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异世界精灵物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落脚处(2)

异世界精灵物语 阴影里的死神 4048 2018.04.15 11:59

  第二十四章

  似雪如玉般的肌肤上滑过一缕清泉,旁边搭建的简单炉火里燃起的火焰发出温暖而柔和的光芒,把这个消瘦的身躯照出温暖的亮黄橙色。

  石头的大桶里灌满了热水,多到任何东西进去都会让水漾出来。

  而当这个桶里塞进去一个孩子的时候,水从它的四周漾出,滑过了石壁后滴到了地上,发出滴滴答答的响声。

  桶里的小家伙深吸一口气,整个人钻进水里,本就溢满的缸子里被这样一整,又是漾出了一大片的水。棕色的头发飘在水面上,就像是乱糟糟的海藻。

  紧紧片刻后他就钻出水里,站了起来。

  这是奥月,之前的一系列经历都让他浑身脏兮兮的,所以急需洗个澡。

  散乱的棕色长发披在他的身后,那身肌肤简直不想是男孩子该有的,那身躯如同神亲手打造的身体,照着他的样子刻成雕塑都算取材了。

  他的上半个身体消瘦而精壮,身上的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可是却并不瘦弱。身上的每一根骨头上都附着着滑嫩的肌肉,小腹上隐隐约约的显露着四块腹肌,看样子平时没少疯。

  精灵都是如此,每一个都像是大自然的艺术品,美好的让人看着就忍不住的发呆,毕竟是活着的东西就会喜欢美好的事情。

  奥月晃了晃脑袋,乱糟糟的长发四处飘散,然后他不耐烦的拉住自己头上的这些丝缕,又从旁边的架子上拿过一把匕首——为什么这种地方要放匕首呢?谁知道呢?这是不死族的聚集地,他们的脑回路显然跟精灵不一样。奥月在洗澡的期间盯着它良久,也没想明白,后来干脆索性不想了。

  他拿着这把匕首把自己揪着的头发割了下来,那是太长了的部分。精灵虽然从不打理自己头上的乱毛,但是却很反感这些乱毛遮盖自己的视线。所以当感到碍事的时候,就随便拿些锋利的东西,比如小刀,或者锋利的石头割掉过长的部分。

  奥月把割掉的部分随手扔进火炉里,炉火被压的差点熄灭,随后又一次燃起火焰,这一次比之前烧的更旺。

  他伸了个懒腰,从缸子里爬出来,轻盈的落在地上。

  一开始他还对这种阴暗的房间的卫生情况感到担忧,不过现在已经完全放心了。因我这里的地面被擦的干干净净的,就算是用手摸一把,也碰不到灰尘。

  奥月从架子上拿下准备好的擦布,这布用的是植物纤维做材料,没猜错的话应该是以外面那些巨大的枝藤来做原料。

  谁真的,并不舒服,这种东西硬硬的不说,吸水性也不好。但是这真的怨不得这里的骷髅,它们已经是尽他们所能的提供最好的条件了,心怀感恩的接受才是应该的。

  奥月披着这个绿色的布,坐在火炉旁边烤着火。

  他呼出一口气,拉紧了这个面前能称之为毛巾的东西。

  这里并不温暖,好在有火堆,不然奥月估计冻的连动一下都困难。

  他在往前面挪了挪,靠的离火更近了一点,这样能稍微的暖和一些。

  他打了个哈欠,双手抱住膝盖,蜷缩成了一个球,漆黑的瞳孔里反应着火光,温暖的光芒把他的脸颊照的有些绯红。

  奥月已经有一阵子没休息了,忽然就这样吃饱了后洗了个热水澡,不禁感觉到一股倦意涌了上来。

  但是一股寒风及时的吹了过来,奥月打了个激灵,尖锐的耳朵上扬,像是受到了惊吓的猫。

  刚涌上来的倦意瞬间就被打压回去,奥月牙齿不住的打寒颤。

  “好冷。”他轻声说,同时缩的更紧,本来就小小的身体再次压缩,显得就更像个不起眼的布包。

  它的影子动了动,黑色的怪物从他的影子里出来钻了出来。巨大的身体慢慢的包裹住了奥月。

  奥月愣了愣,他忽然感到自己不再感到那么的冷了,他看着把自己抱在怀里的东西,笑了笑:“谢谢。”

