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异世界精灵物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百六十七章:恶鬼的婚礼(2)

异世界精灵物语 阴影里的死神 4021 2019.06.20 10:16

  第二百六十七章

  但是他们没能顺利的抵达花场。因为下雨了,大雨滂沱的那种。

  仅仅三分钟天上就集成了量极其恐怖的雨云。瞬间就爆发了一场相当规模的暴雨。污浊的云从天上压下来,那仿佛是整个世界的屋顶压了下来。巨大的雨云中往下倾泻着雨水。

  奥月和娜莎躲在树下面,两个人的感官让奥月及时用盾当做伞高举在两个人头顶,才避免了浑身湿透的悲剧。

  要不是这里面的天气系统坏掉了,要么就是真的那个地方有一场这种规模的大雨。

  “我有点信命了。”娜莎看着天上:“你信了吗?”

  “这场雨下的太快了。”奥月说:“这种雨不会持续很久。”

  从这已经能隐约的看见花海了,一场大雨而已,不是什么会断绝希望的事情。

  忽然一声霹雳,雷电划过天空直直的击中了花田。几乎是顷刻间,整个花田都被点燃了,整个山谷里在雨中燃烧着。

  闪电来的极快,燃烧也蔓延的极快。雷声来的太慢了,等到轰隆的声响真的耳膜发麻的时候,整个花田已经开始了燃烧。瞬间发生的一切让人根本没法在短时间里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躲在盾牌下面躲雨的两个家伙也只能呆愣愣的看着那燃烧起来的山谷。整个山谷都在燃烧,看起来真是壮观。

  “荧光花易燃来着。”娜莎看着漫山遍野的火:“当时我们应该选其他的花种。”

  奥月也沉默的跟着她看着面前的大火。这场火没有蔓延到森林中,还在下着雨。只是因为荧光花里面会分泌一种和水融合后就能燃烧的液体,这种液体经常被用来当做炼金材料和做灯。

  也是因为这个问题,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任何地方能长出来如此多的荧光花,还没长齐就被雷劈没了。

  他们逆天而行做了如此一个场景,终究还是没有被上天所认同。这场大雨把他们的流程给完完全全的破坏掉了,那个闪电让短时间内的建设变得困难无比。

  “花我们可以再种。”奥月说:“这一次我们会关掉天气模拟,直接让狼给我们调一个适合的天气。”

  奥月在短时间的思考后就想到了解决方案,应该说现在就只有这一种解决方案了。除此以外奥月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

  他拍了拍娜莎的肩膀,这就算是安慰了,她不需要奥月做出什么演讲般的长篇大论。只要拍拍肩膀就算是安慰了。

  “那还需要两个月。”娜莎轻声说:“你不觉得这是有神在阻止我们吗?”

  “有点蹊跷,但是......娜莎,那样玩会感冒的。”奥月看见这个家伙忽然就从盾牌下面踢掉了鞋子后跳进了暴雨里。

  她穿的是一个羊皮短靴,这种鞋子没法在泥地里行走。湿了以后也不好排干。

  她在雨里解开了束发,白色的头发在暴风雨里飞散,浑身的黑白色礼服都被浸透后贴在身上。她似乎是在舞蹈,又像是孩子在雨中玩水。

  “我可不会感冒。”娜莎笑着说,对着奥月做了一个鬼脸:“你是在珍惜自己那身衣服吗?今天它用不上了,我们有的是时间把它们晒干。”

