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异世界精灵物语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百零二章:忽如其来(2)

异世界精灵物语 阴影里的死神 4034 2019.04.06 08:00

  第二百零二章

  门后,黑子委屈的缩在自己肥大又暖和的衣服里,抱着暖炉神态悲怆。

  就在几分钟前,娜莎从山上把那个该千刀万剐的家伙拎进来后,她就在这里试图偷窥那两个家伙......至于原因......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不说,还都泡在水里,越想越觉得这事即将往更过分的方向发展。

  所以黑子就在这守着,等那个应该在地狱的硫磺火湖里被炸得金黄的精灵对娜莎做出什么难以描述的事情前冲进去把他给剁了......事后把尸体切块了后喂乌鸦。

  但是后面事情的发展有点诡异......娜莎下水和那个魂淡抱了抱后......然后......然后就......

  黑子看到一半就觉得自己不该继续往下看了......

  她现在觉得自己没有在见到的第一面就把那个怂了吧唧的家伙毁尸灭迹真是一件错误的事情。

  她坐了很久后,忽然觉得如果被他们看到自己在这里实在是有点不合适,于是缓缓的起身,表情看起来相当的奇特怪异。

  或者说她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表达现在的心情。

  该悲伤吗?毕竟娜莎可是她最重要的朋友,黑子是喜欢娜莎的。

  可是那个丧心病狂的家伙能找到自己喜欢的人,作为朋友她应该高兴才对。

  但是这真的是让人高兴不起来了啊,尤其是一想到那家伙那枯了水一样的焉吧样,就让她无比痛恨自己没有早学几年法术。

  可是她现在应该考虑回去睡觉了,现在太晚了。她应该去睡觉了。

  这里的温泉就分场的,大概三四个不同位置的池子配上一个不小的屋子。奥月租下了其中一个,也就是眼前的这个温泉。一是清净,二也是因为他们这个队伍有点壮大。

  黑子觉得自己应该绕个远路回去,不过她有点不想去看那对偷情的狗男狗女。所以她犹豫了一下后,张开了一对黑色的翅膀。

  不好的地方是这东西撑开了她后面的衣服,漏出漂亮的肩胛骨和后背来。

  翅膀本身就能抵挡寒冷,所以到是没有冻着她。

  “黑子?你在这里做什么?”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她一跳,因为这个声音过于生硬,绝对不是活人发出的。

  的确不是人,它是大白。

  “我才想问你为什么在这里呢,你吓到我了?”黑子不高兴的鼓起两腮,掐着腰对着不远处被雪埋成一个大雪人的大白说:“快道歉!不然我就在你睡着后用颜料在你骨头上画飞猪!”

  “可是我不睡觉啊。”那个大块头无奈的摸了摸自己光滑的头盔,积在上面的雪滑落下来:“而且,我一直都穿……额,对不起。”

  黑子两手环保在胸前,用一副极其不爽的眼神看着大块头,右脚有频率的拍打地面,似乎是被惹恼了的样子。

  “对不起,我错了。”大白摊了摊,用比刚才更真诚的方式说:“我不该突然说话吓你一跳的。”

  “这才对嘛!”黑子这才又笑了起来,扇了几下翅膀就落在了大白旁边:“看什么呢?”

  “看雪呢。”

  “除了雪呢?”

  “一无所有。”

  “那你不觉得无聊吗?”黑子觉得这个大块头智商不是很高的样子,呵呵的笑着问。

  “不,我觉得这很有趣。”可是,她却看到这家伙似乎很开心的样子:“我以前一直都觉得自己像是被封存在了一个黑色的盒子里,只能影影约约感受到外界的事情。现在我能看到这个世界了,感觉比黑盒子里有趣太多了。”

  “听起来你那时候有点惨的。”黑子对着被冻的有点发白的手上哈了口气,然后打了个哆嗦。用翅膀把自己保护了起来。

  “你很冷吗?”大白愣了愣,然后想到了什么,张开手掌,一个火球出现在他的手掌上,看起来真是暖和。

  “哇,大白你真是太棒了。”黑子欢呼一声,抖散了自己的翅膀,然后钻到了大白怀里:“啊~念在你这么懂事的份上,姑娘我就不跟你生气了。”

  “呵呵,那真是谢谢。”大白无奈的耸了耸肩,把带着火球的手放到黑子面前,供她烤火。

  他盔甲很快就被烤的很暖和。他坐下来都要比黑子高一点,所以这个铁窝很是温暖,就是有点硌得慌。

  黑子像猫一样蜷缩着,脑袋靠在它暖洋洋的护腿上。赤裸的后背被烤也散发暖意:“你怎么会用这个?”

