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异世界精灵物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四十三章:从前(1)

异世界精灵物语 阴影里的死神 4030 2018.12.09 07:51

  第一百四十三章

  “喂,伙计,你到底是怎么了?”安东尼倚着巨龙坐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怎么忽然就跟发神经一样?”

  巨龙则是趴在地上一言不发,因为它的口腔内部被黑暗属性腐蚀,就算是龙血很难被侵灼,它也不想说一句话。那种无法忍耐的剧痛无论是人还是巨龙都不能忍受。

  不过好在教会那里有靠着圣骸里制造的圣灵之泉,那种药剂甚至能驱散次位阶黑暗元素带来的侵蚀。虽然圣骸被偷了,但是上一次制作的里面还是能剩下不少的。其中的一部分就在龙居里放着。

  “你放走了恶魔。”巨龙忽然张口说话,它的声音因为受伤而显得有点模糊嘶哑,但是仍然能听的出来声音中的愤怒:“你做了一件无法被原谅的事情。”

  安东尼沉默了良久后,谈了口气,无奈的笑了笑:“你想让我相信恶魔是这种善良的家伙?这有点难,有损恶魔在我心中的形象。”

  “恶魔?善良?你最好告诉我你是用了反讽的修辞手法,不然的话我就将你烧成熔岩。”巨龙扭过巨大的脑袋看着它,瞳孔里反照着那个在激战过后疲惫的想直接躺在递上睡一觉的家伙:“那不是拿来形容它的词。”

  “所以我不认为那个家伙是啊。”安东尼轻声说:“我没法相信一个善良的家伙会是恶魔,不然的话,为什么你会这么的怕它呢?”

  “你说什么?”巨龙咆哮着说,忽然张开双翼,几十米的翅膀张开,如同故事里抢公主的家伙一样:“你说我怕它?”

  “这还需要我说吗?”安东尼撑起身子,扭过头来看着它:“你只不过是察觉到它可能存在的一点点痕迹就像是魔障了一般,你咆哮着在天上飞来飞去跟我战斗,是个人都能感觉到你的恐惧。你因为恐惧而感到愤怒,你越生气,越能看出来你有多怕它。”

  安东尼看着自己伙计的巨大瞳孔,他头一次见到这个瞳孔里流露出这样的神情,就像是恐惧中夹杂着愤怒,而却隐藏着不易察觉的悲伤。

  这一刻,安东尼真的觉得这个跟自己出生入死的老伙计可能真的会杀了自己,他从未见过它流露出这样的神情,但是无论如何都是没法视而不见的。

  “你说的对,我是怕它。”良久后,巨龙颓然的趴在地上,它的瞳孔从未表现的如此的疲倦,好像刚刚它将自己的灵魂都燃烧殆尽一般:“我怕的要死,每当想起来那家伙可能还在世上有着自己的力量,我都觉得在这里住着是一件不可饶恕的错误。我应该承担起责任,满世界去搜寻它的踪迹,确保这个世界不会重蹈覆辙才是我该做的事。”

  “嘿,别这样说。”安东尼拍了拍它的身体,龙鳞之间相互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你还有我不是吗?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恶魔,那么我们也能将它送回地狱。咱们就是为了对抗神而被培养出来的东西,现在的话只不过对手换成了恶魔而已。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活着就是为了能在那样的东西手下保护人类。”

  巨龙忽然就沉默了,一言不发的趴在那里,微微的闭上了眼睛,好像是睡着了一般,又像是在思考着什么。再或者就像是在回忆着那遥远的过去。

  “如果能做到的话,现在这个世界上也不会有人类了。”不知道多长时间后,巨龙轻声说:“精灵也不会有,兽人,矮人,小骷髅都将不存在。海灵我不清楚,它们本来不是这个大陆上的居民,是进化后才上来的。”

  “什么意思?”安东尼愣了愣,还没有等到他发问,忽然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万丈高山之上,那山是如此的高,就连他那被龙血强化过的眼睛也看不到头。

  “大陆的历史最早是记录到五千年前。”巨龙轻声说:“而再往前的事情,或许就只有我还能记得了。”

  “你在说什么?”