  她在雨水中玩着,那可不是可以玩的小雨,是一场巨大的雨。这场雨的每滴雨水都带着巨大的力,打在人的身上生疼。

  奥月没有多说,只是把盾牌放到地上后走到了她的身边。

  吸血鬼会感冒的,娜莎只是逞强而已。这个世界上没有生命不会感冒,甚至可以说感冒是一个人活着的标志。

  他穿的是精灵族传统的木鞋。这种鞋子只要扎紧了口子后就不怕进水。而这身装扮也有着在下雨中在森林里行动的作用。

  他把自己身上外套脱下来后披在了娜莎身上,这件看起来有点花哨的衣服能很好的抗住雨水。

  就是有点尴尬的是奥月,他脱掉衣服后上身就没东西了。因为那件衣服很厚,而是是复古风,外套里面就是这样什么都没有。

  雨水把他的有点乱的头发彻底打榻了,水顺着他身上的肌肉往下流淌。奥月的身材还是那样没有什么赘肉,但是也不算瘦,该有的肌肉都因为长时间的各种麻烦练得很齐全。

  “嘿,你这是在向我秀身材吗?”娜莎对着奥月吐了吐舌头。但是没有拒绝奥月的好意,然后向着火海中跑去,停在了山谷的入口,看着整个火海在雨中燃烧。

  黑夜之中,大雨之中。火光把天上的云都染得通红,披着古朴礼服的娜莎在停在山谷的入口处。整个人浑身被照的通红,仿佛传说中毁灭村庄的恶鬼在观摩自己的所造成的丰功伟绩。

  雨水没法浇灭这场大火,在这场大火中燃烧的荧光花反而因为雨水的缘故烧的更欢了,就像是一个焚烧尸体的火盆。

  “还是挺美的。”娜莎轻声说,默默的看着一切都在燃烧。

  是很美,火焰在起舞,那是地狱火湖一样的景观美的惊心动魄。

  “是吗。”奥月也跟着到了旁边,跟着一起看着火海:“总觉得让自己想起来很多东西。”

  他总觉得自己无数次的见过这个场面,看着这一幕有很多的记忆浮现上来。

  “你想起了什么?”

  “我想起了我们到的第一个人类城市。那是人类南方的一个城市,也是麦斯的家乡。当时我们不小心跑到了不该去的地方,之后我背着你从火海里走过。那时也是这样,放眼望去都是火。”

  “我倒是没想到这么宏大的场面。我想到了那个在北方的龙,他和安东尼打架的时候烧红了整个天空。那个时候我们坐在城堡的边缘,讨论着到底谁能赢。”

  “那时候我刚被吸了血,有点神志不清。所以记得不是很牢固,不过最近这种场面经常见,精灵族的时候我们见到了漫天的炮火把整个城市都点燃了,到处都是火。在北境的时候我们看见人类把兽人的城市给点燃了,到处也是火。”

  “这么想想,好像我们经过的地方好多得被烧了啊。还有黑子,我们没能看见那座城市的燃烧,只看到了燃烧后的样子。”

  两个人在大火前聊着聊着,忽然都不说话了。

  静下来的时候,只能听见那火焰燃烧的声音。

  “你说我们会被火烧死吗?”娜莎问到,这个问题真不适合在婚礼上提出来,似乎想商量好以后葬礼应该怎么埋。

  “听说精灵族有火祭,利维坦说我这种不尊祖训的家伙被抓住后就被用大火烧死。”奥月犹豫了一下说:“如果不注意的话,说不定真的有可能被烧死。”

  “听说吸血鬼被人类抓住后都会用烧死的方法来防止我们复活,那的确是个有效的办法。”娜莎耸了耸肩:“我估计也得被烧死。”

  他们就这样一直看着,看着这场大火慢慢的烧尽,被烧过的东西都是黑的。整个山谷都变成了黑色,就剩少数一些的地方还在燃烧。

  也就是这时候,雨停了。但是雨云并没有散去,这种天真是难受,浑身还都是湿透的,待在外面真是一件煎熬的事情。

  “你带戒指了吗?”娜莎忽然问道。

  “带着呢。”奥月从自己裤子的口袋里取出来那个盒子。

  “那么婚礼可以开始了。”娜莎说着,然后对着有点发懵的奥月笑了笑:“你那是什么表情?”

  “我觉得还是等两个月后重新种一片花吧。”

  “还等什么呢?你没看出来神不想让我们在一块吗?”娜莎对着奥月笑着说:“他现在说不定就在什么地方看着我们呢!那伟大的圣灵可不希望一个恶鬼和一个黑暗的孩子做夫妻。”

  奥月愣愣的看着娜莎,现在的娜莎看起来可真的没有刚才干着的时候好看,头发在湿透后在身上徘徊打结。浑身湿透的情况下并不轻盈,看起来有点像是悲哀的狼。

  不过他忽然就觉得心底一阵温暖,回了娜莎一个笑容。

  他们可还带着戒指呢,婚礼不就是应该只需要一个戒指吗?

