在一起的奇妙样子。

  而且,下面没有添加任何的燃料。

  “魔法玩的不错啊。”奥月由衷的说,看着提利昂拉过一把椅子坐在上面。

  这一小会,至少需要熟练运用空间魔法,火焰魔法和黑暗魔法。

  虽然这些都是些最简单的生活铺助类魔法,但是想要熟练运用,那也不是所有的种族都能做到的事情。

  这更让他确定这个是不死族不知道从那个墓穴里爬出来的家伙,或者是一个装扮奇怪的精灵。

  “虽然这些不是靠着魔法完成的,但还是谢谢你。”提利昂转过身来,看着奥月,满脸写着慈祥,有点发绿的眼珠上上下下打量着奥月,好像在欣赏着什么稀有的珍宝。

  奥月被这眼神的浑身发毛,忽然有了一种自己要被卖掉的错觉。

  “你为什么不坐下呢?”提利昂摊了摊手:“这样可不像是在商量事情啊。”

  “你是来接娜莎回家的吗?”奥月犹豫了一下,拉过椅子坐了下来,轻声问。

  如果他真的是来接娜莎的,那么奥月他没有任何理由阻拦,那样的话,最后一段路只能由奥月一个家伙走下去。

  那样的话,奥月真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勇气继续。

  “那是谁?”提利昂随口问。

  “啊?”奥月愣了愣,没明白他的意思。

  “你刚才的那个名字是谁呢?是你朋友吗?”提利昂撑着脑袋说:“听起来像是一个女孩的名字。”

  “娜莎·弗拉梅林,你不认识吗?”奥月一边有点惊讶的问,一边心里松了一口气,想着自己看样子是多虑了,毕竟黑子并没有强制带走娜莎的意思。

  “不认识,不过我觉得这和我要和你商量的事情没有关系。”提利昂从头到尾都在用那诡异的眼睛看着奥月,而他脸上的笑意要比眼睛更加诡异,让奥月忍不住想要落荒而逃:“我是来找你的,黑暗之子,你比我相信中的年纪要更小一点,不过那并不是坏事。”

  “你叫我黑暗之子?”奥月挑了挑眉头,自从黑子这样称呼过他后,他更加确定自己很讨厌这个称呼。甚至比塔库里这个称呼更令他火大。

  “我的名字叫做奥月,我很讨厌你说的这个称呼。”奥月的脸上的表情一点点的冷了下去,冰冷冷的说着:“它让我感觉自己更像是一个东西,而不是精灵。”

  “哈哈,好啊,那我就叫你奥月好了。”提利昂看上去并不在意,甚至还笑了几声:“真是不错的名字,念着也顺口。”

  虽然这个老头无处不透露着诡异的气息,这气息让奥月很是讨厌。但是他却是这么的友好,友好到让奥月觉得自己的态度是不是有些太差了。

  “那么,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呢?”奥月看着提利昂,语气不禁缓和了几分:“最好说的简单易懂。”

  “哦,我忘记说了,不是我找你。”提利昂波动了几下自己的戒指:“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的主人来给你讲明白。”

  奥月愣了愣,没听懂他什么意思,但是忽然间,他原本就诡异的气息变得更加的让人厌恶,黑色的气流从他的戒指中涌出来钻进他的身体之中,而它虚弱的身体却是变得更加的骨瘦如柴,好像下一刻就会直接碎掉。

  他满是皱纹的皮肤瞬间就宛如树皮,而没有什么会在裂纹当中满是绿色。

  而奥月,头上的花纹暴涨,黑色的花纹在他的脸上蔓延。他的身体下意识的引动黑暗元素保护自己,那无处不在的危险气息让奥月想要现在就用短剑贯穿它的喉咙。

  真的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这种从身上散发出来的危险气息让奥月竟然有一点兴奋。

  奥月到现在以前都认为这个世界上能与他正面只有其他两个元素精灵,因为他能熟练使用次位阶的魔法,甚至会比正常精灵用出来的威力更强,速度更快。

  而且他短剑用的不赖,感官更是能在短距离内和吸血鬼相比。唯一的缺点是因为时间太赶,没能熟练的使用弓箭。

  所以无论对上谁,奥月都只不过是想不想打的问题,根本没有打不过一说。

  可是现在,奥月忽然觉得要是现在自己和面前这个快要腐朽的家伙打起来,说不定自己会输。

  “现在你更喜欢被称作奥月吗?呵呵,那我就用这个名字称呼你了。”“提利昂”的笑容不改,唯独眼睛变得绿油油的:“我的没有名字,但是别人都称呼我为魔鬼,那么这个就当做我的名字了。”

  “魔鬼?”

  “嗯,这个就算是我的名字了。”魔鬼看着奥月,捏了捏自己的下巴,直视着奥月的眼睛。

  片刻后,他的表情忽然有点奇怪,他叹了口气,无奈的说:“真惊讶啊,这还是第一次。”

  “嗯?”奥月没听懂他的意思,就听到他说:“还是第一次,我没法从别人的潜意识里找出来极其想要的东西。”

  然后,他顿了顿,轻声说:“但是你讨厌的东西是真不少啊。”

  奥月赶紧低下头,这么多年过去了,不能注视会魔法的人眼睛的习惯早就没了,竟然忘记第一时间别过脑袋去。

  “呵呵,没事的,我只是想知道你想要什么东西而已。”他无奈的捏了捏自己下巴:“那这样的话,我没法用交易来做这件事情了啊。”

  “交易?”奥月有些警戒的问:“你想要我的什么东西?”

  “一次协助而已。”魔鬼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叹了口气:“看来我准备的筹码或许不能让你心动。”

  “一次协助?”奥月挑了挑眉头:“想让我上战场吗?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我劝你最好不要继续说下去了。不然的话,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忍住杀了你的想法。”

  “不,不是战场,我只需要你帮我对付一个东西。”魔鬼控制的提利昂摇了摇头,轻声说:“我需要你来帮我对付神,在它想要毁灭这个世界的时候,跟我一起来阻止它。”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