  “我发现自己的盔甲上刻了些奥术铭文。”大白抬起另一只手,一个巨大的火球瞬间就出来了,然后他打了个响指就又消失不见:“我也能让自己浑身浴火,看起来估计很帅。”

  “肯定很帅啊。”黑子脑补了一下这货扛着大火浑身冒火的样子,就差一匹死灵马就有了灭世魔头的即视感:“话说你为什么要在这里坐着?”

  “利维坦和雅迪现在去城市里搜罗这里的情报了,拉莫在房间里休息。冰雪姬这会应该在天上悬着,娜莎和奥月刚才上山后我就没看见。”大白想了想说:“暂时没什么需要我的地方,所以我找个地方呆着好了。”

  “呆在……这里吗?”黑子看着天上落下的雪花,忽然她觉得雪花还是很漂亮的,尤其是自己现在暖暖和和的,也有空欣赏所谓的雪景:“自己一个吗?挺可怜的。”

  “或许吧。”大白摸了摸自己的头:“不过,这些雪看着也不错,我到觉不到自己可怜。”

  “嗯…真是一个懂事的家伙。”黑子打了个哈欠:“我困了。”

  “我带你回去睡觉吧?”

  “不用,我觉得这里蛮舒服的。”黑子做起来拉住大白的另一只手:“把这个按我背上,看起来很暖活的样子。”

  “好的。”大白按她说的那样环着黑子,看着她找了个很舒服的姿势,然后闭上眼睛,很快就睡着了。

  他的手很大,完全摊开后能直接盖在她的背上,委实是被子的良好替代品。

  它感受着自己的手在黑子的呼吸里微微起伏,再次把视线看向了远方。

  真是平静,美好祥和,直到一声咆哮掀起由雪块组成的惊涛骇浪将这股平静轻而易举的击碎......

  ……

  “咳,咳咳。”这个世界的某处岩石里,一个精灵在大口的咳血,看起来他受了很重的伤。

  黑色的血,每次咳嗽都贱到前面的石头上,留下诡异的斑点。

  “该死的……”他用手腕擦了擦自己的嘴角,金色的瞳孔因为疼痛而有点迷离。

  他是奥日,已经在这里躲了很久。

  那个老头子给他留下的伤居然是连圣骸都无法治愈的,巨大的伤口至今都还盘踞在他的身上,黑色的血一直都在流,好像他是传说中倒不空的碗。

  至于那个老头子本人……这段时间估计也一直找他,但是奥日很清楚应该怎么躲避追查,直到现在还没有被发现。

  今天在下雨,很大很大的雨,简直要淹掉整个世界。他把自己埋在了一个地下的空洞里的石缝里,狭长的石头中能看见呈小股流下的水,看着它灌入没下小腿的水。

  外面好吵,吵的奥日感觉脑袋都要裂开了。

  水声,石头裂开的声音,树木摇曳的声音。

  还有雷声,隆隆的雷声简直要将他的脑袋震碎。

  真像是嘲笑,真像是被围观,周围的人都在讥讽。

  看哪看哪,那就是神啊?真是好弱的神啊。还夸口说自己要毁灭世界,但是却刚出门就被人类打回来了?现在还跟个虫子一样蛰伏在地下?