  大块头方块状的脑袋歪了歪,两个白色的眼睛看着它,忽然慢慢的弯了弯,好像因为这句道谢感到了开心。

  奥月摇了摇脑袋,感觉头上那些杂乱的卷毛差不多干了,就慢慢的起身,赤着小巧如玉的脚丫在冰冷的石地板上走过。

  他来到了门口,那个架子上放着一个黑色的布包,听说是骷髅们现用布料给他缝的,也没打开,自然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

  奥月对着手哈了口气,让冻的有点发红的手稍微暖和了一点,然后解开了布包,抖出来里面的衣服。

  一件很宽松的黑布裤子,上面穿着一根细长的布条,估计是用来绑在腰上的,防止掉下来。一个很宽松的黑布上衣,同样附带了几根布条,应该是绑住手腕脚腕一类的地方,防止宽松的衣服阻碍行动。

  他的表情不禁抽了抽,这个装饰让他不禁想到那些故事里歹毒的巫师……

  正当他犹豫要不要穿的时候,寒风从门缝里吹了进来,冻的他放下了偏见,几下就套上了这身衣服。

  布料应该是好的,因为奥月感觉穿上去后感觉不到任何负担,裹在身上很暖和,也很舒服。

  他捏了捏布包,发现里面还有件东西。倒出来后,发现是件斗篷。

  斗篷做的很厚实,估计是用来做保暖效果。

  还有双布鞋,真不知道他们从那里量到的奥月的脚尺寸,居然刚刚好能契合。

  奥月披上了斗篷,简单的整理了一下,然后环顾一下四周,不禁郁闷的发现这里居然连个镜子都没有,看不到自己的样子。

  他推开门,温暖的火光迎面打来,照的他瞬间有种自己存在于某本故事书里的错觉。

  而自己这身装束……估计是女巫一类的反派角色,在故事的最后多半会被圣骑士用利剑砍死,或者被挂到火刑架上烧死吧。奥月不禁有点无奈,他低头看着自己这身衣服,越看越觉得不像个好人。

  “你洗完了?”房间里,娜莎正坐在椅子上梳理自己潮湿的头发。

  “话说为什么这里连个镜子都没有?”奥月看娜莎梳头梳的极为艰难,因为看不见的缘故,貌似辫子都扎歪了。

  “骷髅们不喜欢看见自己的身体。”娜莎随口说:“再加上他们没什么用的到的地方,所以很少能看见活尸的聚集地里有镜子。”

  她现在身上套的衣服跟奥月一样,是拿不知道什么材料的黑布缝出来的“巫师”套装,或许那些家伙在这里住的太久了,早就忘了这个世界上还有美观这个单词,穿衣什么的看样子都是追求能穿就行。

  娜莎来到后就现行洗净了自己的身体,在那之前,奥月就在桌子上拿着找到的牛皮纸记日记。这次的旅途实在突然,不记下来简直对不住他的人生编剧。

  “喂喂喂,看别人的日记不是什么好习惯吧?”奥月看清了娜莎面前放着的东西,无奈的说。

  “说的跟我看的懂一样。”娜莎对着他做了个鬼脸:“话说你为什么非得用精灵语来写日记?我看这些字写起来都好麻烦,通用语说不定写的更轻松一点。”

  “你会说不死族在和平时期之前的语言吗?”奥月反问。

  “你得知道,原来不死族也是说精灵语的,我们没有自己的语言。”娜莎无奈的说:“我或许曾经给你说过,精灵文我只能看懂部分,简单用这个给别人交流都费劲,更别提看的懂这个语言相配套的文字了。”

  “那就好。”奥月居然松了口气:“这样你就看不懂我写的什么东西了。”

  “呵呵。”娜莎嘴角抽了抽,轻声说:“你知不知道你这样被灯光一照显得整个人都暖洋洋的,看起来很好吃的。”

  奥月下意识的退后一步:“冷静,冷静。咱们换个话题。”

  话里话外的威胁之意已经明显的不能再明显了,而且奥月在这种地方是绝对跑不掉的。

  他充满求住性的看向大块头,发现它很乖巧的变成了一个挂衣架,立在门口。

  “你这是在闹哪样啊?”奥月看着它苦笑不得。

  他在家里的时候也是如此,大部分时间,这个大块头都会变成一件家具。最开始是刀叉,再往后是碗,直到变成锅的时候奥月才发现它在不断的长大。于是它就一直发展到了衣柜……话说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干脆变成一个房子呢?奥月有点胡思乱想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娜莎已经走了过来。

  当他回头看见娜莎那双血红的眼睛正在充满笑意的看着自己,眼泪都差点出来了:“来真的?”