  有某个该死的神在试图阻止他们的婚礼,那个高高在上的家伙似乎想用这种办法来阻拦这两个家伙吗?真是一件不聪明的举动,这可不是用这种方法阻止的了。

  奥月从盒子里取出来那个戒指,湿透了以后戒指上缠绕着绷带都掉了。

  看的见那漆黑的戒指在黑暗中如此的丑陋无光,真是一个难看的戒指。真没想到黑暗神的戒指居然这么丑,那绷带显然是给它遮丑用的。

  这个戒指奥月给它上够了封印,娜莎解不开的。所以他敢直接让娜莎接触。

  娜莎将那身有点可笑的古朴礼服扔到地上,她穿着湿透的礼服,带着笑容。

  她抬起手放在奥月能够到的位置,等着他下定决心。

  奥月抓过娜莎的手,冰凉。就跟尸体一样。吸血鬼的手都是这样冰冷的,偶尔有点温度也是从其他的生命那里夺来的,现在雨水带走了那少许的体温。娜莎的手就变得更凉了。

  “我没法保证自己能陪你到生命的尽头。”奥月说:“精灵的寿命有限。”

  说着,他给娜莎带上了戒指。

  这件事情原本想想就觉得有点紧张,原本以为会有点不知所措。以为自己会手抖的丢人,估计娜莎还得笑他。

  “但我能保证至少我还在世的时候,我会一直陪着你。”奥月说道:“死后我会向着先祖申请,我的灵魂会来找你。一直的看着你。”

  但是他没有不知所措,没有因为什么而畏惧。更没有手抖,他的手很稳。

  “如果先祖不同意呢?”娜莎看着戴在手上的东西轻声问。

  “那我就杀了那伟大的东西。”奥月说:“先祖不一定打的赢我。”

  “真是够狂妄啊。”娜莎笑着说:“真稀奇啊,奥月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不过娜莎没有让奥月多难堪,她对着奥月说:“亲爱的,到你把手抬起来了。”

  然后她从自己的衣服里也取出来一个戒指,她也有给奥月准备戒指。一个白色的戒指,材质是娜莎的一节指骨。她用自己的骨头给奥月做了戒指。当然这种伤口对于吸血鬼来说很快就能恢复。

  “我罪孽深重,每一个吸血鬼都罪孽深重。”娜莎轻声说,给奥月戴上了戒指:“死后我会下地狱,而我也会把你也拉下去。因为你是我的丈夫,死后会一起堕入地狱的火湖。”

  吸血鬼可不会给自己爱人一个祝福,恶鬼之间的结合就应该是诅咒才对。一个恶毒的诅咒是它们在婚礼上宣告的誓言,那是深入灵魂的诅咒。

  “听起来有很长时间的温泉可以泡了。”奥月把娜莎抱在怀里,两个人身上都有点冷,雨水把他们身上的热量都尽数带走,他们靠着体温相互取暖。

  天上隆隆的传出一阵阵的雷鸣,闪电在天上响起,火焰烧尽后整个世界一片昏暗,仿佛末日一般。只有闪电划过天空的瞬间,那光芒以着轰鸣的声音照亮这个世界。

  很久很久以后,天就亮了。光刺破了乌云照亮了漆黑的山谷,那有点刺眼的光扫过,烧焦的泥土是焦黑的。被绿色的森林包围着。

  也照亮了树下,石头间,奥月睡在那里,娜莎压在他的身上。那短暂的婚礼后,他们都有点困了,漆黑的也找不到回家的路。

  所以他们就相互依靠着在这里睡了,睡得很香,直到阳光照到脸上也没吵醒他们。

  也别吵了,他们的确是累了,需要休息一会了。

  这样婚礼的流程就算是走完了,这样他们就可去好好的嘲笑神了。

  那个有着恶趣味的家伙想要对恶鬼之间的婚礼捣鬼,但是他们还是好好的把戒指带上了。那个伟大的东西会不会因为这个事而气的跺脚呢?

  谁知道呢?或许它不得不用耸耸肩来宽容了这对,或许它原本的意思就是这样的。

  而又或许,它正想着要怎么来惩罚这对应该下地狱的家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