  真是……这真是够了。

  奥日缓缓的蜷缩起来,好冷啊,浑身湿透的他现在连保持体温都困难。伤口的血还在流,一点点的带走仅存的热量。

  圣骸现在在极速的修复除了这个伤口之外的地方,就连血液都是它造出来的,但是很快就从伤口流出。

  奥日缓缓叹了口气,将自己没入水中,他的眼睛一点点的黯淡下去,原本这里的照明就仅仅是靠着他金色瞳孔的光焰,现在就连这唯一的光也暗了下去。

  水位还在上升,如果今天不移动,那么他就会被完全泡在水里……不过自己那样也不会死吧?只是难受一点而已。

  那就不要乱动弹了,外面还有人在找他。

  奥日之前一直都觉得自己只靠碾压就能做到想做的一切,但是他明白自己太高估自己了,也太低估这里生活的东西了。

  他算是被打醒了,真是可笑,真没想到神也是如此下贱的东西,不狠狠的挨一顿揍,就都像是不知天高地厚的毛头小子。

  很快他就被没入水里,他张了张嘴,冰冷的雨水灌入他的肺里,塞的满满的,不给空气留一点余地。

  窒息的感觉真是难受,浑身的肌肉都跟被抽去骨头一样用不上劲,又疼的让人咬牙切齿。

  对……就是咬牙切齿,恨不得把一切都咬碎的那种咬牙切齿。

  奥日的瞳孔重新明亮起来,金色的光辉甚至把水都染成金色,如同烧融的金水。

  等着吧,用不了多久。用不了多久所有人都要死,他们会知道自己惹怒了什么东西。

  不过,自己需要点时间制定一个计划......

  ......

  “普罗根,接下来的计划是什么?”安东尼坐在一把木椅子上,端着茶杯看着在一旁写着笔记的家伙。

  攻占下来这座城市比想象中的简单了太多,甚至对方连有效的抵抗都没有。如今他们已经攻占了这座城市,人类的大军盘踞在此。

  “暂时还没什么计划。”普罗根看起来有点头痛的挠了挠头:“你带来的老头倒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为什么他要做到这一步?”

  “我也不知道,我甚至都不清楚他的到来对于我们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安东尼扶着脑袋叹了口气。

  那个老头自称恶魔,在奥日事件后居然没有离开,而是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去教堂里霸占了一间房间。

  本该来说教堂这种神圣之地让一个恶魔久居实在不是件光彩的事情,但是光明神的到来实在是太过恐怖的事情,甚至就连原计划用于反攻的终极武器居然就这么没了。

  虽然现在的温妮仍然很厉害,但是力量极其有限。原本她的力量简直可以说是无穷无尽,但是现在能不能打的过安东尼都有待商议。

  对于她的事,那个恶魔在出来找吃的的时候也给解释过,好像的意思就是圣骸已经被它提取出来了。不过为了让她能活下来,这个家伙给她留了一点残留......至于省了多少,估计不比面包屑大很多。

  不过如果只是温妮的事,那到不至于让普罗根头疼,他现在最头痛的问题是那个老头。

  老头是现在最大的问题。

  因为自从他得知人族进军精灵族,并占领下来一座城市后,竟然很生气的过来责骂了普罗根,然后在城市外竖起了一道极高的黑色屏障......

  就是这道屏障,至今人类的军队在半年内愣是没能前进一步。只能在这里大眼瞪小眼,傻眼之余把这个城市武装成为向着精灵族进军的桥头堡。

  而普罗根也只能把进攻计划暂缓,现在窝在这里考虑各种各样的事情。

  “那家伙很厉害。”安东尼犹豫了一下后,然后说:“看起来,甚至有可能和当时来毁灭城市的神有的一拼。”

  “嗯......但是目前对我们还构不成太大的威胁......他今天有提出什么要求吗?”

  “一份带胡椒的牛排,一些这里的水果......”安东尼苦笑着说:“不过在我告诉他说这个屏障外面从才有好吃的水果后,他给我开了一个门,我趁这个机会派了几个人出去收罗情报。”

  “你做的不错。”普罗根放下手里的笔记,苦笑着说:“听起来这个老头子就跟个孩子一样。”

  “我甚至觉得这就是一个孩子。”安东尼耸了耸肩:“不过他好像在我说他像孩子的时候表现的很生气,说自己活的时间能和天上飘着的太阳比。”

  “那么你有问他为什么想要这些东西吗?”

  “他说自己以前很羡慕我们能吃吃喝喝,所以现在他想要尝试一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