  “答应我,你看到的一切都不要告诉其他人。”巨龙的声音是那样的疲惫:“这本该是因有我的死亡而带进坟墓的事情。但是现在......我真的感觉心里憋了一大堆东西需要找个东西诉说一下,你要是不愿意听我啰嗦,我就去找一个石头去。”

  “听起来你好像在交代遗言。”

  “有可能吧,战争的年代再次降临,哦,千万别以为现在就算是了。战争的影响你现在是看不出来的,现在大家还能有着避风的房子还有囤积了好久的食物,还有着给死去的亲人安葬的习惯。这是和平时代留给我们最后的优良传统跟物质基础。但是,看着吧,很快这些都会消耗干净。”巨龙忽然抬起头,它站起来的样子是那样的雄壮威武:“而这,甚至有可能是我最后一次跟你探讨这些事情了。我们很快就要被卷进战争了,快到甚至看不明年花开,地上就不会再存在一颗能绽放的花种了。”

  它停顿了一下,站直了身体:“你还有力气吗?”

  “足够我再战一场。”

  “那就爬上来,我带你看看这个世界。”巨龙的声音犹如洪钟,好像是个高傲的神明一般。

  “这到底是那里?”

  “大概五亿年前,或者更远。”巨龙轻声说:“无论是精灵,矮人,还是兽人和人类。都还没有进化出来,这曾经是属于龙的世界。”

  “你说啥?”安东尼傻眼了,他猜到了这个地方可能会是一个很古怪的地方,因为这里无论是植物还是动物都是他从未见过的东西。

  “你就不好奇为什么这个世界上就我在龙族里会单独的霸占着一个分支吗?”巨龙扭过头看着他说:“那是因为我的同族在几亿年前就已经灭绝了,我能存留下来,纯粹是运气和一些其他的东西吧。”

  它看着这浩瀚无垠的天际轻声说:“我本该被埋葬在这种地方,和几万和同胞埋在一起。我们的龙骨会成为大树的肥料,而那棵树里能够将我的灵魂永远的容纳。”

  “龙魂木吗?”安东尼捏了捏自己的下巴说:“如果真如你所说的,那可一定得告诉我你被埋葬的地方啊。那种传说中的材料很适合给我做枪柄。”

  龙魂木是一种仅仅在图鉴中有介绍,以及有着相对应传说的材料,如果真的出现,那么估计那些小矮子会用相当高的开价来换取它。

  “如果真是这样,像你这样的家伙也不过是我们龙族的仆从罢了。”巨龙不满的看了他一眼:“你到底还上不上来?”

  “当然。”安东尼知道这是精神的世界,看上去像是记忆共享一类的能力。他跟这条龙流着一模一样的血,而这血让让他们成为了这个世界上最可靠的伙伴。同时共享记忆也本身就是其中一个相互交流的习惯罢了。

  “话说这个记忆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安东尼好奇的问:“以及你是怎么来的呢?没记错的话吗,你没有降生在几亿年前,而是最近几千年才孵化出来的。”

  “因为我的族人将我的蛋储存在空间裂缝里,这样的空间裂缝在世界上安排了相当多,但是很遗憾,几亿年后,这个世界上唯一的那时候的遗物就是我了。”巨龙看上去很是忧伤:“至于记忆,我们这个种族可以将上一辈的记忆继承下来,而我继承的是全族制作出来一段记忆,它告诉了我的身世,以及我需要背负的使命。”

  “使命?听起来你就像是一个英雄啊。”安东尼笑着拍了拍巨龙说:“那是什么?”

  “阻止恶魔的复活。”

  ......

  龙居深处的监狱里,利维坦两眼空洞的坐在床边发呆,他时不时的挠了挠自己的脑袋,因为上面爬了这里特有的抗寒跳蚤。

  这到不是因为这里的卫生条件差,安东尼把他安排的位置比自己的房间还要好,这仅仅是因为这个家伙已经好长时间都没有洗澡了。

  从被抓的那一天开始,利维坦就在做一件事,那就是忘记和消沉。

  他在想办法把自己知道的所有隐秘情报全都忘掉,这些本来应该由一个精神法阵完成,但是他来到后才发现那个画在自己身后的法阵在受伤的时候破损了,所以他只能靠着自己的意志力来强行忘掉那些绝对不能被问出来的问题,如果说出来其中任何一个,那么他就是精灵族的罪人。他的罪孽会深重到连烈火都没法净化的地步。

  至于这样的话,他就没有再想起来洗个澡什么的。本来精灵就从不打理自己的头发,这在一不洗澡,他很快就在肉体腐烂之前率先发臭了。

  他现在脑子里乱糟糟的,满脑子里都是自己曾经的同伴。

  他们在一起学习,一起旅行,一起在赛场上作战。

  也一起上战场,并相继死去。

  利维坦忽然不经意的笑了笑,他忽然发现自己的队伍真是全面,居然连死法都凑齐了。

  他心爱的那个女孩被切断了半个身体后流血而死,小个子被马直接踩成了肉泥,大个子被夜里的刺客袭击后烧死。

  至于他,会迎来什么样的结局呢?

  他怎么样已经无所谓了,他不过是家族里再普通不过的一个成员。只要奥月能平安无事,那么无论死多少个他都是值得的。

  而现在,他最应该做的事情,或许是自杀吧?

  但是利维坦觉得还不是时候,他得拖一个人下地狱才可以。

  为了这个,他偷偷的撬开了自己的一个拇指盖,忍着疼痛在自己的身上用血液画了一个爆炸法阵,只要有人再来询问他,他就会用这个来引爆自己的身体。碎开的骨渣在法阵的作用下就想是无数的利刺,足够将那些卑贱的家伙弄死。

  忽然,他好像听见了什么动静,利维坦没有转头,他只是习惯性的拿余光看了一眼旁边。

  “真是难堪呐。”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老头子站在那里,它的头发花白,没有剪过的头发垂到肩头。

  利维坦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将手按向自己的胸口,那就是法阵的位置。

  虽然不知道他是谁,但这应该是一个人类。只要是人类,对他来说就是绝对不能姑息的仇敌。他很累了,活着对他来说无异于一种酷刑,虽然他的死亡只能换来一个看上去神经病一样的老头去死,对他来说也已经没有精力再去等待一个更好的目标了。

  但是他的手却悬在了半空,一根黑色的利刺将他的手掌射穿,黑色的血顺着他的手腕慢慢滴落到地上。而铁打的地面,居然冒出了徐徐白烟。

  “活着总有希望。”老人轻声说:“这么着急去死吗?”

  利维坦没有回答,只是木纳的看着自己的手。

  他的几秒内他的手掌已经溃烂,黑色在他的手心里蔓延,犹如黑色的游蛇。

  好疼,疼的就像是有人拿着有着倒刺的钉子一根根的砸进他的身体,再一根根的拔出来。

  但是利维坦却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表情来回应这个疼痛,该哀嚎吗?他尝试着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如何发生。

  最后,他无奈的叹了口气,手腕上青色的气流瞬间化作匕首,他整个身体高高的跃起,直刺向老头的喉咙!

  “我跟你无冤无仇。”老头一把握住他伸过来的手,默默的看着他被自己撬开的指甲:“就这么恨我吗?明明你一次都没有见过我。”

  利维坦没有回答,他以着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发起了一次踢击。他在被抓住的同时用肌肉掰断了自己的一根骨头,靠着身体的扭力发起自己的最后一击。

  他姓斯特拉斯,这是一个骄傲的姓氏,骄傲到能让疼痛跟死亡都不畏惧。

  但是这一下太慢,力气也太小了,就连这个暮年之人也能轻而易举的接下。

  “哦,神呐。”他轻声说:“你好好看看在你管理下的这个世界,到底变成了什么样子……所有人都疯了啊。”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