  “这里存的血虽然保存的不错,但是还是太久了。”娜莎舔了舔嘴唇:“呐,我说……”

  她的嘴角微微上扬,变成了一个有着完美弧度的微笑,两枚一直藏匿在嘴里的小獠牙也能暴露出来。

  “不行,我拒绝。”奥月没等娜莎说完,就后跳一步,整个人贴在墙上,看上去很是害怕。

  娜莎看着他者慌张的样子,不禁掩住嘴角,像是在遮挡笑意:“没事的啦,少点血又死不了。”

  她一把拉住奥月的领子,把他拉到自己面前:“呐,我开动了啊。”

  奥月尝试的挣扎了两下,然后悲哀的发现自己根本没法跟这个怪物比力量,她拉住领子的手修长,看上去弱不禁风,可是无论他怎么用力,都没办法让那双手稍微的松动。

  奥月看着面前那张漂亮的脸蛋,苦着脸说:“能轻点吗?疼,真的疼。”

  “你这算是同意了?”娜莎舔了舔嘴唇,看上去很是期待。

  “我能不同意吗?”奥月心怀一点希望的问。

  “不能。”娜莎回绝的干脆利落,不留一点反驳的余地。

  “那我不就只剩下同意这一个选择了吗?”奥月放弃了挣扎,闭上了眼睛,微微歪一下头,漏出自己素白而纤细修长的脖子,上面的两个血洞还刚刚愈合,刚掉的血痂下面是如同新生婴儿般的皮肤。

  “非常感谢。”娜莎一把抱住了奥月,看上去亲的就像是兄妹。

  奥月满脸都是生无可恋的表情,她的怀里的女孩浑身上下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白色的头发里散发着膳木梳子的木香味。

  抱过他的人还真不少,基本上因为精灵都喜欢新生的孩子,不熟的就上来捏捏他的脸,熟的直接就给一个大大的拥抱。以前睡着的时候基本上也是抱着哥哥奥日才能睡的香。

  脖子上传来了一阵麻痒的感觉,奥月感觉自己的眼皮越来越沉,那种困倦仿佛是从身体的深处传来的,逐渐的传遍全身。

  奥月渐渐的失去了意识,吸血鬼唾液里的麻醉效果已经发挥了作用,这种感觉不像睡着,而像是自己的灵魂在一点点的从躯壳里钻出来。逐渐变成了一个用不上任何力气的木偶。

  娜莎对怀里慢慢变得软成了一摊的奥月毫无爱惜的意思,两个獠牙扎进了奥月的皮肤,直达动脉。供应着生命所需的血液慢慢的流进她的身体里。小脸变得红润而又光泽,在炉火下可爱又狰狞。

  直到她喝饱了,娜莎才慢慢的抬起头来,伸出舌头舔了舔那两个还留着少许血的血洞,慢慢的等到不再流出一滴血。

  “晚安。”她靠在已经睡着的奥月耳边轻声说:“祝你好梦。”

  娜莎打了个饱嗝,打了个哈欠。她也很困了,这次有段时间没睡了,也该休息了。

  她把怀里的奥月放到床上。这个房间里是有两张床,每张床上都铺好了床铺和被子。

  可是娜莎并没有挪两步到另一张床上,而是直接躺到了奥月旁边,抱着他打了个哈欠。

  “愿伟大的先祖赐予我们一夜安眠。”娜莎轻声说,呼吸渐渐平稳,她慢慢的睡着了。

  空气中只剩下了炉火燃烧时噼里啪啦的响声,房间温暖而舒适,这里的确是个休息的好地方。

  可是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在这种时候有闲心好好的睡一觉的,与此同时,两个心急火燎的家伙正在这个地底世界里,掀起了